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脉玉霄丹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脉玉霄丹

    面对白阳的疑问,白儒脸上颇有些羞愧之色,连白伊伊也是沉默着没有吭声。

    最后,白儒叹息了一声,有些尴尬道:“你听了之后一定要冷静,这件事,其实是四叔的不对。”

    “爹!”白伊伊皱了皱眉,俏脸之上一片怒色,“明明是六叔他抢走了娘的丹药,怎么变成了你的过错?实话实说又不会怎样!”说完她气冲冲的一拍桌子,与白阳将事情从头说了一遍。

    原来,他留下的那些丹药竟是惹来了白浩然的觊觎,昨日白浩然以借去研究为由,将剩下的几枚丹药强行抢走,白儒一个无法修炼的普通人自然阻止不了他,周若琳虽然曾经修为不弱,但因为身上的暗伤,导致她不能跟人动手,结果居然眼睁睁看着白浩然抢走了那些丹药。

    本来这些丹药白儒已经吩咐周若琳好好藏了起来,按理来说不会暴露,在他细一打听之下,竟是发现自己这个院子里听候差遣的下人,全都是白浩然的眼线。

    就连那个周若琳平时无话不谈的小丫鬟,也是白浩然派来监视他们一家的。

    听到了这个消息,令本来就心中有气的周若琳直接晕了过去,至今都没有转醒的迹象。

    “就是这么回事,明明就是他强取豪夺,还说什么借去研究?现在爷爷出关,他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贪墨家族的财产,居然连我娘的伤药都不放过。”白伊伊提起白浩然,就恨的咬牙切齿,眼里满是恨意。

    她娘身体一直不好,吃那些劣质丹药也缓解不了多少痛楚。好不容易有了效果不错的丹药,居然还被人抢走,白伊伊怎么可能不恨白浩然?

    “四叔,不必自责,他总不可能白抢我们的东西。”白阳眼底寒光一闪,心中方才压下的暴虐,此时突然窜了出来,齿间有些冷冷的寒意。

    白阳站起身,道:“那些丹药虽然值些小钱,但并不算贵重,如果想给四婶治病,我这里有更合适的丹药。当务之急是先治好四婶的伤,其他的时候,稍后再说。”

    白儒一拍脑门,旋即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掌,面颊微热,看向白阳:“白阳,你真的有能治好你四婶的丹药?”

    白阳微微一笑,也没解释,他能够理解四叔的担心,毕竟他这一年在玄剑宗毫无音讯,得到了外门第一的事情估计也还没有传回家里,突然表现的这么反常,四叔有些怀疑也是正常之事。

    “哎呀!爹,你就不要啰唆了,既然他说可以治,那就相信他。白阳,走,我带你去找我娘。”白伊伊性子急,看不得自己爹的那一副吞吐模样,直接拉住了白阳的手,往门外跑去。

    白阳只感觉自己的手掌被一只滑腻小手给死死握住,哑然一笑,也是跟紧了白伊伊的步伐。

    出了房门,白伊伊就直接拽着白阳往周若琳的住处走去。

    这间院子四四方方,房间都离的不远,周若琳就住在几个隔道外的一间房内,还没走近,白阳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浓烈药味从房间里传出,皱了皱眉,松开了白伊伊那有些颤抖的小手,上前推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一股更加浓烈的药味,从里面飘散出来。白阳嗅了嗅鼻子,大约从这味道中分辨出了几味比较劣质的灵草,摇了摇头,迈步走入。

    白伊伊跟白儒紧跟着走了进来,脸上都有些紧张的神色。

    房间之内倒是宽敞明亮,一炉熏香放在床边,似乎是要冲淡这股刺鼻的药味。周若琳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无比,紧合着的眼皮不时颤抖一下,哪怕昏迷之中似乎也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这伤势,好像是某种阴毒武技留下来的沉疴。”白阳观察了一下四婶的脸色,皱了皱眉,问四叔:“四婶当年到底与谁交手,居然被伤成这样?”

    白儒脸色微变,好像十分不愿意提及这个话题,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像是泄了气般,垂下了头,苦笑道:“你四婶她当初是为了保护我,才被人伤成了这副模样。十八年前,我外出到灵岩城去谈一条商路的行踪不知怎么被人泄漏,两名定元境的刺客要杀我,是你四婶拼了命才保下了我这条命。可惜她的境界却被人从定元境,打到了罡气境,这些年来,她的实力一直在倒退,积压已久的伤势也一直在折磨着她。”白儒脸上充满痛苦的表情,盯着那处于昏迷的妻子,喃喃道:“如果当初受那一击的人是我,她也不必遭这么些年的罪。白家上下都说我们是相敬如宾,实际没有感情,他们却不知道,如果没有若琳,我这条命早在十八年前就该葬送在灵岩城。”

    说到这,白儒揉了揉脸,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苦笑道:“白阳,就算这伤治不好,四叔也不会怪你,毕竟你能拿出足够压制伤势的丹药,应该已经尽了全力。”拍了拍白阳的肩膀,白儒深深望着昏迷不醒的妻子,十八年来,每当看到她为了这旧伤痛苦,白儒心底就充满了自责。

    不过就在这时,白阳却是微笑道:“我何时说过没有办法?只是四婶身上的伤势让我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说着,白阳盯着四婶脸上不时浮现的一抹诡异暗红,这种迹象,他实在是熟悉的不得了。

    因为就在不久前,他在燕返山里杀了二十几名修炼这种邪异功法的人。就算他自己认错了,体内星辰之力传来的厌恶感也绝对不会错。

    困扰了四婶十八年的旧伤,绝对是陈家之人造成的,而且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有定元境的修为,那么现在肯定已经成为了陈家的关键人物。

    白阳暗暗将此事记在心里,手指自储物戒指上抹过,一个做工颇为精致的小盒子出现在手中,弹指打开盒子,一抹极为喜人的玉色光芒,从盒子里透发出来,伴随而至的还有一阵清爽药香,将屋子里那刺鼻的药味一扫而空,哪怕吸入一口气,白儒和白伊伊都感觉胸腔间舒服了不少,不由暗暗称奇。

    “这这丹药是?”白儒盯着白阳手里的盒子,眼睛一下子就挪不开了。

    以他掌管白家生意积累下来的眼力,不难看出,这丹药的品阶至少也是玄阶!而且,这丹药造成的异象,恐怕不会是玄阶低级的丹药能够有的!

    “这是玄阶高级的三脉玉霄丹,作用是淬炼经脉,开拓气海,我观察了一下,四婶沉伤已久,这伤势早已侵入经脉脏腑,寻常的丹药只能压制,不能痊愈。再加上如今她气急攻心,难以控制体内的气息,服下这枚丹药,情况肯定能改善不少。”白阳解释了一句,然后看向了那眼睛已经直了的白伊伊,微笑道:“这丹药本来是要送给伊伊的礼物,不过现在四婶的情况更紧急。伊伊,等过段时间,我再送你些更好的东西吧。”

    被拆穿了小心思的白伊伊双颊飘红,翻了个白眼,嘟着小嘴嘀咕道:“谁稀罕你的东西,快点治好我娘!”

    “四叔,把四婶扶起来。”白阳捏起丹药,对白儒道。

    白儒赶忙上前扶起了周若琳。

    虽然仍处于昏迷状态,但是玄阶高级的丹药效果神奇,仅仅呼吸了几口药香,周若琳的脸色就照比方才好看了不少。

    运起一股罡气,隐秘无比的凝聚在指尖,白阳随手点在了四婶的几个穴位上,待她慢慢张开嘴,便将丹药送了进去,旋即催动战晶碎尘,使得自己的罡气运转增快一倍,一股庞大且柔和的罡气,顺着手掌送进了四婶的经脉,帮她稳固身体的同时,也让她能够更快的吸收药性。

    好在玄阶丹药效果极佳,入口的药丸变成一股清流,几乎没有什么阻滞便散向了周若琳四肢百骸,精纯无比的药力开始改善她那早已千疮百孔的经脉。

    “陈家之人修炼的嗜血武尊传承功法,基本都是以亏人气血,伤人脏腑为主。这种连经脉气海都会受伤的招式,应该不是粗浅的传承,想必当年出手的人,必然是陈家的核心成员。”

    白阳因为见过不少陈家的人,所以对他们修炼的功法也有了一定了解。除了陈为修炼的功法略有不同,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是些较为简单的法门,甚至连武技都不具备,那种功法,充其量只能让人气血翻腾,不会造成如此可怕的破坏。

    “白阳,怎么样?你四婶她还好吗?”白儒盯着看了半天,发现白阳的表情有些出神,以为是出了什么问题,急忙问道。

    白阳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四婶就会醒了。只是这段时间不要让她再动气,多吃些益气补血的食物,养个半年应该有希望痊愈。”

    “太好了,白阳四叔嘴笨,谢谢,真的谢谢。”白儒一听居然还有痊愈的希望,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语无伦次的道着谢。

    “四叔,我们自家人,不说这些客套话。不过千万记得不要再让四婶动怒,否则还会有复发的可能。”白阳强调了一次,旋即摸了摸鼻子,微笑道:“好好照顾四婶,我出去一趟。”

    说完,白阳踏出了房间,将房门关好,脸上的表情默默收敛,一抹冷笑,悄然出现在嘴角。

    “白浩然,看来是时候跟你谈谈了。”

    求收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