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筑基破境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七章 筑基破境

    夏暖勾了勾嘴角,眸子底下透出一抹古怪意味的光芒,说了句“请随我来”,旋即便款款转身,踏着有节奏的步子,踏向了去往楼上的阶梯。

    望着那身段曼妙的倩影,白阳颇为头疼的耸了耸肩,也不管周围那些男人们投来足以杀人的羡妒目光,紧跟着她走了过去。

    一上三楼,眼前便是条长长的走廊,两侧墙壁上遍布着神秘而又华贵的纹路,镶在墙上的光石散发出柔和微光。

    光是这些用以照明的光石,一颗就和一枚低阶灵石等价,这里的长廊墙壁上镶了至少上百颗光石,夏家的财大气粗由此可见一斑。

    走在长廊之中,前方夏暖迈动步伐缓缓带路,而白阳的视线却是扫过两旁墙壁上的那些花纹,咂了咂嘴,心里暗暗吃惊。

    如果说那些光石显现出了夏家的财大气粗,那么墙壁上的花纹便是让白阳对夏家的力量再次改观。这些花纹中暗藏着许多威力强大的符文,只要有人闯入三楼,届时随便用些特殊手法,便能够引动符文中的力量,爆发出定元境高手都不敢忽视的威力。

    “这位客人,请进吧。”忽然间,夏暖在一个房间前停下了步子,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看向白阳。

    白阳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走入房间后稍微打量了一眼,看起来这个房间是专门用来待客,有一张方正的大桌子摆在那里,上面还有一些提前准备好了的茶点。

    看到这一切,白阳声音沙哑,呵呵一笑:“你们拍卖场待客之道果然名不虚传,这样的话,我倒是不好意思拿些次品糊弄你了。”

    夏暖眨了眨眼,微笑道:“既然你有信心跟我来这,应该是对自己的东西十分自信了。”说话间,她迈动着自己的长腿,走到桌子另一边缓缓落座,环抱着双臂,嫣然一笑,道:“那么就请将东西拿出来,给小女子过一过眼,如何?”

    白阳闻言,也是坐在了她的对面,手掌在袍袖之中已经取出了一个不大的盒子,旋即手臂往桌子上一扫,那盒子脱手而出,滑到了夏暖面前。

    夏暖伸出一根手指,轻描淡写摁住了滑动的盒子,抬眼瞥了瞥白阳,随后慢慢将盒子打开。

    当她看清了盒子里面的东西时,唇角微微上翘,不动声色将盒子扣住,淡声道:“紫火锻骨丹,玄阶中级的丹药。看这成色,药毒应该不超过四成,算是不错的东西,但比起我们今日的压轴三件来说,还是逊色了一些。”瞥了眼那浑身笼罩在宽大斗篷里的白阳,夏暖玉指轻敲那小盒子,颇为玩味的继续道:“这件东西,想要临时插进拍卖会,大概还不够格。”

    “哦?紫火锻骨丹都不够格?”沙哑的声音,从那斗篷之下缓缓传来,难以听出什么喜怒情绪。

    夏暖挑了挑眉,倒也没有把话说的太死,“如果是平时,这件东西绝对有资格临时被编入拍卖会,只可惜今天这场的三件压轴,都比你拿出来的紫火锻骨丹要好,临时改变编好的册子,人家也得为之承担不小的风险呢。”十分为难的笑了笑后,夏暖盯着自己对面的古怪黑袍人,见他再没有说话,仿佛在沉思,便是将手下压着的盒子推了回去,说道:“抱歉了,如果你不能拿出更好的东西来,这场拍卖会,我还是不能让你参加。”

    “呵呵。”

    突然,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一声戏虐的淡笑,随后,自他右手的袍袖之中,一个较为崭新的卷轴抖了出来,慢慢滚动到夏暖面前。

    “这是什么?”夏暖的目光被吸引过去,却并没有立刻将之拿起。但是,她内心的直觉却在告诉她,这个卷轴,可能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看了看那不动声色的白阳,夏暖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将那卷轴拿起来,解开以后,只是看了几眼,她便震惊的站了起来,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细微的颤抖,娇呼道:“这东西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你们拍卖行,难道还要过问东西的来路么?”白阳笑了笑,也不解释。

    夏暖咬了咬牙,轻哼了一声,继续看了几眼卷轴中的内容,以她的眼力,基本上已经可以确认卷轴里的内容是真的。可是这卷轴上的字迹看起来绝对不会超过两个月,可是这种级别的武技,难道不应该一脉单传,连拓印本都不会有的吗?

    看了片刻,夏暖终究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力,但为了保险起见,她将卷轴放下,脸色依旧如常,缓缓站了起来说道:“这种东西,我们拍卖场虽然也敢收,但是,我的眼力不够,实在不能鉴定它的真伪,请稍待片刻。”

    说完了以后,夏暖便离开了房间。

    白阳笑了笑,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茶点,随便吃了几块以后,拍了拍手,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紧张之意。

    那副卷轴中,是他前些日子闲来无事,将杀天神武中的数个招数加以完善,随便写在了卷轴之内,正所谓技多不压身,虽然他偷学来的几招缺少行气路线,但是他的血脉之力却能够对此加以完善,甚至连一些缺点都可以改进。

    如今这几招杀天神武,对于白阳而言已经毫无作用,如果能够用来当做进入拍卖场的门票,他也乐意如此。

    “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这家拍卖场,缺少的就是这种能够瞬间打出名气的武技与功法。至于丹药之类,他们似乎并不是十分需求。”搓了搓手指尖上的糕点碎屑,白阳默默将丹药盒子装了起来,心中却是开始盘算那白浩然此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只要到时候将他想要的东西抢走,接下来一系列的计划,白阳早已想好,若是白浩然上钩,那便大功告成。

    没过多久,夏暖领着一名身穿古旧长袍,发须皆白,但是精神抖擞的老者走了进来。

    “多余的介绍我就不说了,这位是我们拍卖场的功法鉴定师,黄老。”夏暖伸手引向自己旁边的老人,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卷轴,低声道:“黄老,就是这个,我有点拿不定主意。”

    “呵呵,你这丫头,我说过多少次,你的眼力已经不弱于我这个老家伙了,怎么还是这样没有自信?”黄老摇了摇头,在夏暖颇为歉意的笑容之下,坐到了椅子上,将卷轴捧在手里细细阅读。

    起初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极为正常,可随着他将整个卷轴上的内容看完,这位一开始还轻松无比的老人,忽然有些凝重的揉了揉眼睛,抬头瞥了眼坐在对面的黑袍人,旋即与夏暖对视一眼,发现夏暖露出一个苦笑。此时黄老才明白,这位被誉为鉴宝女王的夏暖为何会拿不定主意。

    因为这卷轴里面记录的武技,实在是有些惊人!

    “这这个你不介意我再看一遍吧?”黄老干咳了一声,老脸微红,对白阳问道。

    白阳敲了敲桌子,淡淡道:“您随意。”

    得到了肯许,黄老没有浪费时间,直接从头再次阅读了一遍这个卷轴,片刻后,他有些震惊的吐出口闷气,揉了揉酸胀的眼睛,苦笑道:“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一套武技中的几式罢了。但是这武技的威力,绝对有资格成为玄阶高级,如果能够凑齐一套,媲美地阶武技也不是难事啊。”

    夏暖听到这话,美眸之中异彩一闪,但很快收敛起来,颇为沉稳的看向白阳:“这件东西,如果您打算拍卖的话,那我们拍卖场就接下了。”

    白阳沙哑的声音再次从斗篷之下传了出来,“呵呵,既然能够达到你们拍卖场的要求,那就好。这东西,自然是要用来换我参加你们拍卖会的门票。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想请教夏暖姑娘。”

    夏暖微微一笑,颔首道:“您但说无妨。”

    “白浩然应该在你们拍卖会的邀请名单之中,我想知道他这次来参加拍卖会,所图的东西,是什么。”

    本来夏暖还做好了用某些特殊的珍贵情报,来换取这件武技留下来的心理准备,但她没想到对方居然只是想问如此简单的问题,不由得楞了一下。

    看见夏暖的表情,白阳皱了皱眉,“怎么?很为难?”

    “这倒没有什么为难之处,白浩然这次前来,是为了筑基破境丹。他在罡气境界停留了太久,如果不用一些特殊手段,这辈子只怕难以突破到定元境,所以他貌似对筑基破境丹势在必得。”

    “筑基破境丹吗?”白阳在嘴里咀嚼了两遍这个名字,旋即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东西交给你们全权处理,现在我是否有资格参加你们的拍卖会了?”

    夏暖抿了抿红唇,展颜一笑,不动声色的变了称呼:“阁下说笑了,既然您是我们卖品的提供者,自然有权利参加拍卖会,我这便叫人带您去拍卖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