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拍卖会开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拍卖会开始

    在白阳离开之前,夏暖拿起了那个卷轴,露出一抹极为好看的笑容,眼眸中带着些狡黠:“有件事情刚才忘记说,这种来历不明的危险物品,放到我们拍卖场拍卖,是要多抽取一成佣金的,您不会有意见吧?”

    听到这话,已经站起身的白阳身形一僵,斗篷之下的嘴角扯了扯,没好气道:“既然将东西交到了你手里,这些规矩我自然不会抗拒。至于价格,还是由你们专业之人来制订吧,我相信以夏家拍卖场的威名,绝对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夏暖也是笑着起身,再一次将自己的手递到白阳面前,微笑道:“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这次,白阳没有拒绝,伸出手掌,与那只柔若无骨的纤细手掌握在一起,仿佛握住了一块温热的白玉,而夏暖的指尖也是极为刻意的挠了挠白阳手心,令白阳感觉十分异样,不动声色的抽回了手,干咳一声,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说罢,白阳便转身随着一名早就等待在门外的女侍往拍卖会场地前去。

    等到白阳走出房间以后,夏暖与那黄老对视一眼,脸上皆是有些动容与震惊。

    黄老看了看夏暖手里的卷轴,震撼的叹息道:“想不到,至级的武技居然会出现在我们拍卖场。刚刚看第一遍的时候我只有六成把握,但第二遍之后,我就十成十的确认,这部武技绝对是玄阶至级!”

    夏暖闻言,也是有些激动,盯着自己手中这副卷轴,缓缓道:“这果然是玄阶至级的武技,我方才不能妄下断言,所以才请黄老您过来看一看。不过,既然这是至级武技,我不信他会不知道,可是为什么在您说这部武技是玄阶高级时,他却没有半点反应?”

    之前黄老鉴定这部卷轴的时候,也有仔细观察那神秘斗篷人的反应,故意说出玄阶高级,降低了一个品阶,也是为了试探他罢了。可是对方竟像是毫不知情一样没有开口纠正,也像是毫不在乎这部武技的样子,此时细细想来,此人倒是有很多诡异之处,某些举动令黄老不由冷汗直冒,摇了摇头后,说道:“这人既然要改变行装隐瞒身份,应该是有自己的图谋。丫头,我知道你在夏家地位尴尬,而且一直有自己的野心,但是我们开门做生意,有些不该招惹的人,还是不要去招惹的为妙。”

    被看穿了心中所想的夏暖掩嘴一笑,淡淡道:“黄老,您放心吧,我不会干什么傻事。”

    “嗯,那就好,这种随随便便拿出一部玄阶至级武技的人,我们若不能拉拢,也尽量不要得罪。”黄老站起了身,苦笑道:“这部功法,我觉得可以按照本次拍卖会的压轴来定位了。这些生意上的事情,我这老头子不懂,剩下的事就交给你这丫头去费心了,呵呵。”自顾自的摇了摇头,黄老摆手示意夏暖不必相送,随后就迈动着缓慢的步伐离开了房间。

    瞥了眼手里的卷轴,夏暖忽然十分玩味的笑了笑,喃喃道:“那手掌的触感,可不像你故意展现出来的样子啊。小家伙,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想在我面前隐藏,还是嫩了点。”

    此时的白阳,还不知道自己的伪装已经被人识破,他正跟在那带路的女侍身后,一路行至长廊尽头,许多行装华贵,气势不凡的人也是谈笑着往前方那扇金色大门走去。

    白阳扫了眼周围的人,默默垂下眼帘,跟着女侍踏入那扇大门以后,周围的气氛顿时显得热闹了起来。抬眼望了下去,这拍卖场的规模还真是壮观,一个圆环形状的场地,围着那个巨大的拍卖台,四周一圈圈的位置上已经坐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人头,看这数量,起码要有几百人,也就是说,这次的拍卖会,夏家拍卖场已经将整个离渊城的大小家族都给请来了,再加上那些闻风前来的强大修者,以及一些物品卖家,使得这平日里几乎坐不满的拍卖场在此时居然人满为患。

    “这位客人,夏小姐吩咐了,您是压轴卖家,可以选择坐在贵客室。”那女侍冲白阳恭敬一笑,指了指圆环形台坐之上,几座颇为隐蔽的高台。白阳往那儿瞥了一眼,见自己此行的目标白浩然赫然就在其中一个高台上坐着,不禁露出一抹冷笑,摇了摇头,淡淡道:“我就坐在这里。”

    女侍微微一笑,“您请随意,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再叫我。”说完,这女侍便欠了欠身,走到一边招呼帮忙招呼其他的客人。

    这次夏家拍卖会规模巨大,显然也是存了些打响名气的意思,却导致场面实在太过混乱,匆忙间调来许多人手维持秩序。

    白阳随意找了个座位缓缓落座,座位一旁,放着块制作精致的号牌,咧了咧嘴,白阳没有管它,开始打量起四周的客人。

    因为这次拍卖会汇聚了离渊城所有的权势家族,所以白阳也看到了几个比较熟悉的面孔,尤其是那高台之上,他还看见了先前在森林里被他一耳光扇倒在地的施霄。

    施家在离渊城的地位,与陈家,郑家相当,这次夏家拍卖会主要想宰杀的肥羊,便是这白,郑,陈,施这四家之人,自然不会不给他们施家发去请柬。

    但看到了施霄这个熟人,白阳却是玩味的摩擦了一下手指,喃喃道:“当时情况混乱,没能赶尽杀绝,想不到现在又再一次碰到了你。”

    白阳摩擦手指的动作悄然一停,缓缓收回了望着那施霄的目光,将死之人,再看也无用,左右这次他也是要出一回手,不如将施霄这个当时在燕返山中漏逃了的家伙一并除掉。

    白阳可还记得,真正与白寒幽联合之人,并且为她提供那些阴狠计谋的人,应该就是这个施霄没错了。

    这种如同毒蛇一般的敌人,白阳可不想将他留到以后,让他再造成第二次的威胁。

    坐在高台之上的施霄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往那人头攒动的位置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了一些他平时最鄙视的粗鄙武夫,不由得撇了撇嘴,暗道自己还是太过谨慎了。经历了燕返山那惊心动魄的一役,施霄便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神总有些不宁,脸庞之上被那人抽的耳光依旧火辣辣的,但偏偏他提不起半点勇气报复,即使知道对方是谁,施霄仍然隐瞒了事情真相,没有跟家族里的人说过。

    当然了,现在提不起勇气报复,不代表施霄没有准备报复,身为施家最优秀的年轻人,他自然也有几分傲气,被一个同龄人那么羞辱过,心里怎么可能没点记恨?

    “施霄,怎么回事,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就在这时,一名中年人皱眉看了看施霄,沉声问道。

    施霄回过神来,将心底那点异样情绪压了下去,笑道:“二伯,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闷。”

    “呵呵,你应该也是第一次来这拍卖场吧?这次带你来,也是想让你见见世面,今天这里要拍卖的三件压轴,可是极其罕见的好东西。”这名被施霄唤作二伯的中年人露出了一个笑脸,开始盯着那处拍卖台,缓缓说:“而且,你应该也听说过夏家鉴宝女王夏暖的名号吧,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夏家将她外放到离渊城这种地方,可是将她给扔到了火坑里,但是这么多年过去,还没听说有人得过手啊。”

    “身为离渊城身价最高的女人,就算我没见过她那据说倾国倾城的脸蛋,却也听说过她是怎样独自将这间拍卖场经营到如此地步。”施霄呵呵一笑,显然也对传闻之中的鉴宝女王有很大兴趣。

    而且,听说为了表示对这场拍卖会的重视,夏暖还会亲自拍卖那三件压轴物品,许多只闻其名,但未曾近距离见过其人的家伙,倒也因此对这场拍卖会极具期待。

    没过多久,一名容貌不俗的女侍走上了拍卖台,柔和的光芒缓慢散开,照亮了她手中托盘上的物品。

    那应该是一枚丹药,只不过瞧那品相,至多也就是黄阶中级的品阶,但能够夏家拍卖场当作开门红,这丹药应该也有它特殊独道的地方。

    将托盘放在了那台上,女侍缓缓站到一边,直到一名身穿长袍的老人登上高台时,现场喧闹的气氛缓缓肃静下来,一道道目光望着那个老人。

    此人正是夏家拍卖场的拍卖师。

    “让大家久等了,我们这次拍卖会,现在正式开始。”老人定了定锤音,环视全场,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估计诸位这次前来,也不是为了听我这个老家伙啰唆,那么我们就尽快拍卖,让压轴卖品以及夏暖小姐早些登场,也好过诸位在心里骂我这个老不死。”

    听得这颇为风趣的话,环形高座中,传出一阵笑声。

    老人也没有啰唆,直接开始介绍第一件拍卖品:“这件拍卖品,是出自名家之手,如今的帝国药王,古尘音先生的早年作品,名叫修元丹,能够提高三成左右的修炼速度,起拍价,一万金币。”

    话音一落,人群之中立即传来阵阵喧哗,随即便是此起彼伏的叫价声音,响彻拍卖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