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狮战气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狮战气

    古尘音药王的名头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名震南荒,后来在皇室的招揽之下,做了帝国首席药师。之后的十几年,他为皇室创造了无数的利益,直到那地阶丹药九转回生金丹被他炼成以后,他的声名便被推至巅峰。但是,那时候皇室的定国之柱,也就是武尊强者的老皇帝突然消失,并且带走了古尘音此生最引以为傲的作品,自那以后,药王古尘音便离开了皇室,销声匿迹。虽然最近传来了他投靠某个宗门的消息,但一切尚未得到证实,而且这也只是题外话。

    有药王之名做担保,拍卖台上摆着的修元丹便得到了在场众人一致认可。况且,这种能够增加修炼速度的丹药,还是比较罕见的,更何况起拍价也一万金币而已,对于这场声势浩大的拍卖会而言,只能算是热身。

    没过多久,这枚丹药的价格,便是被抬到了三万金币,场中的叫价声也是渐渐平息了许多,除了真的急切需要这个丹药的人以外,大多数只是想买来看个热闹的家族代表都收了手,没有继续叫下去。

    现在仍然在叫价的,是离渊城中几个并不算太出名的小家族族长。没有大家族那种一掷千金的气势,底蕴也差了许多,他们的叫价显得十分谨慎。

    一个家中主做佣兵方面生意的族长举起牌子,缓缓道:“三万两千金币。”然后他看了一眼始终在与自己争价的人,嘴角微翘,显得有些不屑。

    三万两千金币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许多需要这枚丹药之人的承受范围。不过价格提升到现在,也已经没有什么成长空间了,拍卖台上的老人微微一笑,举起了手中的小锤,扬声道:“三万两千金币一次。”

    “三万两千金币两次。”

    “三万两千金币三次成交,这修元丹,便是魏族长的了。”老人不愧为拍卖场的首席拍卖师,居然记得此人的身份,倒也让这位族长呵呵笑了笑,感觉面上添光。

    随后,又是几件以金币拍卖的物品出现,做为热场之物,这些东西都是拍出了不高不低的价格,使得现场气氛隐隐燃起了些许火药味。

    身为拍卖师,台上的老人最愿意看到的正是这一幕,只不过他的目光有时会扫向几个关键位置,例如那贵宾台上,依旧没有出手的几大家族,还有许多身价富有的隐修之士。

    这些肥羊,才是他的目标。

    此时这些人似乎都还在蓄力,对于现在出现在拍卖台上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兴趣,所以拍卖台上的老人也没有特别卖力的宣传,终于,在旁边的女侍端上来一柄约有二尺,盈光流转在其上的青色短剑时,一直压抑无声的场面才稍显火爆起来,一些之前还兴致缺缺的家族代表与修者皆是把目光投向了拍卖台,盯着那柄短剑看个不停。

    老人对这种效果十分满意,清了清嗓子,微笑道:“这柄短剑,也是我们这次拍卖会的重头之一,同样是出自名家手笔的高阶法器,篆刻了十三道灵力符文,和一道加固疏导的符文。定元境十段以下使用它,都可以有起码两成的增幅,而且它最主要的作用,却是能够让使用者的力量运转加快一成。这种效果的意义,应该不用老头子我过多赘述了吧?”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老人将手中的小锤一扬,声音在场中一双双狂热与震惊的目光中,传遍全场。

    “这柄由离天宫炼器长老打造的清玄短剑,起拍价,一颗上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颗中品灵石!”

    听着这颇为夸张的起拍价,场中顿时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一颗上品灵石,基本上可以换取许多修炼所用的药物,而方才那个从事佣兵行业的魏家族长脸色也是一白,现在一名罡气境的佣兵,每个月能够得到的酬劳也只有七十颗中品灵石罢了,本来他还对这把清玄短剑抱有幻想,但一听到这个夸张的底价,心里那点想法立刻收敛起来。

    而随着那些始终沉默的大家族接连出手,报出一个又一个夸张价格以后,不光是这名魏家族长,许多家族势力较小的族长全都脸色煞白,被吓的望而却步。

    “九颗上品灵石。”身披白色狐裘的白浩然表情淡漠,轻描淡写的报出了这个价格,眸子底下却是藏着一抹肉疼之色。不过这柄短剑的效果实在太好,哪怕他现在手头紧张,也是极其动心。

    要知道,在天元境之前,即便是地元强者,也是十分在意对力量运使的速度,因为在修成天元境,体内真气自成一系前,想要调动力量,都需要一个短暂的过程,通过战晶疏导,方能施展出来。而这个过程越短,在与人交手时,便越有胜算,一成的加速听起来或许没有多大用处,很可能提升的也只是一刹而已,但有可能就是这一刹的时间,便能在往后的日子里救自己一命!

    在面对同级别的强者时,越快的调动体内力量,就意味着越快的出手或反击。

    所以,在场的许多修者看那清玄短剑时,眼睛都有些发红,呼吸顿时加重了不少。即便出现了九颗上品灵石这等高价,这上涨的势头也仍然没有停止。

    别看现在每一次报价,灵石上涨的速度都是以一块为单位,要知道,这一块上品灵石,最起码也能换十万左右的帝国金币,也就是说,按照金币来算,这柄短剑已经拍到了九十多万的天价。

    当施家那位中年人呼吸沉重的报出十一颗上品灵石的价格以后,全场的加价趋势顿时一停,白浩然也是坐直了身体,阴狠的瞪了那中年人一眼。贵宾席位都离的不算远,各自也能够听到对方的声音,那中年人瞥了眼白浩然,轻松无比的靠回椅子上,冷笑道:“白浩然,哦不,还是该叫你白六爷,怎么,今天为何没有往常里那财大气粗的架势了?莫不是最近手头比较紧?”

    听到这嘲讽话语,白浩然如何忍的住?当即就站起身来想要翻脸,但一看到施家那边人多势众,脸色一僵,又坐了回去,慢慢笑道:“施祥,你一个样样不如自己弟弟的家伙也敢出来耀武扬威了?真是狗仗人势啊,呵呵,一把破剑而已,既然你愿意当这冤大头,那我便让给你,我白浩然不想要的东西,既然都有人想捡。”

    “你!”名叫施祥的中年人脸色猛变,指着白浩然正要说话,不料施霄却是阻止道:“二伯,有些人的话,只需要当作耳旁风便是。况且白六爷的威风,我一个小辈都早有耳闻,您与他较真,都是自降身份。”

    施霄这番话,令得施祥脸色由阴转晴,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不再理会白浩然。

    而白浩然却是脸色阴沉地看了看施霄,旋即也是将目光投向了拍卖台。

    这一小段风波,却是丝毫不差的落入白阳眼中。白阳扯了扯盖在头上的斗篷,冷笑了一声,暗道这真是狗咬狗一嘴毛,旋即又看向拍卖台上遭人疯抢的清玄短剑,不由摇了摇头:“这把短剑里面没有任何灵性,制造者已经限制了它的成长,若非如此,未来它很有可能成长为玄器,若是进化出神行,成为灵器都并非不可能。”

    因为星辰之力的缘故,白阳对于法器,玄器这些东西十分敏感,一眼就能看出它的优劣。这把清玄短剑虽然符文极佳,但是根性很差,基本上没有什么未来可言,甚至比起林风那柄听雷都差了许多。

    等到拍卖台上的老人三锤定音以后,这柄高阶法器,便是被施祥以十一颗灵石的高价拍走,实际上这已经超过了这把短剑的真正价值,只不过在拍卖场这种地方,很多时候,拍的都是一个意气之争,面对自己的仇家,稍使伎俩让他以更高的价格拍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以高价拦截,抢走对手急需的物品,都是能够有效报复敌人的手段。当然,这里面自然也少不了拍卖场本身的推波助澜,只要东西能够拍上高价,他们才不管这些人究竟厮杀成什么样子。

    就在这时,拍卖台上的老人忽然轻咳一声,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缓缓道:“诸位,接下来的拍品,就是今天的压轴之一。当然,除了压轴的拍卖以外,下面的拍卖权,老夫我就要交给夏暖小姐来主持了。”

    露出一个会心的表情,老人侧过身,伸手虚引,自那方向的幕布之后,慢慢行出个风情万种的倩影。

    随着众人目光望去,只见换了一身素白紧身裙袍的夏暖踏步而出,迈动着那双能够让男人瞬间失去理智的长腿,满脸端庄笑容,走上了拍卖台。

    望着环形场座之中,一双双呆滞与炙热的眼神,夏暖接过了女侍递来的古朴书籍,妩媚一笑,酥软的声音缓缓传遍全场。

    “金狮战气,玄阶低级武技,起拍价五颗上品灵石。”

    短暂的介绍完毕,夏暖抿了抿诱人的红唇,颇为俏皮道:“这是我第一次主持拍卖,诸位可不要让我太丢脸呢。”

    哗!

    话音未落,一连串略有些疯狂的报价声,便是此起彼伏,几乎掀翻了整个拍卖场的屋顶!

    人群之中,白阳不禁揉了揉眉心,望着那一瞥一笑都充满诱人风情的女人,不禁低声暗叹:“这女人,真是个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