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拍卖结束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二章 拍卖结束

    “陈贪狼收敛一点!”中年人皱了皱眉,呵斥了一声,但又拿此人没有办法,况且八十颗上品灵石虽然是个天价,但是对于陈家而言,还并不算什么。

    这几大家族中,除了隐隐雄踞离渊城的白家,便数低调的陈家最为富有。

    陈贪狼呵呵一笑,把牌子丢到了中年人怀里,淡淡道:“一点乐子都没有,我出去透透气。”

    说完,他便转身下了贵宾席,离开了拍卖场。

    无可奈何的中年人叹息一声,目光朝现在仍然没有放弃拍卖的白浩然以及离天宫女人那边扫了扫,旋即收回了目光。

    “啧,这价格,不光能够回本,而且还倒赚了不少。”听到了八十颗灵石这个价格,白阳心里便是一乐,没有想到自己当初无聊时随手抄录下来的武技居然能够拍出如此高价,这让他不禁生出了以血脉之力改善武技与功法拿去拍卖的念头。

    若是他完善后的功法,都能引来这般轰动的效果,估计过不了多久,他就能积攒下一笔惊人的财富。

    当然了,这个想法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且不说是否有那么多的功法武技供他去阅读,就说他如何解释那些功法来历的问题,便是个说不清的麻烦。

    不过眼下这部他随手抄录的杀天神武残卷,却是已经被拍到了八十颗上品灵石的天价,白阳嘴角咧开,戏虐一笑:“这价格倒是真心不错,还得好好感谢这些冤大头。”目光瞟了瞟贵宾席位,白阳一撇嘴,旋即看向了人群中那个鬼鬼祟祟的小丫头,露出会心一笑,然后继续等待拍卖会的进行。

    夏暖并未接着说些热场的话,因为她心里清楚,这部武技的最终价格,已经不是她能够左右的了。此时仍然没有退出竞价的三方,便是陈家,白家,以及那来自离天宫的神秘女人。

    这三者,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会轻易被她影响的存在,所以夏暖干脆省下了力气,时不时打量那坐在人群中的白阳,唇角泛起古怪的笑容来。

    大约过了片刻,场中再次响起了那老者淡然的声音,把已经达到了八十颗上品灵石的武技再次抬高了价格,直接出到了一百颗灵石。

    白阳眨了眨眼,这些上品灵石若是换成金币,已经等于他在陈为手里得到的金币三分之一总合,最起码也是一百万。如此庞大的一笔财富,即便是白家,恐怕也不能在短时间内轻易调动,也只有离天宫这样的大宗门,方才有这般实力。

    陈家那位中年人仿佛松了口气,歉意的朝那女人笑了笑,随后表示自己退出拍卖。

    而现在仅剩下的,便是那脸色铁青,一声不吭的白浩然。

    那紫袍女人懒懒一抬眼,眸子底下仿佛闪掠一道紫色光影,看了看白浩然,淡声问道:“这位,应该就是白家的白浩然吧。这部武技我很感兴趣,能否忍痛割爱,将之让与我呢。”

    “长老,何必与这种人废话,哪怕是白玄京在这,也不敢跟您抢东西。”那名老者却是皱了皱眉,不屑的瞥了眼白浩然。

    与这一眼对视,白浩然只感觉自己似乎被一头危险的野兽给盯住,通体发冷,强压住这种异样的感觉,他到底还是不敢造次,点了点头,沉声道:“拍卖会都是价高者得,这东西,我出不起更高的价格,自然归你们。”

    紫袍女人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转过脸,盯着拍卖台上的武技卷轴,淡淡道:“是否可以落锤了?”

    夏暖听得这强势的质问,无奈一笑,询问三声以后,敲了敲锤,这部玄阶至级的武技,也就落入了那名神秘女人的手中。

    几大家族之人虽然有些抱憾,不过这一百颗上品灵石的价格还是让他们止步于此,不敢再继续与之竞争。虽然玄阶至级的武技极为罕见,但是拍到如此高价,就让这些大家族代表觉得有些不值。

    “呵呵,离渊城几大家族,看起来也不过如此。”那老者笑了笑,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而那神秘女人却是不动声色的看了看人群中的白阳,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终于露出了些许疑惑表情,旋即勾了勾嘴角,算是笑过,淡淡道:“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还能遇见身怀血脉的天才,只可惜太过微弱,只有一股冰寒气息。”顿了顿后,这女人站起身,说道:“黑老,我们走吧。”

    那名老者顿时恭敬的低了低头,跟在女人身后,领着一众离天宫弟子走出了拍卖场。

    拍卖会到了这里也就算是尘埃落定,这些代表着离天宫势力之人离开以后,场中的气氛倒是热络了不少,甚至有一些胆子大的男人开始扬声调笑站在拍卖台上的夏暖,对此夏暖也只是报以妩媚一笑,丝毫不曾恼火,然后将这次拍卖会的一些记录交给了站在旁边的女侍,简单的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宣告这次拍卖会彻底结束。

    待到拍卖会接近散场之时,白阳缓缓起身,瞥了一眼那同样隐藏自己身份的孔墨衣,笑了笑,没有跟去打招呼。随即他抬起头,看着贵宾席位上眼神阴鸷盯着自己的白浩然,耸了耸肩,便朝拍卖场外走去。

    这时候,一名女侍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微笑道:“这位客人,夏小姐有请。”

    白阳看向拍卖台上那笑容嫣然的夏暖,皱了皱眉,淡淡道:“带路吧。”

    与女侍一路走到了三楼走廊的拐角处,一条极为隐秘的楼梯,出现在白阳眼前。那女侍颇为歉意道:“客人,我只能带您到这了,夏小姐就在上面等您。”说罢,她便转身离开,留白阳一个人在楼梯前。白阳看了看楼梯通往的方向,嘴角一扯,迈动步伐走了上去。

    到了四楼,就是一条直直的走廊,尽头只有一个房间,白阳直接走到那房间前面,随手将之推开。

    一股让人颇为迷醉的香味扑面而来,白阳眯了眯眼,扫视这房间内部,然后看着那道坐在桌子旁摆弄账本的倩影,问道:“夏姑娘请我前来,该不会是想让我看你算帐吧。”

    夏暖抬起眸子,笑了笑,将账本放下,随即两指尖弹出一道紫影,飞向白阳。

    白阳伸手将之接住,发现是一张紫晶卡片,他自然认识这东西是什么,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夏暖便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微笑道:“这张灵卡里存了五十颗上品灵石,扣掉了你购买筑基破境丹的那部分,全部都在这了。”

    随即,夏暖又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走到白阳面前,递给他:“这就是筑基破境丹。”

    “夏姑娘有心了。”手掌一翻,盒子与灵卡同时消失在手张,白阳呵呵一笑,继续以沙哑嗓音说道:“若是无事,我就先走一步。”

    “难道我在你眼里,连丹药和灵石的魅力都不如?你这小子,可真够让人伤心的。”夏暖忽然幽怨的叹息了一声,望着那身体绷紧了一瞬间的白阳,微笑道:“你那点小伎俩,在我这根本无所遁形,还是不要装了。”

    “这女人真是不简单啊。”

    白阳心里颇为震惊,旋即又是一阵苦笑。索性没有继续伪装自己的声音,冷声道:“就这么揭穿了我,你不怕我杀你灭口么?”

    “噗。”夏暖听到了白阳那还带着些稚嫩的声音,忍不住笑出了声,使得白阳脸上露出些许尴尬,唯有将挡着自己面部的斗篷往下拉了拉,干咳一声,说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夏暖满脸笑意,盯住了白阳,“小家伙,听你声音,应该还是个少年,心性不错,懂得隐藏自己。能跟我说说,你盯着白浩然的目的么?”

    问出这个问题以后,夏暖红唇一抿,莞尔道:“还是算了,我怕知道了以后你又要杀我灭口。”

    “呃,这应该并不重要。”白阳颇为尴尬,“如果你找我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呵呵,不逗你了,今日这场拍卖会,姐姐还是托你的福,不光大赚了一笔,还得到了不小的名气。找你上来可不仅仅是想揭穿你,更主要的是想与你这小家伙谈谈生意。”夏暖玉指之间,夹着张镀金卡片,递到白阳面前,微微欠了欠身,如兰的温热气息喷到了白阳耳边,有些痒痒的,“收下这张名片,如果还有什么好东西,可不要忘记姐姐哦。”

    这般旖旎的气氛,令白阳脸庞臊红,接下卡片以后,重重嗯了一声,便是有些狼狈的落荒而逃。

    望着那闪出了房门的身影,夏暖站直了身体,玉璧环抱,脸上笑意渐渐收敛,变为了颇为复杂的神色。

    她的腰间,一块已经有些破损的翠绿玉佩,闪烁着似有似无的光芒。

    “这小子,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身份吧。”

    摸了摸腰间那块冰凉的玉佩,夏暖叹息一声,随后摇了摇头,红唇微启,吐出玩味的呢喃。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