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先走一步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先走一步

    瞟了眼脸色一僵的白浩然,陈贪狼笑了笑,眼睛却是瞥见了已经死去的郑龙,手背上似乎有一道古怪的黑色符号。

    盯着这符号看了几眼,陈贪狼表情收敛,收回了目光,说道:“这件事情,还劳六爷费心了。至于这些尸体”

    沉吟了一声,陈贪狼打了个响指,几名陈家之人犹如鬼魅般窜了出来,每个人身上都有浓厚的血气,却像是懂得某种古怪的匿迹法门,从白浩然那惊讶的表情上便能看得出来,他先前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些人的存在。

    咧嘴一笑,陈贪狼说道:“陈家人在你们其他几家眼里向来都是粗鄙暴力的野兽,将敌人粉碎是我们的爱好,那么打扫战场自然也是强项。”

    望着那几名诡异无比的陈家族人以经验老道的手法,将几具尸体拖到了隐蔽之处,然后掏出一瓶药液,滴在那些尸体上,那些尚有余热的尸体在眨眼间便化为了几堆尘土,白浩然喉结动了动,心里打定主意,绝对不能与这些疯狗正面冲突。

    这种狠厉的风格,哪怕白家刑堂那些人,也不过如此而已,白浩然可不愿意跟这样的怪人打交道,皱了皱眉,突然想起了抢走自己丹药的那名斗篷人,说道:“郑家跟施家的人似乎是尾随我的人来到这里,他们的死,应该与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家伙有关,我建议你搜查一下周围,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走得太远。”

    “身披黑色斗篷?六爷说的人,该不会是拍走你筑基破境丹的家伙吧?呵呵,有趣,如果想拿我当刀子使,后果可要自负。”

    深深看了眼满脸玩味的陈贪狼,白浩然深吸了口气,淡淡道:“我只是提供你一个方向罢了,毕竟,那家伙一定也搜刮走了郑家和施家这些人身上的财物。”

    摆了摆手,白浩然转身朝来时之路踏去,语气有些讥讽:“话我已经说了,信不信在你。那个人,我会帮你找到,到时候属于我的那份东西,少一点都不行!”

    “这个你放心,咱们做交易,讲究的是诚信。”陈贪狼笑了笑,“那我就不送六爷了?”

    “留步吧,我可不想跟你这疯子打太多交道。”撇了撇嘴,白浩然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陈贪狼的表情逐渐冷了下来,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目光中流转着一些疯狂的东西,喃喃道:“呵呵,这白浩然果然就是个蠢货,心里只有自己的利益。不过越是这样的人,就越好操控。”说着,他扫了一眼那些已经彻底化为尘土的尸体,冷声道:“打理的再干净一点。”

    “是!”

    几名刚刚做完毁尸灭迹勾当的陈家族人点了点头,开始在那发生过战斗的地方铺好尘土,将血迹掩埋,几乎没过多久,这条羊肠小道上便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根本看不出来刚刚经历过一场战斗。

    等到这一切做完,陈贪狼搓了搓手指,冷笑了一声:“郑家和施家简直找死,居然敢跟那种禁忌的存在勾肩搭背,不过事情就是这样才会有意思啊,离渊城的格局,也是时候该动一动了。”

    最后搜查了这周围每一个角落以后,陈贪狼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将那些尸灰踢散,领着几名陈家族人也离开了这条小路。

    等到这附近空无一人的时候,白阳才是从那密杂的灌木荆丛里闪身而出,揭掉了头上的斗篷,咂了咂嘴,“陈贪狼?能让白浩然都怕成那样,应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吧,啧,想不到会突然出现这么个人,倒是救了白浩然一命。”

    耸了耸肩,白阳也没有继续在此地逗留,身形一闪,便是朝这小路的另一条出口急奔而去。

    本来他这次,是打算将白浩然彻底留在此地,虽说发生了意外,但是也不算没有收获。最起码,他得到了神宗的一些消息,以及两块不知用处的黑色令牌。

    白阳隐隐觉得,这两块令牌,很有可能就是施霄与郑龙向神宗之人保持联系的物品。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隐藏着什么阴谋,不过能够得到神宗的消息,相比起干掉白浩然来说,更令白阳感兴趣。

    离开了那小路以后,白阳绕了一圈,将身上的斗篷处理掉,再回到离渊城,顺着大道向白家走去。

    沿途之中,白阳不断在思索那两块令牌以及施霄所透露出来的一些散碎信息,其中有一个关键词,便是魇流。

    这应该是属于神宗的一个分支,虽然白阳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对于神宗这个来自东都大陆的恐怖魔门,它门下的分支,应该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势力。

    “如果这阴谋是针对白家的”白阳想到这个可能,忽然握紧了手掌,心里挣扎了片刻,又是松开双手,叹了口气。

    现在他对于白家的感觉实在有些微妙,虽然不可能一下子就产生什么归属感,但得知有阴谋针对家族,白阳心中仍然有些触动。

    本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白阳不再继续深思这些问题,一路回到白家之后,却是见到了面色微微焦急的四叔迎面而来。

    “白阳,你去哪了?快,快躲起来!”

    白儒抬起头,看见白阳,他先是一楞,随即便有些焦急的扯住了他,沉声道:“大事不好了,你先去避一避风头,挨过今晚,明天就赶快离开白家!”

    “四叔,你不要急,发生什么事了?”

    白阳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四叔如此焦急和失措,拉住了他,安抚了一句,问道。

    “你还不知道?那宁曦公主的师叔,离天宫的长老紫嫣然刚刚来到了白家,虽然不知道她来做什么,但她肯定是站在宁曦公主那边的。”白儒满脸愁容,叹了口气:“爹他现在忙于家族内部的事情,如果离天宫再施加一些压力给他,难保他不会为了保全家族”

    “四叔,我知道了。”白阳嘴角一咧,安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我已经答应了那个宁曦,之后要与她来一场比斗,现在就绝对不可能逃。”

    “可是那个紫嫣然,听说年纪轻轻,已经达到了地元十段巅峰,是整个离天宫最有希望突破成为天元境的长老。许多太上长老都对她称赞有佳,如果不出意外,以后她就是离天宫的宫主,甚至是首席长老。那宁曦有这种靠山,对你来说十分不利啊。”

    白儒倒是真心实意的替白阳着想,不然也不会在得知那位离天宫的长老来到白家以后,就一直寻找白阳想要通知他。

    “好了四叔,我心里有数,四婶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正是需要人的时候,你还是先去照顾四婶吧。”露出一个充满自信的笑容,白阳直接将白儒推入了院子。

    想到自己妻子的身体,白儒脸上也是露出犹豫之色,疑惑道:“你真的没问题么?”

    “爹,他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你就不要啰唆了。”

    就在这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旋即,白伊伊那充满青春气息的身影便是闯入两者之间,颇为不满的要将自己父亲撵走。

    白儒思索了一下,最后觉得自己的确有些忧虑太过,叹了口气道:“白阳,总之我觉得她来者不善,你自己千万要小心,如果有什么不对,一定记得别跟她们硬碰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嗯,我知道了。”

    白阳点了点头,白儒这才放心的进了院子,去照顾周若琳。

    等到白儒离开,白伊伊扭过头,上下看了白阳一眼,小鼻子微微一抽,鬼笑道:“干嘛去了?”

    “糟糕”

    白阳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身份似乎早就在燕返山时暴露了,顿时暗呼不好。

    但想到这丫头也没有什么切实证据,白阳便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装傻充愣道:“我刚刚出去散步,怎么了?”

    白伊伊转过身,两手背在身后,小脸贴了过来,怀疑的盯着白阳的双眼,然后不停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当她闻到一股子土腥味和血味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是我错怪你了。”

    “呵呵,没什么事的话”白阳退了一步,与她拉开距离,正要说若是没什么事,那自己就先走了,但白伊伊却抢先一步说道:“有事!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在燕返山的时候,你怎么突然变的那么厉害?还有,在我被那个神秘人救了以后,你怎么会那么巧合出现在我逃走的方向?今天你如果说不清楚,哼哼!”

    听到这接二连三的逼问,白阳顿时感觉脑袋大了一圈。

    望着那一脸狡黠笑容的白伊伊,白阳眨了眨眼,干笑道:“伊伊,我觉得你的记性可能有点不好。对了,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一步了。”

    “喂!你站住!”

    见白阳居然想跑,白伊伊伸手就抓向他,岂料白阳速度实在太快,一个闪身,身形宛如鬼魅般滑开数丈,几个呼吸就不见了踪影。

    见那道奔逃的身影消失在眼皮子底下,白伊伊跺了跺小脚,咬牙切齿道:“白阳,你最好不要给我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