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夜探施家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夜探施家

    感受着对面女子身上传来的奇异香味,白阳干咳了一声,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黑色令牌上,神色逐渐专注起来。

    而紫嫣然也是察觉到自己现在与白阳的距离有些过于贴近,俏脸上如同冰山初融,露出一抹淡淡的红晕,不过她也没有揭穿这个尴尬,等待白阳观察那块黑色令牌。

    这次她来到离渊城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找到魇流潜伏到此地的那头可怕妖兽。也许眼前这少年真的有关于魇流的消息,若是如此,这一点点尴尬又能算得了什么?

    “如何,可是在哪里见过?”

    紫嫣然颇为凝重的看着白阳。

    白阳仔细观察着那黑色令牌上的一些细节,与自己从施霄,郑龙身上得到的那两块做着对比,发现这块的花纹更繁复一些,似乎代表着令牌主人的身份更加高贵。

    有些歉意一笑,白阳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我看错了,抱歉。”

    “是吗,没关系。”紫嫣然脸上失望之色一闪而过,但想到对方毕竟只是个少年,魇兽令这种东西事关重大,如果他见过那才不正常。

    暗自叹了口气,看来到了这离渊城中,一切的线索便都中断了。

    “如果你想起了什么,或者见到过与这块令牌相似的东西,就来告诉我。”紫嫣然恢复了那副毫无表情的样子,语气之中也是带了一些命令的成分。

    毕竟是久居上位,紫嫣然的气质,倒是有些冷傲之意。

    白阳撇了撇嘴,也没理会那命令的语气,随意点了点头,然后说:“那就先告辞了。”

    说完以后,白阳擦着紫嫣然的肩膀,直接走到长廊尽头,朝另一个方向拐去。

    “这小子,有意思。”回眸看了看那在拐角处消失的身影,紫嫣然唇角翘起,淡淡笑道:“小小年纪,故作镇定的本事倒是熟练。”

    好笑的摇了摇头,紫嫣然却是忘记了,自己比起那个少年来说,也并没有大了多少年纪,只是一直以来都身居高位,需要成熟的思考很多事情,令她的性格也变得极为冷静沉着。

    在离天宫中,许多人都畏惧她这个看起来不近人情的长老,久而久之,也就造成了她这种习惯自己抗下一切的脾气。

    掂了掂手中的令牌,紫嫣然咬着嘴唇,思索道:“从这块魇兽令上得到的信息来看,那头畜生应该是躲在离渊城附近。以它的藏匿手段,即便天元境强者也难以发现,看来这次想要除掉它,还需费上一番功夫才是。”

    紫嫣然叹息一声,将心中杂乱的情绪收了起来,默默走向白家准备的客房。

    而另一头,转入拐角的白阳同样也是皱了皱眉,对于魇流他基本没有什么了解,不过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来自东都大陆的势力,似乎已经开始着手渗透南荒大陆,这离渊城,或许只是他们众多目标中的一个罢了。

    紫嫣然的到来,显然跟魇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个女人看起来可不是好糊弄的,看来我最近行事需要小心一点了。”白阳想了想,在下个转角折身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天色已暗,万家灯火渐渐熄灭,离渊城的大道上,也是变的寂静无比。

    点点月光照射在许多巨大建筑上,使得街道中被许多阴影给笼罩起来。

    白家的后院,一抹速度极快的身影,闪掠而出,不做任何停留的越过了高墙,然后跳到临街一座建筑之上,纵身在许多房顶跳跃着。

    直到将白家的府邸远远甩到身后,再看不见为止,这道身影才停留在一条屋檐上,踩着脚下的房檐,将头上盖着的斗篷缓缓揭下。

    “呼,施家的方向,应该是在那里吧。”

    这道诡异的身影,自然是白阳。借着月光,他望朝东边的方向。

    在那个方向,大概数里之外的夜幕之中有一座府邸若隐若现,那儿正是白阳此行的目标,施家。

    因为关于魇流的消息,是从施霄的口中得知,白阳认为施家可能藏有更多的秘密。当然,那同样参与魇流之事的郑家,白阳也不打算放过,在探查过施家以后,下一个目标就是郑家。

    将斗篷盖在头上,白阳身形一展,宛如大鸟般腾空而起,借由罡气喷发而出时造成的冲击,在空中迅速滑行而过,落到了另一个屋顶。

    以此技巧循环,白阳很快便靠近了施家的府宅,几道昏黄的灯光徘徊在施家四周,看起来应该是巡逻的护卫。

    白阳悄然落在一个屋顶,身形矮了下去,盯着那些徘徊在周围的护卫身影,然后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发现只要解决几个关键位置的护卫,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施家。

    这些护卫是以循环巡逻的方式,两人一组,徘徊在施家四周,只要判断好时机,在下一组到来前解决其中一组,再将此地交替的另一组护卫搞定,就不会有人发现这里出现了漏洞。

    想了想,白阳缓缓靠近屋檐位置,等待着那两名护卫来到自己这边。

    “哎,从今天开始,我们的日子就要不好过了,妈的,也不知道是谁,将施霄少爷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了,连尸骨都没有留下。族长为此大发雷霆,白天排人抓捕凶手,夜里还要加强家族的守卫,你说我们这是招谁惹谁了?”

    两名护卫缓缓巡视着周围,其中一人颇为不满的埋怨着家族的安排。

    另一个护卫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叹息道:“本来以前不需要这么多人手,现在加强守卫,我们这些不需要夜巡的也得遭罪。不过,要我看,这日子也持续不了多久,得罪了我们施家,就算是白白家。”说到这里,这名护卫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发现街道上空荡荡的,这才咧嘴冷笑道:“就算是白家,只怕也笑不到最后了。”

    “嗯?怎么回事?难道家族最近有什么大动作?”

    “嘿嘿,这话你听了以后就烂在肚子里吧,如果传出去,你我二人都会人头不保。”那护卫压低了声音,笑道:“我们施家最近,与一位大人物有密切的联系。那位可是来自东都大陆的强者,背后代表的,也是一个庞然大物。别看白家在离渊城,在南荒有些势力,放到东都大陆,那就连屁都算不得!”

    护卫得意一笑,“以后这离渊城的天下,还说不定是谁的。”

    旁边的护卫听得有些发楞,赶紧问道。“此话当真?”

    “当然,别忘了我以前在哪,书房附近的护卫可一直都是我。这事,是我亲耳听到了,哪会做假?”他极为得意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拍了拍旁边护卫的肩膀,“放心好了,咱们施家的强盛在后面。”

    就在他的得意还挂在脸上,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而降,从背后扯住了两人的衣领,将两人的脑袋狠狠撞在一起。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两名护卫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在这强烈的撞击下昏了过去。

    白阳如同拎死狗般接住了两个软倒在地的护卫,想也不想,便将他们拖到了街对面的阴影中,扔在了一家店铺后面。

    拍了拍手,白阳眼神冰冷,扫了眼那刻着施家二字的牌匾,勾起嘴角,闪身朝另一字护卫而去。

    如法炮制的将另外两名护卫解决,随手拖到了隐蔽之地,白阳便是直接翻墙进了施家的府邸。

    刚一落地,四名护卫便是从前方走来,离他只有十丈之遥!

    白阳毫不惊慌,左右看了一眼,借着墙壁的阴影,沉着的踩着四名护卫的视觉盲点,然后躲在了不远的一座假山旁。

    “还真是防守森严啊。”在假山后面,白阳耳朵微微一动,感觉到这四周巡逻的护卫起码要有十人,不由冷笑了一声,挨身贴着假山前进,在尽头处跃到了亭道中。

    因为身穿着黑色的斗篷,一直隐藏在阴影中前进的白阳没有被任何人发觉,在躲避了起码三十名护卫以后,白阳摸索着找到了书房。

    看了看四周无人,便轻轻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一般来说,书房这种地方都会有不少护卫把守,但是施家的书房周围,却是诡异的没有任何护卫。走进漆黑一片的房内,白阳小心翼翼催动炎魔血脉,在指尖燃起一道微弱火焰,照亮了周围的景象。

    这间书房的空间倒是很大,比起白家那颇为简洁的风格来说,这里简直像是一座藏书阁。白阳以火光照亮四周的书架,按照书架上印刻的分类,找到了归列家族大事的卷宗书架。

    “看来就是这些了。”白阳看了眼这书架上整齐堆放的卷轴,随意拿起一件看起来较为崭新的卷轴,将之慢慢摊开,一行一行阅读着施家最近记录的事情。

    大约一炷香时间过去,白阳却没有发现任何有关于魇流的事情,再次搜寻了一番,也没有发现相关的任何记录,不禁有些皱眉。

    就在他对此毫无头绪的时候,已经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星辰之力,却在此时传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