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章 幻梦一场?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章 幻梦一场?

    山洞之中,两人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疯狂。

    这期间除了白阳趁紫嫣然浑身酥软之时翻身做了次主,之后便都被这个修为恐怖的女人仗着自身实力给压在身下,被迫感受她狂野中的温软。

    当两人再一次同时达到巅峰,白阳体内充沛成灾的血气终于与紫嫣然的纯阴真气融合,形成了一道紫色的丹丸,静静在丹田中与那星辰之力化作的银星分庭相抗。

    而反观星辰之力现在的模样,也是有了极大的变化,那银色星辰不光变得巨大了很多,周围悬浮着的一红一蓝两条血脉,也是化成了朦胧的冰色小龙,以及一头面目清楚的缩小版炎魔。

    白阳仔细感觉了星辰之力现在的等级,青炎妖蛇那庞大到无法衡量的气血,有一大部分都是被星辰之力帮忙吸收掉,但即便如此剩下的那部分也是让他有了性命之忧。现在危险平息,再朝星辰之力看去,才发现那颗银色的星辰上布满了奇妙的花纹,隐隐约约有一股神圣纯洁的气息散发出来,这代表着,它的等级起码提升了一个境界,也就是第三阶。

    达到了第三阶的星辰之力定会有许多非凡妙用,但白阳现在却是没有心思去探查,因为他现在的状态,实在有些狼狈。

    因为疯狂达到巅峰后,紫嫣然体内的纯阴真气已经平息了他的一切伤势,并且化解了那血气的灾祸。但是白阳发现,自己的身体依然十分燥热,而且那股纯阴真气宛如永远不会枯竭一般,不断的向他体内涌去。

    抬头看了看那媚眼如丝,娇喘连连的紫嫣然,白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有些尴尬道:“那个你的力量似乎有点失控?”

    “嗯”

    低低的应了一声,紫嫣然像是小野猫般趴在,手指却是极其顽皮的在他胸口上打着转,看得那有些危险的眼神,白阳吞了吞口水,“你最好控制一下身体中的蛇毒,如果我们再保持这样,你很有可能会堕境。”

    所谓堕境,就是原本有地元十段的境界,会因为力量的流失而慢慢变成地元八段,甚至掉到定元境也说不定。

    虽然白阳不清楚紫嫣然体内那股纯阴真气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这般汹涌的势头,白阳也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

    “臭小子,再让我抱一会,不要动。”紫嫣然唇角泛起了一抹温暖的笑容,喃喃说道。

    而白阳听出她话语中一丝落寞,意识到这段疯狂后,他们之间的结局依旧逃脱不了分离。

    想到这点,白阳的表情,便是有些沉重,手臂慢慢搂住了紫嫣然的后背,两人就这样保持着结合的姿势,静静的抱在一起。

    突然,就当白阳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自己的胸膛上却仿佛被什么打湿了,伸手摸了摸紫嫣然的脸颊,却是摸到了一行温湿的泪痕,哑然了片刻,白阳便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忽然僵硬无比,难以动作,于是震惊的看向了怀中的紫嫣然。

    “白阳,接下去,你只需要听我说。”扬起脸庞,紫嫣然没有伸手去擦脸上的泪痕,看着白阳,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我想在离开之前,让你了解我,然后忘了我。”

    “蠢女人你你做什么?”

    白阳费力无比的吐出一句话,但是身体根本不听自己的控制。他敏锐的感觉到,紫嫣然忽然加强了那股纯阴真气的输送,那淡淡清凉的感觉,疯狂涌入了体内,并且提升着他的修为境界。

    “我是离天宫的大长老,这是人尽周知的身份。但我真正的身份,却是宫主的养女,同样也是他练功的鼎炉。”紫嫣然惨然苦笑,看了眼震惊的白阳,“这个身份,只有离天宫身居高位的人物才能知晓。而离天宝典中的离情篇与长生篇,就是两部双修功法。每一代的男宫主都会修炼离情篇,再收养一名义女,传授她长生篇的功法,在她将长生篇修炼大成之际采摘了红丸,夺去那道纯阴真气,就能够一举突破瓶颈,达到武尊之境也不是难事。”

    紫嫣然的语速愈渐变快,深深看了白阳一眼,“现在我将我的纯阴真气,全部送给你。你要答应我,从今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永远永远都不要去离天宫。”

    说到这里,紫嫣然抚摸着白阳泛白的嘴唇,微笑道:“我很庆幸,能遇见你这么个小家伙,与你这般逾越的举动,也算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违抗自己的命运。”

    轻轻在那嘴唇之上吻了一下,紫嫣然脸色渐变,口中轻吟着合生篇最后的心法口诀,将体内仅剩的一口纯阴真气全部送至白阳体内,然后慢慢站起身,素手之上紫芒闪烁,便是将两人身上的狼狈痕迹清理干净。

    坦然的站在白阳面前,展露着自己那完美无缺的身段,紫嫣然面无表情披上了那件华贵紫袍,一头散发在洞口外吹进来的微风之下慢慢飘动,有种令人窒息的美感。

    “方才发生的一切,全都是一场幻梦,离开这山洞,我还是离天宫的长老紫嫣然。而你,也要继续按照你的身份活下去。”淡淡扔下这样一句话,紫嫣然决然转身,冰冷道:“忘了我吧,白阳。”

    随着那紫色倩影步处山洞,白阳身上的禁锢也随之消失,他不顾身上几乎不着寸缕,快步跑出山洞,却只看见了那紫色的身影飞向半空,身形几个闪烁,眨眼间便已经飞出了上千丈。

    “该死!”白阳死死咬着牙,一拳砸向了旁边的山壁,恐怖的巨力直接将那山壁击穿,密密麻麻的裂痕旋即便如同毒蛇般蔓延而上。

    这种恐怖的威力,比起他之前的实力,至少要翻了几倍,可是这种强大的力量,却是来自那个以自身最为宝贵的东西,来救他一命的女人,这就像是一个耻辱,让白阳心中生起了无限憋闷之感。

    “我还是太弱了,还是太弱了!”

    双眸有些微红,白阳的喉咙里,发出了近乎低吼般的声音。

    之前他的修炼速度那般迅速,在短时间内便是达到了罡气六段,这种天赋,即便是白家引以为傲的白龙象都无法与自己并肩,白阳心中多少还是有些自满的情绪。

    可紫嫣然那绝望无比的话语,瞬间就让他明白,罡气境在这个大陆,仅仅只是入门的实力而已。她与青炎妖蛇的一战,若非自己有星辰之力和炎魔血脉护身,只怕青炎妖蛇随便一口吐息,就能够将他烧成黑灰,又怎么能够钻着空子,将那对妖兽宛如剧毒的星辰之力注入青炎妖蛇的身体?

    地元境的战斗,他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有资格让紫嫣然从离天宫那个泥沼中脱身?

    深深吸了口气,白阳捏紧另一只拳头,泛白的指节显现着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要变强,一定要变强”就在白阳暗下决心的时候,体内的星辰之力,却是在这时轻轻震动,一个让他颇为熟悉的声音,响彻于脑海。

    “如此渴望实力吗,小子。”

    听着这道玩味的声音,白阳心头一动,却并未惊慌的开口询问你是谁这种蠢话。

    “呵呵,有趣,活得久了,还真的什么事情都能见到。你这小鬼,倒是挺镇定,可惜,你唤醒我的时机太晚了,现在你的实力基本都已经定型,我也无法帮到你什么。”那道玩味的声音之中,突然参杂了一些惋惜的情绪,“你的血脉之力,即便在我那个时代也极为罕见。如果可以再早一点将我唤醒,现在只怕你早就成了定元十段巅峰的强者,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离开?”

    听到这里,白阳表情一动,也不管这声音到底来自哪里,直接说道:“既然你肯跟我对话,那就代表你一定有什么办法,对不对?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哦?一上来就把谈判的筹码全部摊开,你就不怕我坐地叫价吗?”

    那道声音,却是惊异的笑了笑。“有趣的小子,虽然只将神力修炼到初阶三重,但你的根骨却不错,有些可塑性。”

    “神力?你是指,星辰之力?”

    “嗯,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叫法罢了,也许上一代的主宰之神以神魂传承与你的时候,神力已经换作了另一种说法。但是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小子,你想变成真正的强者么?变成一个可以掌控太古洪荒,宇宙星辰的真正强者?”

    白阳听着那声音中的蛊惑之意,嘴角咧了咧,露出一抹颇为疯魔的笑意,“收起你那套蛊惑人心的把戏,如果你真的有让我获得力量的方法,无论你接下来想要提出什么条件,我的回答都只有两个字。”

    那道响彻在脑海里的声音沉默了片刻,似乎第一次听到白阳这种回答,沉默之后,那声音再次响起,“哪两个字?”

    将砸穿山壁的拳头抽了出来,一阵碎石啪啦滚落到他脚底,一脚将那碎石踏成粉末,白阳看了眼紫嫣然消失的方向,吐出口闷气,沉声道:“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