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引秘咒!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引秘咒!

    自日前两名神秘地元强者在离渊城内引起了一场轰动,数大家族之间暗潮涌动,一些放在暗处的底牌,皆是频频掀开试探对方,使得这段时间内整个离渊城中都是有些肃杀的气氛。

    那些实力不足够的家族都恨不得快点退出这场争端,否则一个不甚就会被卷入暗流粉身碎骨,而那些有些底蕴的家族也开始站队,希望能在这场大家族间的相互倾轧中捞到些好处。

    然而,这场暗潮的起始,也就是在城中交手的那两名地元境强者,却是早已无人过问。

    “还没有妖蛇大人的消息?”施海端坐于主位之上,望着那一列脸色阴沉的施家管事,缓缓问了这么一句。

    施祥干咳了一声,望向施海,说道:“燕返山脉太过广阔,我们派出去的人手已经尽了全力,但是那山脉更深处,却不是我们能插手的地方。”说到这里,施祥的眼眸深处,掠过一丝恐惧之色,低声道:“如果惊扰了燕返山深处栖居着的妖兽,只怕它发起怒来,会将整个离渊城都摧毁。”

    一提到燕返山脉深处的那头恐怖妖兽,即便施海,脸上也有些不自然的神情,搓了搓手指,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暂且按下此事吧,以妖蛇大人的修为,对付那个来历不名的地元高手应该不是问题,为此惹恼燕返山脉深处那个怪物也并不值得。这段日子,陈家对我们的态度一直模糊不清,而郑家,虽然明面上与我们是盟友,但是那些看起来脑子里只有暴力的莽夫,实际上却比谁都狡猾,流主大人对于这次计划极其看重,郑家为此付出了太多,只要将我们挤出牌局,郑家便能够成为神宗大力培养的家族。哼,他们打的一手好算盘,却真以为我施海什么都不知道吗?”

    施海说到激动之处,狠狠一拍桌子,使得场中气氛再次沉默下来。

    施祥扫了眼那些脸上满是尴尬之色,却不敢吭声的诸多管事,略是叹息了一声。自从施霄死后,施海便是变的极端起来,虽然郑家背地里是有一些小动作,但是放在以前,以施海的城府来说,他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因为利用郑家的力量,才能够达到施家一直以来的图谋,如果将郑家得罪了,在这个离渊城中施家就真的孤立无援,再加上白家一直以来的古怪安静,让施海心里一直如同笼罩着阴影般难以安心,这一来二去之下,居然让平日里运筹帷幄的施海变的躁动不安,连判断都有些失了准。

    “眼下当务之急,是先应付白家那边的压力。虽然城主肯站在我们这一边,可是对于白家的势力,城主也没有什么办法。”施祥叹息之后,还是开口说了一句话。

    “呵呵,白家,放心吧,白家蹦达不了多久。现在皇室赐婚,白玄京那家伙不想耽误白龙象的未来,同时还想要讨好东都大陆的权贵,这般两面三刀,他承担宁天机的怒火也是早晚之事,不足为惧。”

    摆了摆手,施海不屑的说道,随即他看向施祥,沉声道:“我们的人得知,霄儿的死,似乎跟陈家那条疯狗有些干系,派人去查他。如果真的是他杀了霄儿,那就把他给我带过来。”

    狰狞的咧了咧嘴,施海缓缓道:“我要亲自将杀我儿子的凶手千刀万剐,扒皮抽筋!”

    砰!

    燕返山脉之中,一声震耳的闷响震彻山林。随着鸟兽惊走,尘烟弥飞之际,一个少年破尘而出,眉宇之间,含着痛苦与吃力,迈动步伐奔跑在山林中。

    如果仔细看去,就能够发现在他的身后,一连串深深的脚印,像是万斤重物深刻印在地面般,足有半尺之深。

    “小子,这天引秘咒可是一千三百年前,一个隐世门派传承下来锻炼门中弟子的法诀,对于你而言,这已经是最粗浅一种,不过我看你这模样,似乎也坚持不了多久啊。”

    奔跑在林中的少年自然便是白阳,在紫嫣然离开以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三日。这三日之中,他与自己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声音交流,得知他是来自太古洪荒之时的神灵,在死后将自己的神魂炼制成一门功法,名叫神力。

    但与其说它的功法,不如说它是种半法宝般的神奇存在。历经不知多少的岁月,这门神力传承在多名强者手中,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直到上一代的主人修成与神力之主同样强大的境界,窥得其中的奥妙后,以自己的神魂与之结合,将神力改善,最后在自己神陨后,留在一块石碑中传承下去。

    而这个传承,便是白阳得到星辰之力的传承。

    在他将星辰之力修炼到第三阶以后,便将其中隐藏着的初代神灵那一丝意识给唤醒。

    “如果你还想要我给你报仇的话,就别废那么多话。”白阳浑身肌肉鼓起,每奔跑一步,都像是承担着万钧巨力,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声。

    “小子,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替我报仇还早的很。”那个名为主宰的神灵意识冷笑了一声,“等到你修炼到武尊之境,才有资格窥探到一丝一毫罢了,将我害死的人,就算不是神灵,也绝非你现在可以接触的存在。”

    轰!

    白阳的步伐骤然一停,而他整个人身上携带着的巨力,也是将地面砸出了个足有一米的深坑。

    “咳咳噗!”

    将嘴里的尘土吐了出去,白阳爬出深坑,整个人宛如虚脱了一般喘息着。听到了主宰的话,白阳咬了咬牙,沉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便竭你所能让我变强,只有我变的更强,你才有可能报仇!”

    “啧,顽固的小子,我早就说过,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难以负担得了天引秘咒,可你偏偏想要尝试。”见白阳这般狼狈的模样,主宰也是玩味的嘲笑道:“天引秘咒,在当年只有定元境的弟子才有资格学习。我教给你的只是秘咒第一重,负在你身上的,也仅仅只有两万斤巨力罢了。如果你将这天引秘咒练到高深处,平日里身负两三万斤的巨力,也能够在行走奔跑之间不损地面,如若无物,那才是你未来的目标。”

    “现在你可以坚持奔跑百丈,倒也算是个勉勉强强的成绩。接下来你运行心法,将力量减轻到一万斤,目标行走千丈吧。”

    “一千丈?”

    白阳咬了咬牙,恨不能将这个所谓的主宰拎出来揍一顿。负重万斤,行走千丈,这听起来很简单,但是要付出行动却是极其的困难。

    若是背着一块万斤巨石,白阳倒是有信心行走千丈。但是,这天引秘咒却是将力量分散到全身每一存肌肉,每一滴血液,这种整个人的躯体都在负重的感觉,实在让他有些吃不消。

    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实力实在太弱,白阳心中就像是有团火在燃烧,在休息一枝香后,再次爬了起来,运转那个天引秘咒,咬牙向前走去。

    “呵呵,这才像点样子。”主宰的声音笑了笑,似乎比较满意白阳的表现。“你现在身体里的血气太强,难以消化,虽然神力帮你吸收了一大部分,可仅剩下的那些部分依旧是个问题。而且那个女人将自己修炼的纯阴真气渡到了你的身体里,你必须要尽快将身体素质提升起来,才能够接受她的馈赠。”

    “闭嘴!”

    主宰的话,让白阳再次想起了紫嫣然临走之时的绝望。

    若非他实在太过弱又怎么会让紫嫣然牺牲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救他。

    这一切,都要归咎于自己的软弱。

    白阳沉着体内的一口气机,迈动脚步,如同巨象迈步般缓慢。但每一步落在地上,都会让地面狠狠一颤,尽管没有刚才身负两万斤时的惊人景象,却也每一步都能在地面印出深深的足迹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当日头彻底消失,陷入黑暗的燕返山脉中,那些白天栖居于巢穴中的妖兽便都离开了自己的兽窝开始觅食。

    经历了一天天引秘咒的折磨,白阳现在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唯有将四周洒满了让妖兽不敢靠近的药水,然后升起了一道篝火,便原地休息起来。

    待到体力恢复的差不多,白阳拿出早就烤好,保存在储物戒指中的野猪肉,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天引秘咒对于体力的消耗,同样也提现在进食这一点上。这三日内,白阳虽然还没有习惯于身上布满了古怪巨力的压迫感,但他的身体却在慢慢习惯消耗了体力后的快速补充。

    一头上千斤的野猪,在处理好以后,仅仅够他一日的消耗,这种恐怖的食量,即便是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主宰,也忍不住骂了一句。

    “等到你可以背负五千巨力行走无恙,就能够离开这座山脉了。”在白阳疯狂进食之时,主宰淡淡道:“但我看你的进度,至少还需要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