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主宰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主宰

    “但我看你这进度,至少还需要一个月。”

    主宰那有些嘲笑的语气,令白阳眉头微蹙,放下手中的野猪肉,用树枝扒了扒篝火,淡淡道:“一个月吗?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就算你不承认,你的身体也得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天引秘咒,若是强行修炼,嘿,一个月之后你也许就是个废人了。”主宰扔下这么一句话以后,便说:“现在你的神力还太过弱许多妙用根本无法触及。等到你将初阶第三重的神力彻底掌握,我再传你修炼神力的方法。”

    “沉睡了这么久,好不容易醒过来,却是在你这种弱小的家伙身上”

    啧啧的叹息声,随着主宰的声音渐渐弱去,白阳捏断手中的木枝,撇了撇嘴,捡了块干燥的地方静静躺下。

    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了紫嫣然的话。

    “不要来找我,永远永远不要来离天宫。”

    那绝望的声音,显然是存了些不好的预感在其中。虽然不知道她渡给自己的纯阴真气究竟多么重要,但是白阳知道,那名离天宫的宫主费尽心血养了一个练功的鼎炉二十几年,却在将要收获的时候被别人摘了果子,换作任何人都绝不可能如此善罢甘休,更何况那是一个强大宗门的宫主。

    无论怎么想,他都不可能会放过紫嫣然才对。

    “希望那个蠢女人不会做什么傻事吧。”白阳叹息了一声,即便心中有些担忧,但现在的他却是什么都做不到。

    叹息过后,白阳便是翻身席地而坐,两只手掌在身前结了个凝气的手印,深深的吸了口气,一股肉眼可见的天地元气,被他吸入了体内。

    身体之中五个元气充盈的窍穴互相接连,使得修炼速度成倍增加,稍微运转入梦大玄经的心法,那战晶碎尘中便是流淌出一股汹涌的罡气,在经脉中缓缓融合元气,宛如一股浪潮洗刷着身体。

    “罡气九段巅峰吗,距离突破下一段,似乎也不远了。”

    白阳那紧闭着的双目之下,却是对身体观察入微的内视状态。得到了紫嫣然那一口纯阴真气,使得他的境界连破三段,一直达到罡气九段的巅峰方才止住势头,而那股纯阴真气也化成了一道淡紫色气流,旋转在星辰之力周围。

    望着星辰之力那已经变得巨大了不少的体积,以及在它周围俏皮旋转的冰色小龙,和那缩小版的炎魔,这两道增强了许多的血脉力量,现在已经能够发挥出极其意想不到的作用,若是再加上那道淡紫色的纯阴真气,白阳如今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于定元境。

    呼

    吐出一口已经稀薄至极的元气,白阳再次深吸了口气,全副身心都是沉入在了修炼状态当中。

    在他身边,一阵气旋般的烟云凝聚成了个身形修长,黑袍如墨的白发男人,那双深邃的眼睛看了看白阳,男人翘起嘴角,却是欣慰的咧了咧嘴,旋即脚踏虚空,向着燕返山脉的最深处爆冲而去。

    远在离渊城的白家老宅中,正在细细研磨的白不世手掌一顿,脸上露出骇然之色,朝燕返山脉的方向望去,那边传来的恐怖而又陌生的气息,令他皱紧双眉,立刻推门而出。

    “这股气息,居然与我不相上下,难道是哪个隐世不出的老家伙?”白不世摸了把胡子,虽然震惊于这道突然出现的天元气息,却并没有太过在意。

    毕竟天元境以上的强者不得随意出手,不然惹恼了那些结下盟约的强大存在,就算是他们也难以承担那股怒火。

    只是白不世在仔细感受了那个天元境强者传出来的气息以后,却又深深拧住了眉毛,喃喃道:“这股气息如此飘忽,没有什么实感,反而像是个魂魄?”

    旋即白不世就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连魂魄都是天元境的强者,那此人若是仍活在世上,该是多么可怕的存在?武尊?又或是更高深的境界?

    摇了摇头,白不世折身回了屋内,不再理会这件事。

    反正只要这名神秘的天元境强者不危害到白家,那白不世也没有插手的意思。

    而在离渊城的另一边,在那座悬挂着城主府牌匾的最高建筑顶端,一名双手插在袍袖里的老人望了望燕返山的方向,显得有些微胖的和气脸庞之上,也是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老了,这些事,我也插不了手了。”

    这老人耸了耸肩,慢慢坐了回去,捏了粒肉干扔到嘴里,笑了笑,将自己身边的小盘子往旁边推了推,对那一脸茫然的少女说道:“丫头,这次来离渊城,打算待多久啊。”

    少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低声道:“我这次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主要是为了寻宝,还想见一见叶家的那位大小姐。”

    “你这丫头,说吧,这么晚来找我,到底又是惹了什么祸?”老人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少女的脑袋,和蔼问道。

    “也没有什么啦,您知道我一直在收集药王古尘音的作品,所以想从您的藏品中拿几件。”少女眨了眨眼,伸出了小手,一副你不给就哭的表情。老人胡子一抖,脸上显露出几分肉疼,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妮子,恐怕早就惦记上我收藏的那件九窍真龙丹了吧?那可是地阶丹药,整个南荒大陆都找不出几件的好东西,你就这么白白要去了?”

    “哎呀,城主爷爷,我知道你最疼我了,那个九窍真龙丹,留在你手里也只具备收藏价值。但在我手里呢,说不定就会造就一个新的药王,城主爷爷,我相信你一定会衡量其中利弊的对吧。”

    少女抓住了老人的手臂,一阵耍赖撒娇,直到老人苦笑着说:“九窍真龙丹虽然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但是它的价值太高,在你手里,就不怕引来杀身之祸么?这样吧,你这段时间就住在爷爷这里,九窍真龙丹可以给你研究,但你不能带它走,怎么样?”

    “哼,小气。”

    看着少女那气鼓鼓的样子,老人忍不住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墨衣,你这副脾气,也不知道以后有哪个男人会遭罪咯,呵呵,你爹娘一直想给你找个夫婿稳稳你的性子,可我看啊,你这个性子,还真没谁能降服的住。”

    听得话题跳转的如此跳跃,脸上飘起两团红云的少女白了老人一眼,娇哼着转身跃下这楼顶,“以后你自己吃肉喝酒吧!”

    城主府的楼顶,传来老人的开怀大笑。伴着这阵笑声,跃下了楼顶的少女摸了摸微烫的脸颊,脑海中却是浮现了那张颇有些可恶的脸庞。

    “那家伙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

    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少女拍了拍脸蛋,冷哼了一声:“是死是活也与我无关,死人,药王囊交给他简直就是浪费了,下次见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呵呵。”楼顶,老人捏起了肉干津津有味的咀嚼着,笑着收回了目光,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再次朝方才传来天元波动的方向看了看,然后才晃悠着手里的一条黑色小锁链,朝白家府邸瞥了瞥,转身下了楼顶。

    燕返山脉的深处,那名身穿黑袍的白发男人一路飞至,强大的气息毫不遮掩的散发出来,令得这一路之上许多妖兽肝胆俱裂。

    就在他如此肆无忌惮释放自己的天元气息之时,在山脉最深处,一道白光冲天而起,一只体态优美的九尾白狐自白光中踏步而出,行走之中,竟是化作了一名身披开叉长袍,露出两条雪白长腿的柔媚女子。

    “什么人,竟敢到我的地盘放肆!”

    柔媚女子手指一弹,方圆数千丈内的山脉都是狠狠颤动起来,竟有一种弹指间天崩地裂的恐怖威势!

    很显然,这名九尾白狐化身而成的女子,正是一个超越了凝气境的恐怖大妖,也就是堪比天元强者的炼魂境妖兽。

    感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剧烈震感,黑袍白发的男人静立于空中,额间一缕发丝被风吹开,露出一对猩红的眸子,咧了咧嘴,“一千五百年前,你还是只连炼血都难以完成的蠢狐狸,想不到时光流逝,以你的天资都能够成为炼魂境的大妖?呵呵,九尾狐帝,好大的威风。”

    “一千五百年前”那九尾白狐化身的柔媚女子眯了眯眼,随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脸上竟是泛起宛如桃花般的颜色,激动无比道:“师师父?您还活着?”

    一声惊呼,女子化作一道白光,猛扑进了那黑袍男人怀中,之前还威风凛凛的模样,已经变成了乖巧至极的妩媚,两条藕臂死死抱紧了男人,喃喃道:“师父,你怎么怎么变的这么弱小了?”

    拍了拍怀中的女子,然后捧着她的脸,黑袍男人咧嘴一笑,语气渐渐凝重道:“我无法长时间保持人身的状态,所以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