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贵客登门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贵客登门

    天色蒙蒙亮,白阳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整个人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体内的罡气总量再次增多,离突破到罡气第十段已经不远了。

    因为有五处窍穴的循环,使得他身体中的力量生生不息,源源不绝,乃至有一种永无止境的感觉。

    这便是凝窍诀所带来的奥妙之处。

    缓缓吐出口气,随着微风拂动面颊,白阳睁开了双眼,朦胧中,竟是看到了一张秀丽脱俗,宛如出尘白莲般纯净的脸庞,那双透着股妖媚味道的眸子中,满是好奇的味道,盯着他直看个不停。

    也许是一大清早刚刚转醒,反应还不是很敏锐,白阳在与这名女子对视了半晌以后方才警觉的回过神来,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瞬间拉开数丈的距离。

    “我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有发现?”

    颇有些惊骇的望着那个气质干净的美丽女子,白阳心中充满了惊疑。

    以他现在的感知,任何东西在贴近百丈之内,都会被他所察觉,因为即便强如地元境那般存在,在动作时都会留下一些痕迹。

    当然,如果是达到了那种层次的强者,即便有所感知也难以避免,但是白阳却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居然毫无所查?

    若是这名女子想要自己的性命

    白阳咬了咬牙,浑身逐渐放松下来,在那女子颇有些玩味的眼神下,缓缓问道:“你是谁。”

    噗嗤一声,那一身朴素白裙的女子捧着脸庞,柔媚的笑了笑,然后站起身轻轻说道:“有人托我照顾你,保护你这根小树苗不要过早被人折断。本来我很抗拒,但是我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有人托你照顾我?”白阳皱了皱眉。

    那女子两手背在身后,绕着他走了一圈,上上下下打量之后,撇撇嘴,道:“不过,我还真是搞不懂,你有哪点值得,像你这么弱小的存在,连给我做奴仆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把你托付给我的人对我而言十分重要,你这种弱小人类的寿命不会很长,只要等你衰老死亡,我再离开。”女子柔若无骨的小手拍了拍白阳的肩膀,俯在他耳边,痒痒的气息喷在脸颊之上,柔声道:“到了那时,我就将你体内那股力量给夺走。”

    白阳皱了皱眉,没有吭声,而那女子也是笑着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颇为随意道:“从今以后,我就会跟在你这小子身边,不过如果没有什么危急之事,不要奢望我能出手帮你,毕竟我只是保证你不死,而不是你的保姆。”

    听得这话,白阳也是想通了一些关节,脸上的表情逐渐收回,笑了笑,道:“不知该怎么称呼你?”

    瞟了眼白阳那突然露出来的笑脸,女子勾了勾嘴角:“就叫我素幼心吧。”

    白家府邸之中,皇室那位徐长老的走向议事厅,一路之上脸色阴沉,看得许多下人都不敢接近他。

    这段时间,徐长老在白家的生活可谓是极其窝囊,被白家老爷子暴打一顿之后,就连下人都敢在远处对他指指点点,但碍于那位天元境的强者,徐长老对此根本不敢有任何怨言。但当他以为这点忍气吞声能够换来清静的时候,数十年前让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恐惧的老人却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以那诡谲无比的黑色真气制住了他,将他狠狠教训了一顿。

    这接二连三的窝囊气,让徐长老恨不得直接拂袖而去。若非前几日那位诡异的墨老突然间协同离天宫众多弟子离开了败家,对其畏之如虎的徐长老恐怕仍然不敢露面。

    此时在白家议事厅内,气氛显得有些诡异,几名长老的脸上已经露出不耐之色,有一名脾气暴躁,资格也够老的长老看了眼坐在家主位子上的白简,问道:“家主,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倚老卖老,那个白阳身为小辈,居然再三挑衅家族对他的要求?这种事情在我们白家可是前所未有啊,呵呵,如今竟还让我们这些人等在议事厅,如果这件事情没个说法,那我们这些为了家族卖了大半辈子命的老家伙可就要寒了心啊。”

    听到这位长老有些发难之意,白简其实也颇为头疼。坐上家主这个位置还没有多久,便接二连三遇见这么多烦心事,对他来说也是个极大的打击。

    对此,他不由得有些埋怨白阳,这小子一声不吭的消失,前几天与那宁曦公主的约定时间已经到了,但男方却没有到场,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宁曦的名誉只怕要受到极大的打击,连带着皇室也会受到牵连。这样的话,以宁天机那个睚眦必报的性格,到时候肯定会对白家有所不满。

    好在宁曦在那日像是突然转了性子般没有计较,再加上白简从中使力,才将此事给压了下去。

    但是,时至今日,无论他再怎么努力,这件事情都必须要有个结果了。

    “诸位,再等等,派去寻找白阳的人应该已经有了些结果,我们不妨等到消息传回再说。”白简赶忙安抚了一下诸多长老的情绪,然后擦了把汗,笑道:“今日还有位贵客要登门,我们就算是为了她提前准备吧。”

    “贵客?”

    “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有贵客要来?”

    “难道传言是真的,那个家族的大小姐,有可能与龙象联姻?”

    一些长老听到这句话,顿时坐不住了,开始交头接耳的攀谈起来。

    扫了眼那些看起来愚蠢至极的脸庞,白简心中冷哼了一声,叶家大小姐要来白家做客之事,本来就是白玄京在接管。他心中存了私念,自然不可能将这件事情堂而皇之的摆在明面上,只能在背地里小心的运作,以免有人从中作梗。

    可是当叶家大小姐决定来白家做客之思,他白玄京竟是被革除了白家家主之位,这件事情也不可以就此停止,那么就得落到了现在的家主手里。

    白简对这件事还是颇为上心,且不说那叶家的滔天势力,哪怕在东都大陆,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古老望族。就仅凭这位叶家大小姐的天资,便足够白简为之使使力气好好拉拢一番。

    听闻叶家长女叶华颜天生聪慧,四岁时便能将叶家祖传功法修炼到第一重,十岁以后觉醒了血脉,天资卓越,人也是生的冰肌玉骨,被东都国手画师称之为一叶倾城。

    这位画师据闻画技了得,所作之人像有不输天人的美称,被他如此称赞,那叶华颜的美貌也算是一件极其出名的事。

    但是在她十六岁时,却做出一个惊人之举,那就是离开家族的保护,并且离开那座被人称之为修者圣地的东都大陆,毅然决然赶赴南荒,加入了玄剑宗。

    脑海中浮现起这位奇女子的种种事迹,白简其实也有些心动,他的儿子白鹏也到了适婚之龄,虽然未必有什么可能,但哪怕有一线希望成就喜事,白简也得尝试一下。

    就在这议事厅内众人开始讨论要来的那位贵客究竟是什么身份时,徐长老缓缓迈入了厅中,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白简身边的位置上,望着瞬间无声无息的众人,然后看了看白简,阴阳怪气道:“白族长,不知道那个小畜生的下落,你找到了没有啊。”

    听得这个颇有侮辱性的称呼,白简也是皱了皱眉。

    虽然他心里不喜白阳这个侄子,但是他却不能容忍这个徐长老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白家尊严,遂冷声道:“徐长老若是只有这些话要说,那么便请回吧。白阳他与宁曦公主之间的约定,白家自然会让他履行。”

    “呵呵,只怕是你们愿意,他自己却不愿意啊。如果在比斗中输了,输的可不光是他自己的面子,还有白家的脸面,你们不希望他出场也是自然之事。”徐长老阴冷的目光刮在白简脸上,对于白简这个代家主,他心里可不如对白玄京那般忌惮,所以言语中也是颇有嘲笑之意。

    白简咬了咬牙,懒得理会这个欺软怕硬的老东西,随意的挥了挥手,淡淡道:“既然徐长老这么认为,那就先回去静候佳音吧,白阳与宁曦公主的事情一定会有所了结,等等还有客人要来,我就先不奉陪了。”

    徐长老瞟了白简一眼,面皮一抖,冷声道:“那我就等着白族长你的好消息了,哼!”

    说罢,他也是一刻都不想在此多留,转身就离开了这议事厅。

    目送他离开,白简手掌握着座椅的把手,手背之上青筋爆起,最后还是硬生生将这口恶气吞了回去。

    “家主。”就在这时,一名下人弓着腰走了进来,在白简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白简听罢,阴沉的脸色逐渐复晴,笑了笑后说道:“呵呵,来的也正是时候,几位长老,随我出门迎接贵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