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残忍修炼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 残忍修炼

    白家府宅的朱漆高门一向都是合而不开,哪怕宁曦公主与徐长老登门问访也不曾开启,毕竟是离渊城最强大的家族,有些架子自是得端足了才行。

    然而,今日白家那扇足高两丈的朱漆大门却是敞然而开,包括白家现任家主在内,以及许多名长老,皆是走出门外迎接那名孤身一人站在白家大门外的绿衣女子。

    “叶侄女,怎么来的如此匆忙,也不见带几个随身仆人?快,快请进。”白简望着那站在眼前的女子,满脸堆笑客套的同时却也在打量着她。那张始终挂着淡淡笑意的精致脸庞,的确称得上东都国手那句一叶倾城的美称,更主要的是,她身上那若有若无的高贵气质,绝非一般女子能够拥有的,起码白简也算是见识过不少所谓的大家闺秀,世家女子,可比起这个敢于孤身前来白家做客的叶家大小姐而言,无论是胆气还是修养,都差了不止一筹。

    叶华颜站在白玉台阶之下,颦笑轻柔,在看到迎接自己的人并非白玄京时,也没有半分的慌张错乱,而是直接亲切的叫了声白二叔。

    这称呼不远不近,却是让白简脸上露出笑容,点了点头,“那我就托个大,应了你这声二叔,来,你这一趟也累坏了吧,二叔替你接风洗尘。”

    叶华颜微微一笑:“那侄女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在那些眼神直楞的长老簇拥之下,叶华颜走在白简身侧,步入了那特意为她而开的大门。

    带着叶华颜稍微参观了一下白家以后,白简便吩咐侍女伺候叶华颜去沐浴一番,而叶华颜也是一副任凭安排的样子,礼貌的朝白简笑了笑,之后便与那名小心翼翼的侍女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这丫头,了不得啊”等到那抹绿色身影消失不见,白简吐出口气,满是玩味的表情。

    “也不知道人家的女儿是怎么教的,果然是出身名门啊,东都大陆的家族就是不一样。”

    一名长老话语中带着些酸味儿,但却不乏对那强大大陆的憧憬,毕竟东都大陆是现在以知最强的大陆,而南荒的地位,在四块大陆中一直都比较尴尬,所以白家就算在南荒大陆有滔天权势,面对东都大陆的人,也一直都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呵呵,毕竟是叶家出身,有涵养,长的也漂亮,配我们龙象也算是门当户对。”那位资格很老的长老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他这种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去东都大陆的人来说,在他的意识里,就算是东都大陆最强家族的族长来了,到南荒这一亩三分地,仍然要问一问他们白家的意思,所以说起话来仍然带着那股土皇帝的狂傲味道。

    提到白龙象,站在一边含笑不语的白简心头一动,问道:“说起来,龙象这些日子在外面历练,应该也快要回来了吧。呵呵,虽然我也希望这门婚事能成,但至少也要让龙象跟这位叶姑娘见上一见才行。”

    “有什么可见的,龙象可不像那个白阳,畜生一个,对家族的命令丝毫不从。只要是为了家族,娶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等到我们龙象以后成了天元强者,甚至是武尊,想要什么女人又得不到?”那长老冷冷一笑,望着叶华颜离开的方向,脸上有些讥讽:“更何况,这个叶华颜如果不同意嫁给龙象,又怎么会来白家?要我看,这件事情就是已经定下来了。”

    白简瞥了他那张得意洋洋的老脸,不屑的收回了目光。

    这种目光短浅之人,实在没有必要跟他解释些什么。

    但他却是道出了白简心里的一个疑问,那就是叶华颜为什么要来白家?论财富,论权势,白家肯定不可能与叶家相提并论,虽然这叶华颜向来特立独行,为了与家族抗争不惜远赴万里来到这南荒大陆,在玄剑宗内做一名弟子,可是她毕竟还是东都叶家的大小姐,那个神秘的家族能够给她想要的一切,包括覆灭白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白简心里能够列出一万种叶华颜不愿来白家的理由,但是要他想出一个叶华颜肯来到白家的理由,他思来想去也只能认为叶华颜想要见识一下那个传说中能与自己齐名的白龙象吧。

    说起来,白龙象年少之时便能举起千斤石锁,修炼以后更是神力内敛,肉身早早达到了小圆满之境,所以有些好事之人便将那来自东都大陆的叶华颜与白龙象比较,发现叶华颜似乎除了出身好一点,而且身具血脉之力,似乎就没有什么太过值得称道的地方。

    “算了,不管如何,现在她来到白家,那招待之事就要极尽周全。今晚便准备一场酒宴,顺便将那宁曦公主请来吧,待在白家这半个多月,我们似乎也冷落了他们,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思索了一阵,白简实在想不出答案,索性也就不再去费心思猜这些事情,扔下这一句以后,便接着去处理家族中的事情了。

    毕竟他现在是家主,虽然前面仍然挂着个代字,但是该他做的事情却一件都不可能少。

    这段时间离渊城中暗潮涌动,其他几大家族纷纷掀起暗牌相互试探,一些小规模的冲突和伤亡自然是少不了。城主府对这些事情向来懒得插手,这么多年,暗地里维持离渊城秩序的,也始终都是白家。

    白玄京脱手不管,那么这个重担也就落在了白简的身上。

    为了处理这些破事,他可谓是愁白了头。

    “施家最近安分的有些奇怪,希望那些狐狸没有什么特殊的企图吧。”想起最近摆在自己桌子上关于施家的那些报告,白简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了冷然的笑意。

    “天引秘咒虽然只是些入门级的小玩意,但你确定自己这么练没有问题?”

    一身素白的素幼心跟在白阳身后,望着那个脚步颤抖的少年,时不时出声问道。

    白阳眉心深拧着,忍受着万斤巨力流淌在血液骨骼中的痛苦,丝毫不理会素幼心的话,一步一步迈动步伐朝燕返山外走去。

    每走百丈,他就会不堪重负的累躺在地。但是丹田里那股紫色的纯阴真气,却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为他回复气力,在短时间内让体力回到最完好的状态。

    这是他在不久前发现的妙用,这股纯阴真气,似乎蕴藏着能够治疗伤势的特性,所以当白阳近乎自虐般的修炼天引秘咒之后,身体受到了本该修养数日的伤势,只需要那口真气稍微调动,便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

    凭借着这种特性,白阳已经在短时间内可以身负万斤巨力一直行走近五百丈,如果不是考虑到身体上的伤势虽然可以恢复,但精神上的疲劳却不能解决,只怕他还会对自己更加残忍。

    当面前的少年再一次跌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素幼心平静的眸光终于有了些许的动容,缓缓走上前,语气讥讽道:“人类就是这样,明知不可能还要拼命去做,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怎么会得到神力的传承。”

    “但你们妖兽,心里最渴望的不正是成为人类吗?”白阳咧了咧嘴,依靠纯阴真气恢复了一些体力,同样嘲笑道。

    妖兽修炼期间最关键的一重境界便是化形境,区分妖兽的实力是否强大,不光是看它的本体,还要看它是否可以化成人形。

    素幼心不屑道:“化为人形,只是因为我们妖兽的身体修炼起来有很大的局域性,你们人类的躯体,更加适合妖晶吸收天地元力。但这并不代表妖兽憧憬人类的生活。”

    眼眸微微一闪,素幼心继续道:“大部分的人类都是狡诈而又卑鄙,贪婪又自私的正是人性。不过还是有极小部分的人类,便是像你这样愚蠢,为了不知所谓的坚持,不惜以自己搭上自己的性命,真是看不下去。”

    “呵呵,这句话我就当你是在夸奖了。”白阳耸了耸肩,倒也没有与素幼心争论,努力恢复体力的同时,也在观察四周的环境。

    当看到一些较为熟悉的树木时,白阳微微一笑:“看来我们就快走出燕返山了。”

    “你这么拼命的原因就是要离开这里?”素幼心诧异的看了白阳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脑子不正常的白痴。

    白阳看了看她,道:“我知道你应该很强,想带我离开这里应该轻而易举,不过,将这天引秘咒修炼到入门境界,也是我与别人的约定,反正现在我能快速恢复天引秘咒造成的创伤,修炼跟离开两不耽误,正好是两全其美的事。”

    说完以后,白阳再次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骨骼,运转天引秘咒的万斤巨力布满全身,再次一步一步向燕返山外走去。

    “果然人类想法,是这世间最猜不透的东西。”合上了因为震惊而微张的小嘴儿,素幼心叹了口气,只能继续跟着白阳做这种在她看来毫无意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