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精神外放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精神外放

    “以你这样的练法,估计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失去意识。别以为仗着一点小优势就可以驾御修炼这两个字,远了不说,这一千几百年以来,人类出现过太多绝世天才,最后无不是自负过极,在自己的愚蠢之下黯然饮恨,就你这点小手段,与那些天才相比,根本就连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素幼心不紧不慢跟在白阳身后,当他再一次跌倒在地,催动纯阴真气恢复身体的时候,冷笑着说道:“别太小看修炼啊,小鬼。”

    呼呼呼

    白阳口中发出如同鼓风般的剧烈喘息,胸口也是不断在上下起伏,体力耗尽的他,此时连抬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对于素幼心那喋喋不休的嘲讽,他只能翻翻眼皮以表抗议。

    看不下去他那仰面朝天像是死鱼般的狼狈模样,素幼心上前一把将他捞起,把他靠放在树边,拍了拍手冷笑道:“识相点,现在开始休息。否则等你突破了天音秘咒第一重时,你的精神会严重负荷透支,那可不是你体内的特殊真气可以修复的伤害。”

    身体上的伤势,无论内伤外伤,都有迹可循,无论多么严重总归有解决之法。但是精神上的创伤却是近乎永恒的伤害,因为就如同大梦无形,精神同样也是一种无形无质,难以言明的存在,而且在地元境之前,修者对于精神这种东西的了解也只是浅显至极,甚至都无法运用,一旦受到什么损伤,就绝对是抱憾终生的伤害。

    白阳动了动酸麻的胳膊,骨头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疼的他咧了咧嘴,冷汗直流,但他的意识却是无比清明,思索着素幼心的话。

    现在他的体力虽然还能够支撑,不过正如素幼心所言的那样,精神上的负荷越来越大,只怕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失去意识。如果还这样强硬撑下去,最后的结果就是造成精神上永远性的创伤。

    “如果能够快速的恢复精神就好了。”缓缓的伸直胳膊舒展筋骨,脑海里面突然跳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而这个念头却如同一道划破夜幕的闪电,撕开了某个误区。

    恢复精神?

    白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急忙端坐身体,吐出肺部的废气,两手在丹田出结成修炼的手势,开始运转那入梦大玄经,一舒服却不昏沉的困意笼罩了他,直到进入那股有意识的梦境开始修炼时,大脑之中仿佛有某种玄妙莫名的力量在向外扩张。

    就好像是他的思维之眼,将这周围方圆十丈内的一切细微角落都洞察透彻,宛如自己的双眼无处不在般奇妙。

    沉浸在这种特殊感觉之中的白阳并没有发现,站在一旁的素幼心,却是用种盯着怪物的眼神在看他。那双妖媚的美眸中,充满了不敢相信的神色,因为眼前发生的事情,颠覆了她漫长寿命之中对于修炼的传统看法。

    “这绝对是精神外放,以自己的意念洞察四周!”素幼心感觉到四周那股生涩探寻的意念,虽然极其弱也不懂得隐匿自己的气息,但是这种非人的天赋,却让素幼心不得不感叹一声妖孽。

    深深看了一眼那沉浸在初次精神外放的特殊感受中难以自拔的少年,素幼心柔和一笑,喃喃道:“这个小子,或许会很有趣呢?”

    为了接待叶华颜,白简再次催促下面办了一桌酒宴,规格自然要比接待离天宫那些人的时候要高了许多,等到宴席摆好,再吩咐下人去请那叶华颜与宁曦公主上桌,白简僵硬的肩膀总算是放松了几分。

    “呵呵,二弟,看来你已经习惯了家主这个位置啊。”

    就在这时,白玄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令白简眉头一皱,循声望去。

    那张印象中永远都是充满了威严的虚伪脸庞,此刻挂满了让他生厌的笑容,缓步走来,如同巡视自己领地的君主一般看了看四周的布置,呵呵一笑,道:“看来,我的退位还是有意义的,至少在这些旁枝末节上,做的还是不如二弟你利落。”

    “这都是父亲教导的好。”白简嘴角动了动,皮笑肉不笑的敷衍了一下,然后说道:“咱们兄弟间,这些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吧。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是有些目的,说说吧。”

    话语之间,气势丝毫不弱于白玄京!

    白玄京颇为诧异的看了自己这个二弟一眼,随即自嘲的笑了笑,这么些年,自己看走眼的又何尝只有他白简一人?

    颇为意懒的摆了摆手,白玄京缓缓道:“叶华颜这件事,你不要插手,而且还要帮我促成她与龙象的婚事。”

    白简扬了扬眉:“这么做,我有什么好处?”

    白玄京脸色一正:“你现在初任家主,而且名义上,还只是个代家主,如果你能帮我促成此事,家主之位我让你又何妨?现在你手中无人可用,我可以将我培养的势力全都交给你,甚至可以帮助你消灭一切反对的声音。我的要求只有这一点,攀上叶家,龙象的天空便属于东都大陆,而我,儿孙自有儿孙福,也到了安心养老的年纪了。”

    瞥了瞥眼前这个几十年来都压了自己一头的大哥,白简沉吟了一声,思考良久后,淡淡道:“你养的那些狗,我用着不放心。但我要你经营的资源,以及消灭家族中的反对声音。”

    “这个你放心。”白玄京笑了笑,有些阴冷的味道在其中:“家族上下自然要齐心协力,更何况,有些迂腐愚蠢的老东西,也已经到了大限啊。”

    听得这意有所指的忤逆话语,白简也不接茬,“快开席了,我先去忙。”

    擦肩而过后,白玄京回身一望,然后收回了眼神,那饱含深意的一眼,却是暗藏着狠辣至极的汹涌暗潮。

    “白家,呵呵。”

    等到这场接风宴开始,叶华颜坐在了客座的上首,被白家众人如同众星拱瑞般包围着,但面对那潮水一样袭来的问题,叶华颜始终都是从容应对,脸上挂着清清淡淡的笑意,给人一种保持着距离却又不显得疏远的微妙感觉。

    审视的目光几次落在她的身上,白玄京一直在点头,似乎对这个准儿媳十分满意。

    等到同样被请来的宁曦姗姗来迟,见到叶华颜那般被人拥簇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心生妒意,但却碍于其身份不敢表现出来,于是在入座以后便很是亲热的找叶华颜攀谈,一口一个叶姐姐,叫的十分顺嘴,让那些熟知她脾性的白家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叶姐姐,你为什么要来南荒大陆呢?玄剑宗有什么好的,东都大陆随便一个宗门,恐怕都比玄剑宗要强吧?”

    就在桌上气氛十分热烈的时候,宁曦忽然提出了一个问题,令得那些交谈的声音戛然而止,席间倏然鸦雀无声。

    叶华颜瞥了她一眼,脸上笑容不改,但眸底却是掠过了极不明显的冰蓝寒光。

    缓缓了放下手中的筷子,望着那个一脸茫然的宁曦,叶华颜微笑道:“宗内的同门和师尊都对我不错,这与宗门的强弱无关。”

    听到这毫无愠意的回答,包括白玄京在内,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但心里却都在骂宁曦,提什么不好,非要提这件事情,这不是在找不自在吗?

    也幸亏叶华颜没有在意,否则的话,这件事情还不知该怎么收场了。

    “但是。”

    就在他们这口气还没完全松掉的时候,叶华颜突然回转的语气,再次让众人的心提了起来。

    叶华颜深深看了宁曦一眼,唇角泛起玩味的笑意:“只有废物,才会抱怨宗门与家族不够优秀。真正出色的人,就算再多的尘沙,也掩盖不了他应有的光芒。”

    宁曦俏脸一寒,她也是聪慧至极,怎么可能听不出这话中暗讽的成分?可她偏偏没有那个拍案而起的勇气,因为面前坐着的女子,无论实力还是家世,都强过她太多太多!

    哪怕宁天机在这里,最多也是带着她拂袖而去,却不敢对叶华颜说几句重话!

    “呃,呵呵,叶侄女这句话说的有趣。的确,真正出色的人,在哪里都会出人头地,东都大陆也未必比南荒大陆强了多少。”

    白简见气氛有些尴尬,也是站了出来,将这件事给揭过。

    好在叶华颜在说出那一句极其针对性的话之后,便恢复了温柔的模样,对谁都是笑脸有加,很快就将之前的不愉快给掠过。

    席间进行了一半,白玄京忽然有意无意说道:“叶侄女,我们白家可是有很多出色的年轻人,这次来了,你们年轻人之间应该多多联络感情,我们这些老家伙,毕竟都已经快成老古董了,跟我们坐在一起肯定很无聊。”

    “对,说起来,当年你初至玄剑宗的时候,还来白家做过客,那时候开始,我家鹏儿就对你念念不忘。呵呵,可惜这小子面皮薄,今天都不敢露面。”白简瞥了白玄京一眼,好似真的在叹息般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