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六十年,弹指刹那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六十年,弹指刹那

    这毫不加掩饰的嘲讽之语,却是令白简与白玄京再次脸色剧变。

    玄剑宗的外门大比,他们自然有所耳闻,以玄剑宗在南荒大陆的地位,要在那场外门大比中夺得第一,便是等于从数千人中脱颖而出,这种恐怖无比的淘汰率,白家任何一个年轻人,除了白龙象以外,都绝对没有把握触及第一。

    至于血脉之力

    整个白家,几代人传承下来,如今只有白老爷子身具血脉之力,第二代,乃至第三代,便再也没有一个觉醒了血脉的人。

    谁能够想到,那个在白家受了十几年白眼的野种,在玄剑宗内锻炼了一年,竟然会有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变?

    那些曾经嘲讽过白阳的人,脸上都是火辣辣的感觉,叶华颜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道响亮的耳光,毫不留情的抽在他们脸上。包括白简都是老脸微红,被叶华颜呛的没有吭声。

    “或许这是你们的家事,华颜身为外人,没有什么资格过问。但是,身为白阳的师姐,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小师弟,今天这事也得有个合适的说法。”

    叶华颜第一次如此正色的表情,让白阳有些惊讶,可心中却是分外感动,站在那里没有言声。

    “叶姐姐,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

    突然间,那一直不敢吭声的宁曦抓住了叶华颜的胳膊,可怜兮兮道:“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放过我,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叶华颜看都没有看宁曦一眼,淡淡道:“这句话,你不应该跟我说。”

    宁曦闻言,脸色惨变,看了眼站在一边的白阳,紧咬着牙关,走到他面前,说道:“白阳,我已经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白阳看了看她,尽管现在宁曦如此低眉顺眼的道歉,但是她眼底深藏的怨毒却逃不过自己的双眼,可白阳却是懒得再与她计较,摇了摇头,“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我不是你的父皇,没有必要容忍惯纵你的娇蛮。从始至终,这场闹剧都是你单方面在表演,现在我暂且没有时间与你计较,但你若是再来挑衅,下次见面时,我就不会再这样与你和气交谈了。”

    宁曦猛的抬起头,充满恨意的眼神盯住了白阳,这种从未有过的屈辱感让她从头到脚都在发抖,但是她畏惧叶华颜,更畏惧那个神秘无比的恐怖女人,甚至连白阳本身的实力,都不是现在的她可以挑战的。即便心中再恨,宁曦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唯有将这股恨意深埋在心,一声不吭的调头就走,连那瘫倒在地的徐长老都不再理会。

    虽然知道宁曦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但白阳却是不认为她能够掀起什么波浪。

    叶华颜瞥了瞥宁曦离开的方向,隐藏在身侧的手指叩住,极为隐秘的做了个手势。

    “白阳,想不到你在玄剑宗居然取得了这么多成就?哎,我这个二伯,当的也真是不称职,这么些年对你少了些关照。”白简见此事似乎还有平息的余地,便赶紧从白阳这个方面下手。

    白阳闻言只是笑了笑,对于自己这个二伯,他虽然恶感不强,却绝对没有任何好感。因为他这个人虚伪至极,两面三刀的功夫极为深厚,当年争夺自己应有的那部分家产时,许多阴损计谋恐怕都是他提出来的。

    甚至坐实私生子与野种这种称呼,背后也有不少他白简在使力的影子。

    对于这些,白阳心中始终一笔一笔的为他们记着。

    不过现在显然并不是算帐的时候,随意敷衍了几句之后,白阳便拉着叶华颜,说了句告辞,然后直接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啪!

    等到白阳和叶华颜消失之后,白玄京面前的酒壶以及杯子全部炸裂,脸色阴沉无比的站起身来,一句话都不说,转身离开。

    白简也是表情难看的挥了挥手,道:“这件事情,私底下都给我闭紧嘴巴,不要讨论,散了吧。”

    宴席不欢而散,但是那些年轻人却是颇为羡慕的讨论起白阳来。

    因为无论是叶华颜,还是那实力强大,神秘无比的素幼心,对于他们来说都可以算得上是可望不可及的女神级人物,这样两名优秀的女子,居然争相为了白阳出头,这小子究竟是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

    拉着叶华颜一路走到偏院的白阳并不知道那些家伙如此羡慕,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会苦笑一声,这种旁人看起来极为幸福的事,其实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

    “一段时间不见,你的胆子倒真大了不少呢,小师弟。”

    瞥了眼那紧握着自己小手的手掌,叶华颜满脸玩味,轻笑着说道。

    白阳楞了楞,赶紧放开了手,讪笑了一声,问道:“师姐,你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跑来白家了?”

    叶华颜深深看了他一眼,玩味道:“在你离开宗门之时,我不是就已经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吗。”

    “我以为那只是一句玩笑。”

    白阳是记得叶华颜这样说过,不过却没想到过,竟会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我当年曾来白家做过客,也算有些联系。之前你大伯白玄京一直想让我来见见他的儿子,本来我是想要拒绝的,但这里毕竟是小师弟的家族,总要给点面子,对不对?”

    娇媚一笑,叶华颜拍了拍白阳的肩膀,“家事处理好,就尽快去外面游历一番吧。两年之后我们这一支可还要靠你这小家伙来支撑呢。”

    提到两年之后,白阳心里一动,问道:“师姐,两年后那场盛会,你应该也会参加吧?”

    叶华颜诧异的看了白阳一眼:“你居然还知道盛会?也对,你那个叫林风的朋友,好歹也是林家的族人。不过这些你迟早都要知道,告诉你也没有什么,所谓盛会,只是几块大陆之间相互争夺资源的一种方式,算是可以摆在明面上的一种赌博,两年之后,我自然也会参加那场盛会,当然,我代表的是另一种层次。”眨了眨眼睛,叶华颜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不过以你的天赋,恐怕两年之后也会站在和我同样的高度呢。”

    “这场盛会的比试,难道还有层次之分?”

    白阳皱了皱眉。

    “你们这些新晋内门弟子,代表的便是最底层的利益割据。但每一场的胜负,需要付出的代价起码都是一座城市。至于我们这些资格较老的弟子,所参与的战斗,背后都会是一些宝藏的归属,甚至那些早就陨落的武尊强者的尊果传承。每两年一次的这场盛会,涉及到的利益极为庞大,所以即便是东都大陆,也必须要遵守规则。”

    叶华颜毕竟来自东都大陆,对于这场盛会所知的也比林风要多,不过她也没有太过详细的为白阳解释。点到即止后,揉了揉白阳的脑袋,亲昵道:“小师弟,你无双师姐的拳头,可是很想念你呢。”

    “呃”

    提到姜无双,白阳脸色便是一僵,身体似乎都感受到了剧烈的痛意,僵硬了瞬间。

    见他如此窘迫,叶华颜笑的花枝乱颤,“以你现在的实力,其实已经不用再害怕无双了呢。”

    对于叶华颜一眼看破了自己的实力,白阳并不感到惊讶。“无双师姐若是动用血脉之力,即使是现在的我也未必是对手。”

    “小师弟,过度的谦虚可不是什么好事,你这句话若是给无双听到,只怕她真的要跟你没完了。”笑了笑后,叶华颜道:“这次我来的目的主要就是看看你,既然见你无事,我就放心了,再过一两日我便要回去东都大陆一趟,想要再见,可就真的要等到两年后了呢。”

    “这两年,你可不要松懈了修炼。若再见之时,你还没有达到定元境,你可就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

    白阳闻言,摸了摸鼻子,淡笑道:“也许两年之后,你和无双师姐一起出手,都未必是我的对手了。”

    “臭小子,我等着那天。”

    不远处的一座屋顶,素幼心坐在屋檐边晃荡着小脚,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表情微微有些出神。

    “帝狐,真的是你。”

    就在这时候,白不世出现在了素幼心的身后,眼神有些警惕与复杂。

    “上次见到你,应该是六十年前了吧,人类真是脆弱呢,只不过区区六十年的岁月,你已经老成了这副模样。”素幼心没有回头,望着白阳,淡淡道:“你有一个好孙子。”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白不世看了眼白阳,凝重的表情也是柔和了许多,“你肯离开燕返山脉,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不想知道你的原因是什么,但你若敢在白家闹事,休怪我不念旧情了。”

    “算了吧,白不世,就算你再怎么逞能,也掩盖不了你已经老了的事实。”素幼心侧过脸,瞥了眼白不世,“我对你的家族没有任何兴趣,这次离开燕返山也只是受人所托,保护你的孙子而已。不要以为我还记恨着你们当初想杀我的事,六十年在我漫长的岁月中仅仅只是一个片段。我还能活无数个六十年,可你呢?再过六十年,也许你已经变成了一捧黄土,人一旦死去,再深的情感也都会随之消散,爱也好,恨也罢,都会被时间毁灭,我何必要用自己无尽的生命去恨一个终将死去的人类?”

    望着那与六十年前一模一样,连那身素白长裙都没有任何变化的素幼心,白不世情绪复杂的叹息了一声,“你能这样想再好不过,但是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不要为难这个孩子。”

    “伤害他?你们人类都说妖兽卑鄙恐怖,但妖兽却比人类更重承诺,我既答应了要保护他,就绝不会食言。肮脏的眼,所见的一切也都是污浊,六十年了,白不世,你还是没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