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章 寂灭神庙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 寂灭神庙

    “你你放开我!”

    白伊伊感觉到一只手臂搂着自己,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声音小到连她自己都差点听不到。

    “你说什么?”白阳低下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与白阳那双玩味的眼睛对视一秒,白伊伊的脸上便是飞上两团红晕,伸手将他推开,局促了半晌后才想起自己此番前来的目的,瞪大了眼睛说道:“你不要给我糊弄过去,这半个月你去哪里了?”

    “出去修炼。”白阳耸了耸肩,“毕竟我的实力太弱,如果再不刻苦一些,岂不是连你都不如了。”

    “放屁!”白伊伊气鼓鼓的瞪着他,“那天在燕返山,我亲眼看见你将郑虎打死,还一招击败了施霄,连白寒幽都不是你的对手,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你一定是看错了,快回去休息吧。”

    这种承认了不但没好处,反而会惹麻烦的事情,白阳自然是抵死不认,拍了拍白伊伊的脑袋瓜,便笑着说道:“难不成你想在我这里过夜?”

    “不要脸,谁要在你这里过夜。”白伊伊啐了他一口,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因为她的皮肤十分白皙,哪怕夜色也不能遮盖得住那白里透红的诱人景色。

    一番沉默后,白伊伊忽然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轻轻道:“谢谢你。”

    白阳楞了楞,旋即问道:“你说什么?”

    “在本姑娘这儿,从来都是好话不说第二遍,既然你没听到,那就算了吧。”白伊伊退后了一步,轻哼了一声,说道:“还有,不要以为你的实力比我强,就可以随便拍我的头。我的天赋不比你差,迟早会超越你,混蛋。”

    “你现在就已经比我更强了,去睡觉吧。”

    “哼,我已经决定去玄剑宗了。我也要拿个外门第一,绝对不会落后你太多!”白伊伊瞪了他一眼,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娇笑道:“白寒幽现在已经落实了勾结外人迫害同族的罪名,动用家法之后,爷爷就罚她关半年禁闭,然后遣送到离天宫任她自生自灭,这也是多亏了你呢。”

    听到这个处罚结果,白阳倒是没什么所谓,说到底,老爷子还是念及血亲之情,不忍太过苛责白寒幽,所以这一巴掌只能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半年禁闭之后,白寒幽依然可以回到她的宗门去逍遥快活。

    不过,离天宫这三个字,却让他的表情有一丝动容,叹了口气,说道:“太晚了,我要休息了,你快回去吧。”

    说完,白阳合上了房门,将白伊伊一个人给留在门外。

    白伊伊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的下逐客令,还赠送了一个闭门羹给自己。

    片刻的沉默之后,这间院子里,传来了白伊伊愤怒的尖叫。

    “白!阳!你给我去死吧!”

    呼、呼、呼

    一阵极有节奏的喘气声,从白家练功房内传来,隐隐像是带着某种特殊的律动,让人忍不住跟着这种频率一同呼吸。

    练功房内,白阳精赤着上身,浑身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肌肉块块鼓起,两手提着两块千斤石锁,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不断以那种特殊律动的节奏呼吸着。

    “嗯,还算不错,已经坚持半个时辰了。”主宰的声音传了出来:“热身结束,可以放下石锁了。”

    咚!

    白阳松开手掌,两块石锁砸在地上,使得脚下的地面都是略微颤了颤。

    没有言声,白阳直接开始运转纯阴真气恢复体力,身上少量的汗水几乎瞬间蒸发,很快便回复到了巅峰的状态。

    “天引秘咒的修炼可以暂且放一放,我现在要教你的,是一套炼体动作,可以配合你那套斩雪拳法的入门式一起修炼。当然,这必须要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如果你不能承受,随时可以喊停。”

    主宰淡淡的声音,在脑海中回荡着。白阳面色不改,说道:“来吧。”

    似乎很欣赏这种毫不废话的风格,主宰笑了笑,开始将那套炼体的动作传授给白阳,并且指点他一些重要之处,大约小半炷香的时间后,白阳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这套动作,然后脚下扎开马步,封住了身体中的罡气运转,两只手臂以近乎不可能的角度,向身后伸了过去。

    “这个动作的要令,便是伸。人的身体,局域于骨骼,筋肉等等的限制,很多潜力都无法发挥出来,这种力量,与你体内修炼出来的力量是两种概念。太古时期曾有古老的炼体宗门,名叫寂灭神庙,他们首次提出将修者分为气与体两种,自那时开始,着重炼体的修者才算是有了一条明路可走。”主宰一边教导白阳完成那套动作,一边解释它的来历:“这套动作便是寂灭神庙流传下来的高深炼体法门之一,如今早就已经失传。如果你能将这套动作练到小成,如今那些所谓的炼体大圆满比起你而言都只是小儿科。”

    嘎嘣!

    就在主宰喋喋不休之际,白阳的骨头发出一声脆响,手臂软软的垂在身侧,这个动作显然是完成失败了。

    而那种骨头近乎碎裂的痛苦让他脸色微白,却是一声不吭的将胳膊接了回去,吐出口闷气,问道:“据说现在的魔宗便是以炼体为主,难道炼体的修者,比所谓的练气修者更强一些?”

    主宰闻言,不屑道:“传承至今的炼体修者,大多都只是得到了千百年前那些强大宗门的一鳞半爪,根本就不得其精髓,若是放在曾经,那所谓的魔门,最多只是炼体一途的初学者罢了。只可惜在经历了一次毁灭性的灾难后,炼体一流几乎全灭,那些强大的宗门也都成为了历史长河中被淹没的一部分罢了,但是说到炼体与练气之间的强弱,用一句话来解释,单纯的练气强者,肉身未必有多么强悍,而那些炼体强大的存在,却都是境界与肉身都堪称巅峰的怪物。”

    “吞纳天地元气于自身,是亘古不变的修炼法则。但人的肉身就好比于一个容器,修炼就是往这个容器里面盛水。在达到地元境之前,你能使用的,便只有你装到容器里面的那些水。练气修者的强大在于实力高深之时,他能够动用的就不光仅仅只是容器中的那一部分水,而是利用天地间这片海洋。可你能够使用海洋中的多少力量,最终却还是取决于你的容器有多强大。现如今,同境界的妖兽为何会比人类更强?就是因为妖兽的身体先天比人族更加强大,它们能够强行催动的天地元气,比人类多出了太多,所以同境界的妖兽,才近乎立于不败之地。”

    主宰道:“我现在要你做的,就是尽快将肉身这个容器强大起来,为未来打下基础。想想看,如果你的身体堪比妖兽那么强大,在达到地元境后,同境界之内还有谁是你的对手?”

    白阳闻言,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因为在他看来,地元境之后的战斗,基本上都是堪称天威般的景象。在见识了紫嫣然对决那条青炎妖蛇之后,白阳的眼界却也开阔了不少,明白了未来的战斗,都是要取决于向天地借势,青炎妖蛇之所以能将紫嫣然逼成重伤,就是因为它身为妖兽,能够容纳的天地力量强于紫嫣然。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转了一会儿,白阳便继续开始修炼那套古怪的动作。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将第一个动作完成,全身却是泛起了淡淡的红色,痛苦的表情浮现在他脸上,直到两条手臂继续以那不可思议的角度拉伸了半寸后,啪的一声脆响,从手臂的骨骼中传来,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剧烈疼痛像是刀子般刺向神经深处,使得白阳的身体抽搐了几下。

    但他知道这是第一个动作突破的象征,死死咬着牙关忍住了痛感,顺势开始了第二个动作。

    片刻后,他整个人的身体都是以各种诡异姿势扭动着,全身都发出噼啪的脆响。

    “差不多了,再练下去,恐怕你又得几日下不来床。”主宰见他已经差不多可以做足整套动作,便直接喊了停。

    动作停止之后,白阳整个人彻底脱力,如同烂泥般躺倒在地,任凭体内的纯阴真气自动修复身体的创伤,自己却连哼一哼的力气都没有。

    “第一次修炼,就能够达到这种效果,其实已经算不错了。”

    主宰的声音依旧是不轻不重,语气很淡。对于他这个中肯至极的评价,白阳只是翻了翻眼皮,理都懒得理。

    可是他却不知道,主宰其实也极为震惊于他的表现。

    因为这套动作,在很多年前的寂灭神庙中,是被列为一等禁忌的炼体之法,因为那种痛苦除了神庙中代表着大坚忍与大毅力的长老,几乎没有一名弟子能够忍受得了。而且这还是次要的,更主要的却是,第一次修炼这套动作,白阳便能完整的做完,如果放在寂灭神庙仍然存在的时代,他几乎可以被神庙当作神子重点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