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伊伊被抓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四章 伊伊被抓

    白儒一脸焦急,但在白阳几句话的劝慰之下冷静了一些,喘了口气,满脸都是懊恼:“今天早晨伊伊说要去坊市转转,我只当是普通的散心,所以就让她自己去了。可谁知道这已经中午了,她还没有回来,我就让人去找了找,结果”

    白儒说到这,身形突然一晃,险些晕倒在地。

    “结果怎么了?”白阳扶住了四叔,也是赶紧问道。

    “伊伊被人抓了,那个人叫陈贪狼,是陈家那个疯子”

    深吸一口气后,白儒将这个消息吐了出来,脸上顿时露出了极为悲痛与愤恨的表情:“那个疯子,他说要白家交人,可却没有说要交的人到底是谁。白阳,现在能救伊伊的人就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帮帮她!”

    此时此刻的白儒,满脸都是心力交瘁的表情,最近因为压在他身上的担子突然重了许多,本来就已经焦头烂额,现在又出了这样一档子事,长久精神紧绷的白儒险些晕死过去。但心念女儿的安危,他强撑着这一口气,将这个消息告知了白阳。

    此时说完了话,白儒心头那口气一泄,脚下便有些发软,站都站不住。

    幸亏白阳的双手始终扶着他,才没让他摔倒在地。

    白阳脸色阴沉无比,搀着白儒,低声道:“四叔,这件事情,你无需担心。天黑之前,我肯定将安然无恙的伊伊带回来。”

    “白阳,四叔不中用,保护不了你和伊伊,四叔恨啊!”白儒双眼圆睁,沙哑的声音里,听得出有一些声嘶力竭。

    半辈子都是老实读书人的白儒,不是第一次恨自己为什么无法修炼,为什么没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家人。

    拍了拍白儒的后背,渡了一丝罡气到他的体内。很快地,白儒便闭上了眼睛,渐渐睡着了。

    将他背了起来,一路送回了住处,白阳再次踏出那间院子时,已经变得面无表情,唯有一丝肃杀之意。

    “小子,你想怎么干?”似乎察觉到了白阳胸腔中酝酿着的杀意,主宰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他没有劝阻,也没有说教,只是十分直接的问白阳是如何想的。

    白阳冷笑道:“这种情况,只需要杀人便够了。”

    “呵,有点意思。”主宰咂了咂嘴,“放手去做吧,身为神力的主人,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脚步向白家之外踏去,白阳淡淡道:“即便没有这层特权,该杀的人,我一样不会放过。”

    待的身影消失在一个转角后,一抹绿影却是悄然从白儒的院子里行了出来,望着白阳离去的方向,叶华颜俏脸之上布满了沉思,最后还是缓步跟了上去。

    “龙象,这次回来怎么都不通知家里一声,二叔也好给你接风。”

    望着那张永远充满着自信与自傲的脸庞,白简笑的十分诚恳,看起来就真的像是一个疼侄子的叔叔。

    但白龙象却是丝毫不吃这一套,眼神扫过了白简之后,连说句话的意思都没有。

    但他这种无礼的举动,非但没有招来呵斥,反而有一些长老还在旁边点头称赞,觉得有本事的年轻人就该有一些傲气,不然死气沉沉的,该拿什么让白家变的更强?

    白简那挂满了笑容的表情也只是僵硬了一瞬间,随即便恢复了正常,打了个哈哈将这尴尬给揭了过去。

    “你今天与人动手了?”白玄京偏了偏头,看着白龙象那张毫无表情的脸,眼神微凝,沉声问道。

    到底还是地元巅峰的强者,白玄京的眼力,绝非白简可比。白龙象体内气机不畅,呼吸也是偶尔会有些混乱,这在一名定元境的强者身上,几乎难以看到,既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就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白龙象先前与人动过手,而且还吃了些亏。

    面对自己父亲问题,白龙象自然不会无视,点了点头后,淡淡道:“没有什么大碍。”

    “金刚体魄都被人破了,还说没有大碍?”

    白玄京一拍桌子,沉声道:“有这份实力的,就只有那叶华颜了,她未免太过欺人太甚!”

    “大哥,消消气,孩子之间的事情,我们这些老家伙跟着瞎掺和什么?”白简笑呵呵的瞥了白龙象一眼,随即与白玄京道:“既然两个孩子之间想要切磋,那就随他们去,或许这桩好事能够促成也说不定。”

    白简这句话,便是有些揶揄的成分了。

    白玄京一直想促成白龙象与叶华颜,自从叶华颜初到白家做客那天,他心中便是敲着这样的算盘。可惜叶华颜丝毫没给面子不说,居然还破了白龙象的金刚体魄,如果有一点闪失,很可能会废了他多年的修为,这种严重的后果,是整个白家都难以承担的。

    白家第三代现在唯一拿得出手的人物,便只有这一个白龙象,如果他有任何差池,都会导致白家第三代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这对一个家族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放心吧,金刚体魄没有那么容易被破。”白龙象表情平静,只是眼底掠过了一丝异样,:“更何况,我的功法,也不是叶华颜所破。”

    “不是叶华颜?”

    白玄京皱住了眉头。

    除了同为定元境,实力还深不可测的叶华颜,还有谁能够破了白龙象的金刚体魄?

    “是白阳。”

    白龙象随意的吐出了这个名字,丝毫不介意这个名字从前代表的是一个废物。

    因为在他看来,只要有跟他一战的资格,就算这个人从前是乞丐,那也没有任何的所谓。以战破战,以力证道,这一直都是他走的路子,对手若是够强,同样也能让他得到突破的契机,只不过白阳这种一指破他金刚体魄的行为,在他眼中还是有些取巧,并不算是真正的实力。

    若是再有一次机会,白龙象发誓,自己绝对要一寸一寸捏碎白阳的骨头,以血今日被一指击退的耻辱。

    然而心中念头飞转的白龙象并不知道,自己说出的名字究竟让在场众人多么震惊。

    白玄京脸色阴晴不定地问道:“你确定,破了你金刚体魄的人,是白阳?”

    白龙象看了自己父亲一眼,淡淡说道:“他的实力并不强,但却对金刚体魄十分了解,仅以一指就点破了我的脉门,让我的悯世相维持不住。”

    “呵呵,看来白家又出了一个不得了的天才啊。”白简幸灾乐祸的笑了笑,丝毫不在乎白阳是否强的能够威胁到自己。

    因为他现在分得清对自己最大的威胁,就是眼前的白玄京父子。而白阳他就算再怎么能蹦达,最后也要顾及自己是白家族长,更何况白简认为他与白阳虽然关系并不融洽,却也不算有什么深仇,比起小时候时常辱骂甚至虐待他的白玄京一家子,自己虽然不是个好二伯,却也没有太过份。

    更何况,看着白玄京那宛如吃了只苍蝇般难受的表情,白简现在恨不得夸夸白阳。

    “既然是你们兄弟二人间的切磋,那这件事情就暂且按下吧。”白玄京挥了挥手,没有再提此事,“你多年未曾归家,稍后去看看你娘,这些日子,她可是想你想的紧。”

    “是,父亲。”

    “还有你小妹犯了些错,现在被你爷爷罚了禁闭。不过,现在你回来了,我想他老人家应该会网开一面,让你们兄妹见一见。”

    白玄京交代完这些事之后,用一个只有他们父子两人之间才明白含义的眼神深深看了眼白龙象,随即淡淡道:“你下去吧。”

    白龙象没有吭声,点点头后,转身离开。

    “龙象这孩子,在外面游历,也算是比当年稳重了许多,呵呵。”

    白简这句说不清是褒是贬的话,将这场短暂的碰头划上句号,随着白玄京脸色阴沉一声不吭的离开后,在场那些长老也是逐个散去。

    对于这次他们得知的消息,还得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才行。

    白龙象离开之后,直接往白家罚关禁闭的黑牢走去。

    那黑牢自从建立以来,其实并未关过太多的白家族人。倒是关押过一些比较凶狠的危险人物。白龙象不知道白寒幽究竟犯了什么错,以至于被关到黑牢罚她禁闭,但是自己的妹妹无论犯了什么错,就算杀了人,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走到黑牢前,看守的两名族人对白龙象有些眼生,但看他那气度便觉得有些不凡,而且听说是要见白寒幽以后,他们也没有太过阻拦,就带着白龙象进了黑牢。

    黑牢建设的极为庞大,光是牢房便有数百间,而且处于地下,并且加固了无数道符文,寻常天元境强者想要逃出去都得费一般功夫,地元境的强者更是得困死在这里。

    因为白寒幽只是被关禁闭,所以并没有送到太深的牢房里。仅仅走了几个呼吸,白龙象便来到她的牢房前。

    “白寒幽,有人来看你。”

    看守的族人语气并不是怎么好,因为白寒幽被关禁闭的理由可是联系外人出卖自己的同族。这种人,没有被处死,这些看守都觉得是老爷子太过宠爱自己的孙女。

    此时的白寒幽身上穿的极为简单朴素,但也算是干干净净,并没有受到什么欺负。只不过她眼神呆滞的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就算听到看守族人的话,那双死气沉沉的眼里也没有半点波动。

    见到自己妹妹变成了这副样子,白龙象脸色一沉,低喝道:“白寒幽!站起来!”

    如此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白寒幽楞了楞,有些不可思议的偏头看去,那双没有任何神光的眼睛,终于露出了激动之色。可随即便是涌现了疯狂的怨毒,她冲到牢门前,透过缝隙抓住了白龙象的手,恨声道:“大哥,杀了白阳,杀了那个杂种为我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