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鱼饵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鱼饵

    白龙象没有理会白寒幽的疯狂,而是瞥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守卫。

    那名黑牢守卫在白寒幽叫出大哥这个称呼之时,便已经知道了白龙象的身份。对于这位如雷贯耳的白家第三代最出色的天才,黑牢守卫这种属于白家分家的族人自然不敢得罪,触碰到了白龙象的目光以后,他立刻识相的讪笑了两声,转身离开将空间留给了这对兄妹。

    “大哥,你一定要杀了白阳,一定要杀了他!”

    白寒幽双眼通红,满脸怨毒的表情使得她脸庞有些扭曲。在这黑牢的阴影之下,竟是显得无端丑陋。

    白龙象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底掠过一丝怒意,恨铁不成钢的沉声道:“看看你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像什么话!”

    白寒幽死死咬着牙关,恨声道:“一切都怪那个白阳,如果没有他,我的计划根本就不会失败,我又怎么可能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不杀他,我心里怨恨难平,大哥,我一定要他死。”

    “要他死很简单,甚至都不算一件值得提起的事情。”白龙象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抽回了自己的手。隔着一扇冰冷的牢门,白寒幽似乎都能够感受到白龙象身上那股令她心安的霸气,于是便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追究这个问题。:“大哥,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决定不走了?”

    在稍微冷静下来以后,白寒幽更关心的还是白龙象这次回家之后,是否还要外出游历。

    毕竟他这种修炼狂人,根本就无法长时间在一个地方待太久,这次回到白家究竟能够待多长时间也还只是未知数。

    白龙象也不管白寒幽表情有些失望,很是果断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大约只能在家中待几日,这一次,只不过是因为些重要之事需要去办,顺便回来看看而已。”

    “哥,这么多年不见,你就不能在家族中多待几日吗?”白寒幽眼神有些不满,不过,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对于白龙象这位从小都是优秀至极的大哥,她心中除了崇拜之外,还有一些不难察觉的畏惧。

    甚至,她对于白龙象的畏惧,要比对白玄京的畏惧更加强烈。

    “我还有要紧事要办,没有时间瞎胡闹。”双眉微皱,白玄京说道:“至于白阳,你现在还是不要招惹他。不过你的这口恶气,总会有机会找回来。”

    白寒幽眼睑微垂,一抹不甘的光彩闪过,随即低声道:“若是我表现的够好,爷爷也许会提前放我出去,到时候,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手掌一翻,淡淡的波动从白龙象指尖流出,一道光芒悄无声息的落入了牢房内,滚落到了白寒幽脚边。

    那是一颗淡黑色的药丸,将之捡起捏在指尖,白寒幽脸上露出了些许茫然之色:“这是什么?”

    “魔心丹,只要吃下,便能够让你短时间内陷入濒临死亡的状态,即便是天元境强者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白龙象的声音淡淡响起,仿佛毫不在乎一般,说出了那枚丹药的作用。

    听到这魔心丹的作用,白寒幽眼睛一亮,随即却又有些担心道:“吃下它,我会有什么下场?”

    “只要在时间之内采取措施,你的性命就不会有危险。”白龙象道:“但是,如果没有在既定时间之内采取救治措施,你就会因此而丢掉性命。现在我将选择权放到了你的手里,是放手一搏,还是在这里等待半年禁闭后,灰溜溜的回到师门?”

    白寒幽捏着手中那颗黑色丹药,脸上露出一丝挣扎的表情,最后咬了咬牙,便将那魔心丹送入口中。

    一股极其苦涩的滋味,在嘴里慢慢弥漫开来,化成冰冷的药力,在身体之中肆意冲撞,白寒幽的脸上瞬间呈现了一种死气腾腾的颜色,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是坐倒在地,整个身体都因为巨大的痛苦而微微颤抖。

    看了眼已经说不出话的白寒幽,白龙象似乎满意般的点了点头,那张冷峻的脸庞也罕见一缓,轻声道:“这种痛苦并不会持续太久,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了。”

    白寒幽抬起眸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她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能吐出一个字。

    坊市。

    属于陈家的一间店铺之中,陈贪狼翘着二郎腿,手里捧着一壶价值不菲的灵果酒一口一口品尝着,在他身边,这间店铺的掌柜颇有种卑躬屈膝的味道,而且言行之间显得特别谨小慎微,看样子是十分害怕陈贪狼。

    这位整个陈家上下都恨不得让他赶快去死的青年,最近在陈家中的地位却也是水涨船高,甚至隐隐已经要与族中一些长老平齐。

    毕竟他是那位闭关的老爷子亲口提出来平息陈家动乱的人选,所以即便是陈家的家主,也得在某些方面给他大放特权。

    “那个丫头还是不肯说话么?”陈贪狼美美的喝了口果子酒,然后笑问道。

    站在一边的掌柜点了点头,“她的嘴巴很硬,不过我们也有一些手段没有用。”

    “呵呵,对付一个小丫头,还不必要用那些不光彩的手段。只要随随便便饿她几顿,困在那里,她就什么都肯说了。”

    将手里的酒壶放下,陈贪狼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冷笑道:“不过,那个家伙倒是按捺得住啊。他难道还以为自己的身份隐藏得万无一失么?”

    那名掌柜也跟着笑道:“最近白家发生的几件大事,全都与那个白阳有关。我们在燕返山内寻找线索的人也有八分确定,当时杀了陈家上下几十人的家伙,就是他没错。”

    “啧。”

    陈贪狼从牙缝里挤出了一抹冷笑,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玩味,缓缓道:“既然他这么沉得住气,那就放出消息,把我们在离渊城内的几个鱼饵给暴露了吧。”

    那掌柜眉毛一跳,颇有些为难道:“要培养那些鱼饵的代价很高,为了这小子暴露,恐怕还不值得吧?”

    “值不值得,我心中自有定夺。”陈贪狼咧开嘴,露出一口诡异的白牙,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森寒气息:“一点点鱼饵罢了,如果能够钓到这一尾鱼,他的血肉,我要丝毫不剩的吞噬干净。”

    望着那张颇为残忍的脸庞,店铺掌柜浑身微颤,却是连吭声的勇气都没有。

    而等到他将一些消息按照陈贪狼的意思散播出去之后,白阳却早已经换上一身黑色斗篷,犹如鬼魅般来到了离渊城最为混乱的地方。

    这里是离渊城极北边最大的,也是最不受几大家族管制的地方。这里有不少帮会以及佣兵,基本都是些杀人不眨眼,整天都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的凶狠角色,离渊城中不少后起家族的族长,便是出身于这个地方。

    白阳踏入街道,无视了某些拐角深处传来的痛哼声,以及许多人疯狂的嘶吼,直接便奔着他早先查明是属于陈家的一个帮会总部走去。

    在这里,白阳这身穿着其实并不算多么扎眼,因为除了那些本身就属于这片混乱中的人,那些代表着大家族耳目的人,却都要改头换面一番,才会来到这里。

    所以白阳这种身披着黑色斗篷的装束,实际上也不算是什么古怪的行为。

    一路之上,倒也有些不开眼的人想要拦住他,却在靠近他身边一丈的时候感觉到了冰凉刺骨的杀意,以及那落在地面之时,隐隐都让地面震颤的脚步,顿时就吓跑了许多想不开的佣兵。

    “小子,你这一手气势外放,使的可不算多么成熟啊。”主宰边咂嘴边嘲讽白阳这种将自身杀气全部外放,用以威慑敌人的行为比较鄙夷。不过他也知道,那个名叫白伊伊的女孩,对于他来说应该很重要,所以这种时候,主宰并没有太过啰唆,淡淡道:“你要去找麻烦的地方,除了一名罡气十段的算得上高手,剩下的便都是些杂鱼。随随便便就能够处理掉。”

    点了点头,白阳并没有说话,而是抬起了头,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帮会的总部,笼罩在斗篷之下的脸庞,嘴角噙着一抹残忍弧度。

    李天是狼牙帮的帮主,实力早就已经达到了罡气十段巅峰,只不过因为天资的关系,总是差那么一线无法突破到定元境。后来他为了能够突破实力,选择为陈家卖命,专门处理那些大家族不方便亲自出手的肮脏。

    可惜陈家对待他们这种人戒心太强,所以这么些年来,李天也仅仅只是得到了一些边角的好处,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利益。

    这段日子,陈家一直都没有找过他,所以李天的日子还算过得潇洒。不过就在刚才,陈家之人传来了消息,意思是接下去的时间里,可能会有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少年打上门来,让他好好防备。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李天还有些嗤之以鼻,不过随即他的心里便产生了一种极其不安的感觉,他一向都很相信自己对危机的判断,也正是这种直觉,在过去的大小战役里,救了他无数次。

    李天坐在自己的帮主大椅上,揉了揉眉心,心中颇为不安的想道:“希望那个小子不要来找死,毕竟,鱼饵可不光只有我这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