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凶兵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凶兵

    将手里的两块玄铁放下,老者瞥了陈贪狼一眼,冷笑道:“想要锻造能够进阶的凶兵,你等的时间,可还不够长。”

    说完,他缓缓站了起来,佝偻着腰背,对着陈贪狼偏了偏头:“不过,你现在倒是可以去看看它。”

    尽管对于这个结果并是十分的满意,可陈贪狼却只是皱了皱眉,强按捺住心里的躁动,跟着老者朝那些洞窟中的一个走去。

    这个深存于地下的神秘作坊,其实就是陈家多年积累下来的秘密底牌。陈家得到嗜血武尊的传承在离渊城内并不算什么秘密,但是其他三家都不知道,嗜血武尊留下来的真正宝物,还是这座已经建设了接近一半的巨大作坊,以及留在作坊中的灵器熔炉。

    得到这一切之后,陈家便开始在大陆上秘密召集炼器师,在历经许多年的积累,这座作坊已经算得上是有模有样,更主要的是,它能够出产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些法器,甚至连各大家族都觉得珍贵无比的玄器,都可以从这里得到。十几年来,陈家已经得到了三把高阶玄器,分别放在陈家实力最强的三人手中。

    而这名因为亏欠陈家人情,不得不为其卖命的老者,便是一名强大的炼器师。其威名不在当年的药王古尘音之下,只不过他的声名却比古尘音狼狈了许多。当初为了铸造一把灵器级战兵,他不惜使用了血炼之法,想要以身祭炉,最后被家人视作疯魔,毁了那把尚未完成的灵器级战兵,毕生心血被人所毁,纵然对方是家人,也使他瞬间失去了理智,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

    等到他醒悟过来,一切都已经来不及,而大陆之上觊觎他铸造能力的势力更是数不胜数,在被人连番追杀之下,他只有终日逃窜,最后被陈贪狼给救回了陈家。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容忍陈贪狼想要锻造凶兵的要求。而且,他心里也一直有个遗憾,那就是自己一辈子都在炼器,却始终没有让自己感到满意的作品,除了那把未完成的灵器级战兵,为陈贪狼耗费五年时间以及无数珍贵材料制作的凶兵,就是他现在最欣赏的作品。

    两人来到这作坊中的一座洞窟内,那座灵器熔炉熔炼之后的汁水也是延伸到这里,汇聚到眼前一口池子中,沸腾的金属汁炸开气泡,一股浓郁灼人的炎热气息,从池子里散发出来,隐约中还有种令人胸口发闷的压抑之感。

    老人走到了池子边,扣动机关,悬挂在池子上方的寒铁锁链慢慢拉动池中物体,那些岩浆般的汁水嘀嗒嘀嗒落回池内,气温顿时上升了不少。

    陈贪狼盯着那把宽厚的重兵,眼神微微一亮。

    虽然这五年来他一直在催促,不过今日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把他梦寐以求的兵器。

    寒铁锁链缠绕着的那把重兵约长十八尺,宽三尺,通体色调以红色与黑色的繁复花纹为主,一直延伸到剑尖,同时这把重兵上面似乎还环绕着淡淡的火光,有种让人不敢逼视的感觉。

    “好,好东西,老头,你果然没让我失望!”盯着这把重兵看了半天,陈贪狼最后一连吐出两个好字,恨不得现在就将它拿在手里。

    “这把兵器上,我篆刻了三百六十五道符文,以你的要求,篆刻的一大半,都是增强力量的符文。而核心符文就是恶火,无尽这两种具有成长性的符文,当然,我还为它设计了一个小小的前提,也是它未来的无限可能性。”老者也对自己这个作品十分的满意,收回目光以后,开始淡淡地为陈贪狼讲解。

    陈贪狼看了看他,问道:“什么前提?”

    “无尽符文可以使它未来容纳更多的符文篆刻,但是,若你的身体不能承受住这把凶兵的强大威能,你就无法使用它。”

    老者淡淡的话语,令陈贪狼眼睛一眯,看向那把重兵的眼神更加欣赏,舔了舔嘴唇,露出个嗜血的笑意,道:“这样倒是正好,如果没有什么挑战,我反而觉得无趣。说吧,有什么办法能让它今日就完成。”

    “今日?”老者眼睛一瞪,“就算用血炼之法,也不可能这么快!”

    “那就去想,去找,你毕竟是和药王古尘音齐名的炼器师,许多古老的炼器手法,你一定知道。”陈贪狼笑道:“我已经等不及尝试挥舞它的滋味了,用这样一把兵器拍碎敌人的身体,看到那鲜血飞溅的场面,一定是十分美妙的滋味。”

    对于陈贪狼某些古怪的嗜好,老者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要他一日之内铸造好这把凶兵,办法并非没有,却是有些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自从他使用血炼之法出事以后,就一直觉得这些古老的炼器手段是被诅咒的。所以他决定不再动用这些手法,即便它们可以让他铸造出更好更强的战兵。

    似乎看出了老者的犹豫,陈贪狼咧了咧嘴,淡淡道:“如果你能在今天将它铸造完成,你我之间的人情直接一笔勾销。我知道,若你想走,整个陈家其实并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你,你之所以待在这里十多年,也只不过是因为我当初救了你一命。”

    “小鬼,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最后再帮你这一次。这把凶兵现在只缺一道神性,如果你能弄来具备神性的物品,我就可以让它在今日之内变成完美的成品。”

    老者意有所指的朝外看了看,随即淡笑道:“是否这么做,全看你的决定。”

    陈贪狼沉吟了一声,大约片刻之后,重重点了点头。

    剑锋抹过了眼前这名魁梧壮汉的脖子,当他尸体倒地的瞬间,白阳脸上的郁结之气才算稍微缓解。这名壮汉,是银星佣兵团的团长,同样也是罡气十段的强者,就在感才,他在自己面前扭断了一个穿着和伊伊相同的少女的脖子。

    这种想要激怒自己的卑劣手段,虽然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却成功为他换来了一场死亡。

    跨过这满地的尸体,白阳离开了银星佣兵团,看了眼天色,日头已经逐渐垂落,既然答应了四叔要在天黑前将伊伊带回,那就不能食言才是。

    “经过了这几场战斗,我对你的评价,可能要更改一些了。”

    主宰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哦?”白阳一边在街道上旁若无人的行走着,一边与脑海中的主宰沟通。

    主宰笑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心慈手软的小鬼,想不到你杀起人来照样是眼都不眨。啧啧,两个帮派,加上一个佣兵团,这期间你杀了近百人,虽然他们都挺该死,不过像你这般年纪,能如此面不改色的去杀戮,的确是很不容易。”

    白阳闻言,沉默了几秒后,说道:“这个世界,如果我不杀人,他们就会杀我,杀我珍惜的人。如此粗浅的道理,若我早些领悟,也许很多事情都会避免。”

    “呵呵。”主宰自然知道白阳所说的是什么:“现在也不晚,只要你按照我安排的路线稳步前进,你的所思所想,迟早会实现。”

    淡淡的嗯了一声,白阳没有继续接茬。混乱之地所在的几个鱼饵已经全都被他吃了个干干净净,接下来,自然是要大大方方去找陈贪狼要人。

    “小子,我劝你等一下。”忽然,主宰的声音传了出来,令白阳脚步顿住,问道:“又怎么了?”

    “你现在这点实力,去陈家无疑是找死。就算你能打得过那个陈贪狼,可你打得过陈家的地元境强者么?若是陈家还有天元境强者,你又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使得白阳沉吟了一声,旋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人我是一定要救的,就算为此豁出了性命也不要紧。”

    主宰倒吸了口气,似乎在恼火白阳的不知变通,道:“人自然要救,可那些强者,你一样有办法应付他们。既然陈贪狼觉得他是钓鱼的人,不如你就变身成一条真正的大鱼,将整个陈家都给吃掉。”

    话说到这个份上,白阳立刻明白了主宰的意思。眼睛微亮,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可以让我有实力对付陈家那些强者?”

    “我可以将我的力量借给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主宰说道:“毕竟你这小子执意救人,我也不可能看你一头扎进那必死的陷阱里。虽然我的灵魂力量现在所剩无几,但让你在短时间内得到与天元境对抗的力量还是没问题的。”

    “短时间,是多短?”

    “最多一炷香的时间,如果超过了,我就维持不住。所以无论你有什么事情要做,最好都在你拥有天元境实力的这一炷香内完成。”

    主宰的声音无疑是给白阳泼了一盆冷水,虽然不知道陈家究竟有没有天元境强者,但地元境起码有那么几个,要在一炷香之内解决这些地元境强者,其实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不过,有了主宰争取到的这一炷香,起码就等于他有了张真正的王牌。尽管这王牌目前只能使用一次,但也足够了。

    将盖在头上的斗篷再次往下扯了扯,白阳沉声道:“一炷香就一炷香,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