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离渊城主!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 离渊城主!

    陈家。

    陈立仁坐在自己的书房内,显得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就像是一种对于即将发生危机的预感,强烈到让他心头一直宛如压着块重石。

    不过最近陈家的一切都算是稳步进展,虽然离渊城中风波汹涌,施家与郑家都显得不太老实,可陈家依旧是稳步前进之中,非但没有在风波之中受到任何损伤,反而还有抬头的趋势。

    陈立仁思前想后,他只当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不太平让他有些敏感,放下手中的卷宗,揉了揉眉心,旋即便便折身离开了书房。

    今日是老爷子出关的日子,在完全吸收了嗜血武尊的传承以后,已经闭关近十年的老爷子终于达到天元境界,并且决定在今日出关。

    一名天元境强者,所代表的不光是镇守家族的定海神针,更代表了对外界的强大威慑力。

    只要陈家也有一名天元境强者,哪怕碍于某些规矩,白家之后的行动也要开始收敛起来。

    踱步走到了议事厅内,陈家重要之人早已到了这里等候,见到陈立仁进来,也都纷纷打了声招呼。

    陈家大长老,也就是陈立仁的二叔抬了抬眼皮,问道:“立仁,大哥还有多久才会出关?”

    大长老所问的也正是这些陈家之人最关心的事情。前任家主陈人屠闭关多年,今日突破到了天元境,这一件大事,对于整个陈家来说都是一件鼓舞人心的消息,这意味着他们终于有了与白家对抗的资本,将不再继续低人一等。

    陈立仁说道:“父亲应该已经开始准备了,毕竟闭死关需要篆刻下许多困守符文,想要突破那些枷锁,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这么多年了,我们陈家,也终于有天元境强者了。”大长老欣慰的笑了笑,一名天元境强者能够带给陈家的好处实在太多了,因为一旦达到天元之境,就代表着有资格爬上实力金字塔的最顶端。最起码,在这南荒大陆之中,天元境强者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等同于无敌的存在,同境之间想要互相杀死,也不再那么容易了。白家的白不世虽然已经问鼎天元巅峰,但是他最多只有重创天元强者的实力,却不能够彻底杀死对方。

    因为天元境强者的生命形态都开始朝着另一种层次蜕变着,达到了这个境界,除非两个以上的天元强者一起出手,否则基本上无法杀死。

    另一名地位很高的长老也是点了点头:“老家主能够突破,于我们陈家现在的情况来说,有着太多的好处。灵岩城的地盘,我们一直有所往来,但却因为实力不够,难以吞噬那边,但当初将白家在那里的势力彻底铲除,也算是为我们现在的进驻留下了伏笔,明天开始,就可以慢慢控制住灵岩城那一边的坊市,掌握住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

    “可是,那里也是夏家一直看好的地方,听说夏家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想要在灵岩城建造一家拍卖行。我们这么做,也许会跟夏家交恶。”

    大长老皱了皱眉,对这种急功近利的行为不是特别看好。

    而且,现在陈家的情况还不是特别乐观,再得罪一个夏家,只怕会腹背受敌,防不胜防。

    那位长老冷笑了一声,不屑道:“夏家只不过是个商贾家族,论强者没有几个,就凭那几个不露脸的所谓客卿长老,也想跟我们对抗?只怕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夏家与那位天刀武尊的传人关系很好,听说那位早就已经达到了天元境,并且有跨入武尊之境的可能性。若真的如此,我们太早的伸手向灵岩城,因此得罪夏家,便可能连同天刀武尊的传人一起得罪,这种做法,显然不是很明智。”大长老说到这里,顿了顿后,挥手道:“再说,我们现在的讨论还都太早,等到大哥出关,一切就都由他来定夺。”

    对于这种种说法,陈立仁都是充耳不闻,仿佛老僧坐定般坐在那里一动没动。

    他心底那一股不安的感觉仍未散去,甚至就连体内的地元之力都有些迟钝起来。

    这已经不止是某种不好的预感了,而是完完全全的危机预兆。实力达到了地元层次,其实就已经有了趋吉避凶的能力,对于即将来到的某些危险,也可以提前有些感应。

    可是

    到底是什么,能够让自己有这种不安到窒息的感觉?

    就在陈立仁还犹豫不定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通报。

    “城主到!”

    短短三个字,令得在场众人都是沉默了片刻,尤其是几名年纪较大的长老,更是面露疑惑之色,颇为不安的看向了门外。

    在数人的簇拥之下,一名老者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表情颇为和蔼,扫了眼在场众人,然后对陈立仁道:“陈族长,听闻陈家今日有喜事,我这把老骨头也是许久没有露个脸,特来祝贺一番。”说着,老者张望了一番,随即笑道:“怎么不见你父亲?”

    陈立仁站起身来,也是笑脸回应:“父亲仍未出关,城主快请。”将这位老者请入了座,唤来下人端上茶点,陈立仁微笑道:“城主大人诸事繁忙,还要劳烦您特意前来,真是罪过了。”

    “呵呵,我与你父亲也是故交,今日他出关,怎么可能不前来祝贺一番?倒是你们如此低调,让我这把老骨头才觉得分外难安啊。”

    这位贵为离渊城主的老者摇了摇头,淡淡道:“既然他还没有出现,我就在此等候一番吧,多年不见,我也好趁此机会与他叙叙旧才是。”

    这般固执的话语,令陈立仁眉头一皱,包括满场的陈家之人也都脸色难看。

    离渊城主名义上是与陈家结盟的盟友,然而实际上,他的立场一直都是飘忽不定,有些让人难以捉摸的。今天他这种类似于表态的行为,令陈家众人不得不怀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离渊城主这种老奸巨滑的狐狸都不得不登门造访,甚至还颇有些发难之意。

    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陈立仁正好说话,却被老者抬手打断了,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听说你们家有一个年轻人叫陈贪狼?”

    “来了。”

    听到这话,陈立仁便知道,这老狐狸是要说出自己的来意了。

    心中虽然颇为腹诽,但陈立仁还是回答道:“正是我的小侄,不知这孩子是哪里冲撞了城主?事后我一定教训他。”

    “呵呵,冲撞倒是谈不上,只不过我接到消息,陈贪狼似乎做了件大事。”老者眯了眯眼,淡笑道:“听说他抓了白家的一个小女娃,好像叫白伊伊,这件事情,陈族长你是否知情?”

    什么?

    现场倏然间哗然了起来。

    但大部分的人,却都是一副皱眉的表情,因为陈贪狼抓了白家的人,无异于在白家的脸上抽了一耳光。这件事情,能够引来离渊城主亲自登门,就说明有些人想要将这件事情搞大,最好是让这件事情不能轻易的被解决,陈家与白家一旦发生正面冲突,他们才能够获得足够的利益。

    这些人是谁,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但离渊城主的态度,反而让陈家觉得有些古怪。

    既然他会主动登门,就代表他实际上并不想让事情闹得太大,可是这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令陈家众人有些难以理解。

    “这件事情,我倒是并不知情。”沉吟了一声,陈立仁抬起头来,说道:“如果真的是陈贪狼做的,我自会责罚他。”

    离渊城主抬了抬眼皮,笑道:“责罚?当然不用,这件事情,其实他做的很漂亮。因为一旦白不世隐忍了下来,白伊伊的父亲,也就是白儒肯定会心生不满。白家现在的第二代本来就互相勾心斗角,最有天赋的白家老三一死,剩下白玄京,白简,白儒,白浩然,以及一个神出鬼没的老五,白儒是最全心全意为了白家着想的一个。只要白儒对白家心生芥蒂,那么白家这座堡垒,就将在内部不攻自破。”

    这番话说完之后,离渊城主从自己的随从那里取来一个盒子,递到了陈立仁手中,说道:“把这个东西交给你父亲,告诉他,白不世当年欠的,我们也是时候去要回来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离渊城主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陈立仁接过盒子,念头探查了一下,感觉到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后,眼睛立刻一亮,“有了这个,白家很快就会在我们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离渊城主笑了笑,正要说话,却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声音硬是留在了喉咙里,没有发出,颇为震惊的看向了门外。

    一个黑袍人缓缓踏上台阶,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然后旁若无人的环视了一圈,淡淡的声音从斗篷下传来。

    “恐怕你们的计划,得停一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