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竟然真是你!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一章 竟然真是你!

    白阳手腕一震,强横无比的力量,便是将那宽大的袖袍吹鼓,直接让离渊城主的手掌被高高弹开。一丝颜色诡异的真气,还萦绕在离渊城主手掌之上,几乎如他那铁青的脸色一般。

    大厅中那些陈家之人几乎感觉自己快要昏过去了,这个莫名其妙打上门来砸场子的黑袍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连离渊城主的面子都敢不卖?

    不过他运劲弹飞离渊城主手掌的那一举动,已经让在场众人隐隐猜到他的实力,显然是一名达到了天元境的恐怖强者。

    这不禁让某些人暗自骇然,“天元境的强者难道已经如此不值钱了吗?”

    尤其是对方那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声音,更是令许多陈家族人感到无比嫉妒。

    被当众打脸的离渊城主脸色铁青,再也看不出那种和气的面貌,然而,毕竟他久居高位,应有的气度还是不会丢,手臂隐蔽的挥了挥,将那丝真气化解,沉声说道:“看来这位小友是不肯卖我这个面子了?”

    “你有什么面子?”白阳不耐烦的声音,缓缓透过斗篷。

    他掐着陈立仁的手掌更紧了几分,雄厚无匹的天元之力,顿时令四周的桌椅轰然炸裂,凭空而起的劲风就像是他此刻的心情,已经陷入了最后的暴怒。

    “放人。”

    短短两个字,冰冷的如同催命符咒,让陈立仁如同坠入冰窟般打了个哆嗦,不经意间,他与那双隐藏在斗篷之下的眼睛对视,多年以来修炼嗜血功法练成的凶戾之气,居然都没能够守住心神,令他产生了一丝畏惧感。

    因为那双眼睛,简直不像人类,更像是最残忍的妖兽。

    “放放来人啊,马上给我去找陈贪狼!”陈立仁的声音有一丝歇斯底里,毕竟小命握在别人手中,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除了放人,他再没有任何选择。

    不过,陈立仁心中却是怨毒的在想,等到父亲出关,加上离渊城主两名天元境强者,一定能够杀了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怪物。

    就在陈家一名管事飞快奔出大厅的同时,白阳动了动肩膀,紧抓着陈立仁脖子的手掌似乎微松,感觉到那紧束着自己喉咙的力量渐渐卸去,陈立仁也露出副松了口气的模样,脸庞之上,也重新恢复了一些阴沉。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极为突兀的在这大厅内响起,那原本放开了陈立仁的手掌,突然间又重新收紧,这一次竟是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

    陈立仁满眼愤怒,虽然脖子被扭断,但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死去,两手死死叩住了那宛如铁箍般的手掌,想要将它扳开。

    面对这临死前的挣扎,白阳一掌将将他整个人都拍进墙壁中,以雄厚的天元之力震碎他全身经脉骨骼,确认他已死的不能再死,旋即才转过身,面对全场鸦雀无声的陈家人,以及表情难看至极的离渊城主,缓缓说道:“我并不喜欢留什么后患,这大厅之中,谁会死,谁会活,全都取决于你们的选择。”

    “疯子这家伙,是个疯子!”

    良久过后,一名陈家的长老瘫坐在地,被吓的语无伦次。

    他们毕竟见识有限,虽然知道天元境强者有多么可怕,却没有亲眼见识过天元境的实力。而陈立仁这种地元境,给他们的感觉则是可以触碰的强大。

    一名地元巅峰的强者,在天元境面前居然如此脆弱不堪,灭杀的如此随意,这简直颠覆了在场所有人的世界观。

    剩下一些还怀有希望的人,不禁看向了另一名的天元境强者,也就是离渊城主。

    “城主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陈立仁的二叔直接趴在了离渊城主脚边,干枯的面皮上居然滑下几滴浊泪,看得离渊城主一阵烦躁莫名。

    然而事已至此,他再想要退避也是没有办法了,这名黑袍人在得到他想要的之前,显然不会就此离去,可若是让他轻易的离开了此地,从今开始,他这个离渊城主也就没有必要再当下去了。

    瞥了眼陈立仁的尸体,离渊城主嘴唇蠕动,冷声道:“阁下做的未免有些过格了,上门谈事,却杀人家主,这种行为,已经逾越了天元境强者的守则。”

    “今日我站在这里,你们连屁都不敢放,这就是守则!”凶横的声音,带着一丝血腥味,吓的在场许多人都打了个哆嗦。旋即只见那黑袍人全身燃起了熊熊火焰,如同天空般纯净的蓝色火焰将他整个人包裹着,虽然安静至极,却没有人怀疑这股火焰的恐怖破坏力:“你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人没放,陈家今日灭亡。”

    “放肆!”离渊城主怒喝了一声,满头白发无风自动,一根小小的黑色锁链出现在他手掌中,宛如毒蛇吐信般激射而出,随即便是汹涌的水属性真气,从他体内暴冲而出。

    当!

    白阳抬起两指,弹开了那黑色锁链,旋即全身蓝火怒卷,迎着离渊城主冲了过去。

    两人狠狠对了一掌,水火之力毫不相容,能量顿时爆炸,震耳轰鸣的声音令大厅中的众人忍不住跪倒在地。

    不过也幸亏两人都有心控制自己的力量,否则光是这一击之下的余波,便足以杀死在场所有的人。

    然而,在有限的施展之下,两人对招拆招毫不留情,两种截然不同的蓝光炸裂间,离渊城主的身影颇为狼狈的倒飞出来,胡须之上有些焦黑的痕迹。

    那名黑袍人依旧不动如山,全身蓝火高涨,再次上窜了几尺。

    面对这种越战越勇的可怕气势,离渊城主确实有些心虚,抬起手掌示意自己的几名随从不必担心,再次走向了场中的黑袍人。

    “我劝阁下最好速速投降,否则等到陈人屠出关,合我两人之力,就算阁下再怎么强大,也绝非两名天元境的对手。”离渊城主说到这里,老脸也是一红,同为天元境,要对付这名神秘的黑袍人,居然还得撩出二打一的狠话,实在是有些自觉丢人。

    “小子,时间不多,若他们家族还有什么高手,尽管引出来杀了便是。这种人人修炼嗜血之法的家族,合该灭绝。”

    主宰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之意。

    身为神力的创造者,他会如此厌恶的功法,显然要比神力的性质恶劣太多。

    白阳暗自点了点头,淡淡道:“那就让陈人屠出来吧。”

    “好大的口气!”

    一声狂吼,从天而降,仿佛要将整个大厅的屋顶都给掀飞般。随着那震耳欲聋的吼声,一个身上破破烂烂的精瘦老者踏碎房顶,落在了白阳面前,怒声道:“敢来陈家找事,还真有活得不耐烦的家伙!”

    “老家主!”

    “大哥!”

    一些长老看到这名老者,全都喜出望外。

    这自然就是突破到了天元境的陈家上一任家主,也就是以血腥手段打下陈家这片家业的陈人屠。

    他双手负于身后,老态龙钟,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已经达到了巅峰,皮肤也是呈现出一种红润的颜色,显得极其古怪。

    当陈人屠看到陈立仁惨死的模样,他的表情没有什么波动,只是冷笑道:“技不如人,死便死了,不过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夸下海口要对付我。”

    一股比起陈立仁浓郁万分的血腥气息从陈人屠身体中暴冲出来,凝聚成一把血色长枪,被他紧握在手,脚踏着凶狠的步伐,直接一枪挑向了白阳。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挑,白阳感觉到面前有股恐怖的劲力汹涌而来,微微侧身让开,身后的墙壁直接便被劈碎,这大厅的半边都被扫塌。

    “这还有点意思,小子,用那一招天下无双!”主宰笑了笑,声音直传白阳脑海。

    白阳也不犹豫,催动体内那股无穷无尽的庞大力量,如同浪潮般越涨越高,拳势一出,四周空间都有种要被震荡塌方的感觉。

    达到了地元境便有能力切割空间,而天元境强者全力施为,则可以影响到空间的稳定,实力不济者直接就会被震荡的空间余波给扫死,毫无任何生还的可能。

    “来的好!”

    这一拳天下无双,强横到两名天元境强者同时变色,但陈人屠不甘示弱,大吼了一声,挑枪上前,外放的血色真气凝聚到一点,化成了一尊血色人魔,长枪直刺!

    离渊城主也没有袖手旁观,直接将手中的黑色锁链甩了出来,如同毒蛇般要封锁白阳的周身弱点。

    轰、轰、轰!

    三强交对,恐怖劲气四处飞散,许多离得太近的陈家之人,几乎如同破布口袋般倒飞了出去,全身骨头都差点被这股余波扫碎,而那些离的较远者,也只觉得眼前一片炙目之光,寻常人根本难以逼视。

    但谁都没有发现,那名女扮男装的少女被这股劲气吹散了头上的伪装,满头乌黑的长发垂落下来,但她浑然不察,瞪大了眼珠望向了那战场中央的黑衣少年。

    “竟然真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