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凶兵问世!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三章 凶兵问世!

    已经改换了行装,混入坊市之中的白阳揉了揉鼻子,满脸莫名的偏了偏头,随即便与主宰说道:“这次杀了陈家的家主,算是折了他们一名主要战力。恐怕从今开始,陈家就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你这小子倒是狡猾的很,居然想的出兵分两路,让帝狐去救那丫头,自己去陈家吸引注意,不过,经过这次战斗,你应该明白了自己与真正的强者有多大的差距,这还仅仅只是天元境,在那之后,还有武尊强者,甚至更高深的境界。你接下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白阳点点头,不动声色走在依旧热闹的坊市之中,笑道:“这我自然知晓,借你之力感受到了天元境的威能,对于我接下去的修炼,也是有不小的益处。”

    主宰沉默了片刻,良久没有吭声。

    其实此时此刻,他对白阳已经是越来越欣赏了。将自己的灵魂之力借出去,除了帮他渡过难关,还有一丝考验的意思在其中,如果白阳仅仅因为这点外力就好高骛远,对自身的修炼产生了松懈的念头,主宰也就没有必要再为他耗费心力。

    不过白阳得到强大力量之后的反应,显然让主宰极其的满意,沉默了一阵后,问道:“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做?”

    听得这话,白阳脚步逐渐放缓,抬起眼帘,瞥了眼坊市尽头一家极其不起眼的寒酸店铺,咧了咧嘴,说道:“动了我的亲人,就必须得付出代价,你的力量解决了那些强者,但这名始作俑者,可不需要假于他人之手。”

    陈家那巨大的地下作坊之内,忽然间传来一阵莫名至极的震动,镇守在中央的灵器熔炉光芒大绽,一股冲天而起的炽热火芒,将这地底作坊映照得亮如白昼。

    “怎么回事?灵器暴动了?”

    “不好,它的神性正在消失,快想办法,不然这炉子就废了!”

    几名炼器师急忙从自己分属的作坊跑了出来,看到那灵器熔炉的异变,急忙之间挥使众人激活熔炉附近的符文。

    顿时间,大约上百道禁锢符文亮了起来,繁玄的文字闪烁着莹白光芒,与灵器熔炉绽放出的炽热火光呈鲜明对比,两道光芒在空中相互碰撞,谁都没有让步的意思。禁锢符文的光芒显然占据了上风,使得灵器熔炉流淌出的神性渐渐失去了反抗力量,可是就在几名炼器师以为事情到此结束的时候,灵器熔炉却是疯狂震颤起来,那高约数十丈的巨大炉子抖动起来,恐怕连地面都会感觉到一阵莫名的震颤,更别说是作坊里的这些人。

    强烈的震动让许多作坊工人站立不稳,惨叫着摔倒在地,而那些稳定流淌向各个洞窟中的岩浆与铁水,也是因为熔炉的不稳定而倾洒下来,密密麻麻宛如一场火焰大雨,那些没有太多实力傍身的作坊工人自然被烫的嘶吼惨叫,整个地下作坊豁然间变得如同炼狱。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一名年纪颇大的炼器师望着那震颤不已的灵器熔炉,满脸都是疑惑和茫然的神色。

    “快走吧,逸老,这炉子已经保不住了。”有个年轻的炼器师拉住他,快步冲入了洞窟中躲避这场灾难。

    场面混乱不堪,却是谁都没有注意到灵器熔炉中,一柄通体被火焰缠绕着的重兵缓缓升空,强悍无匹凶戾之气横扫四周,并且极其霸气的吞噬着灵器熔炉的神性。

    有一些散逸的神性想要逃走,而这重兵却是分出了几缕火焰,将那些神性死死卷住,拉扯过来继续吞噬干净。

    每吞噬一道神性,这重兵之上缠绕着的火焰便是越发耀眼,那从剑柄一路延伸到剑尖的特殊花纹,也如同美丽而又致命的花瓣一样,徐徐绽开。

    “成了,终于成了!”

    躲在洞窟之中的老者抬头看着那柄威势凶悍的重兵,颇为兴奋的一拍巴掌,与陈贪狼道:“吞噬了这些神性,它就等于有了进化到灵器的门票。再加上恶火无尽两道核心符文的加持,未来的成长,简直是不可估量的。”

    陈贪狼对于老者的话恍若未闻,目光始终盯着悬空而立,霸道莫名的重兵,突然长笑了一声,整个人如同狂风般冲了出去。

    “小子,你想找死?”看到陈贪狼疯癫的举动,老者大喝了一声。

    但陈贪狼现在显然听不进他说话,几个呼吸间便已经冲到了灵器熔炉旁边,浑身已经变成血色的罡气将温度隔绝在外,脚尖猛踏着炉身,直接跃向了空中那柄重兵。

    啪!

    一把握住重兵剑柄,陈贪狼脸上的嗜血笑意,便是化成了一股快意,想要将手中的重兵提起来,然而手掌中却是传来一股悍然热力,想要挣脱自己的手掌。

    这把重兵,显然拥有极其凶狠暴戾的自我意识,但陈贪狼却是不怒反喜,瞥了眼作坊之中横尸遍地,惨叫连天的炼狱景象,嘴角笑容更盛,大笑道:“你若是渴望痛饮鲜血,那就臣服于我,这世间再没有比我更适合你的主人!”

    那些没有受到火雨波及的炼器师与作坊工人看到熔炉顶上的一幕,就算他们再怎么愚蠢也该猜到,自己这些人只是无辜的牺牲者,可是看到那尸横遍野的空地上,肆意纵横的岩浆开始逐渐吞噬那些残躯,有幸活下来的众人却是连半点怒意都提不起来。

    能够被带到这里的炼器师,大多都是在大陆上郁郁不得志的那种,再加上陈家的手段极其狠毒,多年以来平压了几次炼器师的动乱,那等血腥手段,经历过的人每每想起都会觉得不寒而栗,几次之后,整个作坊内敢于抗争陈家的人早已不复存在,剩下的这些,也只不过是些顺从无比的行尸走肉。

    嗡嗡!

    重兵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强,强悍到陈贪狼不得不用嗜血诀去压制它才能不让它挣脱自己的手掌。可是那股悍然巨力,却也影响到了他,如果继续僵持下去,迟早会将他的体力耗尽,更别说是驯服这柄重兵了。

    “有点意思!”

    陈贪狼舔了舔嘴唇,忽然之间加大了罡气输出,手臂上的袍袖都是被这忽然间涌出的凌厉罡气给胀破,又被这重兵上的火焰给烧成了飞灰。

    狂暴的罡气涌入重兵中,试图激活其中的符文,让它承认自己是它的主人。然而这柄拥有自我意识的凶悍重兵同样不甘示弱,以自身神性将陈贪狼的罡气尽数驱逐出去,就算加大了罡气的输出,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慢悠悠从洞窟里走出来的老者抬头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虽然这柄重兵是当世罕见的凶器,可它毕竟拥有神性,自然就有属于高等玄器的傲气。就好像凶悍的妖兽,同样是充满了傲气的种族,千百年来,人类中虽然有驯服了强大妖兽的存在,但那无一不是实力通天,或是品性极佳的存在,如同妖兽择主一般,拥有神性的兵器,肯定也是有它选择主人的标准。

    如此抗拒陈贪狼的收服,就代表这柄凶兵根本就不会承认陈贪狼做自己的主人。

    “罢了罢了,就当我还清了最后欠你的人情吧。”老者叹息了一声,以传音之法,将一段能够压制其自主意识的口诀教给了陈贪狼。

    陈贪狼脸色难看,死死握着手中的重兵,犹豫片刻却还是按照老者教导的方式,念出了那段口诀。

    此时先短暂的将其自主意识压制住,才能再图日后驯服,否则一直是这样的僵局,也不是陈贪狼想要看到的结果。

    这段口诀哪怕对付灵器也依旧有效果,但这重兵的意识太过凶悍,竟还剧烈挣扎了片刻,最终才不甘的陷入了沉睡。

    隐藏在其中那股凶悍意识一旦睡去,这柄重兵就只是普通的高阶玄器而已,上面缠绕着的火焰尽数敛去,黑红相间的纹路彻底暴露在眼前,陈贪狼欣赏无比的抚摸着剑身,低声道:“迟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臣服于我。”

    “哎,作孽啊。”看到那重兵神光尽敛,老者心痛的叹了口气。

    毕竟这是他准备了五年的作品,一经出世,还没等绽放光芒,竟要受到如此蒙尘的待遇,说不痛心那绝对是假话,但是这把兵器毕竟是为了陈贪狼而打造的,即便他无法将其驯服,老者也没有理由再多过问什么。

    随即他看了一眼那已经彻底哑了火的灵器熔炉,收起心痛的表情,淡淡道:“用重兵将它砸碎吧,制造这熔炉的材料也极其珍贵,等到下一次进阶时,也许能够用的上。”

    陈贪狼毫不犹豫,举起手中的重兵,将身下那巨大的灵器熔炉砸了个稀巴烂。

    这一砸,就等于将这座坊市彻底的废了。失去了这座灵器熔炉,就算给陈家再多的人力物力,也不可能创造出一座可以不断出产玄器的坊市。实际上,若非借助这特殊的灵器熔炉,就算是那些大宗门,也不可能有不断创造玄器的能力,每一柄玄器的出产,背后都会有数不清的资源消耗,这种消耗绝非是一个家族可以长期供给的。

    然而陈家拥有的这种特权,便是被陈贪狼一剑砸毁,变成了满地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