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屠世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屠世

    最有希望让陈家跻身成为真正望族,甚至超越东都大陆某些家族的希望,便是被陈贪狼这一剑砸下,化成了千般泡影。

    那些在作坊中工作了十几年的老炼器师满脸呆滞地望着那灵器熔炉变成满地残骸,而那个踏着一堆碎片缓缓走出的陈贪狼,却是一脸嗜血笑容,丝毫不在乎自己亲手摧毁了陈家振兴的希望。

    在他的心中,唯一相信的只有自己,唯一的信仰就只有力量。什么家族大义,什么崛起的希望,在陈贪狼眼中根本连狗屁都不是,唯有握在手中的力量才算得上是力量,其他的,再强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把他等待了五年的凶兵,足够将他的实力提升一倍有余,如果能够将其彻底驯服,凭借着其中数以百计的繁重符文,完全可以让他拥有一剑劈死定元境强者的能力。

    当然,想要使用这柄重兵也需得付出不小的代价,数百道增强力量的符文,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了的。就好比一个孩童挥舞重锤,很有可能伤不到敌人,首先就伤到了自己。

    陈贪狼虽然有这个自信能够驾御它,但目前来看,想要驯服这柄凶兵,至少得付出一定的时间才行。

    “老头,给这重兵起个名字如何?”拎着那足有普通成年男子身高一般的重兵,陈贪狼向那名老者咧了咧嘴,说道:“既然它是你创造的,命名之事,自然就交给你了。”

    老者将手中那不知何时出现的玄铁球转了转,沉吟了半晌后,说道:“这柄凶兵戾性极重,只怕未来会成为一柄嗜血魔兵,不如,就叫它屠世吧。”

    “屠世。”

    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片刻后,陈贪狼满意的笑了笑,“屠尽世人,好名字,你果然有眼光。”

    听得陈贪狼这有些血腥的解释,老者也没有去辩驳,摇了摇头,说道:“这把兵器既然已经为你铸成,你我之间也就算是两清了。在这里耽搁了五年,我也是时候出去透透气了,嘿,还有,古尘音那家伙虽然已经失踪了,但他参与组织的炼药师协会依旧存在,所以你小子还是小心点说话,若是被人知道你私底下那么冒犯古尘音,炼药师协会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势力啊。”

    “一群炼药的家伙,再强又能强到哪去。借助外力或许能够强于一时,却未必可以强于一世。”陈贪狼撇了撇嘴,并不太当回事。

    然而,那名曾经与古尘音齐名的神秘老者,却是知道炼药师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世间奇兵易寻,但在某些时候却是一药难求,结交强大的炼药师,不光可以在修炼瓶颈之时借助丹药突破,更能够在性命危机的关头,从鬼门关踏回来!

    大陆之上的炼药师共有八品二十四阶,威名显赫的药王古尘音也不过是五品三阶而已,却已经能够生死人肉白骨,连天元境强者都会有求于他,更别说在五品三阶之上的恐怖存在了。

    那种炼药师,几乎透出点风声,就能够吸引无数强者为之卖命,其身价地位,也不是一直尴尬至极的炼器师能够媲美的。

    这些话,老者并没有与陈贪狼细说,因为有些事情,还是得亲自去接触,才能够领悟得到。像是陈贪狼这种对于力量有极度偏执的人,显然要吃几次大亏,才有可能会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大。

    “该说的话,我也已经说完了。日后若是你有机会去东都大陆,或许能够在炼器师协会见到我。”拍了拍陈贪狼的肩膀,老者淡淡的说完,扫了眼这已经一片狼藉的作坊,笑呵呵道:“住在这里五年多,居然还住出了些感情,好在你已经把这里毁了个透彻,不然我还真的舍不得走。”

    “老头,有缘再见吧。”

    将手中的屠世剑拄在地面,陈贪狼收起了嬉笑的表情,凝重道:“如果我还能活着,自然会去东都大陆看看,那所谓强者云集的地方,究竟有多么精彩。”

    老者摆了摆手,只给陈贪狼留下了一个背影,整个人很快就消失在深不见底的洞窟中。

    这么多年的相处,陈贪狼自然知道,这名老者的真正实力其实已经达到了地元巅峰,离天元境只有一线,整个陈家能够留住他的人,就只有闭关多年的陈人屠,但他选择留在陈家的作坊里,原因只不过是在当年他被仇家追杀,而且沉浸在亲手杀了自己妻子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时,自己巧合之下救了他一命。

    “嘿,希望还能见面吧,老头儿。”屈指弹了弹屠世重剑,陈贪狼低笑了一声,然而就在这时,就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一道同样噙着笑意的声音,缓缓响起。

    “只怕你没有这个可能了。”

    陈贪狼毫不惊讶的扭过头,看到那张并不算陌生的脸庞,呵呵一笑:“你能找到这里来,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想来也是,你这家伙的底,我可是一直都没有探清。”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想必你这次来,肯定是要取走我的性命,不妨告诉你好了,将嗜血诀修炼到了高深之境,我虽然也会死,但却不是你能够杀掉的。”

    手臂举起,那柄陷入死寂的屠世重剑直指对面那名少年,陈贪狼颇为残忍的舔了舔嘴唇,低声道:“我知道你不想听废话,那么,战吧!”

    轰!

    脚底狠踏地面,一声震耳巨响,自陈贪狼方才站立的位置爆开,血色的罡气自他体内暴出,随着那重剑落下,恐怖的巨力已经抽空了方圆之内的空气!

    “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重剑临顶,伴随着陈贪狼有些疯狂的嘶喊,早已微微蓄力的白阳脚步挪开半寸,手臂之上肌肉鼓起,淡淡的螺旋状罡气,环绕在拳锋之上,随后便是吐出一声低喝。

    碎骨劲!

    铛!

    拳头狠击在那重剑背上,震荡的巨力令陈贪狼紧握着剑柄的手掌差点脱手,身体旋转半圈,将那柄重兵惊人的抡出个弧度,卸掉了上面恐怖的劲力,脸色豁然陷入凝重,但声音却是兴奋道:“有点意思,再来啊!”

    那疯癫的表情,已然是一副入魔般的模样。

    但白阳却是动也不动,一股强大气息贯穿全身,如丝般的罡气流走于经脉之中,俨然是一副从未尝试过的行气路线。

    砰砰砰!

    陈贪狼脚步连踏,整个人横空跃起,手中的重剑几乎镀上一层血光,散发出炽热无比的温度,从天而降,再次砸向了白阳!

    这一击的力量已经完全突破了罡气层次,完全可以媲美真正的定元境全力一击!

    比起当初在燕返山中,白寒幽借助龙炎刀使出的烈焰横空不同。陈贪狼此时此刻整个人的精气神融为一体,甚至与手中那柄凶兵都有了血肉交融的感觉,这种状态在修炼时,便是难得一见的顿悟。即使是在战斗之中,也是一种能够临时增强战斗力的完美状态,如果把握好这个契机,陈贪狼甚至可以一举打破瓶颈,进入到真正的定元之境。

    “血风万里!”

    狭窄的洞窟通道里,陈贪狼的声音猛地响彻,那重剑夹杂着呜呜的风声落了下去,仿佛下一秒它就能拍碎面前的一切。

    凶戾之气,足见一般!

    “呼!”

    白阳缓缓举起手掌,砰地一声,他脚下的地面如同被重锤击中般炸裂,两侧的墙壁都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这显然是将力量催发至极的表现,体内几大窍穴一同运转,使得他的罡气浑厚程度,比之同境界的人要强盛了不止一筹,哪怕陈贪狼这招的层次达到定元境,白阳依旧是毫无畏惧,举掌相迎,沉喝道:“斩雪!”

    曾经击败过玄剑宗最强者玄剑子的拳法,之所以难以修炼,不光因为它那繁杂的入门式,更因为它遇强则强的诡异特性!

    想要在将这部拳谱吃透,就必须要经历无数次生死之间的考验。如果不然,那就始终都会不得要令,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这个特性,还是白阳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只有面对能够激发自身潜力的强大敌人,斩雪才有可能在巨大的危机之下,产生突破!

    眨眼间,白阳的动作便从一开始缓慢至极,变成了越来越流畅,直到肉眼难以辨查的速度,层层叠叠宛如海浪般的诡异拳劲,打出了一阵细微的气爆声,在陈贪狼将要落下的最后一个瞬间,白阳的手掌拍在了重剑之上,同时狠狠一拳,印在了他的胸口!

    那诡异无比的拳劲,令陈贪狼直接倒飞了出去,而白阳也是被巨力砸得双脚陷入地面,整个人虽然脸色微白,但比起已经呕出鲜血的陈贪狼来说,还算是较为完好。

    陈贪狼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眼神兴奋无比,但却是惋惜道:“你很强,可惜,却还是杀不了我。我承认现在并不是你的对手,但等我突破到定元境,一切就不同了。”

    一股浓郁至极的血光,从他体内暴冲而出,直接将他的身影笼罩进去。

    这种景象白阳曾经在陈为身上见过,就是这种诡异的遁法使得陈为当时逃过了死劫,但是陈贪狼所使用的,显然比陈为那种需要吸收活人鲜血的粗糙遁法更加精明,几乎眨眼间,那股浓郁的血色就已经包住了他,要朝洞窟深处遁去!

    “这点小把戏,就把你给难住了吗。”

    一个熟悉的女声响了起来,随即白阳只见眼前无端生起漫天霜落,四周温度骤然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