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收服!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收服!

    一抹绿色倩影从白阳身侧滑了出来,伸出白嫩纤长的手指,遥遥朝着陈贪狼逃遁而去的位置一抓!

    漫天霜寒气息,汇聚成一线冰芒,逼射而去,令那洞窟深处传来了一声极度低沉的闷哼。

    “哼!”豁然出现在这里的叶华颜抖了抖袍袖,手掌再次朝前方抓去,洞窟那边像是有什么重物飞来一般,呜呜低吟着风声,最后那柄凶戾至极的重剑旋转着飞了出来,铛地一声落在两人面前。

    看到这柄重剑,叶华颜脸色微变,“这家伙可真狡猾,舍弃了这柄重剑,否则绝对难逃一劫。”

    不过,当叶华颜仔细打量了两眼那柄凶气十足的重剑之后,美眸中也是闪过了一丝诧异,“这把重剑,竟还是高阶玄器?嗯好诡异的符文。”

    将那重剑从地上提了起来,叶华颜手掌抚过剑身上繁复的花纹,最后一指轻弹,击在了剑身之上,顿时间,那重剑上的符文就像是被激活了一般,淡淡的火光顺着纹路流淌蔓延,没有几个呼吸,那柄重剑便是被难以逼视的火光给包裹,一股凶悍至极的念头,横扫周围!

    “好东西,小师弟,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凶兵,倒是适合你那莽撞的风格。”叶华颜手掌紧握着剑柄,以着自身实力强锁重剑之上的反抗力量,同时笑眯眯的回过头,看着那表情有些尴尬的白阳。

    摸了摸鼻子,白阳尴尬道:“师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叶华颜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将那不停反抗的重剑给插在地上,淡笑道:“如果我不找来这里,只怕你还不知道自己惹了多么大的祸。以一己之力撩拨两名天元境强者,并且击杀一名地元巅峰,这等战绩,如非我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那个威风凛凛的人是我的小师弟呢。”

    揶揄的话语,让白阳脸颊微红,但却没有承认下来,因为早在玄剑宗时,他就已经被叶华颜数落的练就了一副厚脸皮,自然不可能因为一句打趣就把事情都招了。

    不过,并非是他信不过叶华颜,而是主宰与神力的事情实在太过复杂,若是被叶华颜知道,对她来说也并非是件好事。

    见着白阳没有接话,叶华颜摆了摆手,无所谓道:“每个人都会有一点小秘密,不过你这小家伙藏的秘密,便是连我都吓了一跳,怎么样,惹了这么大的祸,你还打算继续待在离渊城?”

    白阳思考了一下,随即道:“在这里耽搁了这么一段时间,其实早就动过离开的念头,只不过一直有事缠身。现在也算是处理了七七八八,虽然让陈贪狼侥幸逃走,但想必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再兴风作浪了。”

    叶华颜抿唇一笑,揉了揉白阳的脑袋,“你这臭小子,这是用话在挤兑师姐?放心好了,受了我一击,那陈贪狼即便不死,以后也是个废人,我的血脉之力会将他的鲜血日渐冻结,他想活命,就必须牺牲修为苟延残喘,若是以为依靠嗜血武尊的功法便可以自救,那他只会死的更快而已。”

    自己那点小心思被拆穿,白阳倒也不觉得脸红,笑了笑之后,目光却是挪到了那柄火光肆虐的重剑之上。

    “呵呵,小子,这丫头并没有忽悠你,这柄剑真的是好东西。”

    当白阳目光落在重剑上的瞬间,主宰的声音便是在脑海里响了起来。

    白阳以意识问道:“此话怎讲?”

    “这柄重剑的铸造者,眼光很不错,懂得考虑战兵的未来。这种胆量,即便在炼器最辉煌的时代,也没有几个炼器师能够拥有,更别说他的手法同样十分出色,将号称符文炎魔的恶火,以及最难篆刻的十大符文之一无尽融为一体,成为这柄重剑的核心符文,使它的未来不可估量。”

    “当然。”主宰的声音顿了顿,颇为戏虐道:“创造这柄战兵的人,似乎藏了个小小的陷阱,篆刻了数百道力量增强符文,使得这柄重剑的使用难度大大增加。更何况,它已经生出了一丝自主意识,会抗拒自己不承认的主人,如果是身体强度不达到要求的人使用它,恐怕直接会被那恐怖的压力给搞得身体崩溃。”

    白阳听出了主宰话里的深意,问道:“你的意思就是,我有这个资格使用它?”

    主宰嗯了一声:“你现在的肉身强度,已经不逊于一些炼体入门的修者,倒是符合使用这柄战兵的要求。”

    白阳闻言,沉吟了片刻,便是在叶华颜的注视之下,走到了那柄通体萦绕着火焰的重剑旁边,伸手一握!

    倏然间,那凶戾非常的重剑就像是受到了挑衅一般,剧烈震颤起来,那股庞然大力几乎挣脱了白阳的手掌,好在白阳始终处于警惕状态,顿时催发罡气,死死握住了这不服帖的重剑。

    “呼!!”

    重剑之上,火焰突然蹿高了数尺,空气之中充斥着令人头皮发炸的炙热味道。而那重剑之上的恶火符文居然自己亮了起来,极为贪婪的想要吸收白阳体内的炎魔血脉。

    然而白阳却是眯了眯眼,立刻催动了体内那只缩小版炎魔,本来还在打盹的小炎魔睁开淡蓝色的双眼,感受到那股嚣张无比的贪婪意识,顿时有种被挑衅的感觉,怒吼了一声,化作精纯无比的火元,流淌在白阳经脉之中,并且比那重剑更加残暴的反吞噬起来。

    本来把白阳体内的炎魔血脉当成一顿美餐的贪婪意识就像是见了鬼一般,整个剑身也开始猛烈震颤,那窜起老高的火光越来越弱,几乎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好了,如果再这样吞噬下去,恐怕就会伤到它的符文本源。差不多收拾服帖就可以了。”主宰的声音再次响起,阻止了白阳继续吞噬这柄重剑上的火元。

    当白阳收回了炎魔血脉的时候,重剑上的火光顿时收敛起来,轻轻颤了颤,仿佛认输了一般,任凭白阳握在手中也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

    站在一边的叶华颜看到这一幕,颇为惊奇道:“小师弟,我几乎都要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哪个老家伙的转世,这种连实力压制都难以驯服的凶兵,你都有办法对付,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难住你。”

    白阳讪笑了一声,“这只是我的血脉之力有些讨巧罢了,侥幸,侥幸。”

    说话间,他将重剑提了起来,而这一次,这柄已经老实了不少的重剑没有再反抗,反而将自身的火力尽数收敛,连那些繁复华丽的花纹都暗淡了不少,看起来就像是一柄普普通通的重兵,完全没有方才那种气势压迫的感觉。

    白阳苦笑了一声,这把兵器的意识也算是识时务,知道自己能够废了它的本源符文,居然这么快就服帖了起来。

    挥舞了一下这柄分量不轻的重剑,白阳还算是颇为满意,随即便将它给收进储物戒指。

    “师姐,我还需得回一趟白家确认些事情。”白阳看了眼叶华颜,而后者却是噙着一丝玩味笑容,淡淡道:“正好,我左右也无事,就陪你再回一趟白家吧。”

    这般果决的态度,让白阳本来说了半截的话只得咽了回去,苦笑着点了点头。

    白伊伊稀里糊涂回到白家以后,没过多久,便被白不世叫去询问了一些事情。

    而白伊伊自己只觉得脑子浑浑噩噩的,好多事情都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被关在一个十分黑暗的地方,然后有一个身穿素白长裙的女子救了自己。

    至于那女子是谁,长得什么相貌,却是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印象。

    最后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白不世便是温和道:“伊伊,你也受到了不轻的惊吓,这些事情不必再多想,快些回去休息吧。”

    还在恍惚出神的白伊伊听到这句话,连忙恭敬道:“是,爷爷,那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白不世点了点头。

    待到白伊伊离开后,白不世眉头微皱,缓缓站起身,那名如同影子般诡异的老人忽然从阴影中踏了出来,走到他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怎么回事?”白不世楞了一下,旋即道:“当真如此?”

    那名态度一丝不苟的老者点了点头:“经过验查,不似作伪,现在正在着手治疗她。”

    沉吟了一声后,白不世道:“那就先取消她的禁闭,等到情况稳定了一些,便把她直接送回离天宫。”

    老者闻言,脸上露出犹豫之色,片刻后方才说道:“勾结外人,出卖同族,按照家法,当断其手脚,废其修为,杖责百次之后逐出家门。老爷您心软下不了手,但这种不痛不痒的责罚,却是会让其他族人寒了心。”

    “哎!”

    白不世叹息道:“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清楚?但是白寒幽这孩子就算犯了再大的错,那也是我的亲生孙女,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又如何下得了这个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