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八十章 一脚踢死!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 一脚踢死!

    听到这句话,那少女的气息顿时有些不稳,空气中散逸的罡气骤然凝练,宛如道道锐利剑锋,遥空直指那满脸狞笑的暴风佣兵团三团长。

    三团长此时酒意上头,眼神里面透出不屑之意,缓缓站起身,顿时便有种压迫感自他身上传了出来。

    这种真正从刀光血影中锻炼出来的凌厉气势,其实并不是实力的强弱就能取代的。这名暴风佣兵团的三团长也算是手中人命无数,长久以来养成的杀气,几乎瞬间就能让人吓破了胆子。

    尽管对面那少女实力强劲,比起那三团长来说也未必逊色太多,但是两人迎面一站,在气势上少女便已经输了三分。

    强咬牙关不让自己露怯,少女恨声道:“今天我不想跟你清算旧仇,只要你将物资还给镇子,我就饶你一命。”

    三番两次被这少女挑衅,就等于是在一群弟兄面前丢了人,三团长捏了捏拳头,将横搁在桌子上的短锤炒了起来,表情已经没有什么耐心,咧嘴冷笑道:“小丫头,既然你表现地这么成竹在胸,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这么狂。”

    “嘿,三团长,这妞儿该不会是当初掳到团里那美人儿的妹妹吧?我说怎么看着有几分相似,如果不是她竟敢偷袭大团长,我们弟兄们也不可能享用得到那种级别的女人啊。”

    “原来是她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娘们可是野的很,听说还有点实力,可惜被大团长废了修为。”

    “如果大团长不废了她,你以为就凭你那两手,能驯服得了那种女人?”

    各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从那些佣兵团成员口中冒了出来。那些话就像是一根根毒刺,扎在了少女的心头,让她疼痛难忍,却又愤怒异常。

    她娇喝了一声,三两步冲向了那桌嚣张至极的佣兵,掌风挥至,凌厉罡风轰然砸下。

    哼!

    三团长冷哼着举拳相迎,更加雄厚的罡气令他的胳膊看起来都粗了几圈,少女的手掌拍在他的拳头上,就像是打在一块铁石之上,非但没有建功,反而令自己的掌心酥麻,半边肩膀都是软绵绵地失了力气。

    然而两人交手迸散出去的气劲,却是让周围的桌椅轰然炸裂,满桌酒菜四处纷飞,许多躲避不及的佣兵被淋了一头一脸,发出阵阵怪叫。

    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有些脾气暴躁的佣兵更是骂出了粗鄙至极的话语。

    “给我退回去!”

    三团长狂喝了一声,恐怖劲气爆发出来,令那少女倒退数步,脸色倏然变白了几分。

    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三团长狞笑道:“小丫头,罡气八段在你这个年龄段的确难能可贵,但很多经验,可不是能随便学到的。”

    一语双关的说着,他还拍了拍自己的胯部,挺了挺腰,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那些佣兵们也都跟着纵声大笑,极其肆无忌惮。

    “初柔,先别冲动!”那个年轻人一把拉住了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再次动手的少女,沉声道:“我们的目的是拖延时间,而不是送死。”

    少女死死瞪了那三团长一眼,深吸了口气,缓缓退了回去。

    “怎么着,小丫头,这么快就认怂了?”止住大笑,三团长泛红的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之色:“不如这样,你可以学你的姐姐,把我们弟兄们伺候舒服了,我就把那些物资还给你,如何?”

    “算了吧,三团长,这种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小丫头,我可没有兴趣!”

    有团员大声道。

    而那个贼眉鼠眼的矮个子男人却是摸了摸下巴,怪笑道:“这丫头虽然还挺青涩,咬一口下去,味道肯定酸的不行,但是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你们若不喜欢,就把她交给我,我来好好疼爱她,哈哈哈哈。”

    欺人太甚!

    少女双眼怒睁,终于是忍不住踏出了一步。

    “真是场精彩的表演,不过,我有些看腻了。”

    就在双方将要再次爆发冲突的瞬间,坐在角落里的白阳将自己的斗篷盖在头上,缓缓站了起来。

    在这种气氛之下,说出如此令人误会的话,倒是让那些喝了不少酒而不太清醒的暴风佣兵团成员呆滞了片刻。

    别说是他们,就连那个年轻人,以及那名怒火极盛的少女也都楞住了。

    他们的目光都望向了角落那个几乎被人忽视的家伙。

    “三团长,这小子,刚刚就在那里?”

    那个贼眉鼠眼的矮个子男人打了个酒隔,醉眼朦胧的看了看白阳。

    三团长皱了皱眉,想起之前白阳刚刚踏上酒楼的时候,给了他一种极其心悸的错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升上心头,他摇了摇头,低声道:“派个人处理了。”

    “派什么人啊,就我来吧。”矮个子男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抽出腰间的短刀,弹了弹刀刃狞笑道:“我的宝贝可好久没有见过血了。”

    他看向白阳,极为不屑的招了招手:“大爷来陪你玩玩。”

    “干的干净点。”

    知道这矮个子男人有种变态嗜好,三团长皱眉说道:“不要弄的到处是血,影响了我的食欲。”

    “嘿嘿。”

    矮个子男人点了点头,但看他那满不在乎的表情,显然是没有往心里去。

    走到白阳身前一丈的距离,他微微扬起视线,看着那张被斗篷盖去一半的清秀脸庞,舔了舔嘴唇,“老子就喜欢杀你这种小白脸。”

    “哦。”白阳应了一声,然后偏了偏头,问道:“你的遗言,就只有这些么?”

    矮个子男人眨了眨眼,从这话里嗅到了一丝不太好的意味,常年养成的感觉让他浑身冰冷,酒意立刻醒了七八分。

    然而等他的视线再次聚焦时,刚刚还在一丈外的白阳瞬间出现在他面前,轻描淡写的一脚踢了出来。

    轰!

    宛如被凶猛巨兽撞到了胸口,那矮个子男人的身体在原地凝滞了片刻,下一秒便极其突兀的倒飞了回去,骨头碎裂的声音清脆至极,就如同他的身体撞穿了酒楼墙壁那般回响在众人耳畔,惊呆了一堆不知所谓的佣兵团成员。

    那名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少女张了张嘴,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那个矮个子男人穿破了酒楼的墙壁,半边身子却还挂在破洞边缘,整个人就像是被轰碎了骨头的烂泥般,全身上下都血肉模糊,死相极为凄惨。

    看到这种凄惨至极的死法,少女忍着内心的惊讶合上了嘴。这个矮个子男人在暴风佣兵团中的地位还算是比较高,是一名核心成员,实力已经达到了罡气四段,以一手家传的刀法武技闻名,有传闻他的一手快刀,能够让人在反应不过来的时候被切碎,许多想要剿灭他们的高手,有不少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可这样一个颇具凶名的佣兵,居然被那个身披御寒大麾,将整张脸藏在斗篷下的人一脚踢死了。

    这种不真实的感觉让少女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

    而同样震惊的人还有三团长,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眼前那个恐怖的家伙,吞了吞口水,震惊到无以复加!

    一脚踢四一名罡气四段的强者,这种恐怖的实力,让三团长瞬间就想通了方才自己为什么会有种心悸的感觉!

    白阳看了眼那绝对死的不能再死的矮个子男人,似乎还比较满意自己那一脚造成的后果,笑了笑后,缓步朝三团长走去。

    他就这样一步一步,极其缓慢的靠近暴风佣兵团的成员,然后伸出手拍了拍那三团长的肩膀,好似没有用半点力气,却直接将三团长拍得坐在了椅子上,而他身下的椅子,也是深深陷入地面半尺左右,如此恐怖的力量却没有破坏椅子本身,光是这一手对于自身力道的控制,就再次让在场之人震惊了。

    “朋朋友”三团长这次是彻底结巴了,吞吞吐吐的想要说点什么狠话,却发现自己被对方一拍之下,连体内的罡气都凝滞了几分,不得不悻悻的闭上了嘴。

    “别管我叫朋友,你没那个资格。”白阳低声说着,然后走到窗边,瞥了瞥街道上的几车物资,回头对那个少女道:“那些物资,是属于你们的?”

    见他突然跟自己说话,少女有些没反应过来,脸蛋微红,轻轻点了下头。

    “把那些东西拿走吧。”白阳挥了挥手。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少女下意识脱口而出,但问出这个问题,她就有些后悔的闭上了嘴。能够一脚踢死罡气四段的高手,怎么可能畏惧这些杂碎?

    虽然实力不错,但这少女显然涉世不深,好在她身旁的那个年轻人拉了她一把,然后对白阳拱了拱手:“多谢阁下出手相助,这些物资对我们策马镇来说意义重大,来日相见必会回报阁下的恩情!”

    见白阳没有吭声,那年轻人便赶忙拉着少女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反正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拖住这些暴风佣兵团的家伙,然后等自己这边的人将物资夺走。既然有人出手相助,那他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临走之前,少女还深深看了眼白阳,脚步有那么瞬间的犹豫,最后还是跟着同伴走出了酒楼。

    “无关的人已经离开,这位,三团长是吧?我倒是有点事情想跟你请教请教。”

    拖过来一把椅子,白阳坐在三团长面前,笑的有些不怀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