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凶兵之威,一剑拍烂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四章 凶兵之威,一剑拍烂

    造型古怪而又嚣张的火焰重兵出现在众人眼前,就像是一头张扬狂妄的凶兽,肆意朝四周龇露自己锋利的牙齿。

    而白阳那平淡的话语,也是令许多被这柄凶兵的造型震慑住的佣兵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多少都有些不自然。

    譬如黑虎、郭惊风那种见多识广的老佣兵,在见到屠世的瞬间,眼睛就都已经直了。

    “这把重剑,好强的凶煞气息。”

    黑虎的双眼几乎凝固在屠世重剑上,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才有些惊叹的说道。

    郭惊风则是脸色不太好看,被白阳这么质问,面子上显然有些过不去,但当着这么多人之前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露骨,遂冷笑道:“这位小兄弟,如果你能打碎这秘术傀儡,不光无需赔偿,我还可以让你直接拥有黑铁级佣兵的待遇,但你要是敌不过这傀儡,就别怪我郭惊风不讲情面了。”

    手腕翻转,环绕着淡红色火焰的屠世重剑在地面摩擦了一下,似乎发出了极其兴奋的低鸣。白阳目不斜视地盯着那具黑色的秘术傀儡,缓缓将罡气输送到屠世重剑之中,一股从未有过的庞然大力经过那些符文的疏导,化成数十倍反馈回来,几乎瞬间就让白阳的手臂死死绷紧,浑身都是细微地颤抖起来。

    “沉住气,这股反震之力并不会持续太久。不过,你只有一击的机会。”

    主宰对于这种情况并不意外,淡声提醒白阳该如何应对。

    屠世重剑虽然已经被他收服,但是这柄凶兵的存在,就是一把无所不破的利器,它的内部篆刻着上百道力量增强符文,普通的罡气强者想要挥使它根本就是妄想,也只有白阳这种身体经受过无数次摧残,早已和同境界高手不能相提并论的怪胎才可以安然无恙使用它。

    轰、轰、轰!

    秘术傀儡猩红的双眼忽然变得更加亮了几分,庞大的身躯轰然压至,动作竟是比刚才还要迅猛,狠狠的一拳压下来,宛如万斤巨石从天而降,空气仿佛都被这一拳给抽空了,许多离得稍近的佣兵皆是感受到极其恐怖的劲压,如同切身处之,脸色苍白。

    但正面这一拳的白阳却是低喝了一声,扬起手中的重剑顺势劈去,同样狂暴的气浪在这练功室中掀起,秘术傀儡的重拳与重剑交触,发出震耳无比的金铁交鸣。

    在那只硕大无比的铁拳之下,白阳显得无比瘦就连他手中凶煞慑人的屠世重剑都像是随时会被击断一般。

    这副诡异至极的画面凝固在众人眼里,很多佣兵下意识觉得那个身穿黑袍的小子要被拍成肉泥了,但就在他们这个念头刚在心底升起的时候,那个在傀儡重拳下仿佛承受不住压力的白阳突然加大了罡气输出,稍微松懈了几分力气,使得傀儡的身体产生了一丝倾斜。

    这片刻的破绽,便是他等待的时机,脚底狠狠踏住地面,那坚固无比的地砖顿时被剁碎成几块,深深吸了口气,白阳将手中的屠世重剑轮圆半圈,狠狠横拍向那秘术傀儡!

    便听轰然一声,宛如正面承受了一头巨魔冲撞般,那战无不胜的秘术傀儡身躯凝滞半息,旋即竟是悬空数尺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篆刻了无数防御符文的墙壁上。

    墙壁上的防御符文骤然大亮,硬是拦住了秘术傀儡的躯体以及那股恐怖劲力的双重冲击,饶是如此,原本浩光大放的防御符文此时也显得暗淡了不少,似乎消耗了大量的力量。

    再看那撞在墙壁上的秘术傀儡,被重剑横拍到的部位已经深深凹陷进去,一些精密的金属零件从另一侧身体的伤口中撒了出来,因为猛烈的撞击,它的头部已经陷进了身躯中,半边身子就像是塌了一般,看起来狼狈至极。

    尽管如此,这秘术傀儡依旧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但因为身躯上的破损实在太过严重,在几次令人耳膜作痛的金属摩擦声之后,那艰难爬起一半的秘术傀儡彻底瘫痪在地,只剩半边的狰狞面孔上,猩红的眼睛彻底失去神采。

    这尊凶神恶煞的秘术傀儡,竟是被人以如此暴力的方式直接拍成了废铁!

    那些站在外围观战的佣兵几乎全都张大了嘴巴,像是吓傻了一般,呆滞了片刻后,满场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不过,还有些人将同情的目光投向白阳,略带着一丝惋惜。

    “想不到这小子的实力还真的挺强,虽然是借助那把造型奇怪的重剑,但能够一击轰杀秘术傀儡,也算的上是罡气境中的佼佼者了。要知道,秘术傀儡这种东西,就算是定元境强者碰上了都会头痛,罡气境遇上,那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一个佣兵回过神来,声音压低了几分,不无赞叹的说道。

    站在他旁边的老佣兵叹了口气,惋惜道:“是啊,年纪轻轻就有这种实力,实属不易。但他得罪了郭惊风,以后的日子只怕是不好过了,搞不好郭惊风还会故意刁难他,找一些生存率极低的任务,强制性让他完成,几年下来,就算不死,只怕也要被折腾成残废。”

    他的话让周围的几个佣兵想起郭惊风的肮脏手段,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而那个体型微胖,脸上笑容收敛起来的郭惊风此时脸色铁青,盯着那具已经被打得破烂的秘术傀儡,嘴唇蠕动几次,竟是被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尊秘术傀儡,是他从屠龙佣兵团中带出来的财产之一,名义上虽然是佣兵协会的试练之物,但实际上却是他郭惊风的个人私有,同样也算是他的一个杀手锏,毕竟这种永远不知道疲惫的傀儡,在某些时刻可是极其关键的战斗力。

    平时把秘术傀儡放在佣兵协会之内,做为白银佣兵的考核项目,这些年来使用的次数极为有限,今天将它搬出来,也是为了给黑虎一个下马威,同时警告新人要懂得站队,不要跟黑虎靠得太近,可谁知道,这尊在整个策马镇都找不出敌手的秘术傀儡,竟会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用一把造型诡异的重剑给拍了个稀巴烂?

    眼睁睁看着白阳不屑地撇了撇嘴,将屠世重剑收回储物戒指,那副意犹未尽的表情似乎在嘲笑秘术傀儡太不禁打,郭惊风便觉得有股邪火从心底窜起,让他隐藏在袍袖下的双拳骤然握紧,双眼几乎要喷出火焰来。

    “哈哈哈哈哈,千秋兄弟,干的漂亮!这一击实在太痛快了,你算是完成了我多年以来的心愿啊!”

    这时,黑虎大笑着迎向了白阳,狠狠一拍白阳的肩膀,看着那堆几乎变成废铁的秘术傀儡,脸上的笑意无比畅快。

    说完之后,他偏了偏头,扫了眼那满脸怒容的郭惊风,冷笑道:“怎么样,郭会长,这考核也通过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郭惊风眼睛一眯,胖脸上的肥肉颤了几颤,最终皮笑肉不笑道:“能把秘术傀儡都给打成这个样子,我自然无话可说。”说着,郭惊风的目光盯住白阳,语气微微一顿,继续道:“不过,我觉得这位小兄弟在考核中使用特殊武器,却是有失了公平,如果以后来参加佣兵考核的人都凭借玄器,甚至灵器来打败傀儡,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在佣兵协会就任高职了?”

    “去你娘的吧!”黑虎一口吐沫吐出来,冷声道:“郭惊风,你不要得寸进尺,佣兵协会明文规定,考核之时不禁止使用任何兵器,就算人家拿神器来,那也是人家的本事,关你屁事?”

    这般污言秽语,令郭惊风眼睛眯的更紧,仔仔细细看了黑虎几眼后,他忽然笑了起来,缓缓道:“佣兵协会的确没有禁止参加考核的人使用兵器,但那是佣兵协会总部的规定,在我这里,我是会长,制订规矩的人就是我。”

    黑虎闻言,向前跨了一步,身上的铠甲响起了咔嚓一声,怒睁双眼喝道:“老子看你是给点脸不要脸,郭老胖子,你如果对老子有什么不满,大不了咱们拉出来打一架,谁拳头大谁说话便是,玩这些唧唧歪歪的娘们手段,我黑虎看不起你!”

    别看黑虎只是白银级佣兵,但如果真的打了起来,郭惊风年岁以大,再加上那花架子般的定元十段,其实未必是黑虎的对手。面对气势汹汹仿佛要择人而噬的黑虎,郭惊风表情一变再变,最后扯了扯嘴角,冷笑道:“好,好,好,黑虎,今日我就不与你计较,但你能嚣张的日子也没有几天了。”

    甩下这么一句狠话以后,郭惊风那细小的眼睛连带着瞪了白阳几眼,将这个毁了他宝贵傀儡的小子记在了心里,然后怒不可遏的拂袖而去。

    眼见没有什么热闹可看,那些围在四周的佣兵便也逐渐散去,方才嘲讽得最大声的几个人也都战战兢兢的低着头离开,生怕现在白阳此时闲下手来秋后算账,他们那小身板可不比秘术傀儡,压根就抗不住那恐怖的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