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勾心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八十八章 勾心

    这些暴风佣兵团的成员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佣兵团二团长刘炎,这龙火四式是他最为得意的绝技,为了修炼这套玄阶中品的武技,他甚至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如今此招大成,本应该在他手里大放异彩,可是,这个横跨数丈挡在黑虎面前的少年,竟是张了张嘴就将他的得意武技给吃了下去,这种荒谬至极的场景,令刘炎不禁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意犹未尽的打了个饱嗝,白阳敛去血脉爆涌造成的光芒,朝黑虎问道:“没事吧?”

    黑虎回过神,膛目结舌的看着白阳,有些结巴道:“千千秋兄弟,你才是没事吧?”

    白阳闻言一楞,但看到周围之人那如同见到怪物的目光,便是明白过来,自己刚才的举动到底还是有点惊人了。

    一来他救人心切,并没有考虑太多,二来炎魔血脉越来越强大,总会渴望着吞噬那些火元之力。尽管刘炎的火元之力并不纯粹,好歹也是玄阶招式,以其他的方式抵挡既浪费不说,有可能还会两败俱伤,不如直接将它吞掉,做为炎魔血脉的资粮。

    这些想法只是在他脑海里转了个圈,旋即他便是付出了行动,却没有料想到这一行为有多么的惊人。

    “现在可糟了,洛果果倒还好,毕竟我拥有一种血脉之力的事情,在玄剑宗内不算什么秘密,但其他人难免会心生怀疑。”白阳皱了皱眉,就在这时候,主宰却是说道:“小子,平时看你挺聪明,关键时刻怎么就变成了死脑筋?这个人是那什么佣兵团的二团长,你以一介散人佣兵的身份展现实力,岂不是可以更有效的接近他们的计划核心?”

    听到这话,白阳恍然的眨了眨眼,他们暴风佣兵团现在一定需要大量的高手压阵,毕竟金龙一事绝不是可以用炮灰的数量解决的任务,如果没有足够的强者,凭他们想要吃下次天级的委托,根本就是妄想。

    念头稍微一转,白阳已经计上心头,将黑虎扶起来之后,一言不发的看着那刘炎。

    被白阳双眼盯住,刘炎心底其实也在打鼓,没办法,自己最强的武技被人家张了张嘴就给吞进腹中,还像模像样的打了个饱嗝,这种怪胎,借他刘炎两个胆子也不敢再去招惹。

    但此时露怯未免输了气势,刘炎暗不做声的吸了口气,沉声与白阳道:“这位朋友,看起来有些面生,应该不是策马镇的人吧?”

    “我是今日才来策马镇的。”白阳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而刘炎闻言,却是稍微松了松紧张的心情,语气也转变了几分态度,稍微客气道:“既然朋友不是策马镇中的人,不知道我们暴风佣兵团也情有可原,今日我暴风佣兵团的二十几名弟兄,以及三团长全都死在了策马镇内,能够做这件事的,便只有那名小丫头。”伸手一指,刘炎指着那脸色难看的李初柔,旋即继续说道:“虽然她没这个实力,但她背后一定还有神秘高手,我们只要问出这个人,就一定不会为难她,还请朋友不要妨碍暴风佣兵团办事。”

    话说到最后,刘炎却是习惯性的加上了威胁的口气,不过他堂堂暴风佣兵团二团长,手下人命无数,也算得上杀人如麻的角色,竟会如此好声好气跟一个少年说话,也正是说明了他心里还是有些畏惧。

    本以为自己这番话说完,白阳就会识相的给几分薄面,刘炎正打算挥手命令那些早就按捺不及的佣兵团成员将李初柔抓起来时,白阳却是笑眯眯的说道:“其实这件事情,本来也跟我没什么关系,硬要说的话,我也只是迫于无奈才出手罢了。”

    刘炎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眼神微凝,皮笑肉不笑道:“所以,朋友就不要趟这滩浑水了,毕竟出头鸟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白阳咧嘴一笑,手背扫过自己的袍袖,随即右手横伸,一柄凶相毕露的重剑出现在手中,淡淡道:“虽说我讨厌去管无谓的闲事,但是比较起来,我更讨厌有人威胁我。”

    “这么说,你是不肯退让了?”刘炎声音逐渐变冷,隐藏在袖子下的手掌,已经开始捏动印诀,一股悍然力量,自他体内缓缓溢出。

    但白阳给他的回应,却是随着那暴冲的身影弥漫视线的积雪,以及在眼前渐渐放大的重剑。

    太快了!

    刘炎的脑海中只来得及出现这一想法,旋即,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横飞了起来,如同一枚炮弹般弹射出去,狠狠的撞进了街道对面的院落,直接将那面高墙撞塌。

    吐出口郁结之气,白阳脸色阴沉,看着那几名脸上尚还挂着古怪笑容,打算去抓李初柔的佣兵,冷声问道:“想死的留下,不想死的就给我滚。”

    那几名暴风佣兵团的成员被这股凶悍气息给吓了一跳,脚步不由得稍微了几分,然而那撞塌了一面墙壁的刘炎却是极其狼狈地走了出来,怒道:“谁敢退后一步,我必定将他挫骨扬灰!你们知道我的手段,不信就逃走试试看!”

    几个佣兵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离开,但面对那凶悍无比的白阳,他们同样没有勇气上前一步,所以只能僵持在那里,显得无比的尴尬。

    没有再去理会那些废物,刘炎抖落身上的碎石,阴鸷的双眼死死盯紧白阳,冷笑道:“这一剑,就算是你跟我们暴风佣兵团翻脸了,从今天开始,整个策马镇,将再无你的容身之地。”

    “没有意义的狠话,只会让我厌烦。”白阳将重剑立在地面,将自己的罡气输入进去,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火光盘绕在剑身之上,使得那本来就显得无比凶悍的重剑更加让人胆寒。

    不过就在这时,黑虎却是拉住了白阳,低声道:“不用杀他,此人心机深沉,你若放了他,他肯定会多想,而且他一直不服暴风佣兵团的大团长,常常想着取而代之,也许这次放了他,是个好机会。”

    白阳闻言,点了点头:“我自然有主张。”

    黑虎见劝说无果,倒也没有继续多说些什么,不过他也不觉得白阳真的能够杀了刘炎,毕竟刘炎跟他的实力不相上下,就算那招龙火四式被克制了,他依然是定元境的强者。

    就在气氛显得有些凝固的时候,白阳突然向前走了一步,重剑磨过地面,划出了一道沟痕。

    刘炎脸色一变,如临大敌的摆出架势,但白阳却只是走到他身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们三团长就是我杀的,而且我还可以帮你杀了大团长,今日之事到底该如何衡量,全取决于你回去后要说什么话。当然,我也不介意你将事实说出来,因为那样也只是让我多杀几个人而已。”

    拍了拍刘炎的肩膀,白阳嘴角露出一丝弧度,“暴风佣兵团大团长?听起来,可比二团长要威风的多。”

    再次拍了拍刘炎,白阳收起了屠世重剑,稍微提高了音量,微笑道:“既然二团长觉得此事可以罢休,那我们就没有必要再争斗下去了,对吧?”

    对于这突然的一幕,众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刘炎则是脸色阴沉,几次挣扎之后,最终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你说的对,我们的确没有必要争斗下去,今天的事就此作罢,但是你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话。”

    白阳微笑颔首,刘炎便冷哼了一声,挥手叫那些还能够站着的佣兵将被白阳打趴下的人扶起来,丢下一句:“我们走。”

    然后带着这些人转身离去。

    这种突兀至极的变化,令白阳此时脸上挂着的笑容也显得神秘了许多,黑虎搓了搓手,有些心痒的想要问个究竟,但最终还是被洛果果给阻止了。

    “这件事情解决了,李初柔,我们之间的事,你还得给一个交代。”洛果果瞪了一眼那个英气少女李初柔,“你把这些人领到我的店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自己惹了事情,还想要我帮你解决吧?”

    李初柔到底不如洛果果那般彪悍大胆,被拆穿了心中所想,面皮微红,有些歉意道:“抱歉,但当时我不知道该找谁求助,只有跑到你这里来。”

    “真是差点被你害死。”看到李初柔这副认真道歉的模样,洛果果也有些责怪不下去,摆了摆手:“算了,反正事情已经解决,再计较那些也没有意义,不过你是怎么跟这些人牵扯到一起去的?难道你真的杀了他们的三团长?”

    李初柔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当听到暴风佣兵团竟然想要强抢策马镇狩猎物资的八成,黑虎瞬间握紧了双拳,就连洛果果也都狠狠的咒骂了几句。

    “你的意思是,在酒楼中有一名擅使蓝火的强者杀了暴风佣兵团的三团长?”洛果果听到最后,忽然打断了李初柔,诧异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