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炎魔秘传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一章 炎魔秘传

    那摊贩是个看起来满脸精明的中年男子,留着两撇八字胡,两手插在袖子里,笑眯眯地蹲坐在那儿看着来往佣兵在他的摊子里挑选东西。

    实话说,这摊位里的东西,只不过是些看起来有些年代的破烂跟垃圾,大多都是些残兵断刃,或者是些青铜或者是几件破烂的玄铁玩物,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在山坑中随便一捞,就可以捞出个百八十件的玩意。

    只不过因为这摊主既不高声吆喝,显得极为神秘,再加上这些模样的玩意击中了来往佣兵想要寻宝捡漏的猎奇心思,才使得他这里颇有些人满为患的意思。

    “老板,你这些东西都怎么卖?”

    一个身材高大的佣兵缓缓蹲下,从那些物件里面捡了只缺角的玄铁戒指,在手里掂了掂,问道。

    小摊主嘿嘿一笑,抹了抹自己的八字胡,“我这儿的东西,无论好坏,全都一颗中品灵石。”

    “一颗中频灵石?”佣兵怪叫了一声,如同甩掉了烫手山芋般,将那玄铁戒指给扔回了摊位,脸色不太好看道:“黑心商人见了不少,像你这么敢开口的还是第一次遇见。”

    一颗中品灵石,基本上就抵了他小半个月的任务收入,用来买一块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破铜烂铁,除非是他脑子坏了。

    摇了摇头,这名佩戴着黑铁级勋章的高大佣兵也懒得与一个小摊贩计较,站起身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了这一个,小摊周围的人群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些增多的迹象。毕竟敢将一些破铜烂铁卖作一颗中品灵石这等高价的摊贩实在太少,剩下的人也都想见识见识,这个摊主究竟有什么自信,居然说他这摊位上的东西无论好坏,全都卖如此天价。

    似乎知道围观的人群在想些什么,中年摊主不屑地冷笑了两声,拿手捡起那只被方才那名佣兵扔回摊上的戒指,压低了声音说道:“明白跟你们说,我这里的玩意,都是来自于一名强者的墓穴,咱们策马镇的由来,你们可还记得?”

    见他说的这么神秘,也有个好事的镇民答道:“这有什么不知道的?当年我们这镇子还不算多么繁荣时,有实力恐惧的妖兽肆意为虐,方圆百里内民不聊声,便是镇中一名叫吴策马的强者出手斩杀了那些妖兽,并联合另外几位威名赫赫的强者,将几尊大妖给封在了深山中,才换得我们策马镇百年安宁,你该不会是想说,这些物件是吴策马的墓穴里的东西吧?我可是听说,吴策马现在仍然活着,你小心他把你捏死!”

    听到这名镇民的话,周围许多不知道这段典故的佣兵们也都露出恍然之色,不过神色之间还是有着那么一丝不以为然,既然那位吴策马还活着,这名小摊主的故事也就不攻自破了。

    然而中年摊主却是神秘地笑道:“我几时说过,这些东西是来自吴策马的墓穴了?当年跟吴策马共同斩杀妖兽的强者共有两人,一人如今早已不知去向,而另外那人,却是因为意外陨落了,我想这人的名字你们应该也并不陌生,那就是曾经一刀斩杀吞天魔蛟的天刀武尊。”

    “天刀武尊?你是说,这些玩意,是从天刀武尊的墓穴中找到的?”

    有一名腰佩长刀,身穿轻便服饰的男人忍不住出声问道。

    这人胸口也是佩戴着黑铁级的佣兵勋章,只不过他还另外佩戴了一枚代表着佣兵团的徽章,看那道较为华贵烈火标记,此人似乎来自于势力不小的佣兵团。

    “这种人的鬼话你也相信?”站在他身边的一名清冷女子皱了皱眉,将腰间的鞭子抽了出来,隔空甩出,一下子劈裂了摊主身前的地砖,如果她出手再狠那么几寸,只怕这一鞭抽中的就是那摊贩的胯部。

    中年摊主被这突如其来的狠辣一鞭給吓的脸色惨白,整个人如同被烧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赔笑道:“两位两位,有话好好说,何必要动武呢?”

    那清冷高傲的女子收回长鞭,不屑道:“就凭你这种货色,也敢说自己进得了天刀武尊的墓葬?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如意,你这是做什么。”那佩刀男人皱了皱眉,喝止了女子的行为,然后跟那摊主笑了笑,附身在那堆破烂中挑挑选选,最终捡起一柄模样古朴的断刀,问道:“这东西应该也是一颗中品灵石吧?”

    “哎哎,没错,您若是看好了,价格咱们也可以商量。”一见买卖有门,这中年摊主也顾不得害怕,连连应声说道。

    “不必。”佩刀男人摇了摇头,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上品灵石递给他,随即又捡了几件无关痛痒的小玩意,出手之阔绰,直让周围那些佣兵看的有些眼红,还有些自恃身手不凡的佣兵心中动起了歪念头。

    但当他们看清了这对男女胸前佩戴的烈火勋章后,却全头像是被人捏住喉咙似得,忍不住发出细微的怪声。

    那清冷女子扫去一眼,冷傲的眼神中充满不屑之意,仿佛跟这些人站在一起,都是种莫大的侮辱。

    直到那佩刀男人挑够了价值一颗上品灵石的东西之后,中年摊贩才将几乎笑的合不拢的嘴巴闭了起来,搓着双手问道:“两位还有什么需要的?”

    佩刀男人摇了摇头,温和一笑:“这些足矣。”

    “小子,你在旁边站了半天,可是看到什么好东西了?”主宰看到这一幕,却是打趣的问白阳:“那把短刀虽好,但可不是这些东西里价值最高的。如果你连这点眼力都没有,那可是白瞎了你的血脉之力。”

    白阳静静伫立在旁边,听到主宰这句打趣,却也不生气,微笑回应:“看来我们终于有一次意见相同了。”

    说话间,白阳跨步朝那摊位走了过去,先是装作翻了翻摊位上的东西,然后便将翻出块黑漆漆的圆形金属,问道:“这东西也卖一颗中品灵石?”

    本来不报什么希望的中年摊贩还没从收获了一颗上品灵石的喜悦中恢复过来,听到白阳发问,更是一喜,随便瞥了瞥那块圆形金属,说道:“当然了,小哥,你想要?”

    白阳随意地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如那佩刀男人般直接付钱,而是将这块黑漆漆的圆形金属放了回去,又是随手挑选起来。

    看到他这一行为,那中年摊贩倒也不着急,慢悠悠的蹲下了身子,“小哥,你如果相中了,价格咱们也好商量。不如这样,我再随便搭你个东西,你考虑考虑?”

    “随便搭个东西?”白阳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中年摊主的心态他当然明白,这种开张吃三年的买卖,自然是能坑一笔算一笔,至于之前营造的高深形象却根本不重要了。

    “你考虑考虑吧。”中年摊贩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急切,讪笑两声后,就转而去招呼那位直接消费了一颗上品灵石的款爷。

    “他选走的那把断刀,应该是把通天级战兵的残骸,看那模样,该是把长刀,估计是那名天刀武尊的佩刀吧。虽然年代久远,但其中神蕴还在,回去淬炼一番,倒也算是上好的材料,那颗上品灵石花的并不亏。”

    就在白阳仍然在一堆破烂中随意翻选的时候,主宰的声音淡淡地响起,点评着那名佩刀男人选走的断刀。

    白阳对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兴趣,但听说是通天级的战兵,眉毛却是微微一扬,问道:“现在的星辰之力,是不是还需要吸收灵器中的神性才能进阶?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知道第三阶到第四阶,又该吸收多少的神性。”

    “这就不是你现在需要操心的事情了,神力的修炼过程极其复杂,吸收神性只是不得以的手段,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如果神性吸收过多,对于神力的成长反而会起到反作用,等到合适的时机,我自然会将神力的修炼之方交给你,现在你无需心急。”

    听到主宰的话,白阳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将那块圆形金属握在手里,正要说话,却在那堆垃圾之中,看见了一块羊皮纸的半角。

    那半角之上,似乎画着某种神秘图形,寻常人或许还不认得,但白阳对这种图形文字却是熟悉至极。

    因为这就是炎魔一族秘传的文字,这张羊皮纸上展露出来的部分,似乎是某种炎魔一族的秘法。

    这个发现令白阳心里有些激动,随着炎魔血脉的日益增强,他得到的那部分传承却是越来越无法施展出称心的威力,若这张羊皮纸上记载的东西真是炎魔一族的秘传,倒也算是一件意外收获。

    于是白阳不动声色的伸手过去,而另一只纤细的手掌却同时伸来,捏住了羊皮纸的另半角。

    白阳微微一楞,没有想到除了自己,竟然还会有人对这东西感兴趣。

    然而当他抬起眼眸,却是撞上了一双冰冷的眼眸,那名叫如意的清冷女子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