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包涵?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五章 包涵?

    对于这个一出手就毫不留情的女子,白阳心底没有任何好感,尤其是在自己手下留情的情况之下,她还不问缘由,上来就是没有任何回转余地的杀招,这种行为几乎卑劣至极。毕竟那苏小安虽然受了些伤,但也只是皮肉之苦,白阳下手十分有轻重,并没有伤到他的筋骨脏腑。

    可这女子不问缘由的杀招却完全是想要置人于死地,看那凌厉长鞭迎面袭来,白阳脸上现出罕见怒容,手臂一摆,直接弹开了那疾飞而来的长鞭,旋即向前跨了两步,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抽了过去。

    徐如意眼神微凛,感受到那近在咫尺的手掌几乎要触碰到自己的脸颊,心底终于承认了大师兄的话,这个少年,是个高手!

    但高手又能如何?她在南方杀过不知多少年纪轻轻便有不弱实力的少年,哪怕眼前这个少年实力再强,只要他还没跳出罡气境,徐如意就不会有任何畏惧。

    “敢动我们烈焰佣兵团的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徐如意娇喝一声,体内战晶溢出耀眼光华,一股只能出现在罡气十段巅峰身上的浑厚罡气爆涌而出,将那长鞭镀上一层刺目金光,舞动起来犹如金龙临世,露出狰狞的獠牙!

    呼!

    这股恐怖的罡气,将白阳吹开数尺,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在周围扩散开来,白阳目光微凝,脚步狠狠站稳,身形转动,再次冲向了徐如意。

    “我会将你的手脚打断,让你明白惹恼我的下场!”徐如意舞动长鞭,那布满了金光的鞭子横跨长空,仿佛将空气割裂,一时间,两者间十步内竟是再也无人可以保持面色不改。

    相较常理来说,已经臻至罡气十段巅峰的徐如意这全力一鞭,完全能够成为定元之下的无敌招式,但很可惜,她面对的人,却是白阳。

    寻常道理根本无法衡量这个已经越来越往怪物方向发展的家伙,就算是身为同门的洛果果,也震惊于白阳此时实力的突飞猛进,以及他那层出不穷的强横手段。

    面对着那劈面落下的凌厉长鞭,白阳轻描淡写的递出一拳,四周的风声仿佛都随之凝固了。

    “天下,无双!”

    沉闷的喝声,从白阳口中响起,旁人或许还听不请他在呢喃些什么,但离得最近的徐如意与洛果果却听得一清二楚。

    那气吞山河的拳意展现出来,便是连佣兵协会的防御符文都产生了反应,发出一阵细微的颤抖,仿佛恐惧般的绽放出莹白光芒。

    拳鞭相触,那鞭子上的金光如雪般迅速消融,在别人眼里只是白阳轻描淡写的出了一拳,但唯有交战中的两人清楚,这完全是压倒性的实力差距。

    一直以来养尊处优,嚣张跋扈的徐如意还从未品尝过败绩的滋味儿,更别说是这种生死关头的恐怖感觉。望着那在眼中越来越大的拳头,她全身都像是被某种诡异力量给禁锢了一般,大脑产生了瞬间的空白,根本就想不出有什么对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拳头即将击在自己的身体上。

    “阁下留情!”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从远方穿来,那声音刚刚响起,便有一道刀光紧随而至。仔细一看,竟是把通体暗黑色的长刀隔着半条街的距离,被人狠狠的抛掷过来,眨眼间拦在白阳与徐如意面前。

    “给我开!”

    这把长刀横拦在拳头前,但天下无双这一招既然已经出手,就断无收回的道理,白阳沉喝一声,拳头狠狠砸在了那长刀之上,竟是将那把看起来玄妙至极的长刀给震飞出去,擦着徐如意的脸颊,倒旋着插在地面。

    那名佩刀的俊朗男子急奔过来,手掌一招,便是将那长刀唤来,飞入手中紧握住,凝神对白阳道:“这位朋友,我的师弟师妹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

    “包涵?”洛果果在旁边冷笑道:“你那师弟明目张胆调戏于我,还将别人的身份牌踢翻在地,这种行为,你叫我们怎么包涵?”

    “若只有这些也就算了,这个女人到了这边二话不说,出手就是狠毒至极的杀招,如果不是我们还算有点自保之力,岂不是要白白被她给杀了?等到那时候,你再出来叫我们包涵也不迟!”

    洛果果性子耿直,再加上心底十分的气愤,说起话来自然不会留什么情面,直将那名叫徐如意的女子说的面露愠怒,瞪了她一眼后,对白阳道:“我们再来打一场,如果我输了,生死由你!”

    “事到如今还在胡闹!”佩刀男人怒喝道:“你真不自量力到以为自己是别人的对手?看来团长对你还是太过娇惯,养成了你这副目中无人的性子!”

    这话说的倒是不假,尽管徐如意想要反驳,但最后却是面色难看的闭上了嘴。

    身为烈焰佣兵团团长的养女,徐如意的确受到了太多的娇惯,从小到大也都有许多师兄们将她当成公主般的疼爱呵护,自然没有受过什么委屈,而她在外面只要闯了祸,最终都会由师兄们去解决,真正的强者她根本就没有见识过,如今被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给击败,心底自然有些不服。

    但是她对自己的斤两还是极其清楚的,刚才那一拳如果没有及时赶来的师兄出刀,恐怕她就算不死也会落得个重伤的下场,所以心底后怕的同时,还有些怨恨的盯着白阳。

    这种女人,白阳可是见过太多,别人不说,就说那澹台烟,只怕时至今日心底仍然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挫骨扬灰,但是最终,自己仍然好好的活着,所以对于这种怨恨的眼神,白阳早已习以为常,甚至学会了无视。

    “朋友,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师妹师弟的不对,我在此给你赔个不是。如果你有什么怨言,不如就冲我来,毕竟我是他们的师兄,这次出来,我也该为他们的言行负责。”佩刀男人将长刀归鞘,苦笑道:“若是能让你解气,尽管动手便是。”

    “师兄!”徐如意有些不满道:“我们何必怕他,我就不信,你我二人联手,还会不是他的对手!”

    “来啊!”洛果果冷笑着站了出来,扬了扬小拳头,“以为只有你们有帮手?就你这种货色,我一拳就能打死!”

    “臭丫头,你说什么?!”徐如意怒不可遏,几乎想要扬鞭再战。

    “够了。”

    白阳伸出手拦住了洛果果,然后随意瞥了那徐如意一眼。仅仅是这随意一眼,便让气势汹汹的徐如意有些心虚的避开了目光,没办法,刚才那生死关头之下,她也有些畏惧了白阳的实力。

    白阳压了压心头的火气,看了看周围那些还在围观的佣兵,冲那佩刀男人微笑道:“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如何?”

    佩刀男人见白阳如此好说话,心里也松了口气,苦笑着拱了拱手:“正有此意。”

    说完之后,他瞪了那躺在地上的苏小安一眼,没好气道:“你给我自己爬起来,就算是用手脚爬,也给我爬回客栈去!”

    自己这个师弟到底是什么德行,他当然心中有数,也知道洛果果刚才那一番话绝对没有做假,对这个见色起意的家伙,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但毕竟也是自家兄弟,只有凶狠的吼了这么一句,随即才对徐如意说道:“走。”

    哪怕徐如意再不情愿,也只能跟在自己师兄身后,随白阳他们离开了这条街道。

    眼看着没有了热闹,那些围观的佣兵都是渐渐散去,不过他们中还有人津津乐道的提起刚才那场战斗,对于白阳连战两人那股气势,他们不禁有些神往。

    “妈的,我们这些做佣兵的,根本就没有尊严。不光要在协会里夹着尾巴做人,遇见大团队的成员还要被欺辱,到最后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一名年纪已经很大的佣兵捡起了自己落在雪地中的身份铁片,愤愤的叹息道:“如果不是那少年,今天这件事情的结局,恐怕就是我们眼睁睁看着那家伙扬长而去,就像我们面对暴风佣兵团的时候一样。”

    提到暴风佣兵团这个笼罩在策马镇所有佣兵头顶的乌云,许多佣兵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众人心照不宣的捡起属于自己的身份铁牌,表情却已经趋近于麻木。

    就算再怎么愤怒,他们的实力不济也是事实,别说面对烈焰佣兵团这种庞然大物,就算是面对那些佣兵等级稍高的散人佣兵,他们一样得忍受人家的嚣张跋扈,连个屁都不敢放。

    “算了,散了吧。”那名年纪很大的佣兵有些意懒,苦笑着将自己身份铁牌上的雪痕拍掉,“我管不了别人,也做不到什么,但起码老子还有一点骨气,烈焰佣兵团这口饭,老子不吃了!”

    说罢,他转身就朝那告示板处吐了一口口水,扬长而去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剩下的佣兵们面面相觑,最后却都没有跟他一般,只是沉默不语的离开了。

    看着这些人,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郭惊风脸色不善,最后咧了咧嘴,叫来一人,吩咐道:“去,请暴风佣兵团的大团长来镇里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