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各怀鬼胎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各怀鬼胎

    在洛果果的店里,白阳与那佩刀男子对脸而坐,相互之间眼神交换,似乎都存着几分试探的心思,谁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

    倒是徐如意与洛果果这俩女子没有丝毫顾及,从进门开始就一直互相冷嘲热讽,语气里面火药味颇浓。

    “小丫头,我家师弟看上你,那是他口味怪癖,我这个做师姐的虽然不好多说什么,但是如果见着了,自然会拦着。毕竟你这种没胸没屁股的丫头片子,怕还配不上我的师弟呢。”

    “哦,这可真是我最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洛果果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性子直率却不等同于傻,这种拌嘴骂架的事情,她当年没少见她爹与别人亲切交流,许多场双方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战斗,大多都是以这种打嘴仗的方式来论定输赢。

    每一次,她都能从她爹嘴里听出许多稀奇古怪的词来,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从那些场骂仗中懂得了,两人以言语交锋,那就不要轻易动怒,表现的越在乎一分,就等于输给了对方一分。

    徐如意的言辞虽然比较犀利,但洛果果也算是稳坐如山,任你怎么出招,也绝不表现出一点情绪。

    几次无意义的冷嘲热讽后,徐如意也发现这个丫头不是那么好激怒的,干脆就放弃了这种做法,目光冷然的打量着这间小店,淡笑道:“这么寒酸的地方,在我们南方可不多见。果然就如传言所说,北地都是些资源匮乏的可怜地方,也只有这种穷山恶水,才会出现你们这样的不懂礼数的家伙。”

    “师妹,团长可不希望你在外面这么高调。”佩刀男人瞥了徐如意一眼,随即冲白阳笑道:“在下烈焰佣兵团,疾风部指挥,叫我沐溪白便可。这次前来策马镇的原因,我想,应该是瞒不过有心之人。所以,我们也并未隐藏自己的行踪,但这次得罪阁下实乃无奈之举,我的师弟师妹多有冒犯之处,还望阁下多多海涵。”

    说到这里,这名叫沐溪白的男人缓缓起身,与白阳和洛果果稍微欠了欠身,以表歉意。

    这种态度,倒是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白阳和洛果果对视一眼,两人其实都没有追究到底的意思,毕竟那苏小安已经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徐如意的态度虽然嚣张,但跟这种人计较到底也没有什么意义,这名叫沐溪白的男人态度良好,却也是博得了两人心底一丝好感。

    但白阳之所以选择叫此人私下里交流,自然有另外的打算。

    沐溪白也是个聪明人,道歉之后,也是开门见山的问道:“我想,阁下将我叫来此处,应该还是另有他意吧。如果我料想的不错,是与我们此行的目的有关?”

    虽然对白阳的实力感到钦佩,但沐溪白却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信任他,毕竟金龙一事,烈焰佣兵团所图甚大,其中还关系到一件随着金龙一起出世的龙族圣物,若是随便一个人来了就想分一杯羹,他沐溪白也没有资格做烈焰佣兵团的分部指挥了。

    白阳眯了眯眼,笑道:“你们烈焰佣兵团现在不是招兵买马,难道我想加入其中,还得经过一番审核?”

    “这倒不是。”沐溪白摇了摇头,随即抱歉一笑:“只不过,我们这次来策马镇,背负的却是一件重要使命,尽管为此需要招收人手,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触到我们的核心目的。”

    “既然如此,那我加入其中,也没有什么不妥吧?”白阳将自己的身份铁牌递到了沐溪白面前,微笑道:“其实你们所图谋的事情,我并没有什么兴趣,因为我也有我自己的需求,在我们互不妨碍的情况之下,我暂时加入贵团,似乎也没什么大碍?”

    “就凭你,也想加入我们烈焰佣兵团?我劝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你没有这个资格!”

    徐如意拍案而起,冷笑道:“别以为自己有一点实力,就足够涉足那些你没资格接触的事情,我告诉你,凭你这点本事,在我们团内,根本连参加这次任务的机会都没有,这个世界,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大,懂么?”

    对于徐如意这番冷嘲热讽,白阳丝毫没有在意,反而平静的说道:“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况且,主事之人究竟是你,还是你的师兄?”

    “你说什么?”

    徐如意脸色猛变,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在讽刺她多管闲事,徐如意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人如此嘲讽,当即就有些发作的迹象。

    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让沐溪白有些头疼,只得无奈的呵斥了自己的师妹一句,然后对白阳说道:“阁下这种实力的佣兵,对于我们这次任务来说,的确是可遇不可求的人才。若是阁下肯不计前嫌,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帮助我们,我们烈焰佣兵团自然愿意接纳。”

    “那不就结了。”洛果果满不在乎道:“说了半天,不还是这个结果,也不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试探个什么劲。”

    好笑的看了眼洛果果,白阳伸出手掌与沐溪白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提前说句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沐溪白也露出一个笑脸,然后从桌上将白阳的身份铁牌拿走,起身告辞。

    临走之前,徐如意还冷冷地扫了白阳一眼,那眼神中充满了愤恨,白阳丝毫不怀疑,如果她有这个机会,恐怕会直接将自己的性命取走。

    无所谓的回以一个微笑,白阳目送他们离开后,十指交叉,玩味地笑了笑,与主宰说道:“看来这次我们有乐子了,这些人,显然不仅仅是为了金龙而来啊。”

    主宰声音懒散地回答道:“我都说了,那条金龙既然能拥有四爪,就说明它的血脉极其纯正,说不定还是龙首级的金龙血脉。”

    说到这里,主宰懒懒的打了个哈切,顿了顿,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它的存在,肯定身负着金龙族的特殊使命,也许是某个老怪物的复活祭品,或者是某种强大圣器的守护妖兽,总而言之,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所以还是不要掉以轻心。”

    “反正我需要的,只是那条金龙的血脉之力,如果能够得到纯正龙族的血脉,应该对我现在的瓶颈有很大的裨益。”

    “嘿,你能这么想也是好的,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没有那么容易,神力对于血脉的掌控,越到后面,就越有些你现下无法理解的可怕之处,总而言之,你现在若是有机缘收集到强大血脉,那就尽管将它们收入囊中。”

    嘿嘿笑了两声之后,主宰淡淡道:“上次帮你提升到天元境界,消耗了我太多的灵魂力量,这段时间不要烦我,如果你有什么性命之忧,帝狐会帮你解决,但她的脾气就算是我也琢磨不透,所以你不要对她有过多的指望。”

    “这我自然懂得。”白阳点了点头。

    “师兄,为什么要向那个人示弱?那种心怀鬼胎的家伙,说不定会破坏我们这次任务!”

    徐如意的脸色极其难看,一路之上,始终在埋怨沐溪白古怪的行为。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让那个可恶的家伙加入这次的任务,难道他不知道,这次任务对于烈焰佣兵团来说是一次突破的契机吗?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打算,更何况,他这种高手,在策马镇中可是难能可贵的。也许到了关键时刻,能起到极其意外的作用。”

    沐溪白笑道:“再说,我们需要争夺的,只不过是金龙的那颗龙头,至于其他的东西,团长也只是说了一句,能则为之,一味强求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也不能叫那个混蛋给捡了便宜。”徐如意咬牙切齿道:“这种家伙就该死。”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没有讨论的必要。回去看看小安的伤势吧,虽然这个白千秋下手极其有分寸,但是只怕也会让小安几天内下不来床。”挥了挥手,沐溪白似乎不想再谈论这个事情,简单明了的说罢,便是朝他们居住的客栈行去。

    然而他们并没有发现,在街道的角落里,一个佩戴着暴风佣兵团徽章的男子偷偷摸摸探出头,然后小心翼翼将一枚传信水晶捏破,把刚才他看到的一切都传递给大团长。

    “哈哈,郭叔,你还记得我,可真不容易啊。”

    佣兵协会的会客室中,暴风佣兵团的大团长笑眯眯看着郭惊风,然后说道:“这么着急把我叫来,应该不是想要叙旧吧?”

    郭惊风斜眼看了看他,淡淡道:“烈焰佣兵团来人了,我相信你的耳目也应该告诉你了,这个佣兵团可不是以前那些阿猫阿狗,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糊弄的。”

    “有郭叔在,在这策马镇,谁是我的对手?”暴风佣兵团的大团长眯着眼睛,玩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