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四章 十二圣守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章 十二圣守

    夜空漆黑,繁如沙数的星光点缀在这片黑色幕布之上,渲染出一副壮丽景象。

    月华垂落在深山之中,与洁白的积雪呈鲜明对比,犹如至美的画卷缓缓张开,让人有一种不忍去打破的感觉。

    “都怪这场该死的大雪,这么恶劣的环境,老子都快受不了了。”

    一名佣兵从树后面走了出来,对自己那个看守的同伴说道:“快去方便吧,否则被发现我们擅自脱队,估计要被责罚了。”

    “妈的,连解个手都得偷偷摸摸的,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紧张些什么。不过是白天被一群疯子给偷袭了,那种实力的死士,来多少,我就能杀多少。”

    另一名佣兵不屑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走到树边释放着憋了半天的尿意。因为不满于队伍中的紧张气氛,他们实在待不下去,便偷偷跑了出来解个手,对于沐溪白那近乎苛求的警戒,二人其实是有些不满的,但碍于沐溪白是这次任务的发起人,他们倒也不好说些什么。

    哗啦啦的水流声从树下传来,一开始那个佣兵剃着牙,眼睛随意的朝四周打量。

    “哎,你看那。”突然,他眼睛微亮,捅了捅自己的同伴。

    正在提起裤子的佣兵皱眉道:“又怎么了?”

    他顺着同伴的目光看去,却是看见一名身披黑袍,头戴古怪高冠的绝美女子自月光照耀之下,漫步而来。

    “这妞儿有点意思啊。”两名佣兵看得眼睛都直了,其中一人还流出了口水,表情极其不堪。

    不过很快,另一名稍微清醒点的佣兵低声道:“不过看她装束奇怪,大半夜居然一个人在山里散步,估计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别招惹她,先回营地再说。”

    “瞧你那胆子,看她柔柔弱弱的,估计是迷路了吧,嘿,看我的。”

    抹了抹口水,那佣兵走上前去,拦住了黑袍女子的道路,嘿嘿怪笑道:“姑娘,这么晚了,要往哪儿去啊?”

    黑袍女子止住脚步,又黑又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微光,却又没有一点神采,面无表情地轻声呓喃道:“你身上的味道充满了罪孽,跪下,请求神的恩典,我将为你开启永生的大门。”

    “你说啥?”佣兵楞了楞,盯着眼前女子的漂亮脸蛋,突然发现她的双眼宛如一双黑洞般,与她对视后就有种不能自拔的错觉。

    “跪下吧,罪人,阎达尔萨大人的荣光将赦免你一切罪业。你将在烈火之中得到新生。”

    平淡的话语,如同一道催命符咒,让这佣兵茫然无比的跪了下去,但他的意识却极其清醒,整个人开始恐惧的颤抖起来!

    “臭娘们,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的同伴见状,立刻冲了过来,将自己的短柄斧抽了出来,劈头便是一斧!

    叮!

    一声脆响过后,就见那下落的斧子如同劈在了什么东西之上,竟在女子头顶几寸的范围停了下来,任那佣兵憋的满脸通红,也没办法再让斧头下落半寸。

    “满嘴污言秽语的罪人,你的下场,就是在业火中魂飞魄散!”骤然高亢起来的声音,令两名佣兵同时脸色剧变,不似人类的惨叫声,顿时回荡在森林之中,惊扰了林中许多飞鸟。

    一阵哗啦啦的声音过来,黑袍女子扶正了自己那怪异的高冠,阖上眼眸,虔诚道:“这世间的一切罪,全都该用鲜血清洗。所有不尊您荣光的生命,皆是罪人!”

    踏出染血的脚步,女子再次朝大山深处走去,而那两名佣兵却已经浑身扭曲,将身下的积雪染成大片赤红。

    至死之时,他们两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恐惧,张大了嘴巴,却只发出那声嘶力竭的惨叫。

    远在营地中守夜的白阳忽然睁开眼,朝漆黑的森林深处望去。

    一种不祥的氛围开始萦绕在他心头,心脏如同被一只手掌给握住了似得,极其难受。

    甚至就连他体内的缩小般炎魔以及那条面目模糊的冰螭都开始瑟瑟发抖,同样感受到了某种恐怖的气息。

    “怎么了?你的脸色有些难看?”

    从帐篷中走出来的易彩星看到白阳凝视远处,不由疑问道:“累了吧,后半夜我来守,你去休息一下吧。”

    白阳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将面前的篝火摆了摆,让火焰烧的更旺一些,说道:“只不过是有些不好的预感,不碍事。”

    似乎察觉到眼前的少年不想多说什么,易彩星嗯了一声,没有再提这个话题。但是气氛却陷入了莫名的尴尬之中,两人相坐无言,片刻后,还是钻出帐篷的点千山打破了沉默。

    “小子,时间到了,快去休息吧。”

    点千山碰了碰白阳的肩膀,语气虽然还是那么不客气,但照比白天时已经多了几分善意。

    白阳扶着膝盖站了起来,稍微舒展了一下筋骨,微笑道:“没有什么困意,我打算去附近转一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有趣的事情。”

    “啊?”易彩星连忙站了起来,“这么晚了,不太好吧?万一遇见什么危险,岂不是”

    “没关系,我可以自保。”白阳摆了摆手,折身往刚刚那股气息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易彩星本欲再劝,但见白阳如此执意,便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叹息一声后,闷不吭声的坐了回去。

    倒是点千山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团长,你该不会是对这小子有意思吧?他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这不太合适吧?”

    “滚蛋!”易彩星瞪了点千山一眼,怒喝道:“再乱嚼舌头,我打烂你的嘴!”

    被吓的缩了缩脖子,点千山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目光仍然朝白阳的背影望去,默默摇了摇头。

    “师兄,你看,是那家伙。”坐在篝火边的徐如意偶然一瞥发现白阳正在朝营地外走去,忍不住皱眉说道:“一点规矩都不懂,这么晚了还敢脱离队伍?”

    沐溪白循声望去,发现白阳的表情极其凝重,似乎有所发现,便是将手中的木枝递给徐如意,“我去看看。”

    “哎!”

    徐如意楞了一下,但沐溪白却已经追着白阳赶了过去,她想拉都没能拉住,不禁有些不快的踢了踢篝火,将那火堆给踢的火花四散。

    “主宰,刚刚那种气息,你也感觉到了吗?”走在森林之中,白阳凝神与主宰沟通着。

    主宰应了一声,声音之中略有些凝重:“错不了,是森罗圣教的人。而且,能够发出这种气息的,恐怕应该是圣守级别的存在。”

    “圣守?”白阳想起之前那个年轻死士说的十二圣守,于是问道:“难道这些圣守很强么?”

    “十二圣守是森罗圣教中的管理层,虽然只是最低阶,但他们之中也不乏奇人,而且最起码也得是定元境才能成为圣守。不知道他们这次派出来的是哪一位,如果是最弱的绝望罪孽死亡三圣守之一,以你的实力还有应付的可能,但若是排名稍微靠前的审判永旭晨曦等等圣守,只怕现在的你除了夹着尾巴逃跑,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那种气息虽然让我心悸,但却并非是强大到无法抗拒,我想应该是实力不强的某位圣守吧。”白阳沉吟了一声后,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踪,脚步略微一顿,身后那个人果然也停了下来。

    “是那个用刀的小子。”主宰淡淡的提醒道。

    白阳微微侧头,余光扫到了沐溪白躲在树后的身影,嘴角勾了勾,极其随意的继续往前走去。但就在沐溪白想要接着跟踪的时候,白阳的身形突然飘忽起来,几个闪掠,便是消失在漆黑的森林之中。

    “好快!”

    沐溪白瞳孔一缩,还来不及追,就发现白阳已经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这种身法,恐怕以我的一闪都难以击中他。”看到这种神乎其神的速度,沐溪白心下一沉,不由重新开始评估白阳的实力。

    而甩掉了沐溪白后,白阳闪身跃过一个高高的雪坡,激起千层雪浪,然后苦笑着刹住了脚步,拍掉自己脸上头上的雪迹,“突然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束缚,这种速度还真是难以控制啊。”

    “呵呵,等你习惯了天引秘咒,到时候动辄闪掠千里都不成问题,所以说现在的你还是太弱了啊。”主宰啧啧两声后,声音猛地变了变:“嗯?这是快躲起来!”

    白阳不作它想,直接按照主宰的话,俯身在雪坡之下,以自己方才炸出的雪坑掩埋了自己的身影,只露出两只眼睛,连呼吸都降到了最低。

    月光之下,一名身披黑袍,头戴古怪高冠的女子踏雪而来,双眼无神,却满脸虔诚,如同沐浴着神圣的光芒,一步一步朝白阳斜前方走去。

    “充满罪孽的人间,必须要用业火来重铸。阎达尔萨大人,您的力量离我越来越近了。”女子口中喃喃自语着莫名疯癫的话,脚步开始逐渐加快,朝雪山深处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