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十六章 圣耀龙权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圣耀龙权

    星辰之力源源不绝的朝炎魔体内输入进去,最大程度的限制了它的力量。这股奇特的力量本就对妖兽有着特殊限制,血脉之力越强大的妖兽,受到星辰之力,也就是神之力的控制便越发难以挣脱,想当初那条青炎妖蛇强大无匹,可一旦沾染了星辰之力,就会迅速失去体内的气血以及血脉力量,这力量并非是实力的强弱能够抵挡的。

    当然,这先后的两次以星辰之力制住强大妖兽,都有一个最为绝对的前提,那就是青炎妖蛇以及炎魔都在此之前与人两败俱伤,否则完好无损的状态之下,根本就不会给白阳可乘之机。

    现在白阳将体内那颗银色星辰所化成的星辰之力全部注入到炎魔体内,将它的力量扼制在身体中无法爆发出来,也就彻底杜绝了它化为妖兽形态的可能性。

    心知无法逃脱的炎魔双眼圆睁,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弱,最终双手无力的垂到两侧,沉声道:“你以为这样你就获得了胜利?太天真了,人类,你已经暴露了你自己,迟早有一天,你的死期将至,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白阳眼皮一跳,虽然并未将这威胁放在心中,但心头却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饱吸气血以及血脉力量的星辰之力缓缓倒流回来,也一丝一丝将炎魔的生命力抽离身躯。当最后一道星辰之力转回战晶碎尘后,庞大的炎魔血脉,便是在身体之中轰然炸开,如同火焰般流动在战晶碎尘中的血脉之力四处冲撞,却都被那兴奋无比的小型炎魔给一口一口吃进了肚子中。

    而那些银色的星辰之力则是继续化成了巨大星辰,丝毫没有理会小型炎魔这种逾越的举动。相反,白阳还从星辰之力的行为中感觉到了一丝纵容与宠溺,显然,这些血脉之力,是星辰之力故意释放出来补全炎魔血脉的。

    嘴里衔着一条流火形状的炎魔血脉,小型的炎魔眨了眨眼,四只蹄子迈动,走到了那形态极淡的冰螭身边,将这条血脉之力送到它嘴边。

    这时,星辰之力狠狠震动了一下,像是呵斥一般,吓的小型炎魔在空中转了个圈,随即继续自己捕捉那些血脉之力进食了。

    观察到这一幕,主宰也是忍不住笑道:“这小东西渐渐生出灵智,倒还懂得与同伴分享力量。可惜它不知道,炎魔血脉是至极的火元,而冰螭需要的,却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眼下这两种血脉之力越来越不平稳,恐怕要不了多久冰螭的血脉就会彻底被炎魔血脉压制。如果以后你有缘碰见冰属性的血脉之力,倒是可以拿来补充一下这条小东西。”

    两道化形的血脉之力,便分别代表了白阳此时拥有的两大底牌。

    炎魔之力不断在提升当中,冰螭血脉自然也不能落后太多。

    暗暗点了点头,白阳将已经失去了生命力的炎魔人身扔了出去,这一动作令季无常心头一凛,盯着白阳半天,沉声道:“这位小兄弟,不如你我二人联手,地宫中的宝物,我们五五分成,如何?”

    这家伙半天没有吭声,白阳其实已经接近于无视了他,但他这突然出声,又是这种话题,令白阳实在忍不住扭过头去,玩味的看了看他,“哦?”

    季无常脸上一喜,以为有戏,连忙说道:“这地宫之中,应有一份龙族的圣器,与我手中这圣耀之爪是一样,名叫圣耀之眼,如果能集齐四件龙族圣器,到时候便可组成为真正的龙族圣器圣耀龙权,那可是最初的龙神兵器,拥有强大至极的力量。合你我二人之力,也许能够得到地宫中的一切,小兄弟,不如你考虑看看?与我合作?”

    白阳闻言,目光停留在他手中紧握的龙爪之上,随即淡淡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为何还要与你合作?何不将你杀了,夺走龙爪,再独占那其中的宝物?”

    一句话,令季无常表情猛变,眼神也是瞬间阴沉下来,本来就暗藏在身后的左手忽然抬起,整个人暴窜起来,狞笑着一掌拍向了白阳。

    “小兔崽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厉然冷喝,暗藏无限杀机,身为暴风佣兵团的团长,连那些骨干团员都下得了杀手,季无常又怎么可能与一个素未蒙面的人分享利益?

    先前几句话语不过是缓兵之计,其实不过是在调动体内残余的力量,想着趁其不备一掌将白阳击毙。

    眼看着那暗藏着恐怖劲力的一掌就要拍到白阳的头顶,却见白阳诡异的侧移两步,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这一掌,随后猛地出拳,击在了季无常受伤的部位。

    充满侵略性的罡气透入其中,顿时引动了其中炎魔留下的一股灼热气息,那剧增数倍的温度,让季无常脸色酡红,如同喝醉了酒的人,满眼震惊不解,蹬蹬瞪倒退几步后,震惊道:“你做了什么?你对我干了什么?”

    白阳随意甩了甩手掌,也是不理会他的惨叫,径直朝着地宫入口走去。

    等到白阳迈进地宫入口后,季无常已经被体内那股骤然变的狂暴起来的灼热气息给折磨的仅剩下一口气了。

    他的眼里满是不解,因为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白阳身负数种血脉之力,其中那股自身拥有血脉之力,早就已经洞察了他接下去的每一个动作。再加上炎魔血脉之间的共鸣,直接导致了他体内那股本来已经被压下的灼热气息再次爆发,而且这次爆发的更加凶猛,以他现在仅存的力量,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这股灼热气息给烧成灰烬。

    “该死,我得活着回去,只要圣耀之爪还在我手里”

    季无常咬了咬牙,正打算挣扎着站起来时,那只紧握着龙爪的右手,却不知何时已经变的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种突兀的感觉,令季无常整个人再次楞住了。

    “不不可能。”惊愕无比的望向那道地宫入口,哪怕他此时再怎么傻,也该知道是谁动了手脚!

    走在通往地宫的通道里,白阳掂了掂手中分量不轻的金色龙爪,感受到其中充满了诡谲浩渺的奇特能量,忍不住问道:“你确定这就是龙族的圣器?”

    主宰淡淡道:“不会错了,圣耀之爪,圣耀之眼,圣耀之翼,圣耀之心,分别是龙爪,龙眼,龙翼,龙心铸造而成,组合在一起,便是龙族最强圣器,圣耀龙权此物曾经在那名四大龙族共同的龙神手中堪称无坚不摧,不知折杀过多少强者,但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圣耀龙权被拆成了这四份,想不到今日你有希望得到其中之二,也算是意外之喜。”

    说到这,主宰又是冷笑道:“还有那个愚蠢的家伙,竟然想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偷袭?不过说来也是,这就是人心的劣性,这一场,你也应该学会了不要留有仁慈,以及永远不要将自己的后背交给那些不足以信任的家伙。”

    “这我自然懂的。”白阳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圣耀之爪收进了储物戒指,然而就在这时候,储物戒指之中却是传来一阵剧烈的波动,那柄紫色长剑居然没有经受召唤,便自主跳出了空间,悬浮在他的面前。

    “这是?”

    白阳楞了一下,将这柄紫嫣然留下的灵器握住,还来不及说话,手中的紫霄天辰剑便绽放一阵耀眼的紫光,随即白阳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力给带动起来,几乎是飞着朝地宫深处而去。

    此时,在地宫入口处,又是几个踏出迷宫的身影缓缓走来,走在前方的沐溪白脸色阴沉,看着这满地战斗过后的狼藉场面,以及那已经绝了气息的炎魔以及季无常,忍不住握了握拳,沉声道:“看来有人抢在我们前面了,不过也多亏如此,让我们省去一场大战。”

    瞥了眼季无常的尸体,沐溪白冷冷道:“好歹也算是一代枭雄,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也只能说是坏事做尽,报应来迟。”

    “师兄,他们二人看起来不像是同归于尽,应该有第三人,甚至第四人的存在。”徐如意观察透彻,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后,便是发现了有其他人出现过的痕迹。

    对此,沐溪白并未表现的过于在意,点了点头后,双瞳之中闪过一抹妖异无比的红色,“不管是谁,胆敢阻我,那就唯有一死。”

    说完,他扶着腰间那柄长刀,疾步朝地宫入口而去。

    徐如意从未见过这样的沐溪白,心下有些担忧,却又难以开口,无奈之下只得摇了摇头,给跟随他们一同来到此处的黑娘子等人使了个眼色,然后朝着沐溪白的脚步追了过去。

    “这里便是圣教的遗址了。”沐溪白脚步飞快,但双眼却是越来越透出猩红之色,显然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仿佛被人控制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