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十七章 金龙!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七章 金龙!

    那名儒雅中年人穿行于地宫通道之中,双手负在身后,行步之间堪称瞬步百丈。这一路之上几乎遇见了不少的机关陷阱,大多数都是极具威力,对付寻常的罡气境乃至定元境都可以造成恐怖的伤害,但是这儒雅中年人却是视若无睹,匆匆走过,哪怕那些从两侧墙壁中弹射而出的暗箭加身,也未曾滞留半步,最多只是一拂袖将那些锲而不舍的陷阱给除掉,足以见得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些陷阱可以对付的境界。

    不过森罗圣教的古人毕竟不是愚蠢之辈,这地宫越到后来,暗藏的机关陷阱便越是凶险。当这儒雅中年人不小心踏中一块石板后,周围两侧的墙壁竟是瞬间亮起了耀眼的光芒,代表着攻击性符文的明黄色光芒布满墙壁,竟是足有三十二道符文叠加的绞杀之阵。

    “终于有些意思了。”

    三十二道符文组成的绞杀阵,其中甚至可能会出现元气风暴,不亚于一名定元巅峰的强者全力出手,哪怕是他难以小觑。

    “道天无定无极!”儒雅中年人脚踏玄妙步伐,穿梭在这充满了杀机的阵法中,三十二道符文的明黄色光芒照耀之下,使得他压力倍增,却是并未惊慌的手捏印诀,体内鼓荡着一股与这方天地格格不入的神秘力量,玄指轻弹,地元之力如同潮水般汹涌而出,隐隐中透出古老的青色真气,将两侧挤压而来的符文光芒彻底击散,轰隆一声,墙壁上的符文支离破碎,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

    不过,这地宫通道中真正的威胁还远不止如此。

    堂堂森罗圣教的遗址,甚至是存放龙族圣器以及阎达尔萨一部分遗体的宫殿,怎么可能会没有对付地元强者的东西?

    就在儒雅中年人行步踏入了通道尽头的一条回廊之时,猛然发觉周围场景空间扭曲变幻,倏然置身于一个小型宫殿之中。

    “这是”他皱了皱眉,发现附近到处都是些模样古怪的石像,无数条充满岁月痕迹的石柱以及画壁在周围安静伫立,有一种格外古怪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之中。

    不过,儒雅中年人的眉毛很快便是舒展开来,淡淡道:“素来听闻森罗圣教的建设分为一宫三阁十二殿,恐怕这便是传说之中的黄泉殿吧?”

    望着那处孤零零伫立在众多石像中,雕刻着一件古怪斗篷的雕像,儒雅中年人笑道:“审判圣守,既然我已经到了这黄泉殿,恐怕也是避不开一战的,既然如此,何不现身相见?”

    咔嚓咔咔

    就在儒雅中年人的话音刚刚落地之时,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碎裂声,从那座斗篷雕像上传了出来。只见如同蛛网般的裂纹瞬间布满了那座雕像,随后便有大片的石块掉落,而那身披灰色斗篷,看不清面貌的怪人,也是缓缓踏出了一步,身体上落下许多灰尘。

    “想不到,这么多年的岁月过去,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灰色斗篷人抬了抬头,露出一张刚毅而又无情的脸庞。

    儒雅中年人说道:“身为森罗圣教最辉煌时的十二圣守之一,后世就算逐渐忘记了你们的名字,却也该记得你们曾经带来的恐惧。审判圣守,时间宝贵,不如,我们就开始吧。”

    “呵呵”也许是封存了太久的缘故,审判圣守的声音有些嘶哑难听,但是隐隐竟有一种金铁交鸣的杀伐感,“干净利落的人,本座欣赏。但是,神已经对你做出了判定,身为他忠诚的仆人,我会最完美的贯彻神的旨意。”

    “你的罪名,由阎达尔萨大人烙印,由我审判!”

    噗!

    灰色的斗篷忽然间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去,审判圣守如同没有身躯的鬼魅,卷动着长袍在四处快速穿梭着。

    “果然是地元境吗。”感受到空气中流动着的地元之力,儒雅中年人心下一定,却是对这如同小儿科般的把戏极其不屑,两只暗藏在袍袖下的手掌捏住印诀,缓缓说道:“道天无名穷尽!”

    青色古朴的真气自他体内爆涌而出,竟是化成一道有形光芒,夹杂着玄妙的韵律,向那空中不断飘忽的审判圣守激射而去。

    地元强者之间的战斗,几乎都是充满了毁灭性的能量爆炸。但是这儒雅中年人却反其道而行,以小和巧为手段,出手之间虽然算不上多么恢宏大气,然而那暗藏着无限杀机的青色真气,却是无人敢对之小看。

    空中的审判圣守化出形体,两手合拢,体内的地元之力汇聚在掌心处,一只充满了黑色邪力的手掌浮现在半空中,狠狠朝着儒雅中年人弹射而出的青色光芒压了过去。

    轰隆!

    一声能量爆炸的巨响过后,这座已经不知历经了多少年月的黄泉殿再次开始了剧烈的震动。那些古老的柱子以及图腾纷纷倒塌碎裂,激起遍地的尘土。

    “不错,你还算有些实力。”审判圣守缓缓收回了手臂,随即冷声道:“斩杀你这种层次的罪人,才算是真正的审判。”

    无意再与他继续啰唆,儒雅中年人大袖一笼,手臂在空中划了个半圆,脚下再次开始踏出那玄妙至极的步法,轻喝道:“道天无我浑沌!”

    审判圣守危险的眯住了眼睛,感觉到面前的中年人体内忽然爆发出一股不得了的气势。

    “道天”忽然间,审判圣守从他的口诀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对,眼神倏变,厉声喝道:“你用的可是道天六式?极道武尊是你什么人?”

    “阁下无需多问。”突然耀眼的青色光芒汇聚在指尖之上,儒雅中年人微笑着虚挥手臂,淡淡道:“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被紫霄天辰剑带动着身躯朝地宫深处而去的白阳渐渐定下心神,这把灵器与紫嫣然神魂合一,再加上他体内有紫嫣然留下来的长生真气,潜移默化之下已经算是认他为主,自然不会坑害于他。但是这种突然的行为,还是让白阳心下惊了一惊。

    “灵器之所以是灵器,必然有它过人之处。这柄紫霄天辰剑或许在太古时期算不得多么好的东西,不过放到现在,已经足以跻身顶尖灵器行列,以我看来,它应该是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或者是发现了对你有好处的东西,才会自主出现。”主宰沉着冷静道:“况且,这灵器若真要害你,恐怕以它化灵后施展的符文招式,都可以将你斩杀,放心便是。”

    白阳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尽量配合着紫霄天辰剑的行动轨迹。

    片刻之后,紫霄天辰剑带着他穿过了一座回廊,周围的场景忽然变幻起来,白阳微微感到一阵眩晕,再回过神时,竟然已经出现在了一片满是宫殿废墟的荒野之上。

    “这里是?”

    “嘘!不要出声!”主宰声音一沉,阻止了白阳。

    而紫霄天辰剑也在完成了任务后,自主回到了储物戒指之中。

    “躲起来。”主宰吩咐道。

    白阳闻言,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处的环境,便是躲藏在一条断裂的巨柱旁边,悄悄潜伏起来。

    就在他刚刚躲藏好的瞬间,一声悠长无比的呼吸,从不远处缓缓传来。顺着这道声音望去,一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巨大身躯,出现在白阳的视野当中。

    那是一条盘踞在视野内大半荒地中的庞然大物,光是头颅,便已经比这碎裂的宫殿建筑要大了许多。在它面前,白阳甚至觉得,之前所见到的任何妖兽都只不过是弱小的虫子,连那青炎妖蛇的庞大身躯,放在它面前都不值一提!

    “果然如我料想的一般,是一条拥有龙首血脉的金龙。”主宰看到这庞大妖兽,沉吟道:“不过,它的龙鳞颜色暗淡,而且在你出现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那便说明它此刻的情况仍是不容乐观。”

    微微吞了吞口水,白阳喃喃道:“原来我之前,就是打这种怪物的主意?”

    对这条光是趴伏在地,便令他提不起什么反抗之意的庞大金龙,白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究竟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想找它的麻烦?

    “小子,事已至此,你已经没有退路了。更何况,这条金龙又不需要你来对付,呵呵,你只要等着看好戏便是。”主宰嗤笑了一声,随即忽然说道:“来了。”

    就在他的声音刚刚落入白阳耳中时,这荒野的“天空”中,便是出现了一条青色匹练,如同贯日白虹,夹杂着万钧巨力,狠狠朝金龙的身躯砸了下来。

    铛的一声巨响,那金龙像是不耐烦般的喷了喷鼻息,随即巨大的眼皮猛然睁开,龙眼凝视着天空中那道静立的人影,头颅慢慢抬起。

    不过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冷笑从天空响起,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龙先生,吃独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一个身材魁梧的红发男人忽然出现,声音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