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十八章 地元八名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八章 地元八名锋

    “龙先生,吃独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满头红发如火的中年汉子一弹指,烈焰火幕瞬间遍及半边天空,从他背后横跨而来,阻绝了那名儒雅中年人对金龙的进一步行动。

    名唤龙先生的儒雅中年人望着那漫天火幕,眯了眯眼,齿间散发出森然寒意,缓缓道:“安烈,想不到你竟也不远万里,来到这穷乡僻壤之处插手此事。那么,也就是说,天狼肯放你离开了?”

    原来这满头红发的中年壮汉,竟是南边威名赫赫的烈焰佣兵团团长,也就是人称极炎的地元境强者,安烈!

    龙先生脸庞阴沉,心下已经有了几分惊诧之意。

    安烈的出现实在出乎了他的意料,这森罗圣教的遗址消息极其保密,知道具体情况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十个,其中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森罗圣教遗址竟是在如此偏僻之地,烈焰佣兵团虽然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但安烈却是被想要抢占南边地盘的天狼给死死拖住,根本就无暇分身顾及此地,所以,龙先生在自己以为的盘算之中已经估计到了绝大多数的情况,却万万没有算到安烈居然能够摆脱天狼的纠缠,居然亲自来到了这贫匮之地。

    “呵呵,龙先生此言差矣,你精通攻心谋术,自然也明白天底下没有永恒的敌人这一道理,既然利益相同,天狼为何不能与我联手?”

    安烈是个身材极为宽厚的壮汉,虽然模样颇为凶神恶煞,但他说起话来,却是有种折服人心的气度在其中,一举一动都显现出真正上位者应有的素质。

    而他所说的话,正也戳中了龙先生心中所想所思的疑惑。

    没错,这天底下本就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绝对的利益。森罗遗迹,龙族圣器,甚至是那条横空出世的金龙,都代表着最绝对的利益。天狼虽然觊觎着南方宝地,时刻想将烈焰佣兵团这块硬骨头给啃下来,让天狼佣兵团入主其中,但既然眼前有着这样一块更加诱人而且无需费力便能吃到的肥肉,也就没有必要再做无谓的争斗。

    龙先生眼神微凛,凝视着天边燃烧着的火幕尽头,那道透出些许苍凉之意的模糊身影,沉吟片刻后,含笑说道:“原来天狼团长也来了?看来,今日的阵仗,还真是豪华的不行啊,龙某人可是受宠若惊呢。”

    那名穿过火幕踏空而来的男子闭着双眼,身上穿着件普普通通的淡青色麻衣,满身气势敛于体内,整个人如同一柄离鞘待发的沧桑古剑,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一头半灰半白的头发,有种由枯转盛的奥妙之感,这却是天狼修炼的功法大妙离经篇的缘故。

    “南荒两大佣兵团的团长一同驾临,看来龙某人今日想要得偿所愿,还得付出不小的代价了?”龙先生眯眼一笑,语气终于是失了那一抹和善,有种撕破了脸皮的前兆。

    而那阖眼不吭声的天狼却是突然说道:“玄谋龙鬼经的大名,整个南荒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龙先生也无需与我等客气,既然今日打定了主意做那拦路小人,我们自不会有任何留情之意。但素闻龙先生交友遍天下,玄谋之名一字千金,只要你开口,就算是想请来那几位宗主也绝非是难事吧?既然如此,先生还是不要在此做出一副可怜样了,我们都是互知根底的人,多余的废话也没有必要多说,时间宝贵,不如早些动手解决此事。”

    “呵呵,我也正有此意啊,一直听闻东都论剑峰将天狼碎星剑评为天下地元八名锋之首,今日龙某人倒想领教领教了。”龙先生一挥袍袖,凝元于指,体内气劲再次鼓荡而出,青色真元化作一道凌厉光芒。

    道天无锋断钝!

    一道横跨天地两际的青色宽厚剑气自龙先生掌中徐徐漫开,对着天狼直直劈了过去,那道拦在他面前的火幕就如同纸糊一般轰然破碎,但安烈丝毫不感到意外,这种徒有其表的火幕若是能够拦下龙鬼经这种高手,反而是件稀奇之事。

    龙鬼经同为使剑之人,胸中自然有一股傲气,地元八名锋,他名列第四,前三分别是天狼碎星剑,水月断魂剑,紫霄天辰剑其中紫霄天辰剑以及水月断魂剑皆为上品灵器,名传千里。唯有天狼碎星剑是柄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法器,但在天狼手中,竟是使出了一股不输真正名锋的气势,在十年前被东都论剑峰评为地元八大名锋之首,也就是等同于冠与了他地元境内剑之魁首的称号。

    这让同为手中无剑,凭着真正剑意修炼到这一地步的龙鬼经如何能服?

    地元境内,拳掌冠绝者有之,刀枪兵刃精彩绝艳者更是数不胜数,但在剑道一途中,能够称道者却是寥寥无几。因为剑意剑势不比其他,向来被誉为君子之刃,以及百兵之首的剑器,光是修炼的门槛,便已经将许多人拦在了门外,想要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需要的天赋甚至可能比修炼到地元境更为苛刻。

    能够靠无剑之剑意成为当今剑道圣地论剑峰的肯定,说明龙鬼经的本事绝对不可小觑,这样一名强者,对上同样是剑道高手的天狼,胸中怎么可能没有战意?

    双眼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隙,望着那道从天而降,以贯顶之势劈来的青色光剑,天狼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柄寒光凛然的长剑,轻描淡写向天空一挥,就这么毫无章法的将力量散发出去,简直像是最低级的战气境,对于力量最粗浅的控制。

    然而就是这轻描淡写的一挥剑,却让龙鬼经全身汗毛竖起,不敢置信的低喝了一声,看都没去看自己那道青色剑气的下场,两手直接捏了个玄妙无比的指印,低喝道:“道天无由废剑!”

    手掌扭动,高举过头顶,仿佛要从天空中接引什么东西一般,一股恐怖力量透发出来,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

    躲藏在石柱之下的白阳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这种近距离的剑道之争,实际上要比当初远远的看紫嫣然与青炎妖蛇的战斗更加震撼。

    无论是龙鬼经的无剑之道,还是那名出身贫寒,却最终走到了如今这个境界的天狼,两者举手投足见的那股恐怖力量,都是再次为他铺展开一张关于地元境的宏大画卷。

    在经过主宰之手见识了天元境的遥远风景后,这副有关于地元之境的画面在他眼前竟是更加清晰了起来。体内那股连星辰之力都琢磨不透的血脉力量缓缓流转,使得他双眼之中金光一闪,竟是呈现了当日在藏经阁中一样的情景。

    那两名绝世强者的战斗,几乎变成了一部宏大无比的功法,无数玄妙而又复杂的金色文字铺展开来,又结合他脑中的斩雪上部,两相融合,隐隐又有所感悟。

    就在他凝神观察着两名强者之间的名锋之争时,主宰心中更是充满了惊讶,暗暗震撼于他的特殊天赋。

    “果然,这小子的天赋,果然是世间独一无二。将两名地元境高手的战斗于脑海之中总结成一部功法?这种能力,若我当年”主宰的记忆忽然飘向了遥远的过去,不由晃了晃神,但随即便又察觉到白阳的神念有一丝不稳的迹象,似乎是因为血脉之力运用过度,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燥热起来。

    “静心凝神,小子,不要太贪心,这副画面你只要记住十之一二,对你而言便可以汇聚成一招强悍无比的武技。如果再贪得无厌,恐怕你根本承担不住如此巨大的血脉消耗。”主宰沉喝了一声,将白阳那沉浸在眼前这副画面中的意识拉扯回来,楞了楞神后,白阳回想起自己刚才究竟干了什么,顿时有些后怕的眨了眨眼,但是脸上却依旧挂着兴奋之色。

    “我看到了,他们的剑招,我看到了!”白阳低吼了一声,激动的握紧了双拳。

    “呵呵,先别忙着高兴,想要在这几个家伙手中得到金龙血脉以及那龙族圣器,你可能需要承担不小的风险。”主宰淡淡一笑,然后说道:“那条小金龙,也不是省油的灯啊,直至现在它都是一副示敌以弱的模样,坐看那三人争斗,只怕也是打着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不过,那个红毛也不傻,他早早就退出了争斗,就算到时候那两人两败俱伤,他也有一战之力,绝不会让金龙脱了身。”

    说到这里,主宰咂了咂嘴,喃喃道:“现在的人都是一肚子鬼主意,时代更迭交替,人心也早已不同以往,这就是盛世。”

    砰!

    主宰的话刚刚说完,天空之中,便是响起了一声剧烈的能量爆炸,余波之中,两道狼狈身影各自向后飞掠而去,那双手无剑的龙鬼经衣袍破损,本来儒雅的气质荡然无存,而天狼也不复先前的镇定,呼吸稍稍急促了许多,但比起龙鬼经来说,他倒是显得镇定自若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