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十九章 天罗秘典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九章 天罗秘典

    两人这番反应,立刻就是分出了三分高下。地元境强者间的实力比拼,在某些时候未必就是生死相对,对于细微力量的掌控,同样也是制胜的关键。

    比起天狼来说,龙鬼经对于力量的控制,到底还是输了几分火候。

    “地元八名锋之首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龙鬼经耸了耸肩,对自己此时的狼狈模样丝毫不介意,“不过,龙某人更想与天狼团长比拼的却是剑意剑道,而非修为的深厚,难不成,大名鼎鼎的天狼碎星剑只是凭借修为压制才被论剑峰评为八剑魁首?那龙某人可就要对阁下以及论剑峰重新评估了。”

    龙鬼经所求的并非是实力胜负,而是剑道高低,这种心情,他确信天狼能够明白,并且会给予他一场真正的剑道之争。

    “哈哈哈,龙先生,天狼兄弟,你们二人的剑意争斗虽然好看,不过我安烈是个粗人,性子太直,等不得太久。依我看,咱们先将旁边这条金龙干掉,然后再图它事,如何?”

    就在龙鬼经与天狼互相酝酿着胸中战意之时,安烈跨步踏出,拦在两人身前,大笑了几声后,缓缓说道:“否则我们在这里打生打死,到头来若是什么都没得到,传出去岂不是令人笑掉了大牙?”

    龙鬼经与天狼二人对望一眼,随即前者点头说道:“安团长此言有理,不如我们三人合力,先斩了这条畜生再说。”

    那条已经抬起了头颅的金龙眼神之中流过一丝不屑,鼻子中喷出两条淡淡的白雾,连开口的意思都没有,便继续伏了回去闭目养神。

    这种近乎藐视的姿态,令三名强者同时感到诧异,还是龙鬼经熟知这金龙的脾性,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这条金龙现在的实力虽然大有折损,但它的防御力仍然处于巅峰状态。”说着,他苦笑了一声,道:“龙族本就是妖兽之中防御力最为变态的几个种族之一,这条金龙又是炼魂境巅峰的存在,堪比天元强者,的确不是我们三人可以伤害到的。”

    “那该如何是好?”安烈眉头一皱,他不远万里赶来这贫匮的北方,可不是为了这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结果。

    龙鬼经摇了摇头,也是有些束手无措,但随即他便想起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脸色猛地一变。

    察觉到他难看的脸色,安烈目光移转,问道:“龙先生可是想起了什么?”

    龙鬼经闻言,苦笑道:“对付这金龙,还真的有一个办法,不过,握着线索那人想必已经死了,此事是我的疏忽失查,竟遗漏了如此重要的一环。”

    安烈与天狼都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龙鬼经所指的,正是森罗遗址中十分重要的宝物之一,龙族圣器。

    四大圣器能够组成耀世龙权,这件事情本就不是什么秘密,而且他们三人来此也算是各怀鬼胎,对于龙族圣器的渴求其实并不是多么强烈。

    但眼下这条守在此处的拦路金龙虽然实力折损了许多,可他们三人仍然奈何不了它,更主要的是,他们三个人其实心里对对方都不算是信任,自然也谈不上什么齐心协力,是以,这种情况,怕还只有龙族圣器能够破解了。

    “圣耀之爪,可以破开金龙之鳞甲。可惜,我跟拥有此物的人提前摊牌,却是忘了这件东西究竟有多大的用处。”

    龙鬼经皱了皱眉,目光扫视这一方天地,沉声道:“此时再想按照原路退出此地已经不可能了,也罢,就算没有那圣耀之爪,想杀这金龙也未必是不可能之事。只不过,相对而言会比较麻烦一些罢了。”

    “想杀护教龙兽,可曾问过我等?”

    一声冰冷质问,伴随着数道从天而降的人影,庞然大势凝压下来,令龙鬼经等三人脸色猛变。

    “是十二圣守”龙鬼经表情不太好看,因为他在那些人中,看见了本该被自己杀死的审判圣守,以及一名双目充满死灰之色的瘦弱青年。

    在有关于森罗圣教的记载之中,这名青年的画像几乎被频频提起,只因他是十二圣守之中最接近高层的家伙,而且也是当年那一批初代圣守中,手段最为毒辣的一人。

    他就是十二圣守中的永旭圣守。

    而且,除了审判,永旭两大圣守以外,还有死亡,绝望,以及一名身穿黑袍,看起来与那些死气沉沉的初代圣守格格不入的女子。

    “这个丫头,难道是新代圣守?”安烈一眼就扫到了站在众名初代圣守中极为显眼的那黑袍女子,颇为惊讶。

    因为据他们得到的情报中并没有提到过圣守中有一名女子,历代的森罗圣教中也罕有女子加入,更别说是爬上了圣守这种地位的女子了。

    不过这些名圣守的出现,却是打破了此时的僵局,同时也让龙鬼经,安烈,以及天狼三人不得不联合了。

    因为对面有永旭,审判,死亡,绝望四名地元境强者,再加上那个虽然只有定元境界,但是气息却格外诡异的黑袍女子,他们三人显然是有些势单力薄。

    “说吧,阁下三位闯入我森罗圣教的遗址,究竟有何事?我教尊重强者,虽然你们这般闯入的行为十分无礼,但我愿意听听你们的理由。”永旭圣守望着龙鬼经三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得永旭圣守如此单刀直入的切进正题,龙鬼经心底也是松了口气。

    他不怕谈判,就怕对方不按照常理出牌。毕竟他们现在的实力是弱于对方,再加上森罗圣教都是一群不讲道理的疯子,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恐怕还真的说不好谁会占了便宜。

    不过他玄谋之名也绝非虚叫,知道永旭圣守现在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但如果谈判不成功,很可能会直接翻脸,因为这个手上沾满了鲜血的家伙根本就不可能用常理去推断,更别说他的实力在地元强者之中,那也是名列前茅的恐怖存在啊。

    安烈与天狼两人心怀鬼胎,如果产生了战斗,他们三人肯定是各自为战,不可能真正的同心协力。

    无奈的叹了口气,龙鬼经对那群目光不善的老怪物拱了拱手,说道:“龙某人此行前来,是为了贵教的天罗秘典。”

    此言一出,现场的气氛,便是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

    “呵呵,天罗秘典?这家伙的胃口可真不小啊。”听到龙鬼经的来意,主宰冷笑了一声。

    躲藏在石柱之旁拼命藏匿自己气息连一声都不敢吭的白阳小心翼翼用意念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主宰哼了一声,也不解答,只是说道:“你且听下去便是了。”

    果然,在听到天罗秘典这四个字后,永旭圣守的表情便是变得有些难看,盯着龙鬼经片刻后,沉声说道:“阁下既然知道天罗秘典的存在,那就应该知道,天罗秘典于我圣教的意义之所在。开口想要拿走秘典,这种行为,我可以视为是在对圣教的挑衅么?”

    似是感受到了永旭圣守以及其他圣守的不善目光,龙鬼经眉头微微皱起,小心翼翼的退后了几分,然后苦笑道:“我自然知道,天罗秘典乃是圣教功法与武技的传承总纲,不过龙某人也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实在是抱歉了,如果圣守大人愿意借天罗秘典于我一用,龙某自当付出一定的代价来交换。”

    “代价?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以拿来换天罗秘典的东西?”那个本该被杀死的审判圣守语气冰冷,讥讽道。

    龙鬼经沉吟了一会,然后说道:“请我来的那位所出的价码,相信一定能够打动诸位。不过,现在我能够拿出来的,只有两枚玄阶高级的悟元丹。”

    提到悟元丹,安烈以及天狼的眉毛都是跳了跳。

    这悟元丹,可是能够大幅度提升定元十段巅峰的强者,在突破境时的几率,基本上只要服用两颗悟元丹,在突破到地元境时,就等同于万无一失了。

    也就是说,两颗悟元丹,完全能够给森罗圣教再创造一名地元境的强者!

    别看悟元丹只是玄阶丹药,但是它的制造成本极其昂贵,甚至需要动用一些地阶的材料,这也让很多炼药师对它又爱又恨,所以产量一直有些提不起来,堪称有价无市的状态。

    虽然这几名圣守大多数都是在森罗遗址中沉睡了许多年,几乎与外界脱节,但是对于悟元丹这种大名鼎鼎的丹药,他们还是知道的。

    为了天罗秘典,龙鬼经竟然愿意付出如此代价,也是让他们没有想到。

    “这手笔,可是有些惊人啊。”白阳也是有些惊讶于龙鬼经的大手笔,摇了摇头后,目光继续投向场中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在这么多名强者面前,他的隐藏同样也是做的极其谨慎,因为只要暴露出半分气息,那就可能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永旭圣守沉吟了许久,就在龙鬼经几乎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谈成了的时候,永旭圣守却是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抱歉,秘典毕竟事关重大,恕我不能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