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二十二章 这是命令!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二章 这是命令!

    金龙血脉以及圣耀之翼得手后,白阳其实就已经将身体的掌控权交给了主宰,那一瞬间,属于主宰的灵魂力量从身体深处涌了出来,由神力为引导,瞬间将永旭圣守的招式击破,并且成功逃走。

    这一连串的动作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但不得不说,此役,那些强者的脸上恐怕会有一道火辣辣的巴掌印。尤其是龙鬼经,安烈,天狼这三人,不远万里来到这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最终却是空无所获,而最终获利的,竟是个在他们眼里连蝼蚁都不如的家伙,这件事情说出去,简直能够让其他人笑掉大牙,一群地元境的强者,被一个罡气境耍的团团转,这种事,是史无前例的,更是这群强者的耻辱。

    他们在那打的热火朝天,结果被别人捡了便宜,导致在场的众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想不到,我终日玩弄谋术,自以为心机了得,玄谋之名也是让我得意忘形,今日终于被人狠狠上了一课。”龙鬼经望着白阳已经远遁而去的身影,他此行前来,倒不是为了龙族圣器,所以心底倒的并没有多少不满。

    而永旭圣守等人摆出来的态度已经极其明显,天罗秘典,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交出来的,这样一来,他留在这里也就没了意义。向天狼与安烈拱了拱手,龙鬼经说道:“此行龙某虽然没能达成目的,但好歹也见识了八大名锋之首,倒也算是不枉此行。”

    “天狼兄,如果有机会,龙某可要登门拜会,再次领教你天狼碎星剑的威力。”

    龙鬼经灼灼的目光定格在天狼脸上,后者双眼微阖,手掌轻握着剑柄,一声不吭的点了点头。

    地元名锋的排名,向来是五年一度由论剑峰公布。这种排名,更像是为世人立下一个追赶的目标,反而被列为名锋之一的强者中,可能有些人毕生都没有交过手,自然对这排名有些不服。

    天狼能够理解龙鬼经的心理,当然不会拒绝他的挑战。

    龙鬼经离开了,永旭圣守并未多做阻拦。紧跟着,已经收起了火神铠甲的安烈苦笑道:“想不到这座遗迹中,还有你们这种强手,这次我认栽。天狼兄弟,我可不想跟这些老怪物继续战斗了,你意下如何?”

    “走吧,我们不是对手。”天狼言简意赅,旋即身形一闪,便是纵出了数百丈的距离。

    安烈咧了咧嘴,对那仰头盯着自己的永旭圣守挥了挥手,“嘿,就算在这座宫殿中你们拥有不死之身,但是肯定也会消耗某些东西。希望下次我来时,你们依然还在这里。”

    砰!

    说完这句话,安烈整个人便是化成一道火焰流光,朝着这宫殿的出口而去。

    这场战斗,到此便算是草草结束,仅剩下的四名圣守对视一眼,互相之间极有默契,无需多言便知道对方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

    死亡圣守举起了自己的手掌,那只皮肤白得有些诡异的手掌开始逐渐崩裂,迅速化为尘土。

    “这副身体已经承受不了几次战斗了,那个人说的对,我们能够复活的次数,恐怕仅剩无几,若是这座地宫彻底暴露,恐怕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闻风而来的贪婪罪人给占满。”审判圣守沉声道:“到时候凭我们四人,根本就做不了什么。”

    “那就毁了这座地宫。”看了眼已经死去的金龙,永旭圣守脸色一沉,“阎达尔萨大人的力量已经由那位罪孽圣守带走,我们这些早该死去的家伙,也算是完成了使命。”

    冰冷的眼神骤然一利,“这座宫殿,再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余下三名圣守闻言,相互对望一眼,最后重重点了点头。

    但就在此时,那名绝望圣守说道:“可是,那个偷走了圣器的家伙该怎么处理?”

    “那就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事情了。”永旭圣守摇了摇头,“方才那个女人,她的实力足以将我们永远抹杀。而且偷走了圣器的小子,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家伙不过,这些便是现在的圣教该去苦恼的事情,这么多年,我们也该回归阎达尔萨大人的怀抱了。”

    说着,永旭圣守虔诚无比的做了一个手势,沉声道:“一切为了神光再临。”

    “一切为了神光再临!”

    冲出地宫入口后,白阳发现之前那座迷宫已经轰然崩塌,但却有一条通向地表的阶梯不知是何时出现,隐约还有许多人走过的痕迹。

    “先离开再说。”白阳没有犹豫,将手中握着的圣耀之翼直接丢进了储物空间,然后大步冲向那道阶梯。

    叮叮当当

    此时,在那个由黑龙首级铸成的入口边,一场混战已经爆发,兵器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不时有人惨叫着倒下,也有人拼了命也要爬起来。

    人群中,双眼通红的沐溪白手握长刀,如同一尊杀神,手起刀落之间,便是如同割草般收走一条条人命。

    鲜血溅在身上,沐溪白晃了晃,眼神呈现一抹恍惚之色,随即又涌出了疯狂的杀意。

    “师兄,森罗圣教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人手不足,恐怕撑不了多久。”徐如意贴近了沐溪白,声音透出一抹急切之意。

    他们在地宫入口的迷宫崩塌后,便直接顺着那条拔地而起的阶梯回到了地面,没有选择继续深入地宫。但是谁曾想到,在外面竟然还有一支属于森罗圣教的队伍已经埋伏多时,双方一交手,沐溪白带领的那些佣兵便是损失惨重,因为这次的森罗圣教派出了许多高手,光是罡气境就足有十人,虽然论单打独斗,他们每有一个是沐溪白的对手,但是这些家伙联合起来专杀佣兵,眨眼间倒也令场中的人数骤然减少。

    沐溪白手中的长刀不断在渗滴着鲜血,长时间的战斗,他也快要战至罡气枯竭。如果不是凭着脑海中那古怪的声音驱使,再加上天刀流的特性,恐怕现在倒在地上变成尸体的人,其中就会有他一个。

    徐如意的声音令他稍微清醒了许多,看着满地尸体,再加上周围不断涌出身穿黑衣,气势汹汹的森罗死士,一股颓败之意涌上心头,挥动长刀令一名死士身首分离,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撤!”

    易彩星以及那些还战到此刻的佣兵简直如蒙大赦,结成一个易守的阵形,边战边退,与那些死士做着最后的纠缠。

    “怎么不见黑娘子他们的?”

    彻底清醒过来的沐溪白皱了皱眉,发现队伍中似乎少了很多人。

    搀扶着自己手下受伤佣兵的易彩星冷冷道:“她早在之前就已经跑了。”

    “”

    沐溪白沉默着没有说话,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深。他的脑海中对之前的记忆十分模糊,隐约只记得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催使着他前进,直到来到这地宫入口时,整个人的意识几乎都被抹去,如果不是之前连番战斗,使脑海中那道声音越来越弱,恐怕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究竟在做些什么。

    “师兄,你还好吗?”徐如意见他脸色难看,忍不住问道。

    沐溪白摇了摇头,苦笑道:“上当了,我们这次行动,恐怕早就已经在某些有心之人的算计中。从头到尾,都已经被他们计划好,我们以为,这些佣兵是棋子,实际上就连你我二人,都被当成棋子利用了。”

    徐如意瞪大了眼睛,不明白沐溪白在说些什么,而沐溪白也没有时间解释,对身上多处挂伤的易彩星说道:“我们如果想要突围,还得齐心协力才行。接下来,你一定要配合我。”

    虽然对沐溪白没什么好感,但易彩星还是知道轻重缓急,重重地点了点头。

    “向南边突围,地图上标明,那边的地势更方便我们逃脱!”沐溪白低吼了一声,手中长刀再次泛起光芒,如同千层浪卷,激起遍眼白雪。

    天刀流霜雪!

    白蒙蒙的雪雾钩织成一片杀风,隐藏在其中的刀芒以及罡气便是最锋锐的风,刮过那些追击死士的身体,瞬间便是划出了千百道创口,鲜血如注般涌出。

    “雕虫小技!”

    起初那十几名罡气境的死士如今也只剩下六人,但这六人的实力无疑是更强,面对吹袭而来的刀式,他们没有任何惊慌,反而以最快速度结成反击阵势,直接击破了那拦眼的风雪。

    沐溪白脸色一暗,体内的战晶已经运转到极限,哪怕再怎么催动,也提不起足够施展下一招的罡气。霎时间,气氛变的有些凝重,每个人心头都像是压了一块巨石。

    昂!

    一声清脆龙吟,骤然从人群里炸开,只见易彩星横剑而立,拦在了死士与佣兵们之间,沉声道:“你们先走。”

    “团长!”

    点千山眼睛一红,但另有团员眼疾手快,直接将他制住,没让他脱离队伍。

    “我说走!”易彩星提高了音量,“这是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