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二十四章 人非圣贤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四章 人非圣贤

    “就凭这些货色,也想留住我?”

    沐溪白冰冷的目光扫过黑娘子身边那些佣兵,不屑说道:“虎落平阳,也不至于被土鸡瓦狗所欺,黑娘子,贪心不足可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不过我料想你付出行动前也已经想好了后果,那我也无需再浪费口舌劝你收手,来战便是。”

    他长刀一横,森寒刀光堪比白雪,让在场之人心头一冷。

    “我都一并接下!”

    望着那横刀在手,满脸杀意的沐溪白,黑娘子眼底闪过一丝欣赏,拍了拍巴掌缓缓道:“沐小哥,就凭你这股气节,姐姐就不会杀你。姐姐可是非常喜欢有骨气的男人呢,尤其是模样像你这般俊俏的。”

    风骚妩媚的眼神,如同春水泛动,极其撩人心弦,站在黑娘子身边的一些佣兵也是忍不住侧目望去,对着这身段丰腴的要命妖精狠狠看了两眼。

    黑娘子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丝毫不介意周围佣兵的眼神,反而还颇为享受这种对她充满了**的眼神。

    “贱女人,你再说一次试试?”

    徐如意长鞭离手,甩出了数丈远,直接抽向黑娘子那张挂满了可恶笑容的脸。

    不过黑娘子早就提防着他们狗急跳墙,怎么可能没有防备?更何况她的实力远超徐如意,只是一伸手便抓住那凌厉抽来的长鞭,屈指弹散了上面附着的罡气,咯咯咯娇笑着看了徐如意一眼,意有所指道:“妹子,既然有心意那就要说出来,况且就算你对姐姐我发怒,也未必有什么作用不是?还是省省力气吧。”

    “咱们大家都是同行,没有必要真正的撕破脸,我黑娘子有一是一有二是二,既然说过只要交出龙族圣器,便不再找你们的麻烦,我自然会说到做到。”黑娘子的目光扫视着在场所有人,难得的正经起来,“那件东西关乎于很多大人物,可绝对都是些你们惹不起的人物。沐小哥,我知道你背后有安烈团长做靠山,但是今天安烈团长也未必能保下你。”

    黑娘子松开了徐如意的长鞭,声音之中,藏着一丝莫名的心悸。“恐怕现在安烈团长也已经自顾不暇了。”

    “你说什么?团长义父他怎么了?”

    徐如意表情猛变。

    “这就与你无关了。”黑娘子抬了抬下巴,对身旁那对诡异的佣兵兄弟说道:“法厉,法文,给他们些苦头尝尝。”

    那对身材迥异的兄弟对视一眼,笑声中颇有些不怀好意。

    入了佣兵这行的哪里有什么心慈手软之辈?这种一边倒的局势,弱势方的下场,向来都是很惨的。

    黑娘子决心给沐溪白一个教训,自然就要从徐如意身上下手。

    这个在南方可以说是被娇惯至今的大小姐终于露出一抹慌乱之色,那个身材瘦武器却极其巨大的法厉缓步朝她走去,笑声沙哑诡异,“瞧这丫头的细皮嫩肉,恐怕一把就能掐出水来?放心吧,咱们毕竟同行一场,我不会太过粗暴。”

    “滚开!”

    沐溪白哪会不知道这些人打算干什么?手腕一翻,刀锋划出锐利的光芒,直接朝那满脸怪笑的法厉砍去。

    但是在他身侧的法文也不是吃素的,那柄轻剑从诡谲无比的角度刺了过去,剑尖竟是点在了沐溪白的长刀背侧,令他这一道的力道尽数被破,刀锋也是偏了几分,并没有砍中法厉。

    法厉狭小的眼睛扫了扫沐溪白,冷笑道:“解决他。”

    法文点点头,拧了拧脖子,对沐溪白道:“来吧。”

    “破招式吗,该死”沐溪白转动着有些发麻的手腕,死死盯着法文手中那柄轻剑,方才他刁钻的一剑显然是有意为之,专挑对手攻势最薄弱的一点击破他的武技。这种手法,在大陆上有一个笼统的称呼,那就是破招式。

    一般的破招式,以拳掌攻击为主,因为拳掌交锋时最容易露出破绽,但是随着实力越高,武技中的破绽也就越来越少,破招式存在的意义,便不再那么明显。

    可是用兵器施展出来的破招式便与拳掌是不同概念的存在,法文手中的轻剑显然是经过了特殊锻造,专门用来对付兵器之道的高手。

    如果是全盛时期,沐溪白还不会多么畏惧破招式这种不入流的阴招,但是现在他实力大大折损,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不过十之二三,纵然天刀流奥妙异常,但也需要罡气的支撑,他体内的战晶已经接近干涸,根本提不起多少罡气来施展那些精妙武技。

    “啊!”

    然而就在这一瞬之间,法厉已经扑向了徐如意,干瘦的手掌直接撕掉她外面那件御寒大袍,扼住了她的脖子,深吸了口气,“这味道,可真好闻啊。”

    “滚开!别碰我!”

    徐如意怒瞪着法厉,声音中隐隐有些颤抖。

    她知道自己无力反抗,避免不了被这个丑陋的佣兵玷污的命运,但是骨子里的骄傲却让她不肯就此认输,就算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什么都做不到,但是她还是咬着牙反抗着。

    法厉对她这毫无意义的挣扎非但没有动怒,反而还产生了一丝兴奋,怪笑着道:“挣扎吧,你越是挣扎我越是兴奋。”

    “你敢动她一根手指,烈焰佣兵团上下绝对不会放过你!”

    沐溪白正在对付着法文那棘手的破招式,但看到这一幕,顿时目眦欲裂的吼道。

    徐如意如果在他眼前被玷污的话,那他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白千秋。”

    森林之中,看到这一幕的易彩星表情不忍,望了眼仍然站在不远处树顶的白阳,叹息着道:“不如出手救下他们吧?”

    白阳闻言,回身瞥了她一眼,却是没有吭声。

    易彩星也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些差强人意,脸上露出些许尴尬的表情,“毕竟,他们跟我们也算是同伴,这样见死不救未免有些说不过去更何况,那样一个女孩子,不应该承担这种痛苦。”

    “所以呢?”白阳头也没回,遥遥问道。

    “没什么。”易彩星见他似乎没有去搭把手的意思,干脆也就不再劝说,只是有些不忍的别过头去,不再看那雪道之中即将发生的事情。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白阳忽然从树上一跃而下,双脚无声的踏着积雪,淡淡道:“她不该承受这些,你就应当承受了?”摇了摇头,白阳往那雪道中慢步行去,同时说道:“别让自己太累,你做不了拯救世界的圣人,你能做的,仅仅是挽救自己罢了。”

    说完这句话,白阳便快速在雪地之中奔跑起来,身后的积雪,在他那恐怖的速度之下,化成了漫天雪雾。

    处于雪道中的众人也是听见了一丝不对劲的声音,纷纷把目光往向了那来源的方向。

    当他们看清那几乎如同人形怪物般奔行而来的是一道人影后,膛目结舌的看着他撞向了那个满脸震惊的法厉,在众目睽睽之下,法厉就像是被一头奔行中的地龙撞中般倒飞而起,在空中想要调整身形,却是看见那个冲撞自己的人影居然同时跃起,一只拳头逐渐在眼中放大。

    轰!

    法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打在脸上,眼前顿时一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是你?”

    沐溪白看到那个两招将法厉制服的人究竟是谁后,眼神之中露出一抹感激,可还不等他多说一句话,法文的轻剑便是突然刺了过来。

    “还有时间看别处?先管好你自己吧!”法文也是丝毫不担心兄长是死是活,一心想要将沐溪白给制住。

    沐溪白偏开头躲过了这一剑,眼神微凛,手中的长刀如同蝴蝶般翻飞起来,形成一片不可思议的光影。

    “天刀流回风!”

    呼地一声锐风劲响,随着那道刀锋划过法文的胸口,撕开了他的皮甲。

    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向后移了半步,恐怕这如同流光般的一刀,就已经将他开膛破肚了。

    白阳瞥了眼他们二人的战局,见沐溪白虽然处于劣势,但也并没有生命危险,便对那已经躺在雪地里衣衫凌乱的徐如意道:“手脚没坏的话就自己爬起来。”

    徐如意听到这话,本来心里有一丝被他救下后的尴尬顿时荡然无存,冷哼一声,小心翼翼的用长袍裹住了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两截洁白的手臂。

    就在这时,那个掉在积雪中不知死活的法厉缓缓爬起,发出一声怪笑,“很久没有人能够给我这种感觉了,小子,你的实力不错,竟然能在力量方面击败我?”

    “刚才不过是我一时大意,来吧,让我再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法厉盯着白阳,挥动自己手中巨大的武器,怪叫着冲了过去。

    白阳有些不耐烦的皱住眉头,看也不看法厉,直接抬起手掌抓住那猛落到一半的武器,令那柄重量不低于千斤的重兵器停在半空中,随即闪电般的一脚踢在他的胸口,只见法厉这次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是以着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正巧看到这一幕的徐如意当场呆在原地,竟是被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