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二十八章 未来之势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章 未来之势

    面对洛果果的沉声逼问,白阳却是毫无所动般的略过了这个话题,眼神收敛,将自己所有心绪深藏不露半分。

    望着那无动于衷的白阳,洛果果颇为恨其不争,一把抢过那满盛肉汤的碗,冷冷道:“想吃自己弄,我这里不伺候废人。”

    白阳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倒也没有为此争论什么,因为夏家之事,他也有所耳闻,对于夏家将夏月许配给元布衣的举动,白阳心中已有考量,但那计划长远,也是三言两语无法说清楚的。

    最起码,现在的他根本就无力改变什么,虽然他有信心能够将此事逆转,但撼动那两尊大家族也绝非朝夕之事,起码需要长久的布局,以及他的实力再进一步提升起来,至少也要有定元境的实力,才有以自己的实力去跟家族之力碰撞的资格。

    “小小年纪就在这里妄论幸福,这丫头,倒也真不知天高地厚啊。”主宰对于白阳的表现有些不满,但同样也对洛果果的天真嗤之以鼻:“家族之间的利益纠葛,岂会是如她想象的那般简单?有些时候,牺牲某些族人的利益,也是一名家族掌舵者应该有的决断,若是你心中所念的那丫头,真的可以换来让家族强盛的筹码,我倒是觉得那位夏家的家主是个雄才。”

    “可惜,惹上你,也是他命中注定该有此劫。”主宰淡淡道:“不过一介商贾家族,就算背后藏着那么几尊客卿,也不是多么难对付。小子,只要你有这个想法,我就可以让你来上一场轰轰烈烈的抢亲,呵呵,这种想要大闹一场的兴奋,可是很久都没有过了啊。”

    白阳手指轻叩着桌面,对洛果果那怒视报以微笑,心中却是与主宰道:“闹是一定要闹的,但绝对不是现在,现在的我实力还不够强大,至少也要再提升一个大境界才行。”

    “看来你需要的,是一段真正的苦行啊。”

    主宰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以你现在手中的资源,想要提升到定元境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不过我却有更好的办法,能够更加完美的挖掘你的潜力。”

    听到这话,白阳就知道,主宰肯定是又想出了新的折磨他的办法,不禁苦声道:“你有什么修行计划,我都一并接下了。只要能够变强,我不在乎方法。”

    “但是,你得在乎那些不得不承担的痛苦。”主宰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戏虐,“你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小子。”

    “你在发什么楞?”洛果果忽然间在白阳眼前挥了挥手,问道:“难道我问的问题让你伤心了?好吧,我承认,夏月的问题不是现在的你能够解决的,不过这件事情,你也不能逃避。”

    白阳笑着摇了摇头,掰开她的手,将那只碗夺了回来,敲了敲她的头:“这件事情你就别操心了,还是好好进行里的历练吧。”

    被打了一下脑袋的洛果果瞪大了眼睛,十分不满的看着他,“我警告你别再敲我的头,否则我就要你好看!”

    不过提到了自己的历练,洛果果也是一脸愁容的叹了口气,有些期盼的看着白阳:“我的历练现在还没解决,可是我也不想跟我爹去挑战那些高手。不如,你带着我一起去历练吧?我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而且还能帮你做饭,遇见危险了,最起码我也是个战斗力,虽然不如你,但对付寻常几个杂碎还是不在话下。”

    “怎么样?考虑一下?”洛果果眨了眨大眼睛,眼里写满了哀求。

    白阳仔细想了想,最后还是苦笑着拒绝道:“我的历练太过危险,独身一人尚且难以保证安全,如果带上你,恐怕我不能保证你会活着回来,而且既然你爹已经为你安排好了历练的内容,你还是随你爹一同去挑战那些大陆各地的高手吧,这样一来既能够增添见闻,还可以让自己的实力快速进境。”

    “危险怎么了,你以为我就没遇见过危险的事情吗?”洛果果听得出来白阳话中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视,还是气鼓鼓的道:“算了,不愿意带着我,那我也不死皮赖脸求你,只求你参加那场盛会时被东都大陆的天才们狠狠教训一番,教你做人一定要低调。”

    洛果果说完,再次狠狠瞪了白阳一眼,然后折身走进了厨房。

    “其实,你就算带上这丫头也没有什么。因为我不会让你去那些真正凶险的地方,但你的修行之路,毕竟是充满风险的,身边带着个人也算是个照应。”主宰忽然轻声说道。

    白阳摇了摇头:“算了,既然我已经决定,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况且就算真的带上了她,旅途之中若是真遇到什么凶险,我可以脱身,但却无法顾全她。”

    “呵呵,想不到你竟还有如此好心的一面。”主宰忍不住笑道:“恐怕你是不想与这丫头交往过深,再发生什么异变吧?我明白,别看这小丫头现在身材差劲,但却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再过几年,也得出落的极其水灵,你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心中会有把持不住也是正常的。”

    被道破了七分所想的白阳脸上难得一窘,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即说道:“紫嫣然和夏月跟我沾了关系,便都没有什么好的遭遇,为了不让她也出事,还是提前保持距离比较好。”

    “少找那么些借口。”主宰哈哈大笑道:“轻狂放肆,敢爱敢恨,才能不负年少啊,小子,学着点,人生的学问,你还嫩的很。”

    缓了缓情绪,白阳微笑道:“至少比起你这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来说,我确实还差了许多火候。”

    “少年老成可不是什么好事,姓夏的小丫头,你无需担心她,只要你严格按照我给你的要求去修行,过不了多久,我就让你拥有站在她面前的资格。”

    “只那个紫嫣然,她的问题倒是有些棘手,毕竟她背后可是有一整个宗门,和一位实力不祥的宗主,你想解决她的事情,尚需一段时间的磨练。”

    “然后便是,你父亲的事。”

    主宰的声音,忽然变的凝重了几分,而白阳的眼神也是骤然一凛,没有吭声。

    “这个问题就算你现在避之不谈,未来也是必须要面对的。那个东都神宗,便是你父亲潜伏在东都,一直想要消灭的势力,但恐怕,那个神宗之主,应该不是好相与之辈。”主宰沉声道:“经过我沉睡在你体内时,对这个时代的了解,神宗应该是现下论单打独斗最强大的宗门,哪怕它冠有魔门的污点,却也不可否认它的强大。想要与这样一个宗门为敌,只怕你需要做的,可不仅仅是提升实力。”

    “武学没有极限,巅峰便是用来超越,用来打破的。即便强如那些封神者,最终也不过是化做茫茫星海中的一颗明亮星辰,却也不知是归往何处。”主宰说到这里,有些含糊其辞的跳过了这个话题,然后说道:“那位神宗之主,很有可能便是当世第一人了,想要达到当世第一这个高度,你还得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

    “我还年轻,我还有时间。”白阳表情微微一沉,拳头握紧,说到那个称呼的时候,声音也是有着一丝的颤抖:“但是,我爹,他还不知能撑多久,能等多久。”

    此言一出,就连主宰都陷入了沉默。

    既然神宗之主是当世第一人,也就是真正的天下无敌,那,这世间真的有人能够在他面前活下来吗?

    “也不必如此悲观,你父亲的实力,应该也是不弱才对。就算敌不过现今的天下第一,但也不会连自保之力都没有。”主宰淡淡道:“你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甚至等到你神之力传人的身份曝光以后,可能会有更多隐秘的古老势力出现要取你性命,如果你不做好在压力中提升自己的准备,那就只有在这股压力之下被碾成粉碎的命运。”

    白阳缓缓站起身,望着屋外透进来的些微阳光,喃喃道:“那就拼个粉身碎骨,也要成功才行。”

    在洛果果的店中休息了一夜后,白阳一夜都是在入梦大玄功的梦境状态中保持着修炼,不过,当清晨第一道阳光照射在眼皮上,一股从未有过的心悸感猛上心头,令他硬是从那玄妙的入梦状态中退了出来,浑身汗毛根根炸立,想也不想,便是一招天下无双,向前方推送而去。

    凌厉的拳势,爆轰出一股无双雄劲,白阳毫无保留的全力出手,即便是定元强者也绝对不敢轻接,但是站在他身前那道岿然不动的影子,却只用一只手掌便将他的天下无双挡了下来,恐怖拳劲宛如石沉大海,在那只手指细长的手掌阻挡下,荡然无存!

    “好小子,这一拳,有几分宗师气概。”那名碎发拦眼的俊朗男人见猎心喜,发出惊喜的声音,随即大喝道:“听说果果那丫头败在你手里,那你便来试试我这招问黄龙如何?”

    话音甫落,空气中仿佛擦出了火花一般,白阳只听到一声真切无比的龙吼,在耳边轰然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