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二十九章 洛家族长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九章 洛家族长

    震天龙吼在耳边轰然炸响,白阳浑身一震,眼前几乎出现了瞬间的模糊,强横无匹的雄浑气劲横扫四周,使得屋内陈设纷纷摇动,但这股劲力却又很精妙的自限方圆之内,足见其主人对力量的恐怖控制。

    “来试我这招,问黄龙!”

    那名满身风尘仆仆的俊朗男人长笑着大喝了一声,纳劲,收手,出拳,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同样是一招问黄龙,这名神秘男人将力量压至与白阳相同的境界,但施展出来却是比洛果果强大的不知多少倍。

    这一招的招意,在他的施为之下几乎堪称巅峰,此一拳逼至眼前,白阳已是退无可退,沉喝一声,提元纳气,体内罡气流走,瞬间便爆发出极其强横的气势,双掌推开,缠上了这神秘男人的手臂,却是摒弃了他一贯以力破力的路子,凭着一股柔劲,顺着对方气劲旋转之处,两掌几番消耗下来,这招问黄龙的力量已经被减弱了大半。

    白阳看准时机,手掌骤然叩住了神秘男人的脉门,硬是挡住了此招。

    轰地一声,这一招的余劲透过白阳的身体,尽数倾泻到他身下的床榻之上,那张木床瞬间不堪重负化为齑粉,而这一声轰响,也是打破了两人之间短暂的沉默。

    那神秘男人笑着震开了白阳的手掌,向后退了一步,眼神中带着欣赏,缓缓点头道:“你很不错,小小年纪便有这种武学造诣,不知你师从何人?”说完这句话,神秘男人脸上忽然又多出一抹恍然:“差点忘了你与果果是同门,不过,吴烟宁何时这么会教徒弟了?以我对她的印象,那软绵绵的清心流,可不是适合你的武技。”

    此时此刻,白阳哪还能不知道眼前之人是谁?颇为尊敬的说道:“见过洛族长。”

    “哎,别来那一套虚礼,没意思,男人就是该爽快一点,何况是我们修者?”这名衣着有些破旧的俊朗男人极其爽快的笑了两声,这爽朗的性格却是与他的外表极不相符。“果果的来信中曾经不止一次提到过你,她可是把你夸成了大陆少有的年轻俊杰,我还以为是这丫头思春乱讲,不过今日一见,倒让我觉得她的夸奖还不够多。”

    “洛前辈过奖了,晚辈只不过是运气够好,机缘巧合才能重回修行之路。”白阳谦虚一笑后,说道:“自前就听说过洛族长英姿不凡,现今一看,果然颇有高手风范。”

    “哈哈哈,你这小子,撒起谎来也是眼都不眨,我现在这副模样,哪有什么高手风范,疯子还差不多。行了,免去那些客套话,我这次是来带果果这丫头去历练,同时也来看看她口中的年轻俊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位让整个南荒大陆的高手提起来都颇感头疼的洛家现任族长拍了拍白阳的肩膀,赞赏道:“事实证明,果果的眼光还是有几分遗传到了我的火候,看人颇准,竟是一眼发现了你这块璞玉。不过这样也好,我这个人平生最喜欢对战高手,其次就是与天才交谈,你能化解我的问黄龙,说明你确实有资质,好好努力,以后这块大陆的顶峰,必有你一席之地。”

    “好了,你们两个互相吹捧够了没有?”

    就在白阳还想客套几句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洛果果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女大不中留,也是嫌我这老爹烦了。”明明年纪不大的洛家族长尴尬一笑,对白阳使了个你懂的眼神,低声道:“小子,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女婿?别看果果这丫头凶的很,可她毕竟遗传了我和她娘亲的优点,无论是外貌还是实力,放在哪儿都是一流的,我看她对你也有些意思,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洛!长!生!”

    听到了屋内那鬼祟的声音,洛果果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尖叫,竟是吓的洛家族长死死闭上了嘴,再也不敢跟白阳说一个字。

    随即洛果果夺门而入,狠狠瞪了自己的父亲一眼,然后冷哼一声,看向白阳:“既然你不愿意带本姑娘一起去历练,那本姑娘也没多少时间在这里浪费,咱们宗门见,我绝对会打败你。”

    “丫头,大话别乱说,咬到舌头,丢脸的只是自己。”站在一边的洛族长忽然开口说道。

    “你闭嘴。”再次狠狠瞪了他一眼,洛果果缓缓对白阳说道:“夏月的事,你自己心中肯定有所考量,我也不想浪费唇舌劝你什么。未来这段日子,努力提升自己,然后就是,别死了。”

    见白阳神色间有所异动,洛果果赶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可不是关心你,我只是不想你过早的夭折,毕竟在修行这条路上,如果没有对手,也是件很寂寞的事。”

    “哎”

    洛长生也是看不下去自己女儿的丢人说辞,可怜的看了白阳一眼后,他说道:“我先去收拾一下东西,你们年轻人继续聊。”然后他又向白阳挤眉弄眼,“好好考虑啊。”

    在洛果果发飙之前,洛长生就已经离开了这个房间。

    感觉到气氛骤然尴尬下来的洛果果咳嗽了一声,“我爹他脑子有问题,不管他说什么,你都别当真就是了。”

    “哦?是吗?”白阳似笑非笑的看了洛果果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道:“此去历练,怕是要分开一段时间,你也要小心行事,不要莽撞。我相信以你的天赋,等到盛会开始之时,玄剑宗出派的名额必定会有你一个。”

    “这是自然,虽然我还没觉醒血脉之力,得不到吴长老的引荐,但是,这一代内门弟子的出战,其中必定有我的名字。”洛果果自信满满,忽然用小拳头狠狠锤了白阳一下,恶声恶气道:“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你知道,随便小看别人的下场!”

    这间店里,严格来说也没有什么需要带走的东西,除了那口看起来就不简单的大锅,洛果果并没有用心的收拾些什么,她将店交托给李初柔看管,并吩咐她一定不能让这家店倒闭。

    李初柔虽然不愿,但毕竟承了洛果果的情,无奈之下也是应了此事。

    得闻洛果果要离开,对这个小丫头极其喜爱的镇民们也是纷纷前来相送,等到一一应付完,天色已经不早了。

    最后将黑虎等人送走后,洛果果擦了擦汗,然后沉闷地坐在店里,显得有些不高兴。

    “丫头,如果你真的想,爹可以把那小子绑起来,强逼着他跟我们走。”洛长生见女儿不开心,揉了揉她的脑袋,沉声说道。

    洛果果瞪了他一眼,但又有些生不起气来,最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我要学那上古拳法的总纲,我要变的更厉害。”

    “你现在就很厉害了,拳法一事,未来再说。”洛长生避开了这个话题,眼神中又是浮现了一抹溺爱,淡淡道:“不过,你现在的修行可以更进一步,我可以再多教你几招。”

    洛果果眼睛一亮,重重点了点头。

    “所以别不高兴了,爹告诉你,感情这种东西,你要尽力去争取,如果争取不到,那就用别的手段,哪怕抢也要把人抢到手。”洛长生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以后,缓缓说道:“你娘当年可是东都一霸,就算是那时候的神宗中人,见了她也要避让三分,我当时年轻气盛,听闻有这么一位女子高手,自然心中不服,便去找她挑战。第一次惨败后,我就努力不懈的去找她,直到最后一次她将自身境界压低,与我连战三日仍然不分胜负后,你娘就说,既然打了这么久,干脆在一起过日子算了。”

    想到从前,洛长生的嘴角泛起一丝温暖,洛果果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自己爹娘当年的事情,忍不住噗的笑了出声:“娘亲那么温柔,怎么可能是你口中说的这么直白豪爽?”

    “那是在你面前,你不知道,当时她说出这句话后,我自然是不依,因为我还有武道极限要去追求,还要将洛家变的更加强盛,儿女私情自然不在当时的我考虑之中。”

    洛果果好奇道:“那后来呢?你们不还是成亲了?”

    洛长生苦笑道,“那是自然,你以为,你娘真的是位柔弱的女子吗?她可是现如今的武榜第六,人称神荒一式寒,就连天刀武尊的传人见了她,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霜姐,当时的我高傲自大,以为自己不该在儿女私情上有所耽误,便是拒绝了她,但那时才是噩梦的开始她开始不依不饶的跟着我,每当我上门挑战高手时,她就威胁人家敢与我交手,便屠人满门。武榜第六名的神荒一式寒如此方言,除了有数的几大家族以及宗派,还有谁敢无视?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

    “然后你就娶了她?”洛果果撇了撇嘴,“想不到你就这样屈服了?真没出息。”

    洛长生闻言,狠狠在洛果果头上敲了一记,“说什么混账话?你爹我要是不屈服,哪会有你这丫头?我说这个故事是要告诉你,敢爱敢恨才是我们家族的传统,如果你娘知道你现在这副模样,恐怕得直接打断那小子的手脚,然后把他绑回家里逼他做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