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三十一章 奇刀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一章 奇刀

    “此事,我心中倒是有一怀疑之人,只不过现在还不能确认。”沐溪白缓缓说道:“但仔细想来,以他的实力,在团长你的面前应该无所遁形才是。”

    听到沐溪白如此评价一个人,安烈倒是饶有兴趣的抬了抬头,笑着道:“继续说,我可是很少听你如此评价别人。看来,那个人的天赋,应该高到连你都震惊了?”

    “师父,那家伙也不过就是个小鬼而已,没什么稀奇的!”

    徐如意心里忽然有些不安,竟是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沐溪白。

    她脑海中满满都是白阳一击败法厉的画面,心绪微乱,有些不想让安烈了解他。

    因为她知道,安烈会如此关注一个人,那就说明他动了惜才之心,可是,如果是得不到的人才,那安烈往往会采取极端手段将他毁灭,这些年来,徐如意已经见过不少死在安烈手中的天才,甚至她亲手解决的还有许多,但是提到白阳,她心底竟是有了一种不想让他死的念头。

    按理来说,对于跟自己有过冲突的可恶家伙,徐如意本该巴不得他去死,自己脑子里会有这种奇怪的念头,徐如意也有些不解。

    沐溪白最了解自己这个师妹,怎会不知道她是出于何种目的?有些气恼的瞪了她一眼,随即说道:“那人名叫白千秋,是一名黑铁级佣兵,不过我观他的实力,最少也要有罡气十段,如果全力出手,恐怕寻常定元境都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我怀疑此人是一名血脉天才。”

    “哦?这小小的策马镇中,居然还有这种俊秀英才?”

    安烈也是露出一抹感兴趣的表情,摸了摸下巴后,意味深长的看了徐如意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稳定自身局势,天狼离开此处后,必然要继续集结兵力与我们抢占资源,这一处也是不得不防。至于那名白千秋,日后若是有缘,再向他表示招揽之意吧。”

    说话之间,安烈忽然敲了敲桌子,沉声道:“这次与天狼联手,我也算是摸清了他的实力,论剑峰毕竟是天下剑道圣地,名锋归所,必无虚言,这地元八名锋的排头,我之前以为不过是个笑话,想不到天狼的碎星剑果然有些门道,就算我有火神躯护体,料想也未必有十足把握在他那一剑下存活下来。”

    想到了天狼斩杀死亡圣守时的漫天剑芒,就算用气吞山河来形容也绝不为过,那样的一剑,其实早已经达到了至的境界,从形剑变为了意剑,剑意十足,锋芒毕露。

    面对这样掌握了真正武道意境的高手,哪怕安烈身负火神躯这种上古绝学,恐怕也得仔细斟酌。

    “师父,我的天刀流已经差不多算是迈入大门,接下来的修炼,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沐溪白自然知道安烈在自己面前提起天狼碎星剑是什么意思,刀剑双绝,向来是武道器兵中最难登顶,既然天狼剑式无双,那天底下总有克制他的存在。

    天刀流,便是克制天狼剑的武技!

    沐溪白身上肩负的,也是点破天狼碎星剑的重责。

    虽然这样的责任,落在他的身上有些残酷与沉重,不过沐溪白眼神坚毅,显然无怨无悔。

    安烈点了点头,叹息道:“若非我对刀法一窍不通,没有你那种连天刀传人都称赞的天赋,这件事情,自然也不会落在你的身上。溪白,希望你不要怪我,此举,也是为了守护我们烈焰佣兵团这个大家庭,天狼来犯,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

    他骤然提升的音量,如同拥有鼓舞人心的魔力般,反而坚定了沐溪白心中的决意,重重点头道:“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

    挥了挥手示意他二人可以离开了,安烈看着两道身影退出房间,忽然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莫名想起天刀流中记载的那样一句话。

    奇刀易成,却不可重用。

    沐溪白所修炼的,便是天刀流中的奇刀,属天刀流中最下者,却又是威力不凡的刀招。

    这套刀招,修炼门槛不高,而且短时间之内便可见奇效。安烈当初之所以用大代价请来天刀传人,将这套奇刀传给沐溪白,其实就是想培养沐溪白成为专门破天狼剑的死士。

    奇刀最上等的刀招,可以燃烧使用者的生命,爆发出超出常理的威力,天刀传人表示,只要沐溪白能以定元境的实力,施展出奇刀绝技,破了天狼的剑招绝对不成问题,但此招过后,沐溪白将燃尽性命,神灵难救。

    神色有些复杂的叹了口气,安烈缓缓闭上了眼睛,心中沉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烈焰佣兵团。

    “想要吸收金龙血脉,以你现在的身体,只怕根本难以承担十之一二,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得去寻找我跟你说的那些灵药,再想办法炼制成七魂护心丹,保你心脉不灭,再配合你体内那股神奇的长生真气,就算吸收十成的金龙血脉也不是难事。不过我所说的几味灵草,大多都是高品阶的稀少品种,如果真的寻之不得,其实也不必强求,我还有另一种办法能让你吸收金龙血脉,但相对来说,就更危险复杂了几分。”

    主宰对白阳说道:“所以,你现在的当务之急,除了修炼就是去各地寻找那些珍贵的灵药,七魂护心丹早已失传,成品除了炼制,你应该是没有办法从别人手中得到了。”

    “那第二种方法呢?”白阳听到炼制丹药,就感到颇为头疼,因为当初在玄剑宗时,他曾经接触过一些炼药方面的知识。毕竟如今的修者,多多少少都得掌握一些炼药与炼器的基础知识,白阳虽然不确定自己在炼药一途中是否有天赋,但他相信,自己绝对没有兴趣成为一名炼药师。

    主宰听出他话中那一抹排斥,便是冷笑道:“七魂护心丹可不是随便什么炼药师就能炼制的,就凭你小子掌握的那点基础知识,也想炼制地阶低级的丹药?那只怕全天下的炼药师都可以撞死了。”

    顿了顿后,主宰继续道:“至于第二种办法,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所以你还是别多问了。嗯,再往东边行几日,差不多就能看见我与你说的魔吞之地了。”

    白阳拢了拢身上的大麾,微微叹了口气。

    离开策马镇已经行了一夜,天空早已见亮,但在这茫茫雪地中,白阳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一片荒野,这往东行走的方向他之前从未接触过,在此之前准备的地图里,也只是标记到策马镇的山脉附近,对于这片地域基本都以空白来代表,想必并没有多少人踏足过此地。

    不过白阳曾经听说过这片大荒原,听闻从前这里是一片战场,有过无数英魂在此地惨死,使得方圆几十几里都是寸草不生的荒芜状态,后来听说这里出过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引得南荒大陆的众多宗门联合出手压制,才将那件事情的影响给压了下去。

    从那以后,再没有人有胆子踏足这里,就算是那些游历大陆,锻炼实力的宗门弟子,想来也要躲开这个地方。

    “看来后世也有这个传说啊。”主宰听了白阳的描述后,不禁笑道:“魔吞之地的确有一段时间被人用以战争,但它最开始,却是一处集天地精元而成的宝地。虽然名为魔吞,但实际上,在魔吞之地的山脉中,有一条谁也不知道具体位置的地脉交接之处,在那里,我见过一道古怪黑火,还有庞大到足以凝聚成海洋的天地元气。如果用我那个时代的形容,那便是苍天之血,汇聚了天之精华,配以地脉交汇,凝聚而成的纯正能量。”

    “可惜后来,魔吞之地的地势改变,其中一任的神之力宿主在我指引下前往那里,并没有见到黑火以及苍天之血,却只看到了满地狼藉的战场残骸,这让我明白,经过了这么多年,恐怕苍天之血早已经随着地貌改变移到了别的位置,所以后来我不断引人去魔吞之地,一代又一代的确认位置,终于找到了现如今真正的魔吞之地。”

    听到了主宰的话,白阳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没有亲自去取?苍天之血这种东西,应该对你本身也有好处吧。”

    “我又没有形体,吸收再多的天地精粹,最终也只是随着灵魂能量的消磨而消散。如果没有宿主,连神之力都会渐渐被时间消融。”主宰淡淡道:“以后还是别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了,继续走,等你看到一座被奇怪的山峰,那就是现如今的魔吞之地了。”

    “奇怪的山峰?”白阳本想问问具体的样貌,但主宰已经不再回答他的问题。

    不过,两日之后,当白阳看见那座耸立在云雾中的山峰全貌时,他已经明白了主宰当时为何会说,这是一座奇怪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