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三十三章 两任剑座!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三章 两任剑座!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一些东西而已。”

    白阳并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没有撒谎,因为跟这样一个实力强大的强者撒谎是没有意义的,反而还会遭人厌恶。

    那名神秘强者哦了一声,晃了晃身子,慢慢站起来,然后说道:“外面很快就要再下一场大雪,你一个人在山中是很危险的,在这里住一夜,明日便速速离去吧。”

    虽然他说的十分客气,不过白阳还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抹不容置疑。

    “这家伙,估计是近些年才搬到吞魔之地居住的隐修,看他这四面墙壁上挂满的长剑,其中可还有一些高阶玄器,甚至是灵器的存在,如此痴迷于剑,他应该跟论剑峰脱不了干系。”

    主宰对此人的评价极高,显然也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抹恐怖气息。

    但是,对于这个最近出现在耳中多次的论剑峰,白阳却是有些兴趣:“听之前那两名交战的高手谈话,论剑峰似乎是个很了不得的地方?这四方大陆中使剑的高手,难道都会被他们登评吗?”

    “这点倒是没错,论剑峰历史久远,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中立势力,他们多年以来只为评价天下剑者,就与你们现世的那所谓武榜相差不多。”主宰嗯了一声:“但比起武榜,论剑峰的登评,可不受封灵大阵的影响,自然也不会掺杂那么多的水份,能够剑中留名的强者,自然都是在剑道上响亮无比的高手。”

    “那地元八名锋,又该作何评价?”白阳想起了那两股冲天撼地的剑意,对于地元八名锋这个评价,也是极为好奇。

    因为地元八道名锋中,排行三甲的,竟是有紫霄天辰剑之名,那岂不是说明,紫嫣然同样也是论剑峰榜上留名的剑中天才?

    似乎感应到白阳心里所想,主宰评价道:“地元八名锋,前三者除了那天狼碎星剑,应该都是以奇招或是名剑被选入榜中,比如这紫霄天辰剑,在战兵中也算的上是优等资质,其中还蕴藏着一道通天剑意,就算紫嫣然的剑道天赋不过平平,只要持有这把灵器,也能有不小的造诣。”

    “所以这榜单之名,才叫地元八名锋,说的就是地元境中,剑道造诣最高的几人,以及手持着绝世灵器的强者。”

    “原来如此,那这名神秘高手,若是与论剑峰有关,他会被评为何种等级?”白阳忽然看了一眼那名脚步稳健,踏行在诸多名剑之间不时轻轻叩指弹听剑锋的俊朗男人。

    “他嘛,如果要我说,那起码也是剑英之列,说不得还会是剑座。”

    “剑座,那是什么?”

    “论剑峰中最稀少的剑道宗师,是真正足够在剑上留名的强者。比如列代论剑峰的山主,就都拥有剑神的称号,这便是剑座。”

    主宰再次感慨回忆道:“当年我曾与一个名座级强者交过手,他的座名叫残生同光,使得是一把断剑,那一场战斗,让我彻底颠覆了对剑者的印象,原来道不分大唯有巅峰二字。”

    “那名强者,也是封神者?”白阳听得出主宰话里由衷的敬佩,能够被他如此评价的人,可真的不多。

    “嗯。”主宰似乎不愿再提起自己的回忆,跳过了这个话题后说道:“如果此人真的是论剑峰的剑座,那他应该是当世最巅峰的几名剑道宗师了。”

    “少年人,你的神念波动十分剧烈,怎么,心内不安吗。”

    正在拭擦着一把纯黑色长剑的男人转过身,微笑着对白阳说道:“放心,既已知你并无恶意,我就不会危害你的性命,毕竟你身上有一道很不错的剑意。”

    “剑意?”白阳楞了一下,沉思片刻,也毫不避讳的将紫霄天辰剑取了出来,“你是指它么?”

    “哦?原来是地元八名锋,果然,这股剑意,只有绝世名锋才能拥有。”

    名锋甫现,整座山洞中的诸多长剑都开始颤抖起来,除了几道气息不弱于紫霄天辰剑的灵器无动于衷,甚至还有几道剑意更盛于紫霄天辰剑的名剑发出不屑的剑意。

    “我可没有教过你们如此不礼貌的剑意!”神秘男人握住手中的黑色长剑,声音依旧温暖醇厚,却是如同一把出鞘之剑,直接将整座山洞中跃跃欲试的长剑都给震住,包括白阳手中的紫霄天辰剑都传出一股微弱的惧意。

    那道柔和的目光落在紫霄天辰剑上,随即男人问道:“可以将它借我一观么?”

    “可以。”白阳将紫霄天辰剑递了过去。

    那男人轻声道谢,随即珍而重之的双手接过紫霄天辰剑,手指抚过剑身,将那每一道纹路都了然于心后,忽然一指轻弹在剑身上,使紫霄天辰剑剧颤起来,一道很好听的剑吟传遍山洞,令白阳体内的气息豁然开朗,宛如受到了某种莫名力量的鼓舞。

    “每把剑都有呼吸,都有生命,剑道就是识剑理,闻剑音,感悟剑的气息,它离开主人,心有堵塞,气便无法畅顺,你用起它来自然不能得心应手。”男人随口讲解了一番后,将紫霄天辰剑递回,微笑道:“如今它心结已解,不过,却需谨记它仍是有主之剑。”

    白阳握着紫霄天辰剑,忽然感觉这把剑好似与自己血脉相融,有种极其熟悉的感觉,然而听到这男人的话,心底那股奇异之感瞬间消褪,眼神颇为复杂。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把紫霄天辰剑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小丫头,而这把剑则是离天宫的名锋,怎会落入你的手中?”男人忽然好奇的问道。

    白阳笑了笑,歉意道:“这件事情,我不方便透露,还望前辈见谅。”

    “无妨,如果你是歹人,这紫霄天辰剑也不会暂时放弃原主留在你身边。”男人抬了抬手,然后随手一召,又是一把造型怪异的长剑落入手中,他将手中的擦剑布抖了抖,继续为这长剑拭擦着。

    忽然间,山洞外一阵寒流袭来,旋即便是莫名狂震使得四周山缝中暗藏的灰尘渐渐抖落。

    “剑衍天缺!老夫又有新的剑意感悟,你可敢一战?!”

    极其狂放的吼声响彻天地,震动得山洞地面尘灰节升,然而那拭剑的男人却无动于衷,只见满地弹起的灰尘在他身前十尺内便是骤然停止,宛如被无形力量阻绝在外一般。

    “你先在此等候。”望的白阳那有些疑惑的目光,男人叹息着将手中的怪剑挂回墙上,漫步行出了山洞。

    “小子,跟去看看,说不定还会有什么特殊收获!”

    主宰火急火燎的说道。

    白阳闻言,点了点头,也是快步追向了山洞的出口。

    “剑衍天缺,堂堂论剑峰雅剑,居然连与我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山洞之外,半空中漂浮着一道狂放不羁的人影,衣衫破漏,满头长发癫狂散开,看样貌竟是名老者,手中紧握一把无名铁剑,大吼道:“今日,我就要取回我的佩剑!”

    “照别锋,我说过,你既然要越界向我挑战,那就要拿出足够的价码。你的弭火剑只足够你向我挑战一次,第二次我已是破例,如今你三次登门,是要测试我对你的底线吗?”

    负手步出山洞的男人皱眉看着半空中那名老者,淡淡道:“回头,还有一线生机。”

    “废话无用,试我这一招八荒倶灭!”

    手中铁剑一横,癫狂老者大吼着,一道刺目剑光升上半空,随即便是如海浪般汹涌的剑意,重重朝着那名负手而立,丝毫不准备出剑的男人拍头袭去。

    “这般烦躁的剑意,不值得一听。”随意叩着一道剑指,他在虚空轻点六次,繁衍出一道大玄之影,直接将那铺天盖地的剑光轰灭,而那玄妙剑光竟是毫不停歇,撞在老者护在身前的铁剑上,便是将那道铁剑点碎,重创那名叫照别锋的老者!

    白阳刚刚踏出山洞,便只看到这样一幕,还来不及惊讶,那男人就已经转身道:“回去吧,我早已卸去雅剑之名,况且论剑峰的剑座不止我一人,照别锋,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容忍,若再挑衅,就真的别怪我无情了。”

    “噗!”

    照别锋吐出一口鲜血,看着那清瘦的背影,怒声道:“御玄鸣!出剑!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御玄鸣?原来他就是剑衍天缺御玄鸣?”

    主宰忽然大笑道:“论剑峰史无前例的两任剑座,居然会被你碰上,你小子也是有运气啊。”

    “你认识他?”白阳想不到,后世中居然还有能让主宰记住的人物,脸上也有些惊色。

    “这家伙,是和你之前那任宿主同一时代的强者,是论剑峰两任剑座,身负雅剑以及剑衍天缺两个座名,可惜后来他因为莫名的原因从武尊之境一直跌破到天元境,便彻底消失了。这个家伙可是论剑峰的传奇,如果不是因为不知明的原因,现在他恐怕也是以剑封神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