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三十四章 剑道之决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四章 剑道之决

    以剑封神,这句最高的评价从主宰口中说出来,足以见得它的含金量有多么可怕。白阳看了看那一脸不忍与不愿的俊逸剑者,心里仍是没有回过味来。

    剑衍天缺御玄鸣,论剑峰两任剑座,一个被主宰评价为足以剑道封神的高手,居然就这样安安静静的隐居在上古战场魔吞之地当中,仔细想来,这其中也有些古怪之处。

    不过白阳多少也能理解,因为每个人都有些故事,更何况是这种已经活了不知多少年头,人生中似乎只剩下追求巅峰这一目标的强者。

    “御玄鸣,出剑!”照别锋怒发张扬,两指并拢成剑,厉声道:“让我见识见识九衍剑!”

    “照别锋!”

    提到自己的剑,御玄鸣眼神一利,转过头去,声音渐寒:“不要一次又一次挑战我对你的忍耐限度。”

    “哈哈哈哈哈,论剑峰两任剑座,便是用言语吓死对手的吗?御玄鸣,出剑吧,我把弭火剑输给了你,就一定要败你,才能证道!”

    照别锋狂笑数声,剑指之上,天元流淌,隐隐之中竟是有一股无形剑意在弥散。

    被接连逼招的御玄鸣缓缓合眼,抬起一手,袍袖于风中飘扬,拦在了白阳的身前,轻声道:“少年人,若要观剑,退后一些。”

    白阳闻言,立刻退了数步,双眼之中再次浮现金光,将血脉之力催动至极,关注着御玄鸣接下去每个动作。

    “既然你想问剑,我就成全你。”

    无端刮起的劲风,将御玄鸣那散开在肩侧的一束长发吹乱,鹅毛大雪漫天纷飞,似是印证着一把不世名锋即将出鞘。御玄鸣醇厚的嗓音带着一丝冷意,那随狂风抖动的袍袖骤然一止,耀眼血光他掌中徐徐散开,自指尖汇聚而去,化成一道三尺红锋,有如鲜血铸成一般,散发着惊人的杀气。

    “问剑之后,生死各担。”御玄鸣两指虚引着那道无柄血剑,向照别锋望了一眼,淡淡道。

    照别锋脸上的狂意尽敛,静静盯着那把无柄血剑,片刻后苦笑着说道:“我只想一睹九衍剑的风采,雅剑竟是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老夫?”

    御玄鸣袍袖一震,旋即整个人已经踏向半空,平静说道:“对你,浮罗血剑已经足够。”

    “那就,出招吧!”

    照别锋不再多言,因为他深知眼前对手的强大,并不仅仅是在于那半神之器的九衍剑,哪怕只是一把树枝在手,他同样也是不容小觑的剑道宗师。

    心知对手强大,照别锋凛神以对,想以无剑胜有剑,那就必须要使出自己日前领悟的那全新剑意。

    “八荒倶灭之后,试我这招,九阳换天!”

    九道不同的剑光自照别锋指尖散开,呈现吞天之势,灭八方,焚四海,天地之间唯有这九道剑光不灭,迎雪而起,斩落无情!

    “这招,还有些意思。”面对这从未见过的全新剑招,御玄鸣脸上首现赞赏之色,浮罗血剑在半空中划过刺目的弧度,横在身前,屈指轻弹剑身,一阵莫名杀音响彻天际,森红的光芒从浮罗血剑散发出来,令人感觉如同置身血海中一般,瞬间便能夺人心智。

    白阳双眼微眯,视线中交错的金光已经达到了最为密集的程度,然而,向来可以从武技中得到几分领悟的血脉之力,今天竟如同失效了一般,在他眼中,那个静立在半空中的男人浑身金芒耀眼,仿佛此时此刻,他便是道,便是剑道二字的诠释!

    “此人的剑道果然已经达到了封神之境,早已不拘泥于招式或是意境,他竟可以凭借手中所持的名锋,来决定施展何种招式,所谓至极至道,也不过如此。”主宰叹息了一声,“小子,不要费力了,你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什么,因为,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除非你能够彻底踏入至道的门槛,才有可能触类旁通。”

    白阳闻言,也是收起了自己的血脉之力,不过却没有什么沮丧,“就算不能从中领会到一些什么,能够亲眼见到这种境界的战斗,对我来说也是有很大的裨益。”

    “你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主宰笑道:“放心吧,凭你的资质,早晚有一天会超越此人。而且,说到资质,这家伙的血脉之力,或许还不弱于你。”

    “哦?他也拥有血脉之力?”白阳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

    “那是自然,如此天才,如果不觉醒血脉之力,那倒还奇怪。他的血脉之力跟你的相比,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你的血脉力量可以让你更快的接触到武道本源,而他的血脉力量,却是能让他对剑之一道理解深刻,无论是何种剑招,名锋,到他手中都不会有任何难度,犹如血脉相连一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这种血脉之力,便是剑神。”

    “剑神血脉吗?那岂不是说,他有成为论剑峰山主的资质?”白阳有些惊讶。

    主宰嗯了一声:“那是自然,以他的实力,想成为论剑峰之主并不难,只可惜,他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隐居在此,听他话中的意思,甚至还自己卸掉了论剑峰的剑座之名,想来也是十分可惜的事。”

    就在白阳与主宰交流的时候,御玄鸣手中剑招已成,面对那九道无情剑芒,他只是一挥浮罗血剑,顿时便有无边血海出现在天空之中,仿佛吞噬一般,将那九道剑芒并入其中。

    轰隆!

    两道恐怖的能量撞击在一起,只一眨眼,便是掀起惊天波澜。

    御玄鸣与照别锋在这股剑意对拼当中,同时倒退了数丈,那惊天动地的能量爆炸,也是将四周山峰上的积雪震落,化成茫茫雪势,将两人的身影瞬间淹没。

    “照别锋,这一招,便算是平手,你的弭火剑我可以还给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忽然,漫天雪势中,一道潇洒人影缓缓步出,两手负在身后,已不见浮罗血剑的踪影。而那同样被大雪吞没的照别锋,却是颇为狼狈的从雪中步出,擦去嘴角的鲜血,冷声道:“御玄鸣,我不必你来可怜,进招吧!”

    “你还不明白吗,照别锋。”御玄鸣淡淡一招手,一把通体明黄色的长剑从山洞中飞速穿梭而出,围绕着御玄鸣的身体转了两圈,最后停在他手掌之上,嗡嗡颤动着。“剑之心,要比人之心更加干净单纯。你使剑的初衷已变,弭火剑自然会感应到你的心已经不同以往,所以你的境界才停滞不前,你的剑意也越来越烦躁,越来越难听。”

    眼神柔和的看了眼弭火剑,御玄鸣手指抚过剑身,随即轻声道:“去吧,回到你主人的身边。”

    嗡!

    一声不舍的剑鸣响起,弭火剑颤动着飞回了照别锋的身前,而它这一举动,让照别锋脸上更加难堪,犹豫半晌后,握住剑柄一声不吭。

    “剑心同样需要抚慰,它并不只是兵器,更不是你争权夺利的工具,照别锋,好好想想吧,你输的并不是剑,你只是输在了那颗不再平和的求剑之心。”

    御玄鸣一拂袖,缓缓落在山洞凸出的平台上,随即向白阳笑道:“让你见笑了。”

    “不!御玄鸣,我不服!”

    突然,照别锋状若癫狂的大吼道:“御玄鸣我不服,败在浮罗血剑之下,我承认是技不如你,但是,我的心不平稳,却不代表我的剑式比你差!这个少年是你的徒弟吧?一个月后,我会让我的徒儿登门造访,看看究竟是我的八荒剑术强,还是你的玄月衍天剑更胜一筹!”

    “照别锋,你这又是何苦。”御玄鸣微微皱眉,刚想说些什么,但照别锋却已经一挥手,沉声道:“境界之比,我输给了你,但我不相信,对剑之一字的理解,你剑衍天缺会比我高了多少!”

    “咱们一个月后,再决胜负!”

    照别锋没有给御玄鸣解释的机会,声音刚落,他便是化成一道锐利光芒远遁而去。

    这来去如风般的奇怪老者,令白阳心下震惊的同时,更感他思维古怪。

    “依他的脾气,一个月后恐怕真的会派他徒弟前来请招,若我不答应,只怕日后麻烦不断,真是头疼。”御玄鸣苦笑了一声,随即看了眼白阳,“少年人,将你牵扯进来,也真是抱歉。”

    “没关系,既然他要比,那一个月后只要我击败他的徒弟就行了吧?”白阳笑了笑,说道:“反正我在此地也需逗留一段时日,这种送上门来印证实力的对手,不要白不要。”

    御玄鸣楞了楞,他倒是没想到,这少年居然如此狡猾,借此机会留了下来,也是打破了自己本来想要让他离开的想法。

    但一想照别锋那缠人的性格,御玄鸣揉了揉眉心,叹息道:“那好吧,接下来的一个月,你可以留在这里,你要找什么东西,我也可以帮你。”

    “但是。”御玄鸣还不等白阳高兴,话锋便是一转,嗓音醇厚的笑道:“与他弟子那一战,你只许赢,不许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