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三十六章 战,死路一条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六章 战,死路一条

    “全心感悟这一招,以剑意化元气,吐纳八方!”

    御玄鸣的声音如同洪钟大鼎,贯耳震魂,令白阳全身一颤,眼底的金光越来越浓郁,如同擦不掉的金色血液,染透了他的双瞳。

    “葬月斩苍龙!”

    那一道飘逸身姿,于虚空之中随元气横流而挥舞着无形的剑光,在白阳眼中看来竟是越来越急,越来越快,犹如一道金色光剑汇聚在半空,交织成最绚烂的景象。

    叮!

    白阳丹田之中忽然传来一道破碎的声音,顿时间罡气流淌,雄厚至极的力量源源不绝从白阳体内满溢而出,竟然是借此机会直接突破到了罡气十段巅峰。

    待他再次睁开双眼,体内杂乱的罡气已经稳定下来,双眼宛如星辰般明亮,那道印刻在脑海中的剑意,让他的意识无比清晰,几乎能够感应到周围的元气流动,每一丝细微的变化都了然于胸。

    “多谢前辈授剑。”白阳看了眼那满脸微笑的御玄鸣,起身拱手说道。

    御玄鸣摆了摆手,无所谓道:“既然要你赢照别锋的徒弟,自然就得授你一道剑意,他的弟子常年与他习剑,论剑道根底你绝对不如他,但如果你又不是在剑上胜他,以照别锋那个性子,断然不会善罢甘休。”

    “我授与你的这道剑意名叫葬月斩苍龙,也是我毕生所著的剑谱,玄月衍天剑中的第一式,然而剑在精不在多,你若有机缘嚼烂这一招,我再传授给你接下去的几式剑招。”

    御玄鸣微笑负手,对白阳予以鼓励后,便是消失在这片奇异空间当中。

    “嘿,小子,你这运气真的是好到没话说啊,论剑峰史无前例的两任剑座,他毕生精力所著的剑谱,必定不是凡品,这样也好,我正好可以教授你血脉之力的另一层用法。”等到御玄鸣走后,主宰朗声笑道。

    “血脉之力的用法吗”白阳沉吟了一声。

    主宰所说的,正是他现在最欠缺的东西。他的血脉之力玄妙无比,几乎有通天之能,对任何功法都有增强和解剖的效果,甚至能够洞悉对手的动作,察明他所使用的功法武技,但是除此之外,白阳却对自己的血脉之力毫无了解,若是主宰明晰此道,对他也有极大的帮助。

    “你的血脉之力,可不光只有那点作用,如果仅仅只是作用在固定的功法上,那它的效果必然大打折扣,御玄鸣在你的脑海中留了一道剑意给你参悟,其实也是对你的一大考验,如果你能通过这个考验,我想他自然不会吝于将余下的玄月衍天剑教给你。所以我要教你的,便是以血脉之力分析意。”

    “我想你也知道,武技中的意,便是它的精髓,无论是拳意,刀意,剑意,枪意,等等等等,这一股精纯的意境,便是每个武技创者,留下来的纯正念头,想要解析意其实并不难,但却很少有人这样做,当然了,也并不是每个尝试这样去做的人,都会有成效。因为他们毕竟没有你这样的特殊天赋,想要感悟意,他们除了日复一日的修炼武技,领悟其中深层的创者念头,再从中延伸出属于自己的意以外,就别无它法。”主宰一口气说到这里,白阳体内的银色星辰忽然巨震,那股已经不再微弱的星辰之力开始顺着经脉缓缓流淌,并且引动着白阳体内的血脉之力,向脑海中那道驻留的强大剑意直逼而去。

    “运用你的血脉之力,第一步,便是渗透!”

    主宰一声大喝,白阳听从他的话,以血脉之力逼向那道驻留的剑意,金色的血脉之力瞬间分出无数道光支,将那剑意包裹在其中,随即竟是将那道剑意中蕴藏的锋锐之意逼了出来。

    一道锐芒纵横在识海,白阳丝毫无惧,敛神静气,盘坐下来,全力催使血脉之力追感那道剑意。

    “第二步,就是感悟!”

    主宰的声音再次响起,金色血脉之力同样冲向那道剑芒,将他牢牢束住,白阳以念头驱往识海,以血脉之力的角度,感悟着那道剑意。

    “第三步,就是同化。”主宰见白阳上手的如此迅速,声音中也是有了一些欣慰,淡淡说道:“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将这道剑意彻底同化,为你所用。”

    白阳没有吭声,闭着双眼,全心全意的感悟那道剑意中深藏着的真正意境。

    “御玄鸣怕是没有想到,自己随手捡来的少年,居然会成为他玄月衍天剑的传人吧。”主宰一想到御玄鸣稍后的吃惊表情,便是笑的收不住声音,那股波动的灵魂之力,让周围汇聚着的元气都震颤起来,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最恐怖的存在,瑟瑟发抖。

    元气其实比生命更懂得恐惧的滋味,它们只有本能,感觉到了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存在,自然也会发出颤抖。

    “嗯?”

    山洞之中,正在无声观雪的御玄鸣忽然皱紧了双眉,缓缓站起身。

    稍微感觉了片刻后,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喃喃道:“看来这次我真的捡到宝了。”

    嗡嗡嗡!!

    山洞中数百把长剑感应到他情绪波动,竟是同时发出剑鸣之声,一时间整座断峰响彻万剑齐吟之声,惊散林鸟,震落积雪。

    “葬月斩苍龙,我明白了。”白阳再次睁开眼时,识海中的那道剑意已经彻底被他消化,御玄鸣此招的真意,也已经被他完全领悟。

    而他的双眼,也是比起之前更加的深邃,但眼底深处却是暗藏着一股锋锐光芒,触之便可化做万千剑光,令人粉身碎骨。

    “不得不说,御玄鸣真的是个天才,他的剑意,也是真正接触到剑之至理的,你既已感悟到这道剑意的本质,恐怕也知道了,你所掌握的意驳杂不堪,各种武技都想占据主导,却没有真正能够镇住其他武技的存在。但有了御玄鸣的玄月衍天剑,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有这一招,或者说,有这样深奥的剑意坐镇,你以后对各种武技的掌控,也会更加得心应手起来。”

    白阳点了点头,忽然竖起剑指,意随心动,剑由心起,一剑向虚空!

    斩惊雷!

    “咳咳”

    漫天大雪之中,一道娇弱的身影踏入魔吞之地,身上披着足堪御寒的衣物,但那挡在头上的斗篷,却是不断被风雪吹袭,有些摇摇欲坠之感。

    她满脸坚毅,一步一步往那隐藏在风雪中的断尖山峰走去,心道:“就差最后一味无根玄木,我就可以炼制转天丹了。”

    呼!

    一阵狂暴的大风,吹起了漫天雪势,再次将她的身体吞噬。

    而挂在她腰间的一个黑色锦囊忽然间颤了颤,化出无形防护将那些大雪阻隔在外,替她挡了一次危险。

    “药王囊的力量已经不剩多少了,如果再走不到那山峰,恐怕我今日就得死在这里呢。”摸了摸腰间已经不再温热的黑色锦囊,少女叹了口气,却是无端想起了拿走另一只药王囊的人。

    “你这家伙,也不知道逃出离渊城了没有。”

    少女双眼微微失神,随即唇角泛起了苦笑,“他的实力那么强,哪里有我担心的余地?”

    “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孔墨衣!”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然后运起了体内的罡气,这不知因何而来到魔吞之地的孔墨衣紧咬牙关,不断朝视线中越来越模糊的山峰走去。

    不过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孔墨衣知道,自己恐怕坚持不了那么久,心中虽有不甘,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传说中的远古战场的确名不虚传,光是这种四季险恶的环境,就足以让很多实力不足的修者阻步在外,更别说那山脉之中恐怕还有许多未知危险。

    然而,就在孔墨衣接近力竭的时候,一道披着黑白大麾的身影从风雪中漫步而来,手里提着把模样怪异的长剑,温和道:“莲上君子,这就是你要救的女孩?嗯?孔家血脉吗,难怪”

    这人自然是受名锋感召而来的御玄鸣,他手中那把雕刻着黑莲的长剑微微震动,直指雪中栽倒的孔墨衣,似乎激动,似乎怀念,但辗转之后,这长剑却还是平息了激动的情绪。

    “原来是你那位主人的后代,孔家之人的血脉,的确久见了,莲上君子,将这女孩带回去,还有些跟她而来的鬼祟之徒需要解决。”

    御玄鸣松开了那把黑莲长剑,而这把名锋竟像是通灵一般,居然以剑身托住了雪中的孔墨衣,随即便是破空而去,留下了负手背立的御玄鸣。

    “诸位,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呢。”

    御玄鸣挥了挥手,漫天风雪应声而停,那凝滞在半空中的雪花仿佛重如千钧,令那藏身在风雪中的两道人影闷哼出声,狼狈的出现在御玄鸣眼前。

    “两位天元境强者,居然不惜拉下脸面去跟踪一个小女孩,这等丑事,我也是平生仅见。”御玄鸣看着那两名着装迥异的老者,微笑道:“看你们二人应该颇有些身份地位,趁我还没有动手,请回吧。”

    “你是什么人?!”

    陈人屠手冲血光乍现,长枪握于掌中,冷眼对着御玄鸣。

    站在他身边的人,自然是离渊城主杨炎烈。

    杨炎烈一把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冲动,因为他从那风雪之中不动声色的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

    “好话珍贵,可你们若是不听,便休怪我剑下无情。”

    御玄鸣肩膀微动,足足四把长剑一字排开,剑锋直指那天空中的两人,气氛瞬间变的有些胶着。

    杨炎烈脸色微变,看到其中一把熟悉的长剑时,忍不住脱口而出:“浮罗血剑?!”

    “耀世金锋,龙见愁,还有贯日长虹,这四把剑怎么会在你手里?!”

    杨炎烈毕竟是离渊城主,见多识广,哪里会不认识这四把曾经名震大陆的名锋?

    这四把剑,每一把背后,都代表着一位论剑峰留名的剑英级强者,每一把都是最顶级的灵器,就算不深思其背后代表的意义,而四把长剑同样也是珍贵至极的宝物,如此名剑,除非剑主身死,否则绝对不会轻易易主!

    御玄鸣淡淡道:“走,生机尚存。”

    四把名锋同时震颤,剑鸣冲天。

    “战,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