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三十九章 万浪潮汐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十九章 万浪潮汐

    不过,定元之力这道桥梁能够在天地间取得的力量有限,但白阳的真气却拥有随意取换属性的特殊能力,也就是说,从今往后,在真气属性上,再也不存在能够绝对克制他的人。

    多变的真气属性,让他的战斗风格有了无数种可能性,自然不会出现什么真气相克的情况。

    实际上,就好像水火不容一般,真气的属性相克,在战斗之中自然也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若是两名属性相克的强者交手,被克制的那一方,就算境界略胜几分,只怕也要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有些时候,这种天地力量之间的对决,却是没有太多个人插手的余地。

    白阳稍微稳定了体内躁动的定元之力,内视观察着身体中的种种变化,发现达到了定元境后,不光战晶碎尘中飘荡的力量化为了定元之力,就连那颗代表着星辰之力的银色星辰都扩大了几分,连带着炎魔和冰螭两个小家伙的体形凝聚了不少。

    他体内的炎魔血脉本来就吸收了一头真正成熟的炎魔,早已经被补全,现在趴在银色星辰周围的小炎魔已经不再像是之前有些虚化,目前彻底凝聚成了实体,就连头上那对尖角的纹路都清晰至极。

    倒是围绕着银色星辰旋转的冰螭身体半透明,力量自然比不过炎魔。

    “以炎魔血脉现在的力量,应该足够我修炼那卷炎魔一族中记载的血脉使用方法了。”

    白阳缓缓睁开双眼,越来越明亮的眼眸之中,浮现一抹喜色。

    之前在策马镇那地摊中,白阳有两个特殊的收获,其中一个,便是那写满了炎魔一族文字的羊皮纸,虽然白阳只是略微解读了一下羊皮纸中的内容,却是发现上面正是记载了炎魔一族中的血脉使用之法。

    炎魔乃是妖兽中的大族,传承极其完整,历来也有不少通天彻地的强者,自然会有不少类似的东西流传下来,等到族中天才开窍后,再以这种代代相传的方式将自己的修炼方法传载下去。

    那张羊皮纸,恐怕就是一尊强大炎魔留传下来的修炼方法,但不知多少光阴的辗转,让它落入了人类手中,并且当成垃圾摆在地摊里随意贩卖。

    不过就在白阳心下有些自喜的时候,主宰突然出来泼了一盆冷水:“别得意的太早,那御玄鸣借你一剑,助你纳尽天地元素,自然不会是平白无故的,更何况定元境对你而言仅仅只是个开始,你接下来的训练要加两倍,这样才能最快速度的将定元境稳固下来。”

    “加两倍?”白阳瞪大了眼睛,随即叹了口气,“两倍就两倍吧,其实最近我也感觉到,身体的各方面素质都提升的很快,却完全没有接近极限。”

    “呵呵,你有这种觉悟是好的,但是我得告诉你,我接下来要交给你的东西,可比那寂灭神庙的一套动作要痛苦得多。”主宰声音之中充满了戏谑。

    “比那套动作还要难修炼?”

    白阳脸色微变。

    寂灭神庙那套动作,是他目前所掌握的所有修炼方法中,仅次于斩雪的。但是它毕竟只有一套几个动作,比起斩雪分为上下两部分,而且还有上百招的繁杂修炼方式要简练得多,所以实际分析起来,这套来自于寂灭神庙的动作,倒算的上是他所接触的修炼方法里面最痛苦也是最难以练成的。

    但是主宰现在告诉他,有比那套动作更加痛苦的修炼方式,却是令白阳浑身一麻,仿佛感受到了切骨之痛。

    “你先不忙害怕,我接下来要交给你的,其实是一种功法,可以代替你修炼的入梦大玄功。”主宰缓缓说道:“你修炼的这套入梦大玄功,虽然经过你的血脉鉴定,与你自身极其契合,但是它毕竟有很大的局域性。达到了定元境,你自然就得换一种功法了。”

    提到换功法,白阳还是表现出了浓郁的兴趣。

    因为血脉之力特殊的缘故,使他对观看各种功法有着极其不同的兴奋。在别人眼里十分枯燥的文字,在他看来却是通往至高力量的条条大路,而且在经历过那武尊手札的提升后,入梦大玄功虽然已经有了媲美许多玄阶功法的能力,但是它的局域性的确太高,白阳相信,这世间一定还有比完美契合更加接近自身需求的功法存在,不过主宰所说的功法,他倒是暂时保留着意见。

    “神之力中封印着这世间许多武技精粹,以及最强大的功法。虽然以你的实力,现在暂时不能开启神之力的深层封印,不过,那本功法的品阶仅仅是玄阶高级,正好是你现在的实力可以阅读的。”

    主宰笑着说道:“如果我猜测的不错,那本功法与你的契合度,恐怕会高的吓人,这样一来,再凭借你血脉之力对它的增强,一旦修炼成功,你在定元境不,你在修炼到天元境之前,恐怕都再也遇不到可堪敌手的人。”

    “那是什么功法?”白阳问道。

    “万浪潮汐诀。”

    听到主宰的话,白阳瞳孔微缩,这个古怪的名字,也是给了他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哈哈,怕了吧小子,就如你听到的一般,这万浪潮汐诀,便是一种十分自虐的功法。它会无止尽的缎打你体内的力量,甚至是你的精神,你的神念,让你无时无刻都像是置身怒涛波澜中,被万浪加身,随时都有粉身碎骨的可能性。”主宰说道:“但是这套功法的好处就是,你的劲力将会逐渐延绵,绵长不息。”

    “我怎么从未听过这套功法,你该不会是糊弄我吧?”

    白阳最近对主宰的话越来越产生怀疑的情绪。

    没办法,实在是主宰拿出来的东西,都是以折磨他为主,这让他不得不怀疑主宰的用意到底是想让他变强,还是想让他在无尽的折磨之中变疯!

    “这万浪潮汐诀乃是我所创造,你没听说过也是自然。”主宰淡淡道:“但是你无需怀疑它的威力,我曾经收过一位不记名的弟子,他将万浪潮汐诀修炼到了第八重,浪中日月的境界,内腑以及劲力已经延绵至极其恐怖,那时候,我曾见他一口气吹开山峰,一声长笑便能使天地变色,那等威力,你难道不想拥有么?”

    “第八重浪中日月?听起来,应该不是容易到达的境界吧?”

    “那是自然,这浪中潮汐诀的特点就是越往后修炼,在你体内缎打的力度就会越强,修炼到第五重时,就真的会感受到万浪加身的痛苦,尽万道恐怖的尽力不断淬打你的身体,那种痛苦,你应该不难想象吧?”

    主宰的声音中含着一股笑意。

    白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脸上首次露出了犹豫之色。

    不过很快地,他就是说道:“那万浪潮汐诀的事情容后再说,你所提的黑色魔火,到底在什么地方?”

    他跋山涉水来到这魔吞之地,除了要引用苍天之血突破到定元境以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得到与魔吞之地一同形成的所谓魔火,得到魔火的力量。

    “魔火之事也不急,那道黑火我也只是偶然见过而已,我想现在的它,恐怕早已经变的不同以往了。想要将这种充满魔性的东西收服,你还得有不少准备。”

    说完这句话,主宰又是说道:“不过,没有这道魔火,你也别想炼制七魂护心丹,算了,先回那山洞去吧,你的好日子,应该只有跟那御玄鸣学剑的几日了。”

    山洞之中,孔墨衣握着那把莲上君子满脸急切,但是对剑意一窍不通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解开这剑中谜题,自然也不用谈使用剑中所藏的那式剑招了。

    她把莲上君子小心翼翼的放到地上,然后跪在剑前,哀求道:“神剑,你要是能听到我说话,应该知道我是孔家后人,现在我需要取到无根玄木炼制丹药,你如果听得懂的话,帮帮我好不好?”

    莲上君子静悄悄的躺在地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孔墨衣想了想,又说道:“只要你肯帮我,回去之后我给你找几把名剑做伴怎么样?”

    但当她看到这挂满了山洞墙壁的各式名锋后,脸色再次一颓,“你在这里应该也不缺伴”

    “小姑娘,你这样,是没办法得到莲上君子认可的。”坐在山洞口看雪的御玄鸣笑着撇过头,打量着孔墨衣那好笑的行为,说道:“想要让一把剑认可你,你就必须要感悟它的剑心,明白它的剑意想要表达什么。这山洞中琳琅满目的长剑,每一把剑,都有它独特的剑意和剑心,如果你仔细去体会,自然能够感受到那悦耳的剑律。”

    孔墨衣哭丧着脸,嘟了嘟嘴:“前辈,我对剑道真的一窍不通,你如果叫我炼制丹药,或者让我对答那些比较冷门的技艺,我都算是颇有涉猎。”

    “哦?”

    御玄鸣佯装惊讶,随即问道:“好,那我来考考你。六百年前,北地大陆出了一个以玄道入尊强者,他借前人精粹,以机巧之术布下通天大阵,后来形成了三百年前赫赫有名宗门势力墨海,这位强者叫什么?他的机巧之术,又是源自何处?”

    孔墨衣闻言,几乎不假思索道:“那位强者应该是被誉为玄尊的学无涯,而他的机巧之术,是源自当初盛极一时的傀儡王朝,而他同样也是现如今的傀儡术创者之一。”

    听到孔墨衣如此流畅的回答,御玄鸣这次是真的惊讶了,拍了拍巴掌,说道:“小姑娘,你的知识确实渊博,不过,想要使用我那式剑招,你还是得通过莲上君子的剑中考验。”

    “为什么?”孔墨衣忍不住站了起来。

    御玄鸣笑道:“如果你感悟不到剑心的存在,自然也不必去那妖兽面前送死,抓紧时间把小姑娘,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去了解莲上君子剑,如果一个月后,你没能让这把剑承认你,我就要将你送出此地了。”

    说完,御玄鸣忽然从漫天雪踪之中感应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微笑道:“看来他已经彻底稳固了境界。”

    孔墨衣没理会御玄鸣这声呢喃,兀自在一旁苦恼着莲上君子的剑心,小脸上写满了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