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四十三章 比剑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三章 比剑

    许久之后,孔墨衣问过白阳,那天三道剑光在雪中碰撞,结果到底发生了什么。白阳只是笑笑却没有回答,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无论是他,还是御玄鸣,甚至是主宰都无法说清楚,但他们都明白,那日之后,御玄鸣的剑道终于见到了山峰何在,而白阳一日千里,顿悟了苍月衍天剑的真意。

    至于孔墨衣自己,莲上君子剑自绽放异光后,便于她的心神连为一线,难解难分。

    “白阳,前辈,你们在做什么!?”

    等到脱离了莲上君子的控制后,孔墨衣急急忙忙跑下了山,但却见到御玄鸣拦在山道处,对她挥了挥手:“事情无碍,不必惊慌。”

    “发生了什么事?”冷静下来以后,孔墨衣忽然感觉到自己提在手里的莲上君子有些不一样了,就像是跟自己的血脉相容,极其亲切,似乎只要随便一动念头,就可以驱使它其中蕴含着的强大力量。

    而御玄鸣微笑着看了看她,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淡淡道:“回去吧。”

    “前辈!”

    孔墨衣举起了手里的剑,一脸茫然道:“这把剑到底怎么了?我感觉它有些不一样?”

    “隔代剑魂,这剑中之灵,也是认你为主了。”

    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以后,御玄鸣已是一步十丈,宛如寸步千里,眨眼之间已经闪掠出去,消失在了孔墨衣的视线尽头。

    孔墨衣奇怪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莲上君子,虽然不明白隔代剑魂是什么意思,但总而言之,这把剑中存在着的谜题已经被她解开,剑里御玄鸣留下来的剑招也已经可以被她随意使用,既然如此,她也懒得深究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至于雪林中冲天而起的那道剑芒,御玄鸣说没问题,她也不去瞎担心。

    雪林中,那座石亭已经尽然崩塌,白阳在废墟两步以外静立无声,良久后睁开双眼,仿佛明悟般的叹了口气,说道:“御玄鸣前辈的剑意果然神妙,这一招,恐怕是他剑谱中的杀招吧?”

    “这一剑虽然无名,不过它的威力,比起我当年见过的那位剑者,也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小子,如果说你的运气不好,那这天下间就再无天运眷顾之人了。”

    主宰叹息了一声后,说道:“若非他沦落到这种境界,恐怕现今天下间,又要出一位惊天动地的剑神了吧。”

    “剑神二字,他绝对担得起。”白阳由衷一句,心中对于御玄鸣的剑道无比敬佩,而且他的这一招君子立世的剑意,更是让他明白了,这世间绝对不是力量至上,而所谓的问心,其实也是时刻铭记自己无论何时都不要忘记做为人的初衷罢了。

    “明白了这一点,你以后的修行之路或许不会多么坦荡,但是,你日后的成就,想来也会应得那一句不愧于心吧。”

    主宰淡淡道:“不过你从今天开始,需要承担的修炼,就要更加严苛了。”

    “尽管来吧。”白阳微笑道:“我明白,有什么招数,尽管来吧。”

    雪林之中,一个月的光阴转眼即逝,当白阳再次踏出雪林时,林外等候的竟不是这段时间经常会过来送些吃食的孔墨衣,而是一名身穿紫衣,身形修长的年轻人。

    他身前伫着一把长剑,深埋于雪中已不知多久,仿佛他已经在这里站了数年一样。

    白阳看到此人,心中算了算日子,想到今日正是御玄鸣与那老者约定的时间,问道:“你就是那位照别锋前辈的徒弟?”

    紫衣青年睁眼看了看白阳,见他一身风尘仆仆,身上还有几块泥泞,脸上也早已看不出当时的模样,脏的像是泥人。

    没办法,这一个月内,主宰想尽了各种办法折磨他的身体以及精神,尽管这些修炼方式单一强度并不算多么可怕,但是每日组合起来,简直让他欲仙欲死,甚至是连死都做不到。

    撑过这一个月后,白阳也是得到了主宰的准许离开雪林,去那地脉汇聚之处寻找黑色魔火,想不到刚一出来,还没等换身衣服,就遇见了照别锋的徒弟。

    “你就是秋剑前辈的弟子?如此不注重仪表,也算是修剑之人?”紫衣青年声音微冷,将自己的佩剑从雪中拔出,一声铿然平地响起,剑锋直指白阳:“你是论剑峰两任剑座的弟子,我本以为会是一名剑中天才,想不到想不到会是这种模样,将你的佩剑交出来吧,你这种人,不屑我出剑击败你。”

    “哟,这小子狂的很吗,不过就是个定元七段,真打起来,还不一定谁胜谁负,不过他这嘴上功夫,恐怕比他剑道造诣要强了不少。”

    主宰语气之中满带嘲讽。

    白阳挠了挠脸颊,也是露出一抹苦笑。

    他自然知道自己此时确实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他也没曾料想到,照别锋的徒弟居然这么执着,在雪林之外等候多时。

    “难怪之前那丫头进雪林时总是神色古怪,恐怕她也见过了此人。”白阳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一抬手,青天雪落剑出现在他手旁,竟是悬而不落,有种以气御剑的感觉。

    “哦?竟是把名锋,这剑名叫什么?”

    紫衣青年将剑锋提高了几分,眼里的轻视缓缓收起。

    在他看来,能够使动这种名锋的强者,只怕也不会是剑下无力之人。

    “青天雪落。”白阳道出了剑名,那紫衣青年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说了句“请教了。”,随即直接快步踏雪而行,直接向白阳刺了一剑。

    剑弥三阳!

    这一剑,刺出了几分剑道宗师的感觉,虽然没有动用自身的定元之力,但是却让白阳有种无从躲避之感。

    “葬月斩苍龙!”

    白阳不愿过多耽误时间,直接使出了他这段时间钻研最深的葬月斩苍龙,配合着青天雪落剑,点在紫衣青年的剑锋上,一股撼世巨力,将他击飞出去,但他却是在空中极其轻巧的转了个身,缓缓落在雪地上,冷声道:“这还有几分样子,不过,还不够!”

    “来试我这招,剑转四象!”

    四道剑芒,携杂着无与伦比的力量,从四方夹击,冲至白阳面前。

    白阳毫无所动,精神内敛,缓缓使出一剑。

    醉月风骨!

    铛!

    四道剑光,直接湮灭,而白阳却是剑光叠加,直接袭向了那紫衣青年。

    “来的好!”紫衣青年大喝了一声,回剑直刺,剑上犹如流火闪动,一股焚世之火,轰然降临。

    “剑焚五行!”

    断峰之顶,御玄鸣静静观看着这约定之战,脸上满是惬意的神情,似乎根本不在乎白阳是输是赢。而在他身边,腰上悬着长剑的照别锋一脸凝然,虽然比起一个月前,他现在已经将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而且衣着也不再像是那样狼狈,但是还是能从他表现出来的神情中看的见,他对这场胜负结果很是在乎。

    “怎么,照别峰,对你的徒弟没有信心?”见照别锋如此紧张,御玄鸣转过头,微笑道:“他的剑意纯正,是块练剑的好材料。比起你来说,我更相信你的弟子日后能在剑道一途中走得更远。”

    “御玄鸣,少来这套,老夫我虽然剑心不纯,但是真的打起来,我可未必不是你的对手。”

    照别锋对当初败剑之事耿耿于怀,此时面对御玄鸣的话,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可言。

    不过御玄鸣却是不与他争论,只是专心看着山峰之下的两位小辈你来我往的比剑,尽管他们二人的剑意在御玄鸣眼里看来漏洞百出,但关键在于纯粹。比起强大的剑意以及堪称灭世的剑招,他更在乎的是问剑之心是否纯粹,与剑心的契合是否完美。

    照别锋的弟子虽然性子极其孤傲,但是他与手中那把长剑的契合十分完美,一人一剑已经近乎达到了双心相契的程度,如果加以培养,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剑道之上最耀眼的天才。

    至于白阳

    御玄鸣转过头,看着白阳,微微一笑,心中却是有着不一样的评价。

    “御玄鸣,你的弟子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你只教了他前两剑,是万万敌不过紫儿的。”

    照别锋冷笑道:“论剑峰两任剑座,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居然连自己的弟子都舍不得传剑,说出去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诶,照别锋,话不要说的太满,心要静,意要纯,观战不要多言,否则的话,反而显得你没有风度。”御玄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至于,我教他的剑,你很快就能看到了。”

    “怎么,你还敢教他那一剑?”

    照别锋脸色忽然一变。

    以他对御玄鸣的了解,自然知道御玄鸣剑的剑谱中,有一道根本没有使出过的剑法。

    以那一剑的威力,只怕他的徒弟,根本就没办法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