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四十六章 凰明月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十六章 凰明月

    “不死火鸟,是一种从火中诞生的强大妖兽,如果要追溯源头的话,恐怕要讲起太古时期与龙族不相上下的一族。不过一族已成过去,不死火鸟做为的后裔,继承了那恐怖的血脉天赋,而且在传承方面,比那些雌雄相伴,离群而居的更加完善。经过这么些年,不死火鸟的实力,也绝对不能小觑。”

    主宰解释了不死火鸟这种妖兽的来历,令白阳陷入了深远的考量之中。

    一族的能力,白阳也有所耳闻,玄剑宗藏经阁杂记中有所记载,一族生于天火,集天地火元于体,心口有一道伴生命火,只要这命火不熄,无论受到多么重的伤势,就算是身躯被粉碎,一族也不会死亡。

    而它们的先天能力还不止于此,除了其他妖兽都十分羡慕的不死之体,一族真正的恐怖在于,它们能够运用命火,施展出毁天灭地的不灭之炎。这种毁灭之炎源自于命火,继承了不死不灭的特性,若是没将目标烧成灰烬,它绝不会罢休。

    这也是一族立于不败之地,多年以来无人敢招惹的原因。

    “这么说的话,不死火鸟应该是继承了的命火了?”白阳想了想后,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还是不要去招惹这种级别的妖兽比较好。”

    “放心吧,一族性格温良,不死火鸟同样也是好脾气的妖兽,只要你不触犯它的底线,它不会轻易对你下杀手。”主宰笑道:“大部分的不死火鸟,在出生开始就没有体会过杀生的感觉。它们信奉生命至上,世间最不可随意轻贱的,就是每一条生灵。所以,凡间向来还有供奉神鸟这种说法,因为它们心底善良,经常会救人于水火。”

    “这么说,不死火鸟一族还是良兽?”

    “嗯,这么说也没错。顺着这条火烧痕迹去找,一定能找到不死火鸟。”主宰说道:“不过,看这痕迹,它应该是刚刚动过怒,否则不会造成如此破坏。”

    动过怒?

    白阳想到御玄鸣走前那一抹无奈之色,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白阳,这该不会是那妖兽造成的破坏吧?”孔墨衣站在白阳身边,看着森林中被烧毁的迹象,心底有些担忧:“这妖兽看起来很强,我们两个能是它的对手吗?”

    “如果正面交手自然没办法,但是我们有御玄鸣前辈留下来的剑意,如果前辈说的没错,那妖兽与他有旧,应该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与我们好好谈谈。”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孔墨衣显然对御玄鸣留下来的剑意是否靠谱还抱有怀疑态度,不过想到御玄鸣那神通广大的一面,心里稍微安定了些,说道:“反正都到了这里,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结果呢?”

    白阳点了点头,与孔墨衣往森林深出走去。

    顺着那条被火焰烧毁的路径,两人很快就走出了森林,然后看到了一棵漂浮在半空中的半截绿木,绿木之上光芒闪烁,周围的丝毫感受不到寒意,甚至地面还生出了花花草草,仿佛在这片天地之中,这绿木才是真正的主宰。

    看到眼前这副奇特景象,孔墨衣眼里闪过激动之色,正要上前,却被一阵无形力量推了出来,随即,一道略带愠怒之意的声音,响起来。

    “两个人类小鬼,为什么闯入我的居所?”

    只见天空之中红光一闪,一个身披红色羽衣,眉间一点朱红如火的美丽女子落在两人身前。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语气也不是多么的客气:“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速速离去吧。”

    “这位前辈,我们认识御玄鸣前辈,他说只要给你看这道剑意,你就会让我们过去!”无根玄木就在眼前,孔墨衣虽然害怕这个女子,但还是壮着胆子站了出来,将那把莲上君子高举过顶。

    “御玄鸣?”

    女子脸色一变,有些幽怨的看了眼天边,咬了咬牙,几次挣扎后,不甘的说道:“进来。”

    那阻挡着两人的无形力量骤然消失,进入到无根玄木的空间之中,白阳和孔墨衣只感觉到眼前的世界忽然变的宽阔起来,那本来只有普通树木一半高的无根玄木,竟是化成了通天巨树,屹立在百里之外,死死撑着这片空间。

    放眼望去,此地居然是一片春意盎然之景,还有许多小村庄座落在山脚,天气清亮,白云飘荡,宛如一片仙境。

    “跟我来。”红衣女子叹息着说道。

    白阳和孔墨衣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赶紧跟上了她的步伐。

    沿途中还遇见了不少往菜地里勤劳播种的普通人,那些人看见红衣女子,皆是停下手头的事情,热情且尊敬的向她打着招呼。

    “大人,这两位是?”

    有个皮肤黝黑的汉子看见她身后的白阳以及孔墨衣,好奇的问道。

    “故友的两个小徒弟,来我这里看看。没事,你们继续忙,不用管我。”红衣女子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对那汉子说完,然后带着白阳跟孔墨衣走到一座湖心小岛上,登上小岛后,她挥了挥手,将眼前的结界解开,露出了里面的木屋。

    “进来说话。”

    扔下这么一句后,女子走进木屋,两人也赶紧跟了进去。

    木屋之中陈设简单,除了些软仗薄纱能看出来是女子闺房以外,并没有多么繁杂奢华的摆设。

    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茶后,女子说道:“御玄鸣让你们来找我做什么?”

    “前辈,是这样的,我需要无根玄木炼制一种丹药。但是御玄鸣前辈告诉我,那无根玄木有一个实力强大的妖兽在看守”说到这里,孔墨衣忽然意识到眼前的女子很可能就是那妖兽,尴尬了半晌后,继续道:“前辈就将他的剑意留在这把剑里,让我拿着这把剑,只要那妖兽认出了里面的剑意,就会吓跑”

    “吓跑?他可真敢说。”女子抿了口茶,丝毫不生气,笑道:“你也不必尴尬,他说的妖兽的确是我,不过在这方面他却是骗了你。看到他的剑意,我非但不会跑,恰恰相反的是,我本来愿意答应你,但现在却不愿意了。”

    “前辈!”

    孔墨衣急了,正要说话,但红衣女子却是抬起手,阻止了她,淡淡道:“叫我凰明月即可,前辈前辈的听着心烦。”

    “明月前辈,不知你与御玄鸣前辈有何纠葛?若是误会,也许说出来就解开了。”白阳向前一步,笑着说道:“听前辈的口气,与御玄鸣前辈也不像是有仇,反而像是有心结没有说通,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说不定会酿成遗憾。”

    凰明月瞥了白阳一眼,嗤笑道:“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要教我做人道理?也罢,看在你受了他三成剑意的份上,我就将事情说与你听。”

    “你们应该也知道,我是守护无根玄木的妖兽,六百年前,御玄鸣闯入结界,问我求木,我看他神色匆忙,就借了他一截无根玄木。后来待他事情解决,便来道谢,但这本就是随手之劳,接了他的谢礼后,我也没有往心里去,可他却邀请我往他洞中观剑,他知我对剑道有特殊喜爱,所以当我去了他的山洞后,他便将我关在洞中,盗取了我看守了数千年积攒下来的玄木心液。”

    凰明月道:“百年一滴的玄木心液,就算是我也只有那么点,被他全部盗走,还说日后会还我。可惜,自那以后他经常会来骗吃骗喝,却绝口不提玄木心液的事情。”

    “玄木心液,的确价值非凡,不过听前辈话里的意思,并未有埋怨过御玄鸣前辈。”白阳想了想,说道:“而且在我来时,发现前辈曾有过发怒的迹象,难道也是与御玄鸣前辈有关?”

    “你观察的很细致,没错,这件事情确实与他有关。我与他相识百年,对他早已有了不一样的感情,我们妖兽与人类不同,既然心生爱慕,自然会倾吐出来,不过他却没有接受,说他尚有大仇未报,不能轻易动情。”凰明月冷笑道:“他知道我不能离开无根玄木的结界太远,所以留下一句他要去报仇,就自己一个人走了。你们说,这种薄情寡义的男人,我不该恨他吗?”

    听到这里,孔墨衣瞥了白阳一眼,鼻子里哼出了声。

    但白阳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但是明月前辈你并不恨他,相反,如果你要是恨他,很可能会迁怒到我二人,更不会把我们带到这里,讲述这些故事给我们听。”

    听到这一番话,凰明月沉默了片刻,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白阳:“看来御玄鸣这个呆子,倒是收了个聪明的徒弟。不错,我不恨他,我只是怪他不相信我,如果他肯等我将无根玄木的世界建设完成,到时候可以离开这个牢笼,我一定会帮他报仇。可他没有这个耐心,他说时机已至,若是再不动手,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那前辈,无根玄木的事”孔墨衣吞吞吐吐道:“我要的分量不多,只需要一点点炼制丹药就够了。”

    “这个,小丫头,不是我不帮你,而是现在的无根玄木已经进入了防御状态,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能接近它。所以,想要取得无根玄木,你还得等它的防御阶段过去了,才有可能。”凰明月道。

    孔墨衣眼睛一亮,问道:“那无根玄木的防御时间要多久?”

    “快则十年,慢则百年,这个要看无根玄木需要多久成长了。”凰明月脸上露出打趣之色:“不如你们两个就在这里陪我,等到无根玄木解除了防御状态,或许我一开心,还可以替你们提升一些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