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十章 炎石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章 炎石

    对于主宰这种毫无底线的家伙,白阳也只能回以无奈的叹息,然后对凰明月说道:“前辈但说无妨,若是在晚辈内力范围之内,定当全力以赴。”

    “少跟我说这些客套话,我要你做的事情又不是要你的命。小子,你且听好了。”凰明月对白阳招了招手。

    白阳向前一步。

    随即,当他听到凰明月的话,脸色却不禁微微一变,有些震惊道:“这这晚辈没权利答应。”

    “你如果不答应,取血一事,自然也就没有后文了。”凰明月淡淡道:“况且我又不是让你出卖全部的剑谱,我只需要看其中的一招。”

    “就算是一招,那也不行,想要看剑招可以,但想要看批注的剑谱,我真的没权利答应。”白阳苦笑道。

    凰明月提的要求,竟然是想要看玄月衍天剑的剑谱,那里面可是有御玄鸣批注的剑意注解,肯定有许多剑招的破解之法。如果给凰明月看了,到时候她想对御玄鸣不利,那又该怎么办?

    虽然白阳知道,御玄鸣既然将这剑谱交给了自己,那就代表着他已经把剑谱的处置权全权交与他,但是,正因为这样,白阳更不能够辜负了御玄鸣的信任,绝对不可能轻易把剑谱中可以藏有的秘密暴露给任何人。

    之前他虽然为了无根玄木,向李牧书说可以将剑谱交他一看。但是最后白阳也算是施展了剑招给李牧书看了个痛快,并不算失约,但是凰明月这种直接要求看剑谱的行为,白阳无论如何都不敢答应。

    “前辈如果一定要看剑谱,那我也只能”

    “小子,别糊涂!”主宰见白阳居然想要拒绝,赶紧说道:“不过就是剑谱,给她看又何妨?御玄鸣的实力那么强,这普天之下能够杀他的人,不作一手之数,这个女人就算也是等同于天元境,但是她想要对御玄鸣不利,还是痴心妄想。”

    主宰继续道:“用剑谱中的一招,换取之血,这种好事情你到哪找去?”

    白阳闻言,犹豫了一下,缓缓摇头,对凰明月道:“剑谱之中很可能藏有玄月衍天剑的弱点,所以,前辈如果想要剑谱来换,那恕我不能答应。”

    主宰听到他真的说出了口,却非但没有任何懊恼之意,反而是笑了两声后不再说话。

    果然,只见凰明月神色忽变,一抹赞赏之情浮于表面,缓缓道:“御玄鸣果然没有看错人,你的确是个值得他将剑意托付下去的好材料。”

    见白阳一脸不解,凰明月笑着道:“如果你刚才真的将剑谱交给了我,我不但不会将血给你,反而会把你囚禁在此地,等御玄鸣回来以后再做定夺。那玄月衍天剑的剑谱中倾注了他毕生心血,里面肯定会有许多批注以及强势和弱点,就算他肯将那剑谱交给你,但你若是随意交给别人,岂不是害了他?”

    “幸好你刚刚没有贪婪,没有将剑谱交出来换取自己的利益。否则就算你是御玄鸣的弟子,我也绝不会轻饶。”

    凰明月说罢,脸上的笑容也稍微缓和了几分:“你通过了我对你的小小考验,想要鲜血,跟我来吧。”

    说罢,她就转身朝湖心岛的方向走了过去。

    李牧书对白阳眨了眨眼,说道:“小子,想不到你剑术天赋高超,做人倒也很有品德,不像现在外界的年轻人,浮躁而且贪婪,个个都是为利行事,至于所谓的道德仁义,早已抛到脑后了。去吧,凰明月既然答应了将鲜血送你,那她就一定会做到。”

    拍了拍白阳的肩膀,李牧书咳嗽了一声,叹息道:“人老了,这身体自然也就不行了。去吧去吧,让我一个人休息一会。”

    白阳对他拱了拱手,然后赶紧追着凰明月而去。

    孔墨衣见状,也跟在白阳身后,紧紧追去。

    等到三人都离开后,李牧书苦笑着瘫坐在地,方才握剑的手掌微微颤抖着,在确认四周无人后,他忍不住低骂了一声:“这小兔崽子下手可真重,哎哟,御玄鸣啊御玄鸣,想不到我一辈子要跟你比剑,最后你却派了个毛头小子打败了我,好,真是有你的。”

    坐在一堆竹叶之间,李牧书揉着自己的手掌,无奈的叹息着长江后浪推前浪。

    “我们不死火鸟一族的鲜血如同岩浆般滚烫,但是一旦暴露在空气之中,温度就会降至冰点,瞬间失去所有的能量。所以,想要取我的血,必须要借助特殊的手段,跟我来。”

    踏上湖心岛,凰明月一边解释着自己的用意,一边推开了木屋的门,然后走上阁楼,用一把模样怪异的黑刀,刺破自己的指尖。

    奇怪的是,指尖虽是有伤口,但却并无鲜血流出,直到凰明月用一个散发着淡淡热能的小瓷瓶在指下接着,那炙热无比的鲜血才缓缓流出,往那瓶中滴去。

    差不多滴了十滴左右,凰明月运起体内的命火,直接封住伤口,那道伤口瞬间复合,纤细的手指也是光滑如初。

    将瓷瓶递给白阳,凰明月道:“这炎石打造而成的瓶子可以保存我们不死火鸟一族的鲜血,但是这种材料早已存世不多,待你用过了鲜血后,再将这瓶子还我就是。”

    白阳接过那瓶子,感受到入手温润,有淡淡的温暖,却达不到烫人的程度,不由大呼奇特。

    “炎石?这女人果然神通广大,居然连炎石都能搞到。”白阳倒是不认识炎石这种东西,但是主宰却说道:“炎石产自太古时期,东都大陆的一个帝国境内,在那时候,炎石可是极其稀少的炼器材料。当年许多把通天之器,甚至是半神兵器都是由炎石为主材料铸造的,打造出来的东西,交给火属性真气的强者简直如虎添翼,所以那个帝国对东都大陆进行了长达千年的统治。”

    “可惜,兴衰轮回总是常事,没有不败的势力,那帝国手中握着许多珍贵材料,所以被整个东都大陆的势力视为眼中钉,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战争后,那帝国被彻底消灭,炎石这种东西,也渐渐随着那场战斗消失在这个世上。”

    听完主宰的介绍,白阳惊讶手中这个瓶子的材料居然如此珍贵的同时,也大感凰明月出手过于阔绰。居然将这种珍贵的材料当作容器,如果这块炎石流通出去,恐怕会给外界的炼器师们带来强烈的冲击。

    “前辈放心,用过鲜血后,我自然会再回此地将它归还。”白阳珍而重之道。

    凰明月瞥了他一眼,却是没有在乎,无所谓道:“就算你不想还那也没关系,反正这东西放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处,如果你未来找到了可以用到的地方,那就不必归还了。”

    “还有。”凰明月顿了顿,说道:“如果你能见到御玄鸣,替我骂他几句,告诉他,我虽然一直在等他,但却不会永远都被动的等待,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个地方,我一定会让他好看。”

    凰明月说完,便对白阳跟孔墨衣说:“你们两个小鬼既然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尽快离开吧,无根玄木的防御时期还有很久,这段期间可能会发生许多事端,如果你们牵连进来,反倒是麻烦。”

    白阳将那炎石打造的瓶子收好,对凰明月恭敬拱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

    “走吧走吧,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我们会再见面的。”凰明月挥了挥手。

    离开无根玄木的空间以后,白阳跟孔墨衣回头看了一眼,那漂浮在半空中的无根之树依旧在原地,如果没有凰明月出现的话,他们两人虽然找到了无根玄木的虚影,但却不知道内里竟还有那般奇妙的洞天,所以到头来有可能还是一场空。

    “你得到了无根玄木,接下来要怎么办。”白阳看了孔墨衣一眼,问道。

    孔墨衣想了想,说道:“炼制转天丹,然后去报仇。”

    “真是简单的愿望,我要去找一个东西,你要跟我一起吗?”白阳问道。

    孔墨衣连忙点头:“好啊,不然你想丢下我,让我一个人死在这里吗?哼,你这家伙不声不响的变得这么强,当然要保护好我啊。”

    白阳无奈的笑了笑:“好吧,那你就跟我一起走,等找到那东西,也许我还能帮你炼制转天丹。”

    “没时间清闲了。”

    突然,一个女声闯入两人之间,旋即一身素白长裙的素幼心从天而落,对白阳说道:“你们已经被两个天元境强者盯上了。”

    “是你?怎么回事?”白阳看到素幼心,也是吓了一跳。

    这个一直隐藏在暗中的女人,如此神出鬼没,倒也让人有些吃不消。

    素幼心嘴角一撇,道:“陈家和离渊城的城主正在往此处赶来,先前他们两人被那个神秘剑者赶走,现在你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