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十一章 交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一章 交手

    两名天元境强者事关重大,虽然素幼心自认为以她的实力,想要在那两人联手之下全身而退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如果想要保护白阳,那恐怕就很难了。

    就算素幼心再怎么托大,她也不敢说能够在两个天元境强者的围攻之下保护谁。

    “离渊城主?”孔墨衣听到这个人名以后倒是楞住了。

    “城主爷爷他怎么会来这里?你说清楚!”孔墨衣对素幼心说道:“一定是哪里弄错了,白阳,你之前得罪了陈家的人,一定是城主爷爷想了解事情的真相,你们不用逃的,把事情说清楚了就好啊。”

    “小丫头。”素幼心转过目光:“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两名天元境强者就是追着你过来的。他们的目的,是你千辛万苦得到的无根玄木,而你口中的城主爷爷,只不过是把你当成了一颗利用的棋子,随时都可以抛弃。”

    “不可能!你别说了!我不信你!”

    孔墨衣尖叫了一声,不敢置信的向后退了两步,眼神里充满了对素幼心的质疑。

    她不敢相信,那个待她如亲孙女的慈祥老人,居然会利用她,会把她当成一颗可以抛弃的棋子。

    因为她已经失去了一个最好的玩伴,同样也失去了所谓的血肉亲情,失去她一直以来视若珍宝的东西。如果再让她明白,那个一直以来对她很好,甚至不惜将自己城主府中珍藏的丹药从给她的爷爷,不过也是想要利用她,那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你若不信,在此稍待片刻,等那所谓的城主来了,你二人对峙一番便可知详情。”

    素幼心说完,对白阳道:“至于你,如果不想死,那就赶快跟我走。我的任务只是保护你,可没有答应连带着这个小丫头一起保护。”

    “好!我就留在这里,我一定要听城主爷爷亲口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孔墨衣咬了咬牙,小脸上满是执着与不甘,竟是执意要待在此地。

    白阳闻言,无奈道:“素幼心,你确定那个城主,真的是这样说的吗?”

    “在那剑者拦截住他二人前,我就在旁边看见那两人跟着这个小丫头,见她几次摔倒在雪地中都没有帮忙。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这丫头要找的无根玄木。”素幼心淡淡道:“反正实情就是如此,信或不信,与我无关。”

    “帝狐,你休要信口雌黄!”

    突然间,一声怒吼自天际传来,滚滚乌云压境而来,竟是有种欲落雨的压抑之感。

    杨炎烈立于天空,对着素幼心怒目而视,吼道:“你一个妖孽,也敢污蔑于我,今日不除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说完,他看向站在白阳身边的孔墨衣,脸色稍微柔和了几分,说道:“丫头,快过来,那女人是妖兽所化,心性狡诈,嘴里根本就没有真话,不要信她!”

    “城主爷爷,所以说,她说的不是真的对吗?”孔墨衣一脸欣喜。

    “那是自然,快过来,把无根玄木交给我保管,小心被那妖孽骗了去。”杨炎烈声音柔和,对着孔墨衣张开了双手。

    但是,提到无根玄木,孔墨衣脸色却是大变,满脸都是不敢相信的表情,愤怒的盯着杨炎烈。

    杨炎烈也自知失言,暗道自己还是太心急了,赶紧说道:“丫头,快过来,那妖孽肯定是要害你!”

    “老鬼,时至如今还是不要装好人了。”忽然,天空之中又是出现了一道身影,手持血枪的陈人屠出现在杨炎烈身边,冷冷道:“这丫头明显已经对你起了疑心,你再多说也是无益,不如直接将他们擒下,逼出无根玄木来。”

    然而,说完这句话,陈人屠一眼瞥见了林间深处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翠绿光景,震惊道:“无根玄木?”

    杨炎烈的目光也转了过去,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与陈人屠对视一眼,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同时出手攻向了那道无根玄木。

    轰轰轰!

    两人极招上手,一出招便毫无保留,但那无根玄木外界留有凰明月布下的晶界护壁,淡淡的波纹浮现在无根玄木之外,竟是尽纳两人惊世之招,化为双倍攻势,全部返回!

    两名天元境强者联手施招,居然被那古怪护壁尽数吸收,还倍返而归,如此古怪的场面,令杨炎烈与陈人屠同时变色,双双后退!

    “城主爷爷,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骗我!”

    孔墨衣的表情充满了绝望,她不懂,更不愿懂!

    一直以来最相信的人,那张脸庞已经陌生的让她不敢再认,此时此刻,她才终于明白,原来利益,是真的能够让所谓的感情化为虚无。

    强烈的悲伤感,让孔墨衣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幸得白阳眼疾手快,直接将她揽在怀里,急忙道:“素幼心,你先带她走,我自己自然会离开!”

    “不行,要走一起走,我的任务是保护你。”素幼心果断的拒绝了白阳的提议,看着天空中那两名脸色阴沉的强者,不屑道:“就凭这两个家伙,还不足以让我狼狈而逃。”

    “那无根玄木外有晶界护壁在保护,合我们二人之力都难以破开。怎么办?”陈人屠脸色不善,眼睛已经锁定了白阳怀中的孔墨衣。

    杨炎烈沉吟了一声后,对素幼心说道:“帝狐,我此番前来,只是为了无根玄木,我不想跟你发生冲突,不如你们将那丫头交给我,我俩绝对不拦你,如何?”

    “拦我?就凭你们也配拦我?”素幼心长裙一飘,满头乌丝转眼变成淡银色,九条长尾自身后出现,有种妖颜惑世之感!

    九尾狐身现,代表着素幼心已经打算竭尽全力。

    因为畏惧帝狐的实力,陈人屠与杨炎烈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帝狐,你莫非真的要与我做对?”杨炎烈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丝颤抖。

    当年之事,是他为主谋,骗得素幼心一入深山,整整六十年不曾踏出。那时候,他对一身素白的素幼心充满好感,甚至已经可以说是爱慕,但素幼心却与当时的白不世互生情愫,所以,杨炎烈陷害了白不世,硬是拆散了这对情人。

    但这么多年过去,杨炎烈心里依然有素幼心的一席之地,一直以来,他也从未忘记过素幼心。

    如今两人不得已要真正交手,杨炎烈除了惧怕以外,更多的,却是一种难以言说的不甘。

    机关算尽,计谋使绝,最终,自己心怡的女子,竟还是从未正眼瞧过他!

    “杨炎烈,废话少说,动手吧。”素幼心纤指捏印,气引周天,刹那间八方倶静,天地无声。

    一道玄狐图腾,无限在素幼心的头顶放大,这正是她九尾狐一族的血脉之力,也是最强的血脉之力,天威!

    借天之力,承天之威,这种压力,让杨炎烈跟陈人屠不得不运功抵挡,眼神中充满了震惊。

    “老鬼,这帝狐再厉害,她也是一个人。之前面对那个御玄鸣你怕了,该不会连帝狐也怕吧?”陈人屠手中的血枪光芒大放,用话刺激着杨炎烈。

    “好好想想吧,无根玄木就在眼前,如果你不取,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话落,陈人屠不再啰唆,直接持枪杀向了素幼心。

    杨炎烈脸色几变,终于也是忍受不住无根玄木的诱惑力,为了图谋大事,他也只能狠下心来,忘却过往!

    两人同时出手,袭杀素幼心!

    “放肆!”

    就在素幼心素手摊开,要以天威硬抗两名天元境的时候,一声长鸣,伴随着女子怒斥,灭世火威席卷而来!

    随即,百岁剑出,剑转枯荣!

    两人,两招,直接战退了陈人屠以及杨炎烈。

    两人终于绷不住心内的震惊,想要看清那火光中浮现的人影究竟是谁。

    这南荒大陆,又何时隐藏了如此之多的高手?

    “敢在此地动手,你们二人,未免不把我放在眼里。”凰明月长袖一挥,卷灭那些火焰,冷冷的盯着天空中的两人。

    在她身侧,李牧书手持百岁剑,干咳了一声,开始对白阳挤眉弄眼。

    “两位前辈。”

    白阳赶紧上前见礼。

    李牧书却是一抬手,说道:“小子,别瞎客套,这两人攻击无根玄木的护壁,已经等同于触犯到我们。我们动手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李牧书眼神忽然变的有些凌厉,看着那手持血枪的陈人屠,狠狠说道:“这个人身上的味道,让我感觉十分恶心。”

    “两位是何人,为何要出手阻拦我们?”

    杨炎烈一看对面有三名天元境,便知道今日之事已经难以善了,不甘之下,只有抱着问清对面来历的心态,沉声说道。

    “这无根玄木是我的东西,你们敢动手抢,那我今天也只能废了你们的手,让你们以后不敢再有这种念头。”

    凰明月红发张扬,语态嚣张,简直如同一尊女魔头。

    白阳见状,忍不住问主宰:“谁说不死火鸟一族性格温和?”

    主宰似乎也被凰明月惊到了,苦笑道:“一个族群之中,总会出现一两个异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