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十三章 诸葛温柔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三章 诸葛温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夏家虽然只是一介商贾家族,但毕竟也算是世家豪门,他们与夏家的联姻动作,一直都是被人关注的大事。如今夏月不愿给元布衣,而且又把事情闹的这么大,元家想要追究夏家的责任,这里面必定牵扯到许多势力的利益。

    不想让夏家跟元家联姻家族,自然是愿意坐山观虎,最好让这对本该联手的世家,斗他个天翻地覆才好。

    但是那些与夏家有着密切利益交互的家族,却是不愿意让这种情况发生。

    如果真的跟元家闹掰了,夏家虽然不会真的就此覆灭,但也会因此大伤元气,夏家拍卖行遍布大陆,光是这一单生意,就足够让许多家族趋之若鹜的与他们联合,所以,若是真的与元家撕破了脸皮,到时候也不缺站出来说话的声音。

    “哎,不过那夏月小姐还真的是出落的如花似玉啊。上次我有幸远远见了一眼,虽然神色憔悴了不少,但绝对是个顶级美人,如果元家真的能娶了她做媳妇,那元布衣实际上是占了大便宜。”

    寻常百姓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酒楼中有一个酒客还可惜的摇了摇头,似乎觉得,以夏月那等姿色,放在大陆之中,也绝对是上人之姿。那种仙女儿般的姑娘,给他们看去一眼都算是天大的恩赐,如果真的有人能娶她为妻,该是多少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可惜,一般的百姓根本不清楚,世家门阀之中,像是夏月这种姿色出众的女子,向来都是做为联姻价码待价而沽,只要有合适的人选跟家族出现,哪怕她再怎么不愿,都得为家族做出牺牲。

    这也正是许多世家代代久盛不衰的秘密。

    谁也没发现,酒楼的角落,坐着一对披着御寒袍子的男女,冬季已经接近了末尾,天地间渐渐现出春暖花开之色。像是这种仍然穿着御寒衣物的,大多都是些体质较弱之人,街上偶尔会出现一些修者,基本都是穿着正常的长袍或是换上了平时的衣服。

    所以,这对男女虽然显得有些怪异,倒也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在先前,你一共朝那桌人看了两眼,每次都是在那人提起那名叫做夏月的姑娘时。白阳,你该不会是暗恋那个最近风头正劲的夏家小姐吧?”

    桌上,那个漂亮的少女抹了抹嘴角,然后舔了舔嘴唇,模样极为妩媚,而且就算她穿着那身御寒的衣物,也难掩她胸前那惊人的风景,只见她玩味的看着同桌少年,微笑道:“想不到你居然还是个痴情种子啊。”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少年摘下了斗篷,露出一张愈发刚毅的俊朗脸庞,比起一年前,他已经被锻炼的越来越沉稳,看起来十分稳重,不再有少年人的轻浮气。

    这少年和少女,正是在魔吞之地历练了整整一年的白阳跟孔墨衣。

    “那我也想听你说说这段故事。”孔墨衣笑眯眯的托着下巴。

    白阳苦笑道:“这夏月是我的同门,跟我关系不错,对她的安危我自然要关注。而且,我也算是欠她一个人情。”

    “欠她人情?多大的人情能值得你这么关注呀?”孔墨衣微笑着问道。

    看到她的笑容,白阳瞬间感觉到了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与她在这一年间,两人已经是互相知根知底,对于对方的一些小习惯,也早已经了解的透彻。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交代清楚,那我就放过你。”

    孔墨衣笑着说完,令白阳脸色微变,苦笑道:“我们离回玄剑宗还要好一段路程,不如在这路上我给你讲?”

    “不忙,回什么玄剑宗?那个叫夏月的女孩现在有麻烦,反正夏家离此地也不算远,只要再耽误几天行程,你就能见到你朝思暮想的夏月目光了。”孔墨衣哼了一声,然后叫来小二,点了些吃食,全程都没有再跟白阳说过一句话。

    白阳见状也只好低头吃饭,不敢再去触霉头。

    他想起当初御玄鸣那意味深长的一些提示,心里也是有些长叹。

    “小子,我早就跟你说过,情债可不是那么好欠的。不光是这丫头,那个叫洛果果的丫头,还有紫嫣然,这些女人你哪个都欠不起。”主宰感应到白阳的想法,也是有些幸灾乐祸。

    听到主宰的声音,白阳心中冷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说起来,你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将万浪潮汐练到第三重,这也让我很惊讶啊。而且你打通了整整十二道窍穴,在体内形成了一个小周天,这居然可以对万浪潮汐有辅助加成的作用,看来当初我没有阻止你,让你自由的去选择功法果然是对的。”

    主宰突然感慨起来,至今都对白阳能够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达到他的要求而满意之至。

    万浪潮汐可是他手中比较高级的一种功法,就算是现在那些妖孽天才,也绝对不可能在一年内达到三重的境界。因为学习这部功法,不光需要天资,更需要过人的心智,和强大的身躯。

    白阳的身躯在经过多道血脉的强化之后,现在已经强悍到了极致,尤其在那时候吸收了金龙血脉以后,他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拥有非人身躯的怪物。

    现在给他对上地元境强者,就算根本不是对手,但对方也没办法杀了他。

    因为金龙之躯强大至极,它的血脉之力,自然也有强化身体的效果,多重强化之下,让白阳早已拥有了超越那些所谓小圆满境界的躯体,而是无限逼近当年炼体大成的存在。

    吃过了饭以后,白阳跟孔墨衣要了两间客房,各自去休息。

    就当白阳已经躺在床上开始准备进入修炼状态的时候,酒楼的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

    “我说了,这间酒楼,我包下了。所有的房间都得给我腾出来!”

    “客人,客人您息怒,您息怒啊!”大约四十几岁微微有些发福的店老板走了出来,对那一众气势汹汹,看起来就像是身怀修为的家伙说道:“我们店的客房还有几间,几位如果挤一挤还是能住下的,没必要包下整个酒楼不是?”

    “你让我们兄弟挤你那破房间?”为首的汉子冷冷一笑,拍了拍店老板的脑袋,说道:“我们兄弟都是些糙汉子,不怕这些,但是,得罪了我们公子,你可就得脑袋搬家了。”

    店老板听到公子这个称呼,脸色顿时一变,换了副表情,谄媚道:“爷,这位爷,不知道是哪位公子?”

    “打听打听这方圆百里之内,除了我们慕容家的慕容无敌公子,还有哪个找死的敢自称公子?”

    店老板闻言,赶忙说道:“原来是慕容无敌公子?不知慕容公子在哪里?怠慢了怠慢了,几位爷先喝口茶消消气,这件事情,咱们还是可以商量的嘛。”

    “商量?有什么可商量的?”就在这时候,堵在酒楼门前的众多劲装男子慢慢分开,外面走进了一名身穿墨绿长衫,腰间悬着把长剑,一脸阴鸷傲然的青年,看着店老板说道:“我慕容无敌的名字,不值得你清店吗?”

    店老板脸色一白,但想到酒楼中还有一位更加得罪不起的客人,赶紧说道:“慕容公子,不是的,实在是我们小店的客房清不得啊。”

    “有何清不得?如果你为难,我自然会叫这些手下去清,我慕容无敌今天就要住包下的酒楼,我看谁敢不让!”

    慕容无敌冷冷一笑,对群劲装男子挥了挥手,说道:“清店!敢反抗的,就给我打!打完再给赔偿,就说这是我慕容无敌干的!”

    说着,他目光森然的扫视了一圈酒楼之上:“我倒要看看,在这小小的酒楼中,有哪个人敢不听我慕容无敌的话!”

    “慕容无敌?你好大的口气啊,莫不是以为自己真的是武榜第一,天下无敌了?”

    就在这时,一个浑身白衣的小丫头走出客房,趴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慕容无敌,不屑道:“我们小姐说了,让你赶快滚,不然的话,人头落地。”

    这句话一说出口,整个酒楼的气氛便是炸了。

    那些劲装男子一个两个大吼道:“敢对我们少爷不敬?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你们小姐又是什么东西?让她出来一见,敢对慕容家的人无礼?”

    望着那些叫嚣如同野蛮人的家伙,白衣少女只是淡淡一笑,正要说话,客房里却是传出一个清冷的声音,宛如夹杂着千钧巨力,在空气中凝聚成一道波纹,横扫整个酒楼!

    “雪雪,不必跟这些人讲理,如感违抗,赶出去就是了。”

    那清冷的声音说完这句话,便是不再出声。

    但是听到了她的声音,慕容无敌却是眼睛一眯,说道:“诸葛温柔,想不到你也来了,果然,你们诸葛家是要支持夏家了?”

    “我家小姐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那个叫雪雪的少女娇喝一声,从而楼跃下,凌厉一脚从天而降,直接踏向了慕容无敌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