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十四章 青天雪落的来历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四章 青天雪落的来历

    这个叫雪雪的小丫头貌不惊人,但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定元之境!足以见得,那隐藏在酒楼客房中的诸葛温柔势力同样也不小。

    慕容无敌冷冷一笑,对雪雪的攻势视若无睹,周身剑鸣彻响,腰间那把清绿色的长剑陡然出鞘,神气御剑,竟是有了些斩敌万里的剑道高手之风范。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够看得出来,慕容无敌这把长剑是一把灵器,剑生灵性,已有几分自主之意,并不完全是由慕容无敌控制。也就是说,此时此刻是剑在御人,而非人在御剑。

    这声剑鸣一响,雪雪脸色顿时惨白,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落地之后又是忍不住退了几步,胸口有些滞闷。

    “诸葛温柔,如果你想跟我斗,最好是亲自出手,派这样一个小丫头可还不够格。”

    慕容无敌露出轻浮的笑容,道:“平日素闻诸葛家大小姐通善世间万种妙法,就是不知道,在伺候男人这一门学问中是否有所浸淫。诸葛温柔,如果你同样也是此道高手,我倒是不排斥将你纳为一房小妾。”

    “慕容无敌,说这些污言秽语并不能激怒我,只会显得你低俗下贱。”

    那间房门缓缓打开,一名身穿着紫黑相间长衫的温婉女子走了出来,只见这一头乌黑长发及腰,秀鼻巧挺,五官灵美,给人一种无比温柔的感觉,可惜的是,那双本该最为灵秀的眼眸,却是因为某种暗疾而失了神光,看她那略显茫然的眼神,想必对视力也有一定的损害。

    诸葛温柔踏出房门之后,俏脸含霜,双眼盯着慕容无敌,淡淡道:“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任何成长,只知道用这点让人瞧不起的小手段。你想包下这酒楼让我难堪?想法是不错,但是横川城可不是你们慕容家说了算的地方!”

    慕容无敌眯紧双眼。

    能够在世家大族生存下来的,都不会是什么弱者,更不会是愚笨之辈。慕容无敌虽然性格狂傲,但是心思却十分的细腻,否则他也不会在慕容家已经有了内定继承者的情况之下如此锋芒毕露,嚣张跋扈。

    今日他来这酒楼,自然就像诸葛温柔说的那般,目的,就是为了来找茬!

    因为诸葛温柔此行,是要在横川等待那夏家跟元家的谈判结果。诸葛家与夏家历来交好,生意之上也多有往来,他们自然是坚定的夏家盟友,若是元家与夏家谈崩,诸葛温柔一定会代表诸葛家站在夏家的那一边。

    但是慕容家却不同,他们看不起夏家区区一介商贾,也不想放任夏家做大做强,自然就要从中作梗,对元家施加帮助。

    这样一来,慕容家跟诸葛家,在某种意义上,也已经处于了敌对的状态。

    有些话不必明说,两位优秀的世家之人其实都已经心知肚明。

    慕容无敌演这一出,不过就是为了挑起事端罢了。诸葛温柔心里清楚,言语之间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客气的成分。

    “小姐,不用跟这些人啰唆,直接赶出去便是。在横川,他们慕容家还没有那么大的势力!”

    雪雪冷哼一声,竟是打算继续动手,却被诸葛温柔阻止了。

    “雪雪,稍安勿躁。”诸葛温柔从楼梯走了下来,那双有些茫然的眼,突然闪过锐利至极的光芒,直视着慕容无敌:“夏家的事情,就是我们诸葛家的事。慕容无敌,你代表不了慕容家的立场,而我这次却是可以全权负责诸葛家在横川的一切行为,哪怕我今日杀了你,诸葛家也会替我承担后果,你明白吗。”

    “那又如何?”慕容无敌将那把悬浮在空中的长剑握在手中,灵器在手,底气自然就足了几分:“你我实力相当,而我又有灵器护体,你拿什么跟我斗?诸葛温柔,你以为我还是当年几家大比时,被你打败的那个我吗?”

    “绿茯剑,这应该是你们慕容家某代长辈传承下来的武器吧。这等名锋落在你手里,还真的是暴殄天物啊。”

    诸葛温柔说道:“有这把剑护身,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如果硬是要战的话,你却是可以一试。”

    “呵呵。”慕容无敌笑了笑,盯着诸葛温柔:“你我并称年轻一代的青白双剑,虽是齐名,但我却早有分出个高下的意思。那便看今朝,谁不负盛名!”

    剑鸣声起,绿茯剑铿然一声,剑尖直指慕容温柔的柔滑脖颈,竟是想一剑取其性命!

    诸葛温柔手掌一拂,雪白的长剑在手中出现,虽然只是把玄器,但是气势同样不俗!

    年轻一代的青白双剑,可绝不是指二人关系融洽,而是说两人剑术相等,实力不相上下,隐隐也有让他们继续争斗的意思。

    慕容无敌绿茯既出,不见血绝不会收回,诸葛温柔娇喝一声,无神的双眼彻底闭紧,雪剑出鞘,与绿茯交击在了半空。

    铛!

    一声清脆响声,震碎了四周的桌椅,将那些劲装男子尽数推飞出去,就连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与雪雪也不例外。

    剑声过后,方圆数丈,仅剩下这一男一女对视而立,眼神中仿佛碰撞出汹涌的战意。

    诸葛温柔性格温婉,虽然剑法高明,但却输在了灵器方面,一剑之后,她那只藏在身后的手臂已经开始发出了细微的颤抖。

    慕容无敌注意到这一点,长笑道:“诸葛温柔,你也有今日?我这套浮森噬剑流便是为你准备的!再接我一剑!”

    说罢,绿茯剑在他手中发出了一声长鸣,那剑锋毫不停滞,直接斩向了诸葛温柔的头颅。

    这一剑如果避不开,就算诸葛温柔不被击杀,也要被毁去面容。如此足以见得那慕容无敌的心肠有多么狠毒!

    “小姐小心!”

    雪雪见状,护主心切,想要上前替诸葛温柔抵挡下这一击,结果却被那名凶神恶煞的男人给拦住,不由怒气大发,娇喝道:“滚开!”

    眼看着此剑难躲,诸葛温柔只好避开要害,拼着自己面容被毁的危险,递出了自己的雪剑。

    “两位何必这么大的火气,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量呢?”

    突然间,酒楼内响起了一个声音,随即,气势恐怖的剑意将两人瞬间弹开,只不过那道剑意在接触慕容无敌的时候,加重了几分力道,竟然将慕容无敌震得口吐鲜血,眼中露出了莫名的恐惧。

    “你是什么人?”

    慕容无敌手持绿茯剑,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没有了底气。

    看着那散发出可怕剑意的少年,诸葛温柔沉吟道:“你身上的剑意十分熟悉,你师传何人?”

    白阳本来还不打算与这女人说话,怎料她手中那把雪剑,引来了青天雪落的震动,似乎有种一脉相传的熟悉感。

    想了想,白阳将青天雪落剑唤了出来,握在手里与那把雪剑做着对比。怎料诸葛温柔震惊道:“青天雪落剑?你怎么会有青天雪落剑?”

    “你认识这把剑?”白阳也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这把剑是由数百年前那位天才剑者输给了御玄鸣,后人应该罕有人认得出它的来历才是。

    但这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的诸葛温柔,居然一语道破了青天雪落的名字,同时眼里还有些震惊和欣喜。

    她一把就朝青天雪落剑抓了过去,竟是运用了几道剑意在其中。

    白阳眉头一皱,暗运劲力将她击退,沉声道:“这位姑娘,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夺我兵器?”

    “青天雪落剑明明是我诸葛家的东西!”诸葛温柔没有说话,倒是那雪雪说道:“这把神剑,是由当年诸葛家的先人所打造,后来赠予了一名剑者。但那剑者身死之后,青天雪落也不知所踪。如今名锋既已经出现,它自然要归还到我们诸葛家的手中。”

    “雪雪,不得无礼!”

    诸葛温柔回过神来,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失了礼仪,微笑道:“这位小兄弟,这青天雪落剑你是从哪里得来?能否告知我前因后果?”

    听到诸葛温柔这句话,白阳心里略一沉吟后,不得不抱歉道:“不好意思,赠此剑与我的前辈不想被人知道姓名,所以我不方便透露此剑得来的经历。但是现在青天雪落剑已经与我的修为密不可分,如果你硬要抢走它,恕我不能答应。”

    诸葛温柔惊讶道:“你已经与青天雪落剑修成了人剑合一?”

    白阳摇了摇头:“并非是传说之中的人剑合一,但也相去不远。”

    “原谅是这样,你有如此天赋和机缘,这剑在你手里倒也不算辱没。”诸葛温柔叹息了一声,眼神中有些不舍,看着青天雪落剑说道:“我不会强抢,但你能否将这剑借我一观?此剑乃是诸葛家先人打造,其中有很多失传的奥秘,如果能让我稍微参悟一二,对我日后修剑跟铸剑都有很大的帮助。”

    “拜托了。”

    诸葛温柔神色恳求,对白阳施了一礼。

    听到她这般要求,白阳倒也没有拒绝,直接将青天雪落递到了她的手里。

    此剑已经与自己的战晶碎尘产生了一丝联系,与那神之力更是拥有密不可分的关联,如今就算是御玄鸣想要将剑收回都已经不可能了,更别说是诸葛温柔。

    将青天雪落剑捧在手里,诸葛温柔的眼神极为专注,打量几眼后说道:“果然是先人智慧,这种铸剑手段,放到现在早已失传。而且最主要的是,炼器师本身的境界也绝对不能太低,否则非但打造不出名锋,反而会伤及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