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十五章 废了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五章 废了

    青天雪落剑既是诸葛家先人所创,必然会留下铸剑之谱,里面应该记载了青天雪落的铸造过程。但是前人巅峰之作,其中必定有许多难以参悟的地方,这倒不是崇古贬今,而是前贤的智慧与实力,确实有太多现今之世所不如的地方。

    而且现在的太古世界,早已经失去了最辉煌的年代。当强者辈出过后,整片疮痍世界,自然就会缺失了很多东西。

    诸葛温柔爱惜的抚摸着青天雪落剑,最后叹息了一声,道:“小兄弟,既然你已经与青天雪落修成了人剑合一,那想必已是两心相契,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好好对待这把剑。它虽然只是一把兵器,但却有自己的灵魂,当年失主之痛,我想它应该不愿再次感受到了。”

    一把剑,剑心中是否也有难以明说的情绪?剑若有灵魂,是否也能像人一样的思考?

    这种问题,不光是剑者会思考,就连擅使其他兵器的高手,也时常会想自己的兵器是否拥有思考能力,当然,答案是肯定的,无论是剑也好,刀也罢,天下间的兵器都具备自己的灵魂,因为它灌输了创造着的心血,又经历了使用者的种种情绪感染,百战之后,自会生出灵性。

    青天雪落剑在当年的论剑峰雪座,剑侠莫白手中,同样也是大大小小经历了不知多少场名战。如今它的剑灵已成,自然是无需质疑。

    就算是白阳现在已经算是与它双心同契,也时常能感觉到它的剑鸣中带有一种难过的气息。

    最后深深看了青天雪落剑一眼后,诸葛温柔将剑柄倒转,两手托着这把名锋,递给白阳,道:“望你能真正发挥出这把名锋的威力,不要让它被埋没。”

    “嗯。”白阳接过剑,随手一挥,长剑便是化光消失。这一动作,也是让诸葛温柔眼露异色。

    “看来这名少年还真的没有说谎,他真的与青天雪落剑修成了人剑合一的境界。”

    诸葛温柔心里又是一声苦笑。

    她早年得到青天雪落的铸剑之谱后,便为先祖所打造的这把名锋所迷醉,而后也仿照着青天雪落打造了手中的这把雪剑,尽管铸剑者与使剑者都是她,但她仍然没有跟雪剑达到合一的状态,就连双心同契都有些勉强,所以,在剑道之上的境界,她自认还是不如眼前这名少年。

    “小子,你也看到了,这女人野心不她接近你一定是为了夺你的兵器。这件事情你不要多管,我自然会替你收拾了她。”

    突然间,慕容无敌一副狂妄嘴脸,对白阳说道。

    他的话引来了诸葛温柔的一声冷笑:“慕容无敌,这种无意义的挑拨还是省省吧,你们慕容家臭名远扬,在这横川,你们是被扫地出门的势力,这座城市依然记得你们慕容家做的那些勾当。”

    “慕容家?”

    白阳先前本来只是听到了几声慕容,但现在听到诸葛温柔开口说慕容家这三个字,心里已经确认了,这个慕容无敌,正是那个慕容家的人。

    想起慕容震,白阳至今心中仍有些冷意,虽然他的浑身骨头都已经被自己捏碎,但难保慕容家不会花大代价将他恢复。

    “慕容家在横川就算没有势力,但是,出了这横川的一亩三分地,小子,你可要自己掂量好了。”

    慕容无敌手中的绿茯剑仿佛在吐出绿色寒光,整个人的表情无比阴沉。

    他忌惮白阳的实力,所以想要杀诸葛温柔,自然得确认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小子不会动手。

    在自身实力不如对方的情况下,搬出自己的家族与靠山,显然是一种百试百灵的办法。

    但他没有料到,自己对面站着的人,与慕容家有着难以洗刷的仇恨。

    白阳微微一笑,看着慕容无敌,说道:“你是慕容家的人,那你的地位一定很高了?”

    “呵呵,怎么,还想探我的底?慕容家可不是你这种家伙能得罪起的。”

    慕容无敌冷笑道。

    白阳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斗篷,随意扔到旁边的桌子上,看了看那些剑拔弩张的劲装男子,以及慕容无敌那狂妄的嘴脸,笑着问道:“那你觉得,如果我把你杀了,慕容家会出动多少资源为你报仇?”

    “你敢?”慕容无敌脸色一变。

    他还真怕白阳不管不顾的动手将自己击杀,那样的话,就算慕容家会为他报仇,那也没有意义了。

    “我不敢。”白阳笑道:“但是,把你废了,我还是敢的。”

    话音未落,就只见白阳如同一道鬼魅,出现在慕容无敌面前,直接掐住了他的喉咙。汹涌的定元之力轰然爆发,将慕容无敌微弱的抵抗摧毁。

    “保护少爷!”

    “你敢伤我家少爷,慕容家必杀你!”

    那些劲装男子一看自家少爷被人给挟持了,顿时都着急起来。

    要知道,他们这些下人,跟着慕容无敌出来办事,如果慕容无敌被人杀死,那他们也难逃其咎!

    所以,现在就算是对白阳有所畏惧,那也得硬着头皮上前阻止他。

    站在诸葛温柔身边的雪雪见状,打算帮白阳拦住这些劲装男子,但她却被诸葛温柔伸出手掌跟拦了下来,“先看看他该如何处理,放心吧,以这些人的实力,还近不得这个少年的身。”

    果不其然,就在那些劲装男子即将接近白阳的时候,竟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给横扫出去,无数道身影在酒楼大厅中四处冲撞,杂碎了数不清的桌椅。

    诸葛温柔眼神一凛,有些意外之色。

    她看着出现在白阳身边的那个黑衣少女,以及她手中的那把万莲盛开的奇异长剑,面露古怪:“如此名锋,居然接连出现两把,这两人,到底是何来历?”

    不过当她看清了孔墨衣的脸时,却是认出了这位灵岩孔家的小女儿,释然道:“原来是这样,素闻孔家先祖有一把莲上君子,只是此剑后来不幸遗失,成了孔家的一大遗憾。看来孔家妹子是寻回了这先祖遗宝。”

    “莲上君子剑?就是那个与青天雪落并称君子名锋的脸上君子?”

    雪雪身为诸葛温柔的丫鬟,自然也知道许多剑中秘闻。

    诸葛温柔嗯了一声,说道:“黑莲剑侠孔中流,雪侠莫白,还有奇侠燕狂徒,这三人是当初剑道之中有大威名的三位剑侠,他们的佩剑也就被称为三把君子剑。”

    “如今三剑已现其二,就是不知道最后一把斩风在何处。”

    诸葛温柔叹了口气,眼神却是更加关注着当前的战局。

    在孔墨衣加入进来之后,本来就没有太大压力的战局,自然不会有任何变数。

    只见她手持那一把莲上君子剑,面露不屑,看着满地横躺着的慕容家之人,淡淡道:“白阳,到底是你退步了,还是故意在放水。怎么解决这种货色,也需要露出破绽?”

    白阳看了眼被自己掐得脸色通红的慕容无敌,笑道:“既然你知道,何必出手呢。”

    被拆穿的孔墨衣吐了吐舌头,哼道:“本姑娘愿意,你管得着吗?”

    说着,她看向了慕容无敌,厌恶道:“我认得这人,他是慕容家最近几年一直在抬捧的年轻人,不过他最多算是放在台面上的棋子罢了,享受着慕容家的种种权利,平日没少干那些仗势欺人的事情。听说,他还行过那灭门之事,简直是丧尽天良。”

    “哦?”

    白阳把眼一眯,道:“看来我现在更有杀你的理由了。”

    “你敢?!”

    慕容无敌极其难过,硬是从喉咙中挤出了这句话,可惜的是,他的功力完全被白阳以境界压制,完全无法抵抗。

    “看来嘴硬是你们慕容家的传统了,这样也好,对你下手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白阳温和一笑,但他所做之事,却是让周围的人头皮发麻。

    只见他弹指驱出四道剑气,直接击碎了慕容无敌的四肢关节,同时一个剑指,戳在他的丹田处,以雄厚的力量震伤了他的战晶。

    战晶一旦形成,就轻易难以被破坏,但是,如果境界高过对方太多,还是有办法将战晶击碎或者是击伤,留下堪称永久性的创伤。

    感觉到自己战晶中的力量正在流失,慕容无敌脸色猛变,也不顾四肢的剧痛,惨号道:“你敢废我修为?你这个杂种,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啪!白阳松开掐着他喉咙的手,一耳光抽在他脸上,冷声道:“听说慕容家的继承人慕容震已经变成了废物,不如你这个废物回去让他看看,你这一身的伤,他到底熟不熟悉!”

    慕容震?

    提到慕容家内定的继承者,慕容无敌也是忍着剧痛,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回去告诉他便是了。”白阳拍了拍巴掌,淡淡道:“如果一个家族的后代具是你们这种狂妄无比,目中无人的家伙,那慕容家离毁灭也不远了。”

    “把你们的主子抬回去吧。”白阳对那几个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慕容家仆说到。

    那些人顿时如蒙大赦,轻手轻脚的将已经被废了的慕容无敌抬走。